協翻【冬盾】Blinded 未見初冬 C7(上)


比起來第七章相對是比較短的,爭取週末把(下)發出來~

傳送門:第一章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下)  第六章(上)  第六章(下)



第七章 暴風雨前的寧靜(上)

Summary:史蒂夫與他的“守護者”進行了更為開放的對話,並更加暸解了他的背景。他也終於開始意識到,某些顯而易見的東西,事實上就在他眼前。


正文:

史蒂夫真的不知道現在該怎麼想。

過了好一會兒,詹姆士終於從洗手間回來,重新幫他敷上繃帶,史蒂夫的眼睛仍然刺痛,不過已經沒有像之前那麼嚴重,也能感受到更多光線了。詹姆士沒有塗上藥膏,因為史蒂夫眼睛周圍的皮疹已經沒有那麼糟糕。然後他就消失在臥室裡,就像上次他因為史蒂夫的話感到難過時那樣。

不得不說,這次史蒂夫真的有點慶幸,因為他也很難理解自己的行為。

他們之間緊繃的情況持續了好幾天。詹姆士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貓房裡,不然就是出門,或窩在自己的臥室裡。

他再次躲著史蒂夫。

他仍然會弄東西給他吃,並檢查他的眼睛,但沒有像之前那麼頻繁,他也不再幫他的眼睛周圍塗抹藥膏。史蒂夫真的很想打通電話給娜塔莎,或者其他任何人都好,但他不知道詹姆士把電話放在哪裡,史蒂夫自己的手機沒帶在身邊,這真是令人萬分沮喪,因為他現在真的真的很需要有人跟他說說話。他希望山姆能回來,但看來這傢伙在探望家人之後已經打道回府了。

只是......詹姆士身上有某些東西讓他感到熟悉,並引發他內心深處對他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渴求。

史蒂夫從未有過這種感受,這使他異常困惑。

他知道墜入愛河的感覺 - 他曾經為佩姬卡特神魂顛倒 - 然而這種悸動...是不一樣的。

確切地說,這感覺似曾相似卻又不完全相同。

這不同於佩姬帶給他的那種小鹿亂跳的怦然心動,這感覺更...更像是源自於他內心深處,某種一直存在那裡的東西。這與性吸引力無關,因為史蒂夫並不真的很在意那個,而是他對這個男人產生的熟悉感,史蒂夫進一步細想,他突然領悟。

詹姆士讓他想起巴奇。

這個男人有著類似的關懷體貼,儘管他表達的方式粗魯又笨拙。他講話帶著布魯克林口音,然而卻為不知名的原因始終試圖在史蒂夫面前隱藏這點。不僅如此,他的聲音.....幾乎就像是巴奇,只不過更加嚴肅、更加生硬。

事實上,總的來說,這個人就是一個安靜、不苟言笑版的巴奇。

他對詹姆士的感覺......與史蒂夫在巴基身邊時的感受絕對相似。

混合了依賴、信任和毫無疑問的忠誠。

他會產生這種情感簡直毫無道理,因為,他根本不了解詹姆士。他不知道這人的姓氏,甚至連他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然而...他的聲音,他的所做所為,他說話的方式...他的一切都讓人想起巴奇。也許....也許這就是原因。

因為詹姆士讓他想起了他失去的摯友,那讓史蒂夫不尤自主地在意他,也許他脆弱的身心狀態使這事情更容易發生。

更不要說,詹姆士自己也承認他曾有一個很像史蒂夫的愛人,所以他就這樣回應了。他們都從彼此身上感受到他們曾經愛過的人。胖奇發出一聲不滿的喵嗚,抗議史蒂夫太長時間停止撫摸牠,這隻貓八成正在好奇牠的主人和另外一個人之間到底怎麼了,說真的,史蒂夫自己也很納悶。他想的越多,就越覺得詹姆士與巴基是如此相像。然而,詹姆士不是巴奇,巴奇不會...不會有像史蒂夫那樣的悸動跟浮想,而詹姆士實在太像了,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史蒂夫的大腦會朝這方面去運作。他不是巴奇,但他與巴奇足夠像,像到讓史蒂夫情不自禁。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不那麼克制自己。

詹姆士不會介意。

巴奇也許會,大概,但是詹姆士不會。(譯者:史蒂夫你錯了,巴奇也不會介意的...)但......那是不正確的,因為這意味著史蒂夫的感情並不是針對眼前這個人 - 詹姆士 - 儘管史蒂夫希望自己是。這個人大概也清楚這點,所以他總是在某個臨界點把史蒂夫推開。小公貓用臉蹭著史蒂夫的手臂,像是在要求關注,於是史蒂夫再次開始撫摸牠。

胖奇立刻發出滿意的咕嚕聲,似乎對牠來說,史蒂夫的服務比牠主人的更為周到。

四處都沒看到小娜,史蒂夫猜想這隻貓應該是去黏主人身邊了 - 牠似乎比胖奇更加依戀他。也許是因為牠是一隻雌貓?再次,史蒂夫對這種生物真是一竅不通,儘管他真的很喜歡牠們,但以往因為過敏的關係,他從來沒有養過。突然,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史蒂夫聽到母貓驚慌的嘶聲,然後牠從臥室裡衝出來,顯然是被什麼東西嚇到。

母貓不知為何躲到了史蒂夫身後,夾在他與沙發之間把身體捲起。

當史蒂夫緊靠在沙發的手臂感覺到貓咪的貼近,他感覺母貓似乎在發抖,就好像牠在害怕什麼。

慢慢地,史蒂夫把同樣被嚇了一跳的胖奇輕輕放在母貓身邊,兩隻貓捲縮在一塊,睜大貓眼看著史蒂夫慢慢朝臥室移動。這聽起來很像先前發生的床頭燈事件,但....感覺詹姆士現在破壞了更大的東西。史蒂夫停下腳步,突然不確定是否該這樣做。

當沙發上傳出一聲不確定的小小喵嗚聲時,史蒂夫告訴自己,基於他這一陣子學到的,詹姆士絕不會毫無理由地把他的貓嚇成這樣,所以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此外,之前山姆已經嚴正告訴他們得談談,而他們顯然沒有。

謹慎地,史蒂夫把門推開,他立刻察覺旁邊堆著某種龐大的物體。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觸摸這個物體,史蒂夫摸到一手的木頭碎片,那東西是床頭櫃。

詹姆士竟然...竟然把整個木製床頭櫃舉起來砸在牆上,用力到整個床頭櫃碎成好幾斷,同時牆壁也被砸出凹痕。

這是......他真的對他們之間的事情那麼不安嗎?

史蒂夫突然覺得自己應該避開,讓詹姆士冷靜一下,然而就在此時,他聽到了 - 房間的某個角落,傳出低低的啜泣聲。史蒂夫立刻毫不猶豫地繼續走進房間,在腦海中勾勒房間的佈局,並傾聽著,去尋找那個人。那小小的低泣聲來自他床邊的某個地方,於是史蒂夫盡力伸手摸索,最後終於在指尖下感覺到床單的布料。史蒂夫現在可以很清楚的聽到那微小、隱忍的嗚咽聲就在他前方的地板上,所以他蹲下來,小心地朝聲音的方向伸出手。

起初,詹姆士似乎沒有發現他,因為當史蒂夫的手放在他顫抖的肩膀上時,他仍然一動也不動。他的呼吸急促,有點雜亂無章,史蒂夫敢說這跟他之前經歷過的很是類似 - 各種各樣的恐慌發作。史蒂夫感到一股強烈的內疚感升起,但他隨即搖搖頭。詹姆士不太可能因為他們之間那一點耳語廝磨就爆發恐慌。比較像是他之前的任務觸發了他,因為這男人這次回到家時全身散發的那種緊繃感,比平常還要強烈許多。

“詹姆士?你能聽見我嗎?”

史蒂夫輕聲詢問,但沒有任何回應。躊躇地,他傾身向前,試圖讓那人注意他。

這是一個錯誤的舉動。

電光火石之間,深色頭髮的男子突然彈起,把史蒂夫狠狠摜在地上,那力道大到能把他砸進地板,史蒂夫差點來不及偏頭閃過金屬拳頭瞄準的一擊,那一拳就打在他臉旁的木地板。說真的,以現在隊長仍然孱弱的病體來說,這情況讓人驚恐,他看不到詹姆士,但是他能清楚感覺對方殺氣騰騰的眼神。

金屬拳頭再次舉起,史蒂夫本能地抬起雙臂遮住臉保護他的頭,但,金屬拳頭不知何時停在了半空。

敵意變成恐懼,他迅速離開史蒂夫,背抵著床鋪。

“哦,我的老天,史蒂夫......”他的語氣飽含驚嚇,史蒂夫懷疑他之前聽過他這種語氣。

他緩慢地坐起身,他的腦袋仍舊因為先前的攻擊頭暈目眩。“沒事,我應該更小心......”

男人再次靠近他,這一次,他展臂緊緊地摟住史蒂夫,低頭抵著他的肩膀輕顫著詛咒。“天殺該死的你,不要 - 別這樣他媽的讓我大吃一驚!耶穌啊!”

史蒂夫有點被驚呆,但很快回神,反手堅定地回抱那個抽泣的男人。

“噓,沒關係,沒事的,我很抱歉偷偷進來,我只是很擔心。”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可能已經死了,他媽的白痴!”

史蒂夫注意到那口音又出現了;詹姆士絕對是個布魯克林人,儘管史蒂夫不知道他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或只是曾經在那生活過學到了這種口音。然後,再次的....他有時候會使用那種舊式的語法,就跟史蒂夫使用的一樣。

有那麼一陣子,棕髮男人只是把臉埋在史蒂夫頸肩,緊緊地環抱著他。

他抖得很厲害,可能只是試著冷靜下來。史蒂夫不停摸著他的頭髮,在他耳邊低喃著安撫的話語,就像他之前為史蒂夫所做的那樣。過了好一會兒,詹姆士終於冷靜下來,然後慢慢 - 顯然不甘願地 - 鬆開史蒂夫,向後靠在床邊。

他把頭後仰靠在床鋪,向上傾斜,他緩緩而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發生什麼事了?”又過了一會,史蒂夫問。

“我.....有點...迷失自我,對不起。”

“你讓小娜吃了一驚,牠跑來躲在我身後。”

“耶穌,我很抱歉。”

“你自己跟牠說。”

史蒂夫輕笑一聲,那男人也露出一絲苦笑。他倆默默地在那裡坐了片刻,詹姆士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緒。

“你知道......我那個...為了個人因素去出的那個任務......”

“就是那個讓你煩惱嗎?”

“是啊。”

深色頭髮的男人咕噥,嘆息著揉了揉眼睛。

“那個時候,當我...工作......被迫為九頭蛇工作的時候......”顯然,要他說出這些話很是艱難,所以史蒂夫保持不動,讓這男人照自己的節奏去做。

“他們有一本....書,裡面有很多關於我的東西,包括醫療記錄,血清的資訊,手臂設計圖,還有.....那些詞”。

“詞?”

“他們用來給我洗腦的那些該死的詞,隨機的幾個字,只要對我說那幾個字,我就會立即陷入一種殘暴殺手的心理狀態,而天殺的我什麼都做不了!”

詹姆士把臉埋進手心,盡力深深吸氣,以免再度陷入焦慮。

“耶穌啊......而...現在那本書在你手上?”史蒂夫猶豫地問。

“是的,我想燒掉那鬼東西,但,事實是,如果我想把那種狀態完全驅離我的腦袋,我們可能需要它。”

“所以......剛才發生的事情......”

“我有一個閃回。”

詹姆士的聲音變得生硬而緊繃,他再次蜷縮起來,抱住膝蓋,低下了頭。

即使不用親眼看見,史蒂夫也能從這個男人的聲音中明顯聽出他仍然處於驚嚇的狀態,儘管沒有先前那麼糟糕。

“他們......你知道,他們讓我在任務之間冷凍睡眠,每次他們把我弄出來,他們都會用這個......”他哽住了一下,咬著嘴唇,用力到留下血痕。

慢慢地,史蒂夫挪動身軀靠近他,讓他們的肩膀輕輕抵在一起。

這麽做似乎有效用,因為詹姆士也移動重心抵著他,他的呼吸漸漸平靜。

“他們有一張椅子,叫做‘重新校準’裝置,這他媽的是張電椅。”

史蒂夫的心猛地往下一沉,他不由自主地發出震驚的聲音。想要再次擁抱詹姆士的衝動如此洶湧,然而他盡力讓自己待在原處不動,以免觸發另一次攻擊。

“每一次,每次只要他們一把我拉出來,就會立刻把我放到那個東西上頭,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史蒂夫幾乎沒法說出這個單詞,詹姆士正在告訴他的事情實在讓他太震驚了。

“因為我會記得,如果他們不這樣做,我的大腦會自我修復,我的記憶就會回來,他們想要的是一個沒有自我意識的空白資產,所以他們就這樣做。”詹姆士的語氣帶著困擾、苦澀,但沒有太多怒氣,至少沒有史蒂夫想像中應該來得多。

“他們清楚,如果我記得的話,我會立刻把他們所有的人都殺了,毫不猶豫,我所有的操縱者實際上都很怕我,因為我比他們任何一個都強。”

“那真是....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史蒂夫輕聲低喃,這一次,他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詹姆士一言不發,只是用他的金屬手覆住史蒂夫的手,輕輕地握著。這感覺反過來了,就好像現在是他在安慰史蒂夫,儘管他才是那個疾病發作的人。

“沒事,我現在...自由了,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而那些傢伙將會罪有應得,我會確保那一點。”他聽起來依舊平靜,他嗓音中的恨意比那種情緒化的憤怒更加深刻。聽起來像是某種堅定不移的信念,就像史蒂夫對他所信任的人的感覺一樣。當然,他的版本是正向的,無論如何那信念同樣堅定。

“我......我......”

“不要,不用感到抱歉,羅傑斯,不需要你的憐憫。”男人咕噥,但他還是沒鬆開史蒂夫的手。感覺就像即使他想他也做不到。

好一陣子,他們就那樣安靜地坐在一起,然後,一陣輕巧的,幾乎聽不到的腳步聲朝他們走來。

果然,兩隻毛茸茸的小東西出現在他們身邊,貓咪們縮成一團靠著牠們的主人 - 就在詹姆士曲起的大腿旁。

男人開始撫摸兩隻貓咪,還搔搔胖奇的耳後,讓小公貓愉快地喵嗚。

“我真的很高興你幫你自己找到這兩隻小傢伙,如果這事經常......”

“呃,這些事情實際上在兩年前就已經沒再發生了。”

“那...為什麼又發生了呢?”

詹姆士又不說話了,瞪著眼前瞬間凝固的空氣。

沉默降臨在他們之間,有那麼一刻,史蒂夫納悶這個男人是不是又縮回他內心的黑洞裡頭,但,最終,低柔的嗓音再次打破沉默。

“壓力太大了。” 詹姆士嘆了一口氣下結論道,一邊低頭看著他的貓。

小娜剛好坐起來,用頭頂磨蹭著詹姆士的下巴,讓他發出一聲輕笑。“該死的貓,妳就跟妳同名的那個傢伙一樣強迫要求我所有的關注。”史蒂夫抬起眉毛。說真的,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像娜塔莎會幹的事。


TBC.

- - - - - - - - - 

譯者:談心!談心!Steve就快要意識到早該發現的事啦!




评论(21)
热度(79)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