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These Streets verse 街頭風雲(又名:巡警找麻煩)第五部(下)

碎念:這節有點長 - 八千字的長(快死)- 後半三千字的辣警Rogers可浪了,慢慢看哈哈哈哈

原文地址:AO3

翻譯地址:AO3中文

lof傳送門:第一部(上)第一部(下)第三部(上)第三部(下)第四部(I)第四部(2)第四部(3)第四部(4)第五部(上)第五部(中)


第五部 Snitches Get Stitches 告密者死(下)

Summary:經歷過危險關頭,Bucky終於肯面對自己的心情。


正文:


“停下來,”Bucky的表情有些扭曲。

“但是你身上都打了石膏,”Scott快要哭出來了,差點把碗裡的薯片掉在地上。

“這不是石膏,”Bucky抱怨,一邊慢慢往他的沙發移動。

Natasha一臉諷刺地站在那,“這不是石膏沒錯,這是個吊腕帶。你的胳膊被困在吊腕帶裡,是因為醫生不希望你動到那條手臂,而幹嘛這樣大費周章呢?噢 - 嘿 - 你猜怎麼著?”她轉向Clint,手指點著自己的嘴唇。

“因為你被槍射傷了,”Clint直白地說。

“沒錯,你看,所以我只是在幫忙,”Scott趕緊說,把碗放在咖啡桌上。

Bucky對著他們所有人大皺眉頭。“我已經到家一個小時,而你們開始讓我後悔接受你們的幫忙了。”

“嘿,總比在醫院好吧,”Clint抗議。

這個嘛,好吧。是沒錯。在醫院那張討厭的病床上躺了兩個星期對Bucky來說真是受夠了。

“你這傢伙見鬼的走運,沒被射中任何器官,”Natasha說。

“妳說這話聽起來一副我對自己開槍的樣子,”Bucky發牢騷,一屁股重重坐進他的沙發。

“不,你被那個叫Strucker的瘋子開槍打中了,”Natasha用力攤開她帶來的一條毯子,有點粗魯地把它蓋在Bucky的腿和身體上。“我們跟你說過你應該告訴我們的那個瘋子。”

“然後咧?說真的,就算知道了,你們又能怎麼辦?”Bucky反駁。

Natasha的眼睛閃著怒光,她忿忿地把Bucky像個捲餅那樣用力捲進毛毯。這就是她一向表達情感的方式,不是嗎?憤怒,凶悍的母獅子 - 低吼著要求他的順從投降。

“好了,停止爭吵,”Clint制止他們。而天知道,當Clint真的動氣時,那可是人們不能忽視的。

門鈴響了,鈴聲迴盪在走廊,一路傳達到Bucky的娛樂室。

Scott閃去應門,而Natasha還在氣哼哼地把厚襪子套上Bucky光裸的腳丫,就好像他是什麼笨拙的蠢企鵝那樣。(譯者:嗚喔!寡姊~~~)

Clint轉著電視頻道,試圖找到一個夠有趣的頻道能讓Bucky待在沙發上打發時間直到就寢。

“我跟孩子們說他們可以在週末來拜訪,”Natasha說。

Bucky仰頭,她現在正站起身俯視著他。

“是的,所以你可以期待,至少會有一到兩個青少年在今晚某個時候從窗戶爬進你的地下室,”Clint揶揄地笑著。

Natasha拍了一下他的屁股。“不行。他們得讓他休息。“

“我正在休息,”Bucky嘆了口氣。

她重申,“你中槍了。”

“真的嗎?噢 - 好慘啊,”Bucky裝模作樣地嘆氣。

Clint在Natasha後頭笑出聲,然後他終於把選台定在美食頻道。

“嘿,”Scott再次冒出來。“咱們有訪客啦!”

Bucky扭頭往上看,是Steve Rogers。

“啊,可愛小警(POPO)來了,”Bucky說。

Steve挑眉,往Natasha那邊瞟了一眼問。“他是嗑嗨了嗎?”

“不,”她哼哼,“他只是個白痴。”

“啊,”Steve緩緩點頭。他舉起一個精緻的紙袋。“我帶了,呃,特製點心。”

“太讚啦,”Clint猛撲過去。

“別想,”Steve說,“這是給那個血流了一品脫的傢伙。不是給你。”

這些話讓Clint停頓了一下,然後瞄了Bucky一眼。

Bucky知道他失了很多血。這一點都不令人意外。他也知道,他有根肋骨斷了,兩根肋骨之間的胸腹上釘了一整排大針。就在那裡,他們得把他的皮膚拉在一起,因為那底下他失去了一大塊肉。這不是他見過最嚴重的傷,但顯然是血流得最多的。而且操他媽的痛。

“給我,”他說著,一面舉高右手。Steve樂得將紙袋遞到他手上。Bucky探頭看著紙袋裡。“這到底是啥鬼?”他問。

“馬卡龍,”Steve回答。

Natasha翻了個白眼。“哦,上帝,你和你那夢幻花俏的小點心。”

Bucky拿出一個紫色的夾心...餅乾?他捏著它,然後嗅了一下。

“聞起來像茶,”他說。

“是的,”Steve嘆了口氣,“我買了混搭版的。裡頭有些是伯爵茶口味。”

“什麼?”Clint擠上前。“真的嗎?那很詭異。”

Steve看起來有那麼點不自在。

“謝了,警官,”Bucky低聲嘟囔,仔細打量著那一袋子點心。當他抬頭,Steve正在凝視著他。他那神情 - 流露出過多情感,實在不適合在Bucky的朋友們面前顯露出來。這讓Bucky有點不是味兒。他大概真的有點嗑嗨了。

*譯註:Bucky出院前應該吃了一定的止痛藥,這種鎮痛劑多半會讓人有點興奮,所以他才會脫口叫Steve做POPO (街頭上對警察的稱呼,類似條子,但好像又可愛些?),Steve才會問他是不是嗑high了。




“你還好嗎?”Clint問,懶洋洋地攤在Bucky旁邊的沙發上。

現在的時間很晚了,太陽早已下山許久。

“還好,”Bucky喃喃。電視上正播著什麼,但他的心思並沒有在那上面。

他有預感Clint和Natasha將在可預見的未來輪流擔任保姆一職。

“真的嗎?”Clint低聲問。

Bucky聳聳肩。“傷口有點痛。”

“耶穌,”Clint吐氣。在沙發上挪動了下。

他們看了一會兒屏幕上演的節目。Bucky的止痛藥藥效並沒有很強,不過它們確實減輕了疼痛。

“所以,”Clint在幽微的光線下說。“你和Rogers。”

Bucky眨了眨眼,猛地轉過頭。“什麼?”

Clint正盯著屏幕,光線映著他的眼珠。“你和Rogers,”他又說了一次。“我...呃...你們倆...很要好?”

Bucky能感覺他臉上消退的血色。“你他媽在說什麼?”

Clint瞟了他一眼。

“不是嗎?”他問。

“不,”Bucky大皺眉頭,忍不住尷尬起來,他想弄明白為什麼Clint會這樣想。怎麼會這麼荒謬?“我是說…”

Clint眨眨眼。他調整了一下助聽器,把身體坐直。

“好吧,唉,隨便啦,呃...”他撓了撓鼻子。“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Bucky不自在地挪了下。

“你知道,”Clint繼續說。“我不知道你們倆...呃...不管你們是什麼關係啦,那個...”

Bucky想結束這個談話,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現在他的身體狀況太過虛弱,沒法從窗戶落跑。而且,Clint是他的朋友。無論如何,他絕不會故意傷害他。事實上,Clint是個好人,相較之下Bucky真的是很糟糕。無論Bucky喜歡與否,這場談話早晚注定要發生。

Clint看起來正在思考要如何開始。

“你知道嗎,那時候Teddy打電話給America,那小妞立刻就通知Nat。”

Bucky眨了眨眼。真的?這他倒是頭一遭聽說。是不是一切就在那瞬間發生?那感覺就幾秒鐘的事,當他躺在那逐漸失去神智。

“他先打了911,然後立刻打電話給她,”Clint補充。“”因為那個孩子,他 - 他很貼心,但是就是什麼都怕。”

那倒是。

“而我跟Nat,嗯,就那麼剛好在那附近,我們正在去電影院的路上,就在出事點的轉角而已。”

Bucky吞嚥了下,不確定這巧合是怎麼回事。

“然後.....”Clint長吁。“我們到了那裡,就像一幕電影場景。超寫實、天殺的嚇人的場景。你該看看那一幕,大概鎮上所有的條子都出現在那。真是太瘋狂了。總之,就像那樣。”他揮揮手。

槍擊事件餘波蕩漾,然而Bucky並沒有對當天的狀況詢問太多。說真的,這對他而言有點太多了,看到幾乎所有人都比他自己更為難過。

“而且,”Clint繼續說,“你就那樣躺在那裡。而他媽的,我很高興你還醒著,可...我是說,之前我完全沒有察覺你跟Rogers之間有什麼曖昧。”

Bucky嚥了嚥口水,手指扯著他身上那條新毯子根本不存在的線頭。

“我甚至不知道你喜歡男人。”Clint下了結論。

“怎麼...”Bucky虛弱地呼出一口氣。“你怎麼看出來的?”。靠啊,他現在這樣講差不多就等於承認了。

Clint用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他。

他大概能看得出Bucky臉上的折磨 - Clint很擅長這個。

“伙計,”Clint說。“你躺在那裡,幾乎就像是浸在血裡。Rogers抱著你,把你的頭放在他的夾克 - 還是圍巾什麼之類的上面。而他...他看起來超 - 擔心的。他從頭到尾都沒移開過,他就是不停地檢查你的脈搏,俯身在你身上,那真是...”Clint咕噥著,雙手在空中揮了揮。“那時我心裡差不多就是‘哦!’那種感覺。”他噘起嘴唇,斟酌用詞。“這情感的表現很激烈。他那樣看著你,就像...就像...你是獨一無二的,你知道嗎?”

Bucky眨眼。

哦。該死。

“在加上他差點射殺了一個人來拯救你的生命,”Clint倒回他的位置,攤在Bucky旁邊。

沒錯,他真的這樣做了。現在Strucker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銬著手銬,被安排盡快回到監獄。這倒是挺不錯的。

“還有,你們兩個握著手,”像是突然想起來,Clint又補充道。“條子通常不會去握著槍擊受害人的手。搞不好他們應該這樣做會比較好,我現在才想到。”

Bucky疲倦地揉了揉眼睛。

“我是不是發現了不該知道的事?”Clint問。

“喔操,”Bucky深呼吸。“ 我真的一點頭緒都沒,老兄。”

一隻手臂落在在他的肩膀上。“嘿,兄弟。別擔心,沒關係的。沒人知道。”

“呃,”Bucky哼了一聲。“這不是一件壞事。就只是...很詭異。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是同性戀。”

“好吧,考慮到你的第一個女朋友是我現在的女朋友,我明白你為什麼這麼想。”

Bucky扯扯嘴角。“那時我們才十三歲,Barton,”他嘟囔。

“你一開始就挑到最好的,”Clint得意地笑。“不過呢,最後她選了我,所以我永遠都是贏家,不管怎麼說。”

“嘖,”Bucky喃喃。“其實讓我覺得最不爽的是 - 他是個條子。”

Clint的額頭慢慢抬起。“不因為他是個男人?”

Bucky皺眉。“聽著。那是...我也...不知道。”

“哇咧靠,”Clint吃吃笑了起來。“你已經是個三十多歲的成年男人了,性和親密關係還是把你嚇得不行哈。”

“閉嘴,”Bucky硬聲說道。“我才沒嚇到,就只是...有點奇怪。”

“老兄,你真是太受歡迎了 - 男女通吃啊!”

“我說了閉嘴!”




 


“嘿。”

“嗨,”Bucky站在門框後回應。

“恢復的怎麼樣?”Steve問。

Bucky聳了聳肩,“你想進來嗎?”

Steve緩緩點頭。

“剛下班?”Bucky問,下巴朝Steve的制服揚了揚。

“對啊對啊,”Steve脫下警帽,把它放在門邊的舊桌子上。“所以,現在你的針應該被吸收了,對嗎?”Steve低聲問,轉身面對他。

“差不多,”Bucky關門上鎖,然後,他就站在那裡,穿著運動褲和T卹,打著赤腳。

Steve嘆了口氣。“我應該先回家換衣服。”

Bucky露出牙齒,“你知道這條街上有多少眼睛。他們早就知道我這老是有條子在出入。”

“對不起,”Steve抹了一把額頭。“我只想在你睡覺之前見到你。”

Bucky聳聳肩,他身上仍掛著簡易著吊腕帶。“沒關係。反正我也不需要那麼多睡眠。”

他轉身,招手示意Steve跟上。Steve有先見之明,早就脫下夾克掛在門廳旁的衣櫥裡,因為Bucky屋裏的壁爐燒得很旺,室內非常溫暖。

娛樂室看起來像被一大堆毯子和枕頭淹沒,唯一的光線來源是電視螢幕的亮光。

“你一直在這裡?”Steve低聲說。

Bucky聳聳肩,“嗯,這裡比較方便,廚房就在旁邊。”

Steve坐在大沙發上。Bucky已經窩回顯然是他的老位置的地方。

“所以,Strucker的傳訊很順利。有了我的證詞和加油站錄像機的佐證,一切很快就塵埃落定。”

“他媽的好極了,”Bucky衝口,然後把左腿擱到沙發墊上。

Steve定定看著他。“他就是那傢伙,對嗎?”

Bucky眨眼。

Steve揮了揮手,“你知道的,中學時那個謠言 - 你進去感化院那個。”

“哦,”Bucky說,“沒錯 - 等等,什麼謠言?”

“每個人都說你用鐵胎棒打死了一個遊客。”

Bucky大聲哼了一聲。“耶穌,真的嗎?首先,那是棒球棒。再來,顯然那傢伙可沒死。”

Steve噘起嘴唇。

“那傢伙講得天花亂墜,聽起來我就是個發狂的少年,”Bucky低聲說。“當你手上有個襲擊案件,一方是帶棒球棒的貧民窟小子,另一方是衣冠楚楚的城市佬,結果就是 - 確認那小鬼有嚴重的攻擊行為。”

“感化院,”Steve喃喃。

“答對了,”Bucky嘆了口氣。

Steve心不在焉地撓著膝蓋。“你這樣做是因為他都針對年輕女孩下手,不是嗎?幾年後,我讀了他的實際定罪。”

Bucky皺起眉頭,“那變態對Natasha虎視眈眈,Nat沒上當,然後他又試圖誘奸Becca。”

Steve凝視Bucky臉上顯而易見的情緒。

“我很抱歉,Buck,”Steve低嘆。“你不該被人們那樣議論 - 在那一切之後。”

“哼,當法律正義只是空口白話,一個小孩又能怎麼辦?”

Steve緩緩點頭,他沒說錯。

“現在他終於可以永久滾蛋了。”

Bucky長長吁氣。“很好。”

“你害怕嗎?當你被子彈打到時?“Steve問。

Bucky瞥了他一眼。“嗯?沒怎麼怕。說真的?其實我搞不清楚發生了啥事。”

“啊,”Steve點點頭。“我懂了。”

Bucky想問Steve是不是很害怕,但不知怎的,他感覺他可能不會喜歡他的答案。

“不過你正在復原,對嗎?”Steve再次問。

Bucky慢慢地點頭,他的視線沒有偏離Steve探尋的目光。

“想檢查下嗎,醫生?”他沙啞低語。

Steve眨眼,Bucky開始扭著把他的T恤脫掉。

當他把T恤拉過頭時縮了一下,他忘記左手的吊腕帶了。“我還是要小心。不能隨便抬手,我睡覺只能睡沒傷的這一側。但,沒錯,你看。”

Bucky把身體轉過來,並小心地舉起左臂。Steve傾前靠近,在昏暗的光線中瞇起眼睛。一條長長的、暗紅色、張牙舞爪的疤痕在兩根肋骨之間蔓延,尾端稍微往上傾斜。周圍的皮膚緊繃而蒼白,但顯然,它癒合得很好。當Steve用手指輕觸疤痕下方的皮膚時,Bucky猛地彈了一下。

“老天啊,”Steve吸氣,雙眼睜大。“這深入肌肉。”

“你答對啦,”Bucky低笑。

Steve注視他,手指仍在那流連。“你確定你覺得沒事?不會很痛嗎?”

Bucky捲起一抹微笑。“我很好。我差不多像隻剛出生的雛鳥那樣被小心呵護。Natasha不讓我離開房子,以免雪花落在我身上把我砸死。”

Steve偷笑。“是嗎?那很好。”

當Steve的手掌貼在Bucky的皮膚上時,Bucky忍不住扭了下。這感覺有點癢,然而他的掌心溫暖。

他清了清嗓子。“我 - ”他咕噥。“我幾乎像新的一樣好。”

他知道這幽微的言語暗示著什麼,但Steve懂嗎?

Steve正盯著那道疤痕。

然後他又挪動了他的手,輕柔地撫過Bucky身側,來到胸前。

那雙藍眼透過長睫瞟著Bucky,Bucky開始感到眼皮沈重,一股濃厚的壓力脹滿胸腔。

一個拇指掠過Bucky胸前的敏感點,他尖銳地吸了一口氣。

“對不起,對不起,你正在養傷。耶穌。”Steve猛地退開。“噢老天啊。我完全沒法冷靜,連五分鐘都做不到。”

他下意識脫口而出,就好像那不是一句恭維話。

“過來這,”Bucky拽著他的手肘。當Bucky把他拉到身邊,讓他倆足夠靠近,幾乎要貼在一起時,Steve藍色的雙眼睜大了。

“嗯?”Steve發出疑問聲。

“嗯嗯 - ”Bucky哼出肯定的聲音,然後用那雙透明的淺色眼瞳牢牢盯住他。“老實告訴我,你不只是打算過來看看我而已?”

Steve眨眼,睫毛抖動,舔了舔嘴唇。“呃,我還打算幹嘛嗎?”

“也許你想...好好對待我,警官,”Bucky低沈的聲音充滿磁性。

“好好對待?”Steve很慢地吐出單詞,再次把手放在Bucky的皮膚上。“但...你還傷著。”

“我的傢伙仍然生龍活虎,”Bucky壞笑,一股大膽的浪潮在體內湧上。

Steve的臉龐漲成粉紅色。“哦。是嗎?“

*Bucky生龍活虎的傢伙登場

 (底下還有)



“所以......”America開口。

Bucky正在把還留在起居室的塑膠布捲起來。

她清了清嗓子。

Bucky抬起頭。“什麼事?”

“我不知道你喜歡男孩。”

Bucky的下巴掉下來了。

“這很酷,很酷,老兄,”America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她正在把散落在整間屋子裡的油漆刷集中,並按規格把它們分別放好。

“沒錯,你是一個嚇人的大傢伙,你他媽的準會這麼說。但是我們知道那不是事實。你是個甜心,我只是沒料到你好這口。你知道嗎?喜歡男孩?老兄,你是個好人,只是有點壓抑,就像Phil博士*說得那樣。”她狡猾地看著他。


*Dr Phil:美國有名的實境秀節目,從心理學探討並幫來賓解決日常生活、家庭遇到的各種問題和情況。


“是男人,”Bucky糾正她。“不是男孩。”

“當然,”America高興地點頭,知道她已成功突破Bucky的防線。

Bucky警覺地看著她,一面給手裡亂糟糟的塑膠布貼上膠帶。

“哦,看在老天的份上,”他嘆了口氣,“妳那腦袋瓜裡在轉些啥,妳這小討厭鬼?”

America得意地竊笑。“好吧,那個嘛 - Kate注意到Rogers警官持續好幾個星期來拜訪你。”

可惡。Bucky的眉心凝成一團。

“然後有天,Billy說,他看到他離開 - 嗯 - 差不多像 - 隔天一大早的時候。我們全都想說,’哦!不!他殺了Bucky,把屍體埋在後院!’ 條子都是壞傢伙嘛,對吧?”

Bucky翻了個白眼,拼命想不要臉紅。

“然後我們又想啦,‘Bucky那麼厲害,他可是全紐約州最硬的硬漢。難道會有人跟他搞基?”

“哦,我的上帝,”Bucky大嘆一口氣,認命了。

“所以我們認為你應該會在Rogers殺了你之前就先幹掉他。”

“這些殺來殺去的猜測是怎樣?”Bucky問。“你們這些小鬼在亂想,我發誓。”

America舉起了一個手指,“確實如此。所以還有什麼可能呢?你們是好朋友?他很擔心?所以他留下來?”

Bucky把塑料球扔到角落裡。“說重點。”

她笑了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這笑容傳染力強大。“我們看到他又來了幾次。不如我們躲在灌木叢裡...”

Bucky有一種預感,他很快會需要裝上窗簾保護隱私啦!

“你們這些叛徒!”

他沒好氣,“該死的,你們從哪裡學來這些狗屁?”

“電視”,America輕鬆地說,“毀了全世界的孩子。不管怎樣…”

Bucky希望這場對話能葬身火海。

“所以...”她故作乖巧地詢問,“不是嗎?那個...他是你的男朋友嗎?”

然後Bucky臉紅了,他的臉皮就像被火爐點燃一樣爆紅。基督在上!我的老天啊!

她的眼睛睜大了,“哦。我的。神啊。他是!”

“拜託,妳現在可以走了,”Bucky嘟囔,轉身離開。“不用回來啦!永遠不用。妳被開除了。”

“嗷,”她大讚一聲。“你很尷尬。這超級可愛的,老兄。”

“America”,他轉過身來,雙手叉腰試圖裝兇。“停下。”但他確實在臉紅,他知道。

她舉起雙手:“好啦好啦!不說了。當然。”

他謹慎地看看她。然後他翻了個白眼。“好吧,幹嘛?只能再問一個問題 -”

“跟條子約會感覺怎麼樣?我的意思是 - 那應該很奇怪,對嗎?儘管他並不是最差勁的那個。你也喜歡Wilson嗎?他超級可愛 - 雖然不是我的類型,很明顯。這是不是有點英雄崇拜的成分在裡頭?你喜歡手銬嗎?其實那也沒啥關係,這都不關我的事。我的外婆教過我,我不應該問太多不關我的事。通常來說啦!但是,我的意思是,你們兩個都是白痴,而且你知道我怎麼想嗎 - ”

Bucky摀住臉,挫敗呻吟,而America還在喋喋不休。

有時候,他真的希望人們別太關心他和他的生活。


END.
- - - - - - - -

譯者:噹噹!真不容易,恭喜金髮辣警終於成功掰彎了咱們鋼鐵直男冬,然而一切只有Bucky自己心知肚明,可憐的Rogers還以為自己仍是一廂情願啊 - 且待後續分曉XD


评论(19)
热度(77)
  1. 平衡世界carolchang 转载了此图片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