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亂亂聊 一波推文~2018.12.11

慶祝復4終於出預告(雖然看完超想哭),而且裡頭還有鮮嫩可口的哭喞喞水蜜桃隊長(太可口啦我受不了。)決定來一波推文。

注:AO3的當然全部是原文&當然是冬盾


1.jamais vu 似曾相識

類型:半AU - 現代冬VS美隊(ABO)

字數:13856

劇情&感想


2.The Last Contract 最後的契約

類型:半AU - 巨龍冬VS美隊

字數:29681

劇情&感想


3.Details In The Fabric 生命中的微小細節

類型:正劇向,接隊二,沒有內戰。

字數:58977

劇情&感想

- - - - -

只是劇情簡述與感想幹嘛屏蔽我啦(暈)


查看全文

Carol亂亂聊 復4的預告終於出來惹!


這個哭泣的蜜桃隊長簡直要我的命!!!

整個預告看得我無法呼吸~~~還要等好幾個月啊嗚嗚嗚

彈指之間,你周圍的人都消失了 - Oh God!

我只能說幸好寡姊還在,不然真的要哭死



授翻【冬盾半AU / ABO】Sergeant Hot Pants 惹火士官長 Part4(完)


[Part4]


立即出發請繫好安全帶


四天後,Steve和Bucky終於離開了Steve的樓層。據報告,其他人的強迫熱潮持續了正常時間,所以Steve非常確定他們比別人多一天是Bucky故意的,他的伴侶毫不害躁地承擔了指責。他們多花了一天的時間泡在一起,做.愛並學習彼此未知的一切。就他而言,Steve不記得自己曾這麼快樂過,而Bucky呢?Bucky整個沈浸在Alpha式的驕傲與得意洋洋之中。(譯者:得到全美最辣Omega不得意也很難hhhh)


儘管如此,他們眼前還有一些小小的關卡得過。他們得向對方的家人承認他們這幾天做了什麼,以及在沒有正式交往的情況下就綁定了 - 儘管現在早已不像Steve那個年代那麼保守。


“又不是說他們會把你從我身邊奪走,”Bucky指出,他們正搭乘電梯往下到復仇者聯盟的公共休息室。


Steve眨眼,長睫搧動,凝視他的伴侶,感受到他的不安。他還以為那緊張感是他自己的,顯然這就是綁定伴侶之間共感連結的運作方式。當然,他很緊張,但他不認為會發生任何可怕的事情。復仇者會支持他們的;反而是Bucky的家人才讓Steve擔心。


Steve離開電梯牆壁,伸出雙臂環住Bucky的腰。


“沒人能把你從我身邊帶走,”他保證道。“我倒希望他們有膽來試試看。”


Bucky的笑容頓時生機洋溢,他的雙臂也緊緊地纏抱著Steve。


“說得沒錯,我的寶貝可是超級英雄。”


“該死的對極了,”Steve回應,即使這稱讚讓他臉紅,“我會為你抵抗全世界,上士。”


“這話不該聽起來那麼性感,”Bucky咕噥,傾前將他們的唇貼在一起。


“公共休息室,”JARVIS宣告,電梯門無聲無息地滑開。Steve喃喃說著該走出電梯,但卻捨不得放開Bucky。不消幾分鐘,他就感應到另一半的尷尬,因為他們的忘情擁吻多了許多觀眾,這些傢伙已經在歡呼鼓掌並吹口哨啦!


“幹得好,Cap!”


“哇,咱們的百歲老爺爺總算開運啦!”


“看起來適應良好哦!上士新兵。”


Steve有些羞赧地退出Bucky的懷抱,他確信自己的臉絕對沒有比Bucky的紅,儘管臉上發燒,褐髮男子看起來卻是容光煥發。Steve忍不住露齒微笑,他抓住Bucky的手,把他拉進公共休息室,復仇者們圍繞著坐在廚房桌子旁。Bruce咬著手指,Clint和Tony還在拍手,而Nat,這女人賊笑得像隻偷了腥的貓。Steve不確定他會遭到怎樣的拷問,以眼前的陣仗來看,除非讓大夥滿意否則他們是不會罷休的。


Clint突然從椅子上摔下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霎時都轉向他。


“伙計,”Tony笑道。


“小太陽?(*Solntse - 俄語的太陽)”Natasha有些擔憂地問道。


Clint迅速爬起身,指著Steve衝口喊道,“綁定標記!”


Tony,Natasha和Bruce的目光瞬間都轉向他們。Steve有點忸怩地點點頭,在他側過頭露出頸子給他們看的時候,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腺體上Bucky留下的齒印。隨後他抓起Bucky的手,翻轉Bucky的手腕把他自己留在Bucky身上的咬痕秀了出來。接下來是一陣震驚的沈默,這其實挺有趣的,難得有什麼事能讓Clint呆若木雞,說不出話。


Bruce是第一個打破沉默的人,他讚嘆地“哇”了一聲。


這個詞彷彿打破了咒語。Clint放下手,這傢伙沒坐回原位,而是一骨碌爬上了桌子。Natasha尖銳的目光轉向Bucky,緊盯著他就像一隻瞪著小羊的母獅子。Bruce看起來有點尷尬,不停揉著自己的後頸,只有Tony整個樂開了花。


“所以,我成功了,對吧?”Tony樂道。“我讓翹臀上士跟Cap在一起啦!啊哈!這絕對值得百萬分的讚揚。”(譯者:大家還記得Tony之前向全國宣告復仇者幾乎都是Omega這件事嗎?)


翹臀上士?”Bucky復述。


Steve能感覺火燄點燃了他的臉,這肯定引起了他伴侶的注意。“認真的?”


“你沒看過你的屁股裹著西裝褲的樣子嗎?”Steve脫口而出。


“客觀地說,”Clint插嘴,“那個屁股可讚的。”


“我們一致給了十分,”Tony承認,他又再轉椅子了,並且試圖儘量延長椅子旋轉的時間。是說,為什麼這裡所有的椅子現在都變成旋轉椅了?


“好吧,呃,我想我該說 - 謝了,”Bucky禮貌地回應,而Steve陶醉在自己是唯一一個知道Bucky堅實的臀部有多名符其實的事實裡。


“所以,上士,”Natasha說話了,慵懶地翹起二郎腿。“參加今晚的電影之夜吧。這樣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警告你 - 要是膽敢讓Steve傷心的話你就死定了。”


Clint大笑起來,從桌子上滑下,溜到Natasha身旁並在她頭頂印下一個吻,然後往起居室走去。


“只要是正常人都會被嚇得屁滾尿流,Tasha。我是說,我們可是複仇者 - 比拿著霰彈槍的憤怒老爹可怕的多哩。”


“你被一個手拿霰彈槍的爸爸追著跑過?”Bruce站起身跟在Clint後頭。


伸手牽住Bucky的手,Steve輕輕地擠了擠,他的心跳在Bucky說“如果我傷害了他,我第一個不會放過我自己”時亂了一拍。


當Natasha收起笑容認真的看著Bucky時,Steve重新記起如何呼吸。


“一言為定,翹臀。”


當Natasha優雅起身,Tony也跳了起來。


“今晚的電影由我選,對吧?”Tony咧嘴壞笑,一面聳著肩膀。“我是說,我的確讓你們兩個在一起!”


“噢,我的上帝,”Steve呻吟,把臉埋進掌心,“你永遠不會放過這個了,是嗎?”


“沒錯,”Tony小跳步著走向客廳,一邊高喊道,“我讓Cap成功上壘啦!”


“我想成功上壘的人應該是我,”Bucky乾巴巴地說,把Steve攬到身旁。


“嗯 - 絕對是你,”Steve贊同,歪頭討了一個快速又甜蜜的輕吻。在Steve把Bucky拉向視聽室時又補充了一句。“一遍一遍又一遍。”


“我們不需要知道細節,老爺爺,”Tony哼哼。


“而且做了一遍又一遍,”Steve朗聲重複,Bucky大笑,Tony因此做了個誇張的鬼臉。


“好極了,噁心的傢伙們,我們要看‘門當父不對’,因為你們都還沒看過,對吧?”Tony期待地揚起眉頭,然後在Bucky和Steve都回答沒看過的時候點頭。“我就知道。”


“又一部浪漫喜劇?”Natasha抱怨。


Bruce笑了。


“我們都知道妳最愛了好吧。”


“我真的蠻喜歡Ben Stiller,”Bucky表示,他在沙發上坐下,給Steve留了一小角座位。咧嘴笑著,Steve緊挨著Bucky跟他窩在一起。


他們的確還得跟Bucky的家人見面,但就算會面的狀況不那麼美好,他仍然擁有眼前的幸福 - Clint蜷在Natasha身旁,Tony呼喚Pepper加入他們,Bruce溜回廚房拿爆米花 - 也許世界上到處都有討厭的傢伙,但他們擁有彼此,這點沒人能改變。


END.

- - - - - - - - 

譯者:Ya~~~~~撒花花~~~

不容易...跟瞌睡蟲掙扎的同時挖空心思想對應中文...(每天下班都真的好想睡😴)

總之,感謝大家的耐心等待,咱們下一篇見啦!


Carol亂亂聊 我的街頭風雲




啊啊啊啊 - These Streets系列又出新篇啦!


原作已經寫到第九部了我還在第五部原地踏步😂


Anyway這次還配了圖!而且是我超愛的畫手artgroves畫的呢!(忍不住要編輯一下跟大家分享。)


好喜歡這次的文 - 自認超不浪漫的硬漢冬哥覺得偶爾應該要好好對待一下咱們辣警隊長,就默默安排了一切帶著盾盾開車去樹林看夕陽賞星星,當然順便談.情&做.愛了一番啦❤️❤️❤️


(這叫做沒有浪漫細胞嗎這位大哥?)

授翻【冬盾半AU / ABO】Sergeant Hot Pants 惹火士官長 Part3

  

[Part3]→


一腳踏上去即將出發的CAR


TBC.

- - - - - -

譯者:拼死拼活地更新了但是...

我知道大家看到TBC一定很想打我hhhh(頂盾牌逃~~)

我真的盡力了,真的^^::::


Carol亂亂聊...真的是閒聊...

這幾天怎麼...

好像很風聲鶴唳風吹草動風起雲湧風雨欲來.......

瀏覽了一下微博跟Lofter...

哇...鎖文的鎖圖的...

默默納悶會不會哪天我這帳號就被鎖了?托腮...

查看全文

授翻【冬盾半AU / ABO】Sergeant Hot Pants 惹火士官長 Part2

  

[Part2]


搞不清楚哪裡有敏感詞被屏蔽了,只好上連結


TBC.


授翻【冬盾半AU / ABO】Sergeant Hot Pants 惹火士官長 Part1

前言:

咳!那個...鑑於最近實在嚴重缺乏足夠長的空閑時刻能讓我靜下心來碼字,決定還是弄個短篇的翻譯來振奮一下精神~半AU,Bucky/Alpha是神盾人員,Steve/Omega還是美國隊長。


Summary:當陸軍上士Bucky Barnes被指派暫時取代Maria Hill成為他們的任務管控員,Steve簡直克制不了自己日益氾濫的春潮。這都要怪Bucky - 誰叫這傢伙是他見過最最最火辣的Alpha呢!


[Part1]


適應21世紀的生活並不像Steve預期的那樣困難。當然啦!肯定有很多新玩意得學,但世事本身其實沒有多大變化。人們還是老樣子,小個子仍然面臨許多挑戰,政府依舊不可信任。不一樣的是 - 他自己不再是小傢伙,而政府則比以往任何時候管得都多。大多數人還是看不起Omega,而人們仍舊把他當成Alpha對待 - 事實上,他的熱潮也並不強烈就是了。簡單來說,一切其實跟當年沒什麼兩樣,差不多的環境,只不過換了個新的團隊。


話說回來,適應這個新的團隊對他而言反而是個挑戰,特別是他們與咆哮突擊隊員們完全不同的第二性徵 - 沒錯,自稱為復仇者聯盟的這一群人,全部,都跟他一樣是Omega - 除了Bruce是個Beta以外。所以裡頭不乏意見特多的搞怪傢伙,導致他得努力證明自己。搞到最後,他們發生了激烈的私人衝突,幸好,多虧了瘋狂的阿斯加德神,最後所有的紛爭都得到了解決。Steve希望對他們能把宇宙魔方對世界的威脅減少到最低,可他無法反對最終結果。


總而言之,復仇者聯盟是個關係緊密的團隊,儘管有點吵鬧,但Steve愛他們。


一待Steve敞開心胸,他們立刻就比之前出現在他生命中的任何人都更了解他(有鑒於以往他周圍的人都是Alpha)。大多數情況下,不必再隱藏本性感覺實在很好。他不用時刻帶著完美的面具,不需要表現得一副堅強、冷靜、毫無情緒的模樣,或假裝他從未陷入過熱潮。


在對所謂的現代新好Alpha品頭論足時,他和Clint成了能一塊喝咖啡聊是非的朋友。Tony發送給他有關如何更舒適地度過熱潮期的電子郵件,並在Steve試圖感謝他時順帶教會了他工程學的基礎知識。Bruce教Steve用現代香料做飯,他們在每個星期五舉行“復仇者晚餐和電影之夜” - 除非出現導致世界末日的超級惡棍 - 他和Bruce會為當週的聚會烹煮他們想要嘗試的任何菜式。當他想要進行肉搏對打時,Natasha會加入他,儘管Steve發現她的最終目的其實都是想幫他牽線 - 大廈裡頭任何一個注意過他的Alpha都是可能對象。照她的說法呢,Steve實在是太孤單啦!這讓她非常憂心。Steve感激她的關心,然而並不欣賞她把Alpha塞給他這件事本身。


實情是,Steve不想為任何Alpha傾心,搞相擁著走在夕陽下那套。Steve想要一個互敬互愛的伴侶,一個不會試圖改變他真性情的人,但,要去哪找一個能像Steve支持對方那樣願意支持Steve的傢伙呢。在他的工作周遭,很難找到這樣的Alpha。他認識的Alpha們都認為自己是最強最好的,當然勝過任何Omega,而這樣自大的想法在他們發現美國隊長 - Alpha氣概的典範 - 壓根不是個Alpha時全面崩毀。Steve幾乎都要為他們覺得難過了。沒什麼他們能做到的Steve做不到,更多的是Steve能做到的他們做不到。然而不幸的是,Alaph們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


“如果能把它解密的話,”Steve說,感覺上這是他第一千次說這句話。


“這將有助於解決許多與第二性徵有關的的歧見。”Clint - 大概也是第一千次復議Steve的論點。“我們都知道。”


“再跟Fury談談,”Natasha提議。“他總是要正視你的看法。”


嘆了口氣,Steve悶悶不樂地把臉埋進手心。


“他是個Alpha。他認為這個消息會對Alpha們造成‘嚴重的士氣損害’。”


“因為Omega的士氣並不重要,”Tony裝模作樣地呼哈一聲。“好像我們需要任何人允許才能參加戰鬥似的。”


Steve忍不住微笑,環顧他的隊友。跟Omega們一樣,Bruce也對關於他們第二性徵持續不斷的爭議感到惱火,尤其是那些說復仇者們都是Alpha的謊言。


現在,他們都聚集在簡報桌旁,等待Fury介紹他們的新任務管控員 - 因為Maria Hill開始休產假。她和他們共事了三個月,但在他們上回最後一次任務之後,大家都認為她該休息了 - 這對胎兒來說會比較安全 - 即使這意味著她可能會鬱悶到抓狂。這場談話起始於Steve抱怨某個讓他不痛快的Alpha。儘管Maria也是Alpha,但她一直都超棒:從不預設立場,她鞭策他們,期許他們能做到最好。


“沒錯,但是 - ”


Clint大聲哀嘆。


“但他們必須承認,有關美國隊長的第二性徵這件事,他們從40年代就一直在撒謊。這我們也都知道。”


Tony嗆出笑聲,Steve詳裝不快地瞪著他們的弓箭手。


“我想他講到了重點,Cap,”Bruce說道,帶著些許歉意看著Steve。“當你也認同他們的作法時,你不能指望其他人聽你的。要嘛換方式,不然就是都不變,你不可能兼得。”


當Steve透過玻璃牆瞥見Fury的身影時,他立即坐回座位並且快速回道,“情況當然得改變,我只是說我能暸解為什麼他們不願意。一但大眾發現他們被騙了那麼久絕對會非常不爽。說真的,打一開始這個謊言就是個愚蠢的錯誤。”


Tony像個糖份攝取過多的五歲孩子那樣旋轉著他的椅子迴過身來表示,“他們可沒料到你竟然活著回來戳破這個謊言哩!我親愛的隊長。”(*mon Capitan:法語 - 我的隊長 - 這裡似乎有星艦迷航的梗。)


“你就不能叫我Steve就好了嗎,”Steve問道,給了Tony一個他最光火的表情。


“大夥在討論啥?”當Fury旋風般大步走進會議室時問到,他長長的黑色風衣帥氣地在他身後飄動。這點Steve一直想不透,到底在室內、四周連點微風都沒有的狀態下Fury是怎麼做到的,但現在這個疑問已經被他丟到一旁,因為走在Fury身後的男人吸引Steve全副的注意力,那一刻,他腦袋瓜裡所有的理性思維都被扔到電梯井裡自由落體去了。並不是因為那人有什麼特殊舉動,事實上,男人什麼都沒做...他只是...英俊得過份


Steve從未見過像他這麼漂亮的人。他灰藍的眼瞳色澤深沉,宛如暴雨肆虐的天空,與散落在他臉龐周圍的深褐色長髮相映襯,那些微捲的髮絲閃耀著柔滑的光澤,讓Steve渴望用手指穿過它們,感受那蓬鬆柔軟的觸感;梳理它們,欣賞它們被拉直再捲曲彈回原位的景象。那個男人現在收起了笑容,但從那張臉上的線條可以看得出,當他全心真意地笑起來時,他下巴的凹陷會更加明顯,那雙眼會瞇成彎月,而他的顴骨會更加突出。而這些還只是那張臉的迷人之處,他的身體......


!”因為小腿上突然而來的痛感,Steve瞪了Natasha一眼。好啦!他是看直了眼沒錯,但她也不用踢得那麼用力嘛!


“正如我所說,”Fury轉頭對那個充滿陽剛之氣、男性魅力十足的傢伙說,“這就是一群長不大的孩子。準備好承擔保母的責任嗎?”


Steve那會走路的春夢男神勾唇一笑,立馬讓Steve雙膝發軟,這傢伙笑起來比他想像的更加性感,男人簡短有力的回覆,“我確定我能處理得來,長官,”那略帶沙啞的低沉嗓音讓Steve忍不住肖想,要是他現在起身把這個Alpha直接拖走另開房間,其他人會有啥反應。


“很好。”


Fury聲音中夾帶的懷疑讓Steve驚訝。這個性感到爆棚的強壯猛男毫無疑問可以應付得了他們 - 他絕對能以任何他想要的方式‘處理’Steve。(譯者:thick and juicy...這形容...可以感覺隊長的口水都滴下來了...)


Fury走到會議室前方宣布,“這位是James·B·Barnes,陸軍三等士官長 - 也可以稱他上士,是國防部暫時借調給我們,直到Hill產假結束返回崗位為止。他在各大洲和許多不同的軍事分隊執行過任務。他會說七種不同的語言,有六年的實戰經驗。換句話說,他很清楚他在做什麼,也表示你們得聽他的,這樣清楚嗎?”


一張紙條滑到Steve面前,他低頭看到Natasha龍飛鳳舞的字跡。


你正在秀身材。快停下!


Steve因為上面的語句驚訝地眨了眨眼睛,隨即意識到這是真的,因為現在他身上的每塊肌肉都緊繃著。然而他並沒有發現自己正在這樣做 - 他正試圖對James·B·Barnes上士炫耀身體曲線,想要讓Alpha注意到他 - 就像個處於熱潮期的Omega那樣在展現自己。


羞窘讓他渾身僵硬,紅潮衝上他的雙頰,他很快在紙條上草草寫下‘我不是故意的,然後把紙條推回去給Natasha。


“如果隊伍已經講完了悄悄話,”Barnes上士拖長聲調,他語調中輕微的布魯克林口音讓Steve想起家鄉並感到一陣燥熱,“我想我們可以開始講正事了。感謝你的介紹,Fury局長。”


“嗯哼,”Fury哼了一聲,Steve不用抬頭也知道那隻獨眼絕對正瞪著他。當Fury走出門時,他扔下一句話,“盡量保持專業”,Steve也確信這話是針對他的。這真是太不公平了,Tony從來就沒有專業過,他就沒有被責罵,而且這傢伙還在轉他的椅子轉個沒完。


‘你看起來像顆西紅柿’,會議桌對面的Clint遞來紙條。


‘我恨你們所有人’,Steve回覆,讓Bruce和Clint都樂不可支。


“沒禮貌!”Tony喊道。“對吧,新來的上士先生?這樣公然地傳遞秘密紙條實在不尊重了。”


“唔,”Natasha朝他露出的賊笑對Steve來說絕對不是好事,“Steve決定退化成青少年,以彌補失去的高中時光?”


“嘿,所以,”Steve提高音調,裝作俏皮地回嘴,“誰知道他們把瓦爾基里號停到哪去啦,我想我可以開它飛回那該死的冰塊堆裡。”


“恐怕我們需要你在這裡堅持住,不要快轉到下個世紀,”Barnes打趣,同時朝Steve勾起一抹壞笑。顯然他一點也沒被他們的插科打諢困擾,這真不公平,Tony沒參與他們的嬉鬧 - 他是團隊寶貴的人才,絕對的混蛋,同時也是最富幽默感的那一個。而剛剛那個微笑?那笑容讓Steve想要跪在深色頭髮的Alpha面前乞求憐愛。


見鬼的他是撞了邪了?從來沒有Alpha讓他產生這種衝動,即使他在熱潮期都不曾有過這念頭。只因為這帥到沒天理又極富魅力的傢伙穿著剪裁合身的長褲,他健碩的臀肌完美地撐起布料展露迷人的線條。


耶穌啊,這真是糟糕至極。他表現得像個荷爾蒙沖頭的青少年。翹臀上士至少已經講了一分鐘的話了(也許更多),可Steve沒有聽進任何內容。他只是飢渴地盯著他的嘴唇,想知道它們嚐起來是否跟看起來一樣飽滿。也許他不會介意Steve為了科學目的而做點實驗。


他剛剛真的把他們的任務分配人稱作翹臀上士嗎?老天啊也許他得去一趟醫院檢查檢查。


“有任何問題嗎?”Barnes問道。


媽的,整場簡報他半個字都沒聽進去。


Clint舉起了手。


“James,我可以把你剛剛說的話寫下來嗎?因為Steve根本就沒在聽。”


盡可能地伸長雙腿,Steve一腳踢上坐在對面的Clint的脛骨。當Clint大叫並彎下腰揉著他身上新得到的擦傷時,Barnes淡淡一笑。


“首先,假如你們想要直呼我的名字,請叫我Bucky。其次,我也注意到了,原本我希望能私下解決這件事。因為我不能...”Barnes轉身面對Steve,面帶不快,他像所有Alpha會做的那樣威脅性地鼓起肌肉,Steve不得不強迫自己默想棒球以免丟臉地性起。“Cap,你對由Alpha來領導任務管控有問題嗎?”


“Hill就是Alpha,”Tony在Steve回應之前搶先插嘴。


“而且,”Steve向Tony飛去一記眼刀,“不,我沒有任何問題。”儘管他確實討厭Bucky正在做的那種姿勢,當然,這個姿勢由Bucky來做又完全不同。“我對我的不專心沒有任何藉口。我很抱歉,上士。”


Bucky瞇起雙眼,但只是直率地點了點頭。


“你的Starkpad裡頭有任務簡報。你可以今晚重看一次。明天上午6點開始行動。”他銳利的藍眼睛掃過會議桌周圍的眾人。“還有‘其他’問題嗎?”


Tony把手舉到半空隨性地揮了揮。


“你可以處罰讓Steve暫停參加這次任務嗎?Maria以前做過一次 - ”


在Tony說話同時,Steve開始因為自己幹的蠢事感到尷尬而臉紅,Natasha無聲無息地起身,一把將Tony的頸子壓在臂彎下。“這裡沒問題了,”她面無表情地說道,然後把Tony拉下椅子拖到門口,“我們就先離席。”


“小心別把他的腦袋打傷!”Bruce喊道。“Pepper會生氣哦!”


Bucky皺起眉頭,接著旋轉腳跟,一言不發地走出會議室。如果Steve不是那麼忙著猛盯他的屁股看,他會擔心他們是不是讓他印象很差。


一聲低哨將Steve的注意力拉回會議室。


“伙計,”Clint賊笑著說,“你完全掉進坑底啊。”


“閉嘴啦,”Steve嘟囔。


當他起身,Bruce對Steve露出可親的微笑。


“也該是時候重整旗鼓回到鞍上啦!”


“最好是啦,說得我好像曾經上鞍過,”Steve乾巴巴地回嘴。


“呃,凡事總有第一次?”Clint講了等於沒講,在Steve和Bruce都默然地瞪著他時防衛地舉起雙手。“幹嘛?我只是老生常談說你得繼續向前走咩。”


“多謝關心,但不用了。”Steve挺直身軀,搖了搖頭。“而且我也不覺得跟神盾的特工約會是個好主意。”


“愛情來的時候可不會按部就班,”Clint說著,身體後仰讓椅子危險地往後傾斜,同時拿起Steve的報告書揮了揮。“愛是突如其來,激情四射,並且需要大膽冒險!若不是這樣,愛也不會讓一切變得浪漫不平凡。”


“我不想這麼說,”Bruce下意識地推了推眼鏡,“但Clint是對的。”


Clin對著空氣猛地揮出一拳並勝利地歡呼“哦耶!”,同時他的椅子終於往後翻倒,最後結束於一聲痛叫。


Steve迅速撤退,語速飛快地說道,“嗯,這提示我該走了,你得把小鳥帶到醫務人員那裡做腦震盪檢查,我可以早早逃離這些愚蠢的對話啦。”


“討厭,”Bruce抱怨。


“我要告訴Tasha!”Clint喊,然後呻吟,“嗷,我的聲音也太大了。”


Steve頭也不回地落跑。他的朋友們是對的,但他不知道該如何調情,他也不打算在那個辣得冒煙的傢伙身上實踐他注定的失敗。更何況,說不定生活會給他一點運氣讓Bucky不需要他主動呢。那是他喜歡Peggy的原因之一,她從不期望他做那些他不擅長的事。話又說回來,Steve對著打開的電梯門嘆了口氣,他的生活又曾經容易過嗎?


- - - - - 


“Clint是個混蛋,”Steve對著冰箱訴苦。


“他不過是想要你對自己好點,”Natasha正色說道。“我們都是。”


“Tony只想看我笑話,”Steve爭辯,他抓起一瓶水,然後關上冰箱門。


“話是沒錯,”Natasha承認,也伸出手去拿水,“但我們其他人沒有啊。假如我不認識你的話,我會以為你是個神職人員。”


“貞潔誓言又沒什麼錯,”Steve怒哼,但Natasha甚至不用回嘴,只是用那種瞭然的眼神看著他。


舉高雙手,Steve咕噥,“我以前從沒追求過Alpha,好吧?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就約他出去,”Natasha提議,她的語調中夾雜著一絲興味。


“Natasha,”Steve唉聲嘆氣,知道自己只是在抱怨,並不是認真的。為了讓事情更戲劇化,他撲倒在沙發上,趴下時順手舀起一個靠墊,當他的頭落在Natasha的膝蓋上時舒適地抱著墊子。“我真的不會。”


咯咯笑著,Natasha用手指梳過他的頭髮。這安撫的動作讓他閉上眼,頭皮上的力道適中的按摩有助於緩解壓在他胸中的不安和挫折感。


“這很容易,”她輕快地說,“走到他面前,問他是否願意和你一起出去喝杯咖啡。你喜歡喝咖啡,即使他不喜歡咖啡,你也可以換個地點,比如去比薩店,或者看他喜歡什麼。”


Steve閉著眼,努力撫平想到自己邀Bucky出去卻被一口回絕時胸口升起的焦慮。


“如果他說不要的話呢?”


“那就是他不想。”她語氣中飽含的溫柔另他感到驚訝。他一直預期會有更多的戲弄。“我從來沒見你用那種眼光看一個人,Steve。不要錯過這個機會。”


Steve大大嘆氣,悠長而響亮,他抬起雙手蓋在臉上。最終,他還是點了頭。Natasha用指甲輕輕在他的頭皮上刮了一下,讓他顫抖。


“好啦,現在,讓我們來看古董鑑價節目吧。”


當JARVIS將燈光調暗並打開DVR時,Steve輕笑了聲,然後坐起身挨在她身旁。


“為什麼妳不是個Alpha?”Steve惋惜。


“因為我們會成為一對超級伴侶,並接管世界。”


Steve仔細思索了好一會兒,最終不得不承認她說得有理。


“妳八成是對的。”



TBC.


- - - - - 

譯者:這是個有點辣的短篇ABO,應該...四次完結^^

來不及搞圖的我忍不住還是放了兩張照片(這兩人怎麼能夠都那麼好看呢?)

*咱們火辣性感的Alpha - Barnes上士



*看到呆掉&春心蕩漾的Omega - Rogers隊長



查看全文

【冬盾AU】That Window 白紗窗之戀(下)

前言:現代普通人AU。嚴格說起來這篇應該算詹芽。

Summary:Steve六歲的時候認識了Bucky,從那時候起他們就是最好的夥伴,Steve直覺這個棕髮藍眼的活潑男孩兒會是他最喜歡的人,他的直覺很準,然而他沒有想到這份感情會伴隨他一輩子。

(警告:沒有車沒有車沒有車,兩個愚蠢少年想浪漫卻浪漫不起來的告白。)


冬。


Barnes家每年在孩子們一開始放寒假時都會去滑雪,Bucky年年都邀Steve一道去,然而他的身體狀況總是不允許,套一句Barnes太太的話就是可憐可憐Rogers家那竹竿小子的肺吧!

夜路走多了也會遇到鬼 - 總是炫耀自己滑雪技巧有多麼高桿的人把左小腿骨給摔裂了 - 萬幸,年輕人骨骼強韌、恢復力強,醫生表示一個月後就可以拆石膏 - 剛剛好趕上開學,可憐Bucky最後一個中學寒假就這麼泡了湯。

風水輪流轉,躺在床上看著好友在臥室裡忙東忙西、對傷患噓寒問暖的人變成了Bucky,這對兩人來說似乎都是新鮮的體驗,畢竟以往需要被照顧的人總是Steve自己。

「Steve。」

「嗯?」正捧著一本《動態素描:人體結構》看得津津有味的金髮男孩抬起頭。

「所以...誰約了你?」

「啊?」

對面的人翻了個白眼,「冬季舞會啊,夥計。」

神盾高中每年舉辦三次舞會,分別是十月初的返校舞會、一月底的冬季舞會,跟六月份的畢業舞會,傳統上返校舞會、畢業舞會是由男孩邀請女孩,而冬季舞會則反過來是由女孩提出邀伴,當然,沒伴的人還是可以參加啦!至少他們這一夥人裡頭除了他自己還有好幾個是沒對象的單身人士。

Bucky當然是每次都有伴的,Steve儘量讓自己不去在意,他一向都是跟其他單身漢湊一團入場。他不知道Bucky哪得來的消息知道他這次冬季舞會已經有伴了。

「咳 - 嗯 - 你知道,就是那個...Peggy...」抓了抓後頸,Steve感到一絲奇異的難為情,這學期他和一起上藝術史(這是Bucky唯一沒有跟他一起修的課程)的Peggy Carter走得很近,她是個作風率直的漂亮女孩,跟Steve非常談得來。

棕髮男孩動了動眉毛,抿起好看的唇,沒說話。

「...怎麼了嗎?」

「你很喜歡她嗎?」

「Peggy?她很棒!我當然喜歡她...可...你指的是什麼?」

「...沒什麼,繼續看你的吧!」

Steve還想再問,棕髮男孩卻拉起棉被蓋住了臉。面對一向話多的好友突然而來的沈默,Steve搔了搔頭,有些莫名。



下去!親下去!親下去!

青少年們鼓譟著校園票選最受歡迎的一對男女在冬季舞會上當眾熱吻。

又來了。

Steve免強維持笑容,這可是冬季舞會。所有他們的朋友都在,儘管完全不會有人注意到他的失落,他還是盡力讓自己和周圍的人一樣。

紅髮的女孩兒大方地攬上棕髮男孩的脖頸,仰頭等待對方的嘴唇,出乎意料的是,男孩低頭時卻偏了位置只吻在嘴角,變成一個禮貌性的親吻。

「Barnes你親歪啦!」

一旁人高馬大的Thor搞笑地大喊一聲,引起一陣大笑。Bucky灰藍色的大眼望過來,目光隨即下移定在Steve臉上,眼底含著他讀不懂的情緒,Steve朝好友扯出一抹鼓勵的微笑,還向他豎起大拇指,棕髮男孩斂下眼睫,嘴角若有似無地勾起。

這個插曲很快就被拋在腦後,舞池迅速擠滿賀爾蒙旺盛、隨著動感音樂蹦跳的的青少年。

將杯中飲料一飲而盡,Steve被Peggy跟Angie扯著下了舞池,儘管他的動作笨拙得像隻在岩岸奮力前進的企鵝,他的女伴們絲毫不介意,仍然拉著他又叫又跳,笑得很開心。Sam和Scott沿著他們周圍遊走舞動,每一步都準確地踏在節奏上,俐落的姿態充滿動感;Tony與Pepper跳著步伐複雜、讓人眼花撩亂的雙人舞,與另一對完全不管旋律自顧自緩慢搖擺的Thor和Jane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不行了,」轉到頭暈,擁擠的人群也讓他透不過氣,Steve最後忍不住求饒,Peggy她們又狠狠調侃了他一頓才放他走。

他們一夥人佔據了幾張桌子,這時只剩下Banner和Strange還坐在原處,兩人正激烈的討論奈米生物、螺旋基因等Steve難以理解的東西,過了這個寒假,這兩個傢伙就要一起到馬里蘭州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唸生物醫學 - 是他們這一夥人裡頭最早離開的 - 等下學期開學的時候,已經收到大學錄取通知的高三生們就會開始陸續離開中學,最遲在暑假結束前,也會收拾行囊踏上新的人生旅程。

以後,他們這夥人要再次一個不漏地聚在一塊恐怕也不容易了。

Steve露出淺笑,他是如何有幸能擁有這麼一群有趣又超級棒的人做朋友,然而這一切沒有了Bucky就不會完整,他放眼搜尋那個棕髮男孩的蹤跡。

Bucky一直不肯透露他到底申請了哪所學校,Steve自己昨天剛收到紐約FIT流行設計學院的入學通知 - 這是他的第一志願,考量到其他私立學院昂貴的費用,至少公立設計學院的學費是他負擔得起的。

他知道Barnes先生希望長子能就讀他的母校喬治亞理工學院,一方面Bucky本就擅長,另一方面這所全美排名第六的理工學院也是公立學校,收費合理,該校的畢業生出路也都很不錯,所以Steve一直以為Bucky應該會申請,但他否認了。

「喬治亞是很不錯,它唯一的問題就是位在亞特蘭大。」

那時Bucky一面對著鏡子撥弄頭髮,一面不回頭地丟給他這兩句話,接著閉上嘴再也不肯就申請學校這件事吐露半個字。這實在很少見,Bucky對著他總是有說不完的話,他們之間幾乎沒有所謂的秘密,(當然,Steve那不可告人的心事不算。)

Steve想過,是不是因為喬治亞理工學院離家太遠,所以Bucky不願意去,畢竟亞特蘭大跟紐約之間也要十幾個小時的車程,但,誰不是這樣呢?他們身邊的同學們各個都像迫不急待離巢的小鷹,一心想要振翅高飛,Peggy甚至要遠赴英國牛津攻讀政治 - 喔!老天,他會很想她的 - 總之,他很難想像總是熱愛交友、個性外放的Bucky會排斥到新城市展開新冒險的機會。

「嘿 - 」

一雙穿著西褲的長腿映入眼簾,Steve才發現自己想得出神,渾然不覺要找的人已經站在眼前。

Steve抬頭,Bucky已經扯掉了領帶,雙手插在口袋裡,面帶微笑凝視著他。

「哦...嗨...」不知道為什麼,Steve總覺得今晚Bucky看他的樣子特別奇怪,彷彿洞悉了他所有心思,讓他渾身不自在。

「跳舞?」棕髮男孩微歪了下頭,朝他伸出了手。

Steve眨眨眼,才發現音樂已經換成經典抒情曲“I Swear” - 在神盾高中,這首曲一向是由小情侶們對跳的。舞池中成雙成對,有對象的幾乎都下場與另一半相擁漫舞,現在他們這一桌就只有Banner、Strange還有不知何時坐回來Sam跟他自己幾個單身漢,現在另外三個人都帶著饒富興味的眼神看著他們。

「呃...」

就在Steve舉棋不定之際,身後的Sam猛地推了他一把,跌出椅子的Steve被Bucky抓了個正著。

「謝啦!伙計。」Bucky跟Sam擊了一掌,隨即拖著Steve滑進了舞池。

「好好玩啊愛情鳥們~」Sam歡暢的喊聲跟其他人的口哨聲一路跟著他們。

Steve覺得臉上有點發燒。幹嘛啊?這是。

他當然跟Bucky跳過舞,很多次,但那是私底下,被這個自稱舞林高手的傢伙硬拖著“練習”。但現在,他們就要公開跳起只有情侶們才會跳的舞,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而這,是完全不同的。

「Bucky - 這是做什...」Bucky半強硬地拉起他的雙手搭在自己頸肩,然後伸展臂膀環住他的纖腰將他摟緊,這一連串的動作打斷了他到嘴邊的提問,當Steve抬頭看進那雙總是能奪去他心神的眼眸時,金髮男孩忘記了他的疑惑與抗議。


I swear by the moon and the stars in the sky.

I'll be there.

I swear like a shadow that's by your side.

I'll be there.


All-4-One優美的和聲訴說著情人甜蜜的保證,眼前深色頭髮的男孩眼波流轉的是深情嗎?什麼時候Bucky看他的眼神中出現了鍾愛、欣賞以外的東西?

「Buck?」

「嗯?」

Steve只覺得自己被那抹顛倒眾生的淺笑搞得犯頭暈。

「你不是跟 - Natasha呢?」

Bucky與俄羅斯來的轉學生Natasha互相較勁已經好幾週,就Steve所知,Bucky從沒對一個女孩這麼上心過,也許是因為,神盾高中的萬人迷Barnes從沒遇過對他的邀約毫不動心的女孩,(事實上Natasha幾乎可以說是直接無視他。)

一般人可能都會覺得Steve固執又好勝,事實上他的好友可絲毫不輸他,只是他的表現方式不像Steve那麼直接,上帝知道這傢伙狡猾執拗的程度,Steve常常在不知不覺中就順了他的意。

總之,有鑒於他終於拿到了紅髮美人的吻 - 儘管沒真的親上去 - 總之,大家都認為Bucky會順勢讓Natasha成為他的女友,加上...他們倆同時消失了那麼久...

「啊 - 嗯 - 說來話長。」Bucky搖頭晃腦地對他皺了皺鼻子,「簡單的來說就是,Nat現在跟Clint在一塊。」

「啥?在一起?Clint?什麼!?」八卦來得突然,Steve有些措手不及。

「小嘴闔起來,Steive,你這樣太可愛了我會 - 哎 - 我是說,先別管其他人了,專心點。」

Steve冷不防被拋出去轉了個圈又旋轉著拉了回來,再度掉進棕髮男孩懷中。

「不覺得你很適合我的臂彎嗎?小甜甜。」

Steve再度紅了臉。

Bucky有時候就是這麼討厭,從小到大,私底下不知幫他取了多少綽號,每當金髮男孩抗議的時候只會換來比他高一個頭的男孩一陣亂揉頭髮。所幸這些小稱呼只會出現在他們兩人私下相處的時候,嚴格說起來Steve其實並不真的抗拒,甚至會因為這些暱稱代表的親密暗自竊喜,Bucky大概看出他並不認真的反對,所以依舊我行我素。

但今晚...Steve很確定不是錯覺,這傢伙雖然平常就很愛動手動腳,但今晚Bucky摟他摟得特別緊,過於熾熱的目光更讓Steve一顆愛戀少年心砰砰亂跳,而他的手...Steve不知道該不該提醒對方,那隻左手再往下一點就會變成在摸他的屁股了。

「得了,我可不是你那些女孩。」Steve微微凝眉,無意識地咬住下唇,他悄悄環顧四周,果然他倆如此緊貼擁舞已經引起一些交頭接耳。

「你知道,對我而言,你絕對不是“那些”女孩。」Bucky的話讓Steve再度揚起眼睫看向他。

「什...別逗我了,Buck...我...」

「我也申請了FIT,早上率取通知書到了。」

「你什麼??可是Barnes先生...」

深色頭髮的男孩聳聳肩,「我爸根本不知道我喜歡什麼,我早就跟我媽說過我想唸時尚商業管理了。我想我們可以在曼哈頓中城合租一間套房,我聽說設計學院很多時候都會上課到很晚,住近一點方便得多,你怎麼說?」問這話時他盯著Steve目光是緊繃的,似乎眼前金髮男孩的想法比他家老爹的更重要百倍。

「等等...」Steve眨著眼,Bucky的意思是...可是...「你怎麼都沒說?我不懂,我是說...」深呼吸,Steve試著撫平心跳,「我當然很樂意 - 跟你上同一間大學 - 那真是...」

「是不是很驚喜!?跟我一起住,那會很棒的!」

那燦爛的笑容讓Steve有一瞬間的心跳過速。

「可...我以為你想念工科?你何時開始對時尚業有興趣了?」Steve突然發現自己對摯友的了解並不如自己想得透徹。

「喔得了吧!Stevie,以一個高中男生來說,你不覺得我對流行訊息太過關注了嗎?」

Steve眨眼,好像是有這麼回事,Bucky是個活潑好動的男孩,但他也能跟Steve一起泡在書店一整天,當他沉浸在藝術的天地中時,Bucky也會安靜的在一旁翻閱自己有興趣的書籍,他才想起這傢伙除了最新的科技資訊以外,看得常常是流行性雜誌,也許...但...

「更何況,我得看著你,免得你這傢伙又在外頭惹禍。」Bucky勾起一抹淘氣的微笑,握著他的手捏了一下。

喔 - 所以...Steve有些哭笑不得,Bucky這戒不掉的騎士心理實在...

他當然想跟Bucky住一起,想想,每天睜開眼,就能在廚房看到你最喜歡的人,也許是睡眼惺忪、捲髮蓬鬆的模樣,或者是沖完澡之後熱氣蒸騰的樣子,肯定說多誘人有多誘人,然而...現實上是,住在同一間公寓意味著他將更常看到Bucky周旋在眾多女友之間,Steve已經厭倦了這樣的折磨。

上天幫幫我吧!既使他也不樂意跟Bucky分隔兩地,但,事實是他已經足夠大,清楚自己這樣一廂情願的單戀不會有結果,才期盼著藉由上大學,讓距離沖淡自己這些年的非分之想 - 畢竟 - Bucky是他最重視的朋友,他不願因自己那些不合宜的渴望毀了他們之間十多年的情誼。

「我不知道...Buck...」Steve皺起眉,「也許...我們可以住附近就好?嗯...這樣彼此比較有空間...」

Bucky揚起一邊眉毛,「空間?你指的是什麼?」

「我是說...」Steve吐了口氣,「come on,我可不想做電燈泡...如果以後你帶女朋友回來...」

「等等、等等,你以為...」Bucky抓了抓頭髮,語氣有些挫敗,「喔老天,不...好吧,是我沒說清楚,聽著...」棕髮男孩抓著他的力道變大了,低下了語氣,神情格外認真,「不會再有其他人了。我,只想要跟你在一起,就我們兩個,這樣說,你懂嗎?」

「你的意思是...」Steve歪頭,緩慢地眨了眨眼,「像...直到最後?我以為我們十二歲那年就發過誓了。」沒錯,他們看完美國隊長第一集之後Bucky被感動得死去活來,非要Steve跟他發誓兩人會互相陪伴相挺直到最後。

「對...我是說...不...是那樣,也不是...」

「什麼?Buck,我被你搞糊塗了。」

一曲終了,四周圍的人都停下舞步鼓掌,他們也跟著停住擺動,Steve想要退開,Bucky不讓,只放下了原本貼在他後腰上的手,抓著他的右手反而握得更緊,扯著他快步穿過人群,任由Steve在後頭遲疑地追問,Bucky推開露台落地窗,把Steve拉了出去。

「Bucky!你到底...嗯!」

有時候,千言萬語抵不過一個吻能說明的,尤其是當你不知道該怎麼向一輩子的好友解釋自己是如何發現自己對他的感情已經從“我愛你,兄弟。”變成了“我愛你,寶貝”的時候。

Steve當然幻想過他跟Bucky的吻,他想像的場景是浪漫、有音樂、幾支燭光點綴,兩人含情脈脈地凝視對方後溫柔地輕吻,然後他會陶醉地倒在Bucky懷裡。事實是,因為棕髮男孩的力道過猛,他們嘴唇相貼的同時門牙也撞在一起,兩人同時發出慘哼。

如果有人現在打開落地窗,就會看見兩個彎腰捂著嘴,用猙獰表情互相瞪著彼此的男孩。

「噗 - -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爆發的笑聲一發不可收拾,兩人一邊指著對方一邊狂笑,間或穿插拉扯到傷處的痛呼,好容易才收拾了情緒。

「耶穌基督Buck...咳...What the…」Steve抹掉眼角的淚花,嘴角仍忍不住笑意。

「哈哈天啊,我很抱歉,原本不該這樣的...」Bucky搖著頭,灰藍色的眼睛裡寫滿懊惱,他輕輕托起Steve的臉,修長的手指溫柔地撫上他被撞傷的唇。

哦...這感覺...太親密,Steve不自覺屏住了氣息。

他願意溺死在那如海的眼眸,只要其中湧現的深情全是為了他。

Bucky試探性地朝他低下頭,Steve沒有動。Bucky的手指移了開,柔軟得不可思議的唇貼了上來。

喔我的老天爺啊聖母瑪莉亞感謝主耶穌 - - - 嗚 - 

「呼吸,小傻瓜。」

所有思緒隨風遠去,這一刻,他忘了周圍的一切。

至於Nat跟Clint之間是怎麼回事,Bucky攪和在裏頭擔任什麼樣的腳色,那些都已經不在Steve關心的範圍。

Be mine,Rogers,不許你說不。」



5個月後。


Steve正在收拾房間,他們已經找好了公寓,那是一間距離FIT學院十五分鐘腳程的頂樓公寓,房間不大,但租金合理,視野不錯,而且剛剛好足夠塞下他們兩人的東西,他們計畫打包好明天一早就出發。

他們打算盡量只帶必需品,以預留將來新生活、新課程可能需要的空間。瞪著床底下幾個通常不會用到的盒子,Steve有些犯難,金髮小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Stevie~~我來幫你搬東西啦!」

Steve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Bucky完全沒有改掉大喇喇衝進Steve臥室的習慣。

「呃...你來早了!不是說吃完午飯再過來嘛?」

雖然他也打包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後的檢查。

「等不及了,蜜糖,反正我在家也沒事,嘿!這裡還有...」

Steve眼睜睜地看著Bucky的手伸進了床底,"" 字含在他的嘴裡還來不及喊出口,棕髮男孩已經拖出了Steve原本塞在床下的黑色盒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掀開了盒蓋。

「看看你藏了什麼好東...西...」Bucky揚起濃密的眉毛,吹了聲響亮的口哨,「哇~~噢~」

Steve掩住了臉。

「這...還真~是個大傢伙。」

「閉嘴。」

「早該猜到你這小屁股的第一次不是我。」

「閉嘴。」

「所以這是照我的尺寸買的嗎?」

「我說 - 閉嘴!」


END.

- - - - - - 

完結!寫小短篇真開心ccc


【冬盾AU】That Window 白紗窗之戀(上)

前言:現代普通人AU。嚴格說起來這篇應該算詹芽。

Summary:Steve六歲的時候認識了Bucky,從那時候起他們就是最好的夥伴,Steve直覺這個棕髮藍眼的活潑男孩兒會是他最喜歡的人,他的直覺很準,然而他沒有想到這份感情會伴隨他一輩子。

(警告:小言風,愚蠢少年Steve的暗戀心情以及有自X戲份。)


正文:That Window(上)


- - - - - 

呃...我知道這跟上次說好的不一樣然而...我也不知道為何會從原本想寫的熟男戀情變成青春校園劇^^::::::

總之...總之......總之就是這樣..(管不住手的頂鍋蓋逃。)

*感謝之前所有留言安慰我的姑娘們,那篇貼文我收起來了,以後每當我感覺灰心的時候就會爬回去看,再次感謝大家。我還在,別擔心(眨眼)


Carol亂亂聊

糾結在到底要寫文還是要翻譯之間,然後就是一事無成😂

翻照片找靈感,結果沈迷這兩人的顏值無法自拔,整個晚上都在看美男照hhhhh所幸還是有收穫啦!決定要拿這兩張做下一篇AU的封面,猜猜我要先寫哪篇?cc

【冬盾】親愛的,你想要男孩還是女孩?番外四

先前有位 @阿叶_aye 姑娘問到親愛的番外,這就來啦!

Summary:隨著孩子們逐漸成長,養兒育女的煩惱接踵而來。


番外四 As Time Goes By 光陰似水


- - - - - - -

說過番外會不定時掉落的,真的會掉哈哈!

這篇寫好一陣子了,今天放出來慶祝自己N歲大壽啦!光陰似水啊,各位年輕的姑娘們要趁青春好好玩呀!(老人式感嘆2333)


查看全文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