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翻【冬盾】Blinded 未見初冬 C5 下

這下半部....足足有八千多多字,快趕死我了...總算趕在Bucky生日這天發出來啦!權充生賀好了!XD


傳送門:第一章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 憂困交加(下)




Summary巴奇有非出不可的任務,唯一夠格(也足夠讓巴奇信任)能過來代替他照看史蒂夫的人就是山姆....史蒂夫剛好迫切需要與山姆談談。


正文:


有什麼涼涼的東西貼在他的前額上。

他全身酸痛,就像剛經歷過一場艱難的任務。只不過,史蒂夫清楚,他已經連續好幾個星期都出任務了。史蒂夫動了動,隨即聽到有人站起來走到他身邊。一隻手出現在他額頭,然後又消失。

之前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

史蒂夫突然覺得自己的記憶有一大段漏洞。或許跟這幾週以來經歷的過度發燒有關。

“詹姆士?是你嗎?”

一等他的思緒稍微清醒,他就忍不住提問。

額頭上冷涼的玩意應該是一條濕毛巾,放在那好緩解他的熱度。棕髮男子沒有回應,不過他發出鬆了一口氣的嘆息聲,然後回到先前他坐的地方 - 可能是在廚房的桌子上。史蒂夫設法舉手摸摸自己的臉。他有種莫名的違和感,不只是因為發燒。金髮男子確定他的記憶出現了漏洞 - 但是他不確定是什麼。

他的指尖擦過嘴唇,那兒有個明顯的傷口讓他了停下來 - 他的唇瓣上之前沒有這個 - 感覺好像是他在睡覺的時候自己咬傷的,但這不是史蒂夫會做的事。他知道自己在睡著時若做了惡夢,就會四肢亂揮,然而通常只會造成手或腳打到什麼堅硬的東西,而不是咬傷嘴唇。

這意味著....

“喔老天啊...”

史蒂夫的腦袋倏地清醒,並且充分意識到先前發生了什麼。他猛地坐起身,差點因為仍然嚴重的病情再次倒回椅墊。他的臉熱氣蒸騰正在冒煙,這次顯然不是因為發燒或其他類似的事情。詹姆士很安靜,但史蒂夫能感覺他那雙灰藍色的眼睛正凝視著他。

“我......”

史蒂夫想說的話卡死在喉嚨。他從來沒有覺得如此脆弱和羞慚過。

他一直處於動盪的情緒浪潮和狂熱夢境之中,沒錯,但這並不能改變先前發生的事實......耶穌啊!他超想就地把自己掩埋。

“.......對不起。”

 小小聲地,他設法吐出道歉的話語,同時捲起身軀儘可能縮小。

史蒂夫一生中從未感覺像現在如此渺小,少時他母親對他大呼小叫時沒有,甚至在.....好吧,火車那一刻肯定是更糟....但這仍然...感覺很糟糕。

“......你燒的神智不清了。”

詹姆士的語氣不帶一絲情緒,但這比生氣和怨憤 - 史蒂夫覺得他應該得到這些 - 還要不妙。也許這傢伙同樣對這情況感到緊張、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去想。

“我知道,但是......當你已經......我不應該......耶穌,我......”

史蒂夫語音顫抖,他的聲音越來越小,然後消失。

“......我也有不對。”

這讓金髮男人有些驚訝,但他保持沉默,不敢出聲打斷他。詹姆士緩緩嘆氣,仔細斟酌該如何啟口。他不想把史蒂夫搞得更心煩或慚愧,這樣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

“我......我得跟你坦白一件事。”

史蒂夫感到自己的心跳不明所以地開始加快。

“我......我同意接下這個任務 - 照看你 - 的原因...是因為...”

棕髮男子頓了頓,就像他要說的事非常難以啟齒。史蒂夫靜靜等待,像個害怕的孩子一樣蜷成一團,等著被責備。

“我......撒謊了,我之前提過的那個人,他......實際上已經不在了。”

史蒂夫只覺心神一滯。

“什麼?”

“當你問我有關...我說他不知道我還活著,嗯....那是因為...他不在這裡。”

“他....過世了嗎?”

“...我...是的,可以這麼說吧。”

詹姆士的語氣變得柔和,史蒂夫猜他現在大概正在望向窗外,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史蒂夫能想像得出這人這樣做的模樣,即使 - 他從來沒有親眼見過。

“事實是......你和他很像。”

史蒂夫的心猛地漏跳一拍;他...完全沒預料會聽到這樣的話。他稍微鬆開身體,原本緊扣在膝蓋的手往下滑到大腿旁。兩隻貓在詹姆士周圍的某處喵喵叫著;牠們可能在好奇為什麼牠們的主人和客人之間的氣氛如此緊繃。

“當你......當這件事發生時......我......我不應該那樣做,然後在你......我應該把你叫醒的,但我卻沒有。所以...我才應該是那個說抱歉的人。”

史蒂夫保持沉默,緩慢消化詹姆士的話。他突然明白了他的關懷和同情 - 與史蒂夫在戰場上所看到的不同 - 比那多得多。那不只是.....好吧,娜塔莎說過這個人有兩面...而說真的,就像史蒂夫之前想的那樣,他所做的很多事情,對一個陌生人來說,實在是太有感情了。

他可以理解那個男人對他的貓咪而言是個非常好的飼主,但對史蒂夫....對一個你幾乎不認識的人,他的照顧總讓人覺得有點太無微不至。

但這帶出了另一個問題,為何史蒂夫對這狀況竟然毫無異議的接受了?

事實上,為什麼他對詹姆士過於親熱的行為不覺得困擾呢?史蒂夫得對自己承認,他確實不感到困擾 - 除了那些舉動讓他臉紅。是因為他人太好,太有禮貌所以不好意思抗議嗎?

不,不是這樣的;就像他原本所想的,出於某種不知名的原因,他對這些行為接受良好,只是有點困惑。

“我很抱歉,我不該任由事情那樣發展,你正恐慌發作,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詹姆士邊嘆氣邊說,嗓音中帶著明顯的內疚。史蒂夫忽然注意到這傢伙帶著明顯的口音 - 之前他講話的時候一直隱藏著。

這口音聽起來莫名熟悉,但由於史蒂夫的腦袋瓜裡正疑雲密佈,他沒法現在就釐清它。

他們就那樣靜靜地在那坐了一會兒,直到史蒂夫出聲打破沉默。

“好吧....這樣也好,我想....我們兩個都沒有想太多。”

“......是啊。”

空氣中有一個停頓,史蒂夫能聽到詹姆士不自在地挪動。

“.....我...我有點好奇是說.....我從來沒有把美國隊長當成...那種對象......你知道......”(譯者:巴基哥哥你是想知道誰跟隊長調情過嗎?)

“我也沒有,”史蒂夫承認。

現在他的腦袋已經完全清醒,他開始納悶一開始事情發生的時候...為什麼他......即使他把詹姆士誤認為巴奇,為什麼他會回應了他?後來甚至滿腦子只想著再去吻他呢?這不是他們以往會做的事......在那時候......奇怪的是,史蒂夫並不覺得自己對這想法反感;而這並不像是因為發燒或中毒帶來的某種胡思亂想。

他相當確定那是源於他內心深處早已存在的東西,是他的混亂狀態打破了某種界線。那......它真的讓史蒂夫有點不安。他不知道該如何看待這個,這可能是他自己完全沒想過的東西。

上帝,現在有太多的問題和困惑盤旋在他的腦袋,史蒂夫沒有足夠的精力去思考所有這些疑問。

“......這樣改變話題有點尷尬,不過....有關娜塔莎告訴我的訊息,有一些事情我得親自去處理。”

“哦?”

這還真是個生硬的轉移話題,但這事聽起來很重要。

“我.....我覺得我必須去,這事情我責無旁貸,而我得設法說服弗瑞讓我去。”

“我明白了...這需要多長時間?”

“嗯...地點在克利夫蘭,所以...大概需要兩到三天,不過還是得看情況。”

史蒂夫意識到,即使只有短短幾天,他仍不能指望自己單獨待著,特別是當他的發燒導致他幻覺叢生的現在 - 把他一個人留在這裡顯然不是什麼好選擇,這意味著他們應該已經計劃好要把史蒂夫帶到其他可以監控的地方。

“呃...我想那意味著你得把我帶回復仇者大樓。”

“很不幸,史塔克的系統又被進行了一次網絡攻擊,可能試圖用他的東西來追踪你。”

好吧,事情聽起來可真不妙。

“那麼.....復仇者其中一人可以過來這裡。”

“我不能讓他們知道我住在哪裡。”

詹姆士的語氣嚴厲,但現在史蒂夫已經能理解。此外,其實他也不想和任何復仇者討論他的內心掙扎,更別說要單獨待著。

“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只有一個人適合在我離開的時候來這裡照看你。”

“誰?”

“我的心理醫生兼前鄰居。”

史蒂夫抬起眉毛。

“你...事實上你也認識他。就是威爾遜。”

如果史蒂夫能像以往那樣正常使用自己的眼睛,它們現在絕對會瞪得很大。

“山姆?!”

那麼......之前山姆提過的那個特殊病患就是詹姆士?就像,這個詹姆士。當然,還是有可能是別人,但不知怎的,史蒂夫完全能想像出他的保護者做出山姆提到的那些事情。

“沒錯,他人現在正好在紐約,處理一些家族的事情,所以弗瑞情商他來幫你一把。”

在所有史蒂夫認識的人之中,山姆是最擅長與人交談的傢伙。

這還真像一個幸運假期,因為現在他迫切需要與像山姆這樣的人談談。
 
 




等不及夜幕降臨,山姆終於到了。在等待威爾遜到來的期間,屋裡的氣氛一直很尷尬。他們幾乎一句話都沒對對方說,詹姆士大多數時候都在屋裡四處打轉,沙沙作響,大概是在為他要出的任務做準備。不過他仍不時過來檢查史蒂夫的狀況,當金髮男子因為發燒開始在沙發上不舒服地輾轉時,他就用較涼的毛巾換掉額頭上被體溫染暖的毛巾。現在做這些貼身的動作時,他都盡可能避免碰到史蒂夫。

貓咪們似乎不再那麼在意空氣中那種奇怪的緊張感,因為牠倆都擠到史蒂夫身邊求撫摸。胖奇甚至給他銜來一隻貓玩具,可惜史蒂夫實在太暈沒法陪牠玩耍。當敲門聲想起,史蒂夫只覺得一陣如釋重負,這整個尷尬氣氛加上他的發燒狀態實在讓人感到非常不舒服。

“山姆,謝謝你過來。”

山姆一踏進公寓,詹姆士立即道謝。這位非洲裔的美國男子搖了搖頭,給了巴恩斯一個意有所指的眼神。

“只是讓你知道一下,因為這件事,我不得不取消我的棒球比賽門票。”

棕髮男人聳聳肩,低聲嘀咕了一句“對不起”。

這傢伙很緊張,山姆能感覺到這兒絕對發生了什麼。他把袋子扔到廚房的桌子上,然後打量了一下四周。這地方比平常要整潔得多,他上次過來時發現隱藏在每個角落的武器也都不見了。史蒂夫在沙發上休憩,眼睛纏著繃帶。

他看起來....說真的...糟糕透頂;臉色像鬼一樣蒼白,身體不時輕顫,甚至當他笑著向山姆打招呼時,他的聲音聽起來也非常虛弱。跟平常大眾在新聞或宣傳中看到的美國隊長完全是兩回事。

“他不該去看醫生嗎?”

“不行,他的症狀是因為那些傷害他眼睛的毒藥而造成的,那些把毒液潑在他臉上的傢伙仍然在他身後緊追不捨,之前他們又黑進史塔克那邊,想利用他的技術找到羅傑斯。”

“...我懂了。”

山姆預料這個故事背後還有更多東西,但這不歸他管,所以他沒提出任何疑問。

他不是複仇者,這本不關他的事。他只是來這,在詹姆士去執行任務時幫忙照看發燒的羅傑斯 - 因為他不想放史蒂夫自己一人呆著 - 山姆看得出原因為何。


“別搞太久,我只能照看隊長幾天。”山姆提醒巴恩斯,即使他這麼說,事實上,如果有需要,他會留多久是多久 - 畢竟,史蒂夫也是他的朋友。

“好啦,我盡量。”棕髮男子嘟嚷回覆,用一種奇特的目光看了史蒂夫一眼,然後把他的黑色皮夾克扔在他的槍上一起抓起。

又是什麼殺手任務?山姆不確定他對詹姆士的老闆給他的那些'工作’該有什麼想法,但,再一次,這不歸他管。

“小心點,好嗎?”

“黑寡婦會跟我一道。”

山姆吹了一聲口哨,露齒而笑打趣道。“幸運的混蛋”。

“她是我的學生,威爾遜,太年輕了,所以沒有任何想法!”

巴恩斯有點著腦地咕噥,顯而易見的是,他對羅曼諾夫頗為維護,並不欣賞這種揶揄,每當有人像這樣提到她的時候,他的反應就像一個拿著散彈槍、對女兒有著過度保護慾的老爹。

而這傢伙可是字面意義上的帶槍老爹,山姆知道巴恩斯藏了一堆的槍械在某處。

“好啦好啦,快點滾蛋。”

他大笑,巴恩斯給了他一個中指 - 當然啦!他不是認真的 - 然後離開。






“我很抱歉害你錯過比賽,山姆。”

史蒂夫在山姆滑坐到身邊時道歉。

“不不,我沒關係啦!我只是習慣和他瞎扯,老實告訴你,這週我根本沒有計劃。”

“但是......你沒有其他......沒有其他人要見嗎?”

“實際上,其他人我都是透過團體治療會面,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團體治療,詹姆士嘛...是一個特殊的私人案件,原因很明顯。”

“噢...但...為什麼是找你呢?”

山姆頓了頓,然後認為沒有理由跟隊長隱藏這部分的真相。

“他是我的鄰居,大概有一年,儘管他習慣做一個多疑的混蛋,我們仍然交上了朋友,然後獨眼的*山謬·傑克森(就是飾演弗瑞的演員啦~)來找我,要求我做他的心理醫師,因為他似乎信任我,我想呢...幹嘛不?反正我都認識他了,而且鐘點費挺高的。”

對喔,詹姆士提過 - 山姆曾經是他的鄰居。

山姆笑了笑,然後嘆了一小口氣。

“我那時可沒料到他的狀況有那麼糟糕,但你知道,我一點也不後悔。”

“好吧,很高興知道他值得費功夫。”

“你這形容對眼下這個情況可不是什麼好選擇,但我瞭你的意思。”

山姆低低的哼笑一聲。之後他們陷入沈默,非裔男子能感覺到史蒂夫明顯有心事。

“那麼......你感覺如何?”

“嗯....還挺...安靜的,沒有任務,也沒怎麼和我的團隊聯繫,我甚至不能看電視。”

山姆輕笑一聲,但臉上卻皺起了眉頭。史蒂夫說話的語調很輕,但聽得出來,有什麼在困擾著他,山姆不確定他是不是只是在搪塞。事實上,史蒂夫現在緊繃的表情跟巴恩斯離開前那張臉一模一樣。他們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 那正困擾著史蒂夫。

“我希望他對你來說是個好的東道主;詹姆士不是那麼......你知道,非常擅長社交的人。”

史蒂夫面上表情微變,然後往毯子底下縮了縮並且偏過頭去。山姆突然發現他的臉色....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

美國隊長瘋狂臉紅,而山姆可以用他的左腳打賭,這次絕對不是因為發燒。

“......聽著,老兄,沒關係的,我不會做任何評判.....你們到底發生什麼事?”

忍了幾分鐘之後山姆終於問,試著隱藏他想發笑的語調,因為說真的,看到史蒂夫那樣爆紅還真是有趣。

美國隊長,總是一臉嚴肅,幾乎可以說是板著臉的復仇者領袖,竟然臉紅的像一個害羞的十幾歲少女 - 他現在看到的景象可真是千古奇景。

史蒂夫蜷縮得更緊了,顯然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就像一個正試著隱藏什麼的嘴硬小子,想要強壓下自己的羞意。一個有著完美倒三角型身材的大塊肌男孩,儘管如此,他仍然掩飾不住。

“我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一段停頓後,史蒂夫嘆了一口氣。

“......他有沒有...就是...向你透露一些你沒有預料到的訊息?...因為.....”

史蒂夫揉了揉他的後頸,然後顫抖起來,於是他把毯子更裹緊了些,這次很明顯真的是因為病情的關係。

他看起來真的不太妙,所以山姆起身,決定弄點熱飲給他,希望找到一些維生素讓他一起喝。當他在巴恩斯的櫥櫃裡發現好幾瓶桔子汁和好幾種不同的茶時,他並不感到驚訝,那傢伙顯然早就準備了這些能幫助史蒂夫緩解病情的東西,至少就山姆以往的經驗得知,巴恩斯自己並沒有喝茶的習慣。

看到這些東西本身令人訝異,可一但你把羅傑斯加進來,一切就都變得無比合理。

山姆怒哼一聲,忍不住想要大翻白眼;該死的巴恩斯怎麼能對史蒂夫隱藏自己的身份 - 當他基本上根本把隊長當成自己的另一半在寵溺的時候。而且說真格的,山姆百分之一百確定,這傢伙把房子維持的這麼整潔的唯一原因只是因為,這樣能讓史蒂夫更舒適 - 不會因為地上到處亂放的貓玩具、衣服、或者是武器而絆倒。

有次威爾遜就剛好踩到一把嚇人的步槍 - 就那樣大喇喇的躺在地板中間。它是上了保險,但仍然把他嚇了一大跳。

尤其是之後詹姆士只是聳了聳肩,超沒誠意的道歉,然後把槍撿起來隨便靠在他房間門旁的牆邊 - 顯然這把槍原來就是放這。山姆發誓巴恩斯要嘛就是有武器囤積的問題,不然就是個槍迷。

兩者都很可能。

“他顯然...對女人沒有興趣,也或者他是雙....”

史蒂夫突然評論道,山姆發出了一個贊同的哼聲。

他早已知道這一點了,每次巴恩斯提到史蒂夫時,雖然都說得很隱晦,但總是給山姆一種感覺 - 他對這傢伙可是動了真感情,那還是在山姆發現原來詹姆士口中的“小混蛋”,實際上就是美國 - 天殺的 - 隊長之前。

“嗯,他是,不過,他對這方面挺保密的,在我們做心理諮商提到時也很含糊。”山姆裝做不經意地回道。

“…..真的嗎?”

 “沒錯,這會讓你覺得很困擾嗎?”

山姆皺著眉頭,一邊詢問一邊坐回沙發。史蒂夫馬上搖頭否認。

“不,不!不是......我沒有......人各有所好,我對那沒有意見。”

他急急忙忙地解釋,然後下意識地挺身坐正,儘管他的頭和上半身都緊貼在沙發椅背上 - 很明顯,他病得沒法好好坐著。

在史蒂夫忙著讓自己鎮定下來時,山姆耐心地等待。

“我......我認為他......”

史蒂夫舔了舔嘴唇,一陣緊張襲上心頭:他知道山姆不會做任何評判,但他仍然對此感到不安。

“我覺得他對我有一點....意思...”

山姆揚起一邊眉毛。

“一點...意思?”

史蒂夫把臉藏起來顫抖的嘆了口氣。

有那麼一會兒,整個房間靜謐無聲,然後山姆向後一癱,搖了搖頭。

“老實說,我並不驚訝。”

“什麼?”

“唔.....他基本上是一個離群索居的傢伙,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對我敞開心胸,而...你在這,就這樣住在他家裡;還有,僅管只有兩三個禮拜,根據我的觀察結果,這地方跟以往平常的的樣子比起來相差十萬八千里。說真的,他照顧你比照顧他的貓還花心思,而就我看到的,這傢伙對這些貓咪根本是溺愛好吧。”

史蒂夫慢慢呼吸,他仍然在顫抖,持續發燒真的讓他覺的很糟,而所有這些情緒化的東西更是雪上加霜。

“喝你的茶,它至少有一點幫助。”

山姆以一種令人寬慰的語氣提醒他,史蒂夫啜飲他的飲料。它的味道已經沒有之前濃郁的草藥味,但是他從經驗中得知,它確實能幫上大忙 - 至少在他的情況下是這樣。

“所以,這就是困擾你的事情,詹姆士可能迷戀你之類的?”山姆問,壓抑自己的語氣盡量不要聽起來帶著好笑或嘲弄。

他不是在取笑史蒂夫,整個情況既詭異又帶著一點悲劇性的搞笑,史蒂夫對他的守護者一無所知,事實上,他真的應該知道真相。顯然,詹姆士還沒有告訴史蒂夫他的全名和真實身份,山姆很肯定,他剛到這兒看到他們那種奇特的互動時就知道了。

該死,他根本就不該被叫來這裡好吧!

“你說你不會笑的。”

史蒂夫對他一副被娛樂到的樣子非常不高興。

“對不起,看你臉紅成那樣實在是太有趣了,不過說正格的,為什麼你會這麼尷尬呢?我敢打賭,很多人對美國隊長都有點意思....天殺的!我打賭你在巡迴表演那時候整個歌舞團應該都很迷戀你!搞不好還有粉絲崇拜什麼的!”

他用幽默的語氣調侃,並輕輕撞了一下史蒂夫的肩膀,金髮男子發出一聲抱怨。

“這個.....我不習慣這個!山姆!”

史蒂夫怒回,他的臉更紅了。

“最~~~好是啦!從來沒有任何人跟你調情過,隊長。”

“不.....不曾有男人...”

山姆沉默片刻。史蒂夫的語氣再次變得不安,威爾遜肯定這兒一定發生過什麼事,這事讓史蒂夫難以大聲說出來。史蒂夫沒把話講全,顯然,他在猶豫是否應該把所有事情都告訴山姆。

“你知道,如果太難啟齒,你不用和我分享這些。”

“”不,我....有點想要說給你聽,因為...告訴你比較容易,山姆。我...我覺得我現在真的需要跟人談談。”

非裔男子對史蒂夫露出微笑,然後意識到隊長根本看不到。

“嗯哼,很高興知道我能幫得上美國隊長本人的忙;事實上,幸好你現在看不到我的臉,因為它現在容光煥發到會閃瞎你 - 再一次。”

史蒂夫忍俊不住,看起來比剛才放鬆許多,低頭啜飲他的茶。

又經過一陣沉默之後,史蒂夫似乎終於積聚了足夠的勇氣將剩下的故事和盤托出。

“我.....稍早時做了一個噩夢,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分不清現實與夢境。”

山姆保持安靜,讓這個人吐露他的心事。他習慣於傾聽人們的煩惱,畢竟這是他的工作。此外,一般來說,很難得到史蒂夫·羅傑斯本人如此的信任,願意和你分享他更深層次的想法和跌宕的心事。

這可是一種榮耀,不僅因為他是隊長,更因為他是史蒂夫,能得到史蒂夫·羅傑斯這種程度的信賴,可是超高難度。

他會對你有信心,但他永遠不會完全信任你,除非你值得。

總之,這就是巴恩斯經常提到的。

“他剛好回來,看到了經過,所以他試圖讓我冷靜下來。”

史蒂夫喝了更多的茶,突然看起來有點憂鬱。鑑於他的眼睛被紗布蓋住,其實很難看出他的表情,不過,山姆從他的話語中能聽出他的情緒。

“我夢見巴奇,你知道的。”

“靠,真糟啊,老兄。”

山姆無限同情地說;在所有已知史蒂夫會做的噩夢中,山姆知道這一種是最糟糕的。

山姆忍不住瞥了一眼前門,說真的,他對詹姆士什麼都沒說實在有點火大。

棕髮男子根本可以終止史蒂夫的痛苦,但這個男人太過膽怯,就是沒法挺起胸膛像個男子漢那樣去解決這破事。再一次,山姆確信詹姆士自己心知肚明,他知道他在處理此事的態度上完全是個懦夫。除此之外......詹姆士可能沒意識到史蒂夫到底夢見什麼。他是如此輕忽自己,八成想都沒想過史蒂夫會因為對他的強烈內疚才會做那些血腥惡夢。而該死的就算他真的知道了....說真的,即使他和巴恩斯交情不錯,山姆還是很難理解他的大腦到底是怎麼運作的。也許過去那些編程使他失去了某些齒輪,讓他無法再回歸正軌。

“當我醒來......我只是......我不知道...”

史蒂夫的聲音把山姆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出來,他再次轉頭看著史蒂夫。

“發生了什麼?”

史蒂夫放下茶杯,抬手將頭髮往後刷,同時顫抖地嘆了一口氣。

“我......有一會兒...我以為他是巴奇。”

山姆咬著嘴唇,移開目光看向一旁。老兄啊!他該怎麼說才好?

史蒂夫不知道他是多麼的正確。

男人懷疑巴恩斯是否樂意讓他把秘密洩露給史蒂夫知道,然而...與此同時,他似乎發現無法靠自己自己做到這一點。或許有人得說些什麼,但...山姆不確定是不是該由他來啟口。

“山姆?”

“是啊,我聽見了,只是...耶穌啊,我很抱歉,兄弟,你必須再次經歷這些。”

“別,又不是你的錯。”

史蒂夫又顫抖了一下,山姆幫他把毯子包好,把枕頭撐起來,放在一個更舒適的位置。這不是挺奇怪嗎?他在美國隊長自己最好的朋友家裡幫忙照顧美國隊長,而隊長壓根不知道這個地方就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家。唔,話說回來,現在山姆也很難定位他們倆之間的關係了。在他看來,詹姆士似乎是一往情深地單戀隊長,另一方面,隊長卻只是把他當成非常親近的重要朋友。

是說...隊長的想法到底怎樣山姆也不太確定。

耶穌在上,這兩個老傢伙真知道要怎麼讓別人頭疼。

“所以,你以為他是...你做了什麼?”

史蒂夫又不說話了,有那麼一陣子,山姆以為他因為高燒而陷入昏睡了。

“我吻了他。” 

很明顯,史蒂夫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吐出這幾個字,有鑒於他的聲音聽起來昏昏欲睡,這種情況下他大概比較容易吐實。好一會兒,山姆就那樣瞪著他,然後他起身,揉了揉腦袋。

“我的意思是......他先開始的,不過......我回應了他。”

見鬼的這是....他究竟該拿這兩個白痴怎麼辦才好?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做,巴奇和我......我們從來沒有......我們之間不是那樣的。”

史蒂夫聽起來非常疲倦,應該沒察覺山姆正沮喪地一邊搖頭一邊四處踱步;等巴恩斯回來,山姆不確定他該笑,或直接往他臉上來一拳。

事實上,山姆相當肯定,一等這死傢伙回來,他絕對會揍他,然後對他大吼,要他趕快把這鬧劇結束。

“但是現在......我不知道,時代不一樣了,跟我們那時比.....”

史蒂夫嘟喃著,然後又顫抖起來;發燒的感覺真是糟透了。

“耶穌基督!羅傑斯。”

“我知道我不該...”

“不,不是那樣!”

史蒂夫安靜下來,轉頭朝向山姆的方向。

男人抓抓頭,又揉揉眼,最後頹然坐回沙發。史蒂夫繼續保持沉默;大概以為山姆不贊成他的行為以及其他的事情。

“不要誤解我的意思,老兄,我不反對那個,只是....”

山姆嘆了口氣,再次揉了揉眼睛。真格的,他到底該怎麼說呢?

史蒂夫看起來既驚恐又不安,顯然困惑於自己的舉動。

然而.....威爾遜不確定他現在的狀況是否能承受得住 - 關於巴恩斯還活著的訊息 - 特別是如果談論到他怎麼活下來以及這幾年如何活著。老天哦!那該死的笨蛋應該自己告訴史蒂夫!山姆是他的心理醫師,傳遞愛的小紙條不屬於他的工作範疇好吧!

“我只是...他現在一定在生我的氣。”

山姆瞪大眼看著史蒂夫,聽出他語調中的罪惡感。他知道他必須說些什麼。

“......不不,他應該會對自己很生氣。”

“他確實暗示......”

“好的,聽著,隊長,照理說我不應該和你分享這件事,但我想你應該知道 - 你是對的。”

“什麼?”

“有關他對你有意思這件事;你讓他想起他曾經愛過的那個人,所以他會越來越依戀你,你知道,他經歷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所以...可以預期他會想要抓住一些熟悉的事物。”

“他.....他也是這樣說的。”

“那麼你為什麼表現的這麼...惶恐,好像這是你第一次得知這個消息?”

“因為......我不想...給他任何錯誤的想法或暗示,我的意思是...我感覺這樣做是錯的,考量到他失去了他所愛的那個人...而我只是碰巧讓他想起...”

山姆停住,仔細打量了史蒂夫一會兒。

當然,山姆知道史蒂夫的出生背景;他會覺得自己去吻詹姆士有點不妥 - 當有人告訴你,你跟他們過世的另一半很相像時,你去親吻對方就像是在利用對方的感情。除了,威爾森清清楚楚知道事實情況並非如此,只要巴恩斯該死的誠實以對,所有這些混亂和不必要的擔心都可以避免。
 
另外,山姆回想了一下之前他和史蒂夫關於巴恩斯的對話......說實話,如果史蒂夫沒發現自己早就愛上他最好的朋友,山姆也不會感到驚訝。巴恩斯對史蒂夫不會回應這份感情的擔憂在這一點實際上是沒有根據的,這根本只是一個閃躲的藉口。

真的,這兩個老傻瓜讓山姆想起他看過的那些青少年情侶;害羞、緊張,面對談戀愛是新手上路,只會繞著對方傻呼呼地打轉不知道該怎麼做。更慘的是,史蒂夫看起來才剛剛發現自己原來一直迷戀著某人,正在試圖用他燒得發暈而且運轉緩慢的頭腦去釐清整件事,而這顆腦袋現在恐怕運作不良。

“聽著,我不覺得你有足夠的精力去思考這些事,你應該在你用盡腦力之前小睡一會兒。”

最後,山姆嘆了口氣勸道。史蒂夫顯然沒有準備好去思考這一切。他太累了,山姆也不打算在這時候去逼他,想都別想。

“我......是啊,我猜。”

金髮男子喃喃,聽起來差不多已經進入半睡半醒的階段。

“只要小睡一會兒,我會照看貓的,也許煮點東西,等你醒來就可以吃啦,好嗎?”

“嗯...好的,謝謝你聽我說這些,山姆。”史蒂夫低語,隨即墜入夢鄉。

那個非裔美國男子就那樣在那兒呆看了他的睡顏一會,然後無奈嘆息,起身從冰箱拿出一瓶啤酒。

“我到底該拿你們這兩個蠢貨怎麼辦呢?一個很明顯墜入愛河但半個字都不說,另外一個顯然也愛上對方,卻還搞不清楚狀況,真是的......”

他嘀咕抱怨,喝著他的啤酒。



TBC.


----------------


譯者語:可憐的山姆,兩個愛情老傻瓜不好搞啊!



评论(23)
热度(93)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