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These Streets verse 街頭風雲(又名:巡警找麻煩)第五部(中)

原文地址:AO3

翻譯地址:

lof傳送門:第一部(上)第一部(下)第三部(上)第三部(下)第四部(I)第四部(2)第四部(3)第四部(4)第五部(上)


第五部 Snitches Get Stitches 告密者死(中)

Summary:嘴上抱怨,但還是認真幫Steve把機車修得嶄新,此時Bucky往日的恩怨找上門了。


正文:



“所以Shaw先生說他印象深刻,”America說著,手中環抱的紙袋發出沙沙聲。

Bucky把他的卡片交給收銀員,打量了一下他們剛剛買的一堆雜貨。“哦,是嗎?”他回應著,一面把鍵盤拉近輸入他的卡片密碼。

“沒錯!”America繼續說道。“我是店裡唯一的女孩,所以他會覺得我特別奇怪,但我才不在乎。”

收銀員對Bucky友善地微笑,他拿回收據同時點頭致意。

“需要幫忙嗎?”他問,America只是搖頭。她蓬鬆的長捲髮從她戴著的毛線帽底下迸發出來,每次她移動的時候,身上穿的冬季大衣都會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

“我自己能行,”她說。

Bucky和她一起走出五金店,聽她滔滔不絕地說著她的第一個木工作品。

“Shaw先生說他很驚訝我竟然這麼了解如何使用帶鋸床,”她說。“你覺得那是不是因為我是女孩的關係?”

Bucky不可置否,“大概吧。”

“哼,”她表示不屑,一邊小跑著跟上他。該死的,這冷到爆的鬼天氣;他也該戴頂帽子。他身上穿的連帽衫和夾克只堪堪擋住刺骨的寒意。他把雙手插進口袋裡。

America問道:“你覺得男人會接受一個跟他們幹活幹得一樣好的小妞嗎?”

Bucky沉吟道。“我不知道,孩子,”他聳了聳肩。“我希望是。不過,我覺得眼下最好的作法就是繼續努力,變得更強,然後狠踢那些蠢貨的屁股給他們好看。”

“哼,”她哼了一聲。“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想踢Shaw先生的屁股?應該不想,大概啦 - 哦 - 嘿!你看!”

Bucky抬起頭。

啊喔,

“Barnes先生,”Wilson警員正衝著他笑。更要命的是,Rogers就在那傢伙後頭。

“嗨,警察先生們,”America說。“有何貴幹?”

Wilson保持禮貌的笑容,“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我們剛好在找這位先生。”

“真的嗎?”America揚了揚眉,“找到五金店來?等不及他回到家再去他家找人?”她語氣的嘲諷如此明顯,讓Bucky幾乎要忍俊不住。

Wilson點頭,“嘿啦!對啦!行唄,我們就是有點消息要通知Barnes先生。介意去那邊等等嗎?”

America沉下臉,Bucky看得出這女孩只是更站直身體,一副拒絕移動的模樣。

“沒關係,”他嘆了口氣,“她可以待在這。說吧,什麼事?”

Rogers在那裡,那雙碧藍色的眸子在陽光下是如此清澈透明。他又戴著那頂蠢到家的冬季警帽,哦!還有警用冬季雪靴。真是一點也不浪費納稅人的錢。

Bucky拒絕承認自己注意到Rogers警察制服褲子底下那雙腿看起來是多麼修長,還有蠢羊皮帽兩邊的耳罩是如何裹著那張漂亮臉蛋。(譯者:對不起,我要笑死了,所以現在是輪到Bucky意淫Rogers警官嗎?)

“嘿,”Rogers點頭打招呼。

Bucky就哼了一聲做回應。

“好吧好吧,聽著,”Wilson嘆氣,“我們只是想提供你一些新的內線消息。你知道Wolfgang von Strucker*的現狀嗎?”


*是的,就是那個史特拉克男爵...哎呀...壞蛋出現了...不妙。



Bucky眨眼,內臟直往下沉。“不知道,怎麼了?”

“誰?”America插話,“那作曲家?他死了吧。”

Rogers歪頭看向她,揚起眉毛。

“我需要知道什麼?他不是在超級監獄裡嗎,”Bucky咕噥。

“事實上,已經不是了,”Wilson慢慢地說。他從夾克口袋裡掏出幾張折疊好的紙張然後打開。“目前,Strucker正羈押在澤西島的拘留所,準備重新回歸平民生活。”

Bucky瞇起眼。“ 什麼?你他媽的在開玩笑嗎?”

America茫然地看著這三個人。

“那好吧,”Wilson嘖了一聲,“所以你還沒得到警告。他即將被假釋。鑑於他在服刑期間的良好行為,法官削減了他兩年的刑罰。”

“操他媽的什麼鬼?”Bucky怒道,“你們不能把那人渣放回社會。”他瞠目瞪著Wilson,發現沒有作用時轉眼看向Rogers。

“他服了他該服的刑期,”Rogers小心翼翼地說。

“他是個該死的變態,”Bucky嘶聲道。

“好吧,聽著,”Wilson舉起雙手示意冷靜。“我們來這裡就是要讓你知道這件事,給你提醒。”

“為什麼?”Bucky咆哮,“就像你說的,他已經 ‘服完了他的刑期’,把他放出監獄又會有什麼危害?我的老天啊。”

“這個嘛...”Sam瞥了一眼Steve,“我們剛剛翻出之前的...呃...他對你提出的指控...”他瞟了America一眼,被黑髮少女狠狠瞪回來。

“是嗎?”Bucky交疊雙臂抱在胸前。“然後呢?又怎樣?”

“我是說 - ”Wilson正要說,但被Rogers硬生生打斷。

“我們認為最好先讓你知道這個消息,以防萬一他出現在這裡。”

“但他 ‘服了他該服的刑期’,不是嗎?警官,”Bucky再次吐槽。“他很好。他沒有問題。”

他看見Rogers的下巴憤怒地縮緊。“Barnes,”他粗聲說。“我們認真看待這件事好嗎?你就是那個作證讓他入獄的人。他絕對有理有來找你尋仇。”

“沒錯,那指證只讓他做了五年牢,不是嗎?去他媽的司法正義,狗屁不如。”Bucky咬牙切齒,來回看著眼前兩名警員。“五年,現在他可以繼續危害其他無辜的女孩。五年,然後等到有受害者出現時再次展開該死的調查。”

Rogers的嘴唇緊緊抿成一條剛硬的線。

“聽著,”Wilson說,“就是,警醒點,好嗎?我不是說他一定會來找你麻煩,他在州檢察官那兒表現的很良好。總而言之,如果你看到他,Barnes,你得讓我們知道。別來私下解決那套。”

“沒錯,”Rogers附和,語調強硬。

“很好,”Bucky憤憤地回答。“當然沒問題。樂於照辦。我們現在能走了嗎?”

Wilson嘆了一口氣,但讓開幾步給他們過。

Bucky推開Rogers,肩膀用力擦過他。

他一路大步流星趕著America,匆匆回到他那滿是灰塵的藍色皮卡。

他幫助她把購物袋裝進卡車,態度嚴肅冷凝。

一坐進駕駛座,他就把鑰匙插進鎖孔轉動點火,引勤發出隆隆的啟動聲。

America始終沈默,只是看著他。

“安全帶,”他咕噥著,看都不看她。

她沒有動作,只是瞪大了眼睛。“他們說的那是誰?”她問。

“沒什麼,沒有誰,忘記那個,”Bucky粗魯地回應。

他迅速排檔準備倒車,但是America猛地傾前一把抽出鑰匙。卡車顫抖起來,轟隆幾聲之後熄了火。

“喂,”Bucky生氣地警告。

America瞪著他,確保他拿不到鑰匙。

“你現在是玩真的嗎?”她問。“剛剛那事聽起來很可怕。這個叫Strucker的傢伙到底是誰?”

Bucky挫敗地呻吟,“就是...害我去少年感化院的混蛋傢伙。”

“少年感化院?”她重複念著這個詞,“你是說,差不多一百萬年前那時候?”

“他媽的我沒那麼老,”Bucky俯身向前一把揪住她的手,把鑰匙搶回來。“千萬不要步我的後塵。”

America的臉皺成一團。“嘿,如果你有麻煩,你得告訴Natasha。”

Bucky哼了一聲,重新發動汽車。他把排檔推到倒車擋,然後扭身看著後車窗。“Natasha最好不要管我的閒事。”他倒出停車位,然後停住。

他轉身看向黑髮女孩,“警告妳最好別跟她多嘴半句。”




“哇!看起來超讚的。”Marco繞著哈雷機車打轉,讚許地點頭微笑。“幹得好,Barnes。”

Bucky努嘴忍住得意的笑,向後靠在身後紅色的雪佛蘭上。“差不多快完工了。告訴我你可以從這裡接著繼續完成。”

Marco笑得很賊,“是可以啦,伙計。可Delaney說這台摩托車是一個條子的。真心不想做搞砸的那個人,你懂?”他咧嘴露出雪白牙齒的笑容映著他黝黑的肌膚看起來既顯眼又可惡。

Bucky皺眉,“喔!別這樣,老兄。”

“Barnes!”

兩個人同時警覺地看過去。

Delaney正向他們揮手,“Rogers警官在這。有沒有進度報告或之類的可以給我?”

“噢哦,”Marco說,“說曹操曹操就到。”

Bucky有種抓住什麼狠揍一頓的衝動。但到頭來他還是忍住了什麼都沒說,轉頭迎向那位耐心等在一旁觀察別人工作的警察先生。

“在這邊,”Bucky咕噥著對他說,招呼他進店裡。

金髮男人乖乖地跟著他,Bucky忍不住注視他在看到那台哈雷脫胎換骨的模樣時臉上驚艷的表情。

“這...這些都你裝上去的嗎?”Rogers疑惑地看著每一塊閃閃發亮,全新的金屬零件。

“沒錯,”Bucky哼哼。

Rogers抬起頭來。他一定意識到Bucky臉上陰沈表情的真正含義。“我是不是妨礙了你的工作?我可以之後再來。”

Bucky的眉頭皺得不能更緊了。他沒法解釋為何聽到Rogers這麼說會讓他感到沮喪。Rogers到底來這裡幹嘛?他為什麼老是這麼煩人,孜孜不倦地在Bucky該死的工作周圍打轉?他就不能...離遠一點?

這個念頭讓Bucky胃部一陣翻騰。

“噢!不礙事的,警官,”Marco插進他們之間,友好地笑著。“Barnes是個經驗豐富的老手。只不過他不擅交際。讓我來為您解釋一下這台靚車身上發身的變化吧。”

“呃,好,麻煩你,”Rogers點頭轉身離開,留Bucky一個人獨自鬱悶。




“你是不是打算抵死不說?”Natasha語氣俏皮,看著Bucky整理他的車庫。

談什麼?Rogers?他媽的。門都沒有。

“James,”她不依不撓。他只好從堆疊那些日積月累的舊棧板任務中回頭。

“說什麼?”他問,一邊脫下工作手套隨意在牛仔褲上撢了撢。

“Strucker?”Natasha說道,一臉不以為然。

Bucky幾乎要哀嚎起來,他平舉雙手。“我叫她不要告訴妳的。我靠!”

“說真的,我不應該從別人那裡聽到這個消息 - 你應該要告訴我的。搞什麼鬼啊?他出獄了?”

“顯然是,”Bucky不爽的悶哼,彎腰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耙子以及各式各樣的園藝工具。當他把它們堆到塵土飛揚的角落裡時,工具們發出鏗鏗鏘鏘的噪音。真是的,他得釘些鉤子把牠們掛起來。

“嘿,”Natasha出現在他身旁。“你還好嗎?”

“好得不能再好,”Bucky低嘲。“我只希望大家能讓我自己一個待著就好。”他的手心一瞬間變得冰冷濕涼。他討厭這種感覺,讓他陷入焦慮不安的狂躁中。他通常能堅持得住,但現在不行。

“我知道我們一直在阻礙你成為一個隱士的夢想,”Natasha輕快地說,“可惜對你來說很不幸的,我們都該死的難纏。”

“哼,那還用說,”他抱怨,背對著她,試圖把注意力集中在別的東西上 - 任何什麼都好。

“你覺得他會來找你嗎?”她問。

Bucky聳了聳肩,“不知道。我也不在乎。”

“你最好他媽的認真看待這件事,”她鋒利的聲音冷得像冰。“我才不管你那嚴重缺乏自我關心的爛個性。那樣非常愚蠢,你明知道的。”

Bucky轉過身來,顯然被激怒了。“天殺的妳能不能走開?”他低咆。“妳只是把事情搞得更糟。”

“哪裡糟?”她逼問。天啊,怎麼會有人長得一副精緻漂亮卻如此該死的頑冥不靈?

“就 - ”他咬牙嘶聲說,意識到自己正鑽緊拳頭。“離開這,拜託。”

她就那樣靠在他的卡車上打量著他。她到底有什麼問題?他有權選擇獨自一人。這是他打拼來的。為什麼她不能就滾邊去放手別管?”

“James......”她低語,靠近幾步。“那邊是不是 - ”

“不要!”他退後一步,舉起手來。“看在各路天神的份上。求妳了。”

一直以來Natasha顧著他們就像隻守護巢穴的老鷹。她永遠不會真的放任你去的。但眼下,他真的需要她留點空間。

“好吧,”她退後一步說。“不過還是要讓你知道,”她用手指指著他。“America不是那個告訴我的人。”



 
“全都完成了嗎?”Bucky聽到Rogers的聲音。它像一陣清脆的鈴聲劃破車廠寂靜的空氣。Bucky正在整理他的工具。他站起身,往前頭看去。

Marco正在跟Rogers握手,咧嘴笑得很燦爛。

這兩個人說話的時候,Delaney正在結算所有的費用,一副渴望現金入袋的模樣,當然啦。

Bucky擦了擦手,蓋上被他打開的引擎罩。他旁邊的空間加熱器還在運作,確保他的蛋蛋不會被凍掉。

“沒錯,都完工了,就在這,”Marco熱誠地說。“當你和老闆結帳的時候,我就會把她拉出來。”

Marco走過來,並且照他所說的開始準備。他一邊吹著口哨一邊擦了擦裝修完畢,嶄新閃亮的哈雷。

“可惡啊,Barnes,”他低咒一聲,然後抬起頭看著Bucky。“真他媽捨不得放這個寶貝走對吧。”

Bucky點點頭,看著他把機車推出來。沒多久Rogers也走過來。他沒有穿制服。只是一般的牛仔褲、靴子,上身穿著他的棕色皮夾克,脖子上戴著厚厚的格子圍巾。

Bucky想要裝作對他那頭金髮被風吹得四處亂翹的模樣視而不見。

Rogers對他點點頭,這傢伙的禮貌永遠是那麼討人厭的周到。

“所以,她跑得很順,”Marco開始說。“你可以帶她去試騎,希望你會滿意。”

“我想不會有什麼問題,”Rogers沈聲回應,他的目光滑過他那台閃閃發亮,完美無暇的摩托車。“你簡直是對她施了法,Marco。真的太 - 我只能說 - 哇!”

“啊,”Marco露齒而笑,“功勞不全在我。Barnes先前在這台車上下了很多心力。當我回來的時候,這一切差不多都到位了。”

Steve抬眼,透過他金棕色、長得過份的濃密睫毛看向Bucky。“哦。是嗎?”

Bucky聳聳一邊肩膀,手上擦淨工具的動作依舊沒停。他把它們裝進屬於這台汽車舉升機的大型工具箱中。

“那麼,你這都沒問題的話,”Marco愉快地微笑道。“想讓我幫你把她準備好出發嗎?”

“哦,不,謝了,”Rogers低聲說。“現在騎在她身上太凍了。Delaney說你們有送貨上門的服務。”

“誒,對喔!”Marco拍了自己額頭一下。“好吧,假如這邊沒我事的話,那我就下班回家啦。”

“當然當然。多謝了,Marco,”兩個男人再度友好地握手致意。搞啥,我們是在十八世紀的英格蘭嗎?

Bucky彎下身去撿起他幾個小時前脫下的帽衫。拉扯著套上,蓋住他髒兮兮的藍色T恤。而Rogers還站在那沒離開。

現在是怎樣...他們是打算像兩隻傻鳥站在這到地老天荒嗎?

“幹嘛?”Bucky粗魯地問,劃破冷凝的空氣。他正拉上帽衫的拉鍊。

“沒什麼,”Rogers低喃。“你好了?”

Bucky抬腳用靴子踢了下加熱器的開關,把它敲成 ‘關閉’ 模式。“對,我好了。”

當他再次抬頭,不僅Delaney不在,連Marco也已經下班了。

Bucky有些兇狠地瞪著Rogers。媽的這是啥意思?

“呃,”Rogers拿出手機。“Delaney說你知道下班後拖運送貨的價格。”

Bucky不爽地瞇起眼。操他媽的Delaney。即使如此,Bucky還是得乖乖關店,做那個最後離開的倒霉蛋。

“當然,”他喃喃地說,把工具箱放到升降機後面的工作台上。他在廠內迅速移動,關掉各式各樣的照明和電器。有人總是忘記把這個該死的電水壺插頭拔掉,這地方的紀律一開始就很糟糕。

當他走到車廠前區,最後一個鐵捲門開著,Rogers就在那裡,哈雷摩托車在它的支架上閃著光澤,就像全新的一樣。

“來吧,出來,”Bucky對他揮手。Rogers把他的機車推出去,輕鬆自如的模樣就像這台狂野的機械輕如鴻毛。

Bucky從他每次吃飯的桌子上抓起他的午餐袋,舀起他自己的手機和鑰匙然後舉步離開。蠢蠢蠢蠢斃了,他真的得擺脫這個。

他關掉主燈,把那沒屁用的防盜系統設置完成,走進寒風刺骨,萬物凍結的暗夜。

他抬手,把鐵捲門拽下,齒輪嘎吱發出尖銳的噪音。他把鎖推到位。Delaney有鑰匙,所以沒差。

他站起來轉身,注意到暗沉沉的夜色中霧氣瀰漫。他的帽衫因為剛才抬手的動作捲到了腹部上,他把衣服拉好以免著涼。

“你總是工作到這麼晚?”Rogers靠在機車旁問道。

Bucky只是看著他,然後看向那台機車。

“你可以抬得動這個?”他用提問代替回答。

Rogers眨了眨眼,打量了一下自己那台金屬怪物。“我可能需要一點幫助。”

“好極了,來吧,”Bucky大吐一口氣說。

“呃,你有打給他們嗎?”Rogers問。

“我會幫你載這趟。”Bucky嘟喃,知道Rogers一定聽得到他說啥。

“呃...”Rogers深呼吸,然後擠出一句“那好吧。”

他們兩個合力把哈雷挑到了Bucky的卡車後頭。他用皮帶把它固定住,蓋上厚重的毯子以免任何移位。

Rogers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直到他終於滑入副駕駛座。

他清了清嗓子。

Bucky沒理會他,直接把卡車開出去。

車子剛開始開在冰凍的路面有點艱難,但Bucky這台老卡車還搞得定。

“謝謝你幫忙修我這台機車,”當他們停在紅燈前時Rogers突然說。

Bucky嗯了一聲,“我需要加油。”

“好的,”Rogers點點頭。

加油站的員工都已經下班。Bucky好奇Teddy今晚是否仍在打工。大多數的夜晚他都會看看他做得如何。是說,這兒的孩子們真的需要些新的工作。

他下車,打開油箱蓋,開始加油。

“你知道,”Rogers從卡車裡對他說。

Bucky透過搖下的車窗直視著他。

“我把我的機車送去Delaney那邊,並不是為了要讓你親自修理它。”他咬了咬嘴唇。“我是說,很明顯這是去看你的藉口,沒錯,是那樣。現在我沒在氣你,所以我會很誠實地承認。我會這樣做是因為我...你知道...很難見到你。”

這是真的,Bucky幾乎很少出現在任何人面前。他真的成了個隱士。他也很少打探Rogers的消息,Bucky也從來沒有繞道過去他所在的那條街。反而是Rogers每次都很積極地過來 - 需要開一大段路。這太...讓人動心,或之類的。

他盯著油錶的數字不斷跳躍,Bucky凝眉沈思。為什麼是Rogers?他們之間的事為什麼讓Bucky心思紊亂?他以為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一切不過是巧合,或者說,不過是成人之間一場愚蠢的遊戲。然而這想法根本就是逃避。但是...一但他沈浸在這個問題太久,他的胃就會不舒服地絞緊,就像每次當他過多地把注意力放在Rogers這個金髮麻煩身上時,他總會感到一陣暈眩。(譯者:大哥,你這是墜入愛河了好嗎?)

事情不該是這樣的。

更討厭的是,他也不能完全怪罪Rogers,因為...天殺的...他自己也期盼這個。當他開始不由自主的渴望Rogesr散發出的氣息時,一切都已經太晚了。儘管Bucky仍未百分百肯定。

“無論如何,”Rogers語帶灰心。這傢伙現在直直盯著擋風玻璃外的黑暗。大概是對Bucky的沒反應感到沮喪。因為Bucky就是那種讓人看不出心底想法的混蛋。

Bucky看了他一會兒,然後翻了個白眼。這真是太蠢 -

一個尖銳的聲響‘’地劃破空氣,Bucky驚跳起來,他的手背突然感到一陣灼熱。“該死的,搞啥 - ”他深深吸氣穩住自己,在試著別把加油噴嘴弄掉的同時看向他的手。為什麼會有一道紅色的痕跡?

另一個聲響,但這次刺耳的爆炸聲是出現在他的卡車旁。Bucky跳了回來,差點摔倒在地。

“耶穌!”他喘息著,轉身向右看。有一輛車在停在主幹道的灌木叢旁。加油站昏暗的燈光下,只能隱約看到車牌和車頭鍍鉻的水箱格罩,那兒有個傢伙從車窗探出頭來,手上拿著一把 - 



Bucky閃躲得不夠快。這次他感覺到了,他的大腦總算上線。

他踉踉蹌蹌地移到另一端,遠離那輛神秘的車,躲到自己的車頭前找掩護。

他聽到槍響。是Rogers嗎?

接著更多大聲的爆炸在他耳畔響起。一扇車門砰的一聲。他的卡車搖晃了一下。某人在叫喊。

Bucky抓著自己的身側,是胸肋。他的手被沾濕了。他瞪著他的手,感到困惑,再一次燒傷的感覺,只是這一次是在他的帽T底下。他想要靠在他的卡車引擎蓋上,但是他的手整個是濕的,他往下滑,歪倒在冰凍的柏油路上。

真見鬼。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的胸側很痛,還有他的手也是。緊貼著他身體的T卹有一面又濕又熱。他的帽衫都濕了。然後這裡真太他媽的冷,為什麼他爬不起來?

“Bucky!”Rogers大喊著,然後那張臉出現在他的視線中。“Bucky!你受傷了嗎?Bucky,聽著。嘿 - 嘿 - ”

一隻溫暖的手貼在Bucky的臉頰上,把他的頭歪過來。Rogers緊盯著他。他身後加油站屋頂的燈光把他打亮。在光暈之中,他就像天使一樣。

出現了更多的噪音,更多的聲響。一大堆腳步聲、還有其他響亮吵雜的聲音。

“叫救護車,快!快!”Rogers - 不,Steve大喊。然後他再次低頭看著Bucky。

“Bucky,嘿,你能聽懂我說什麼嗎?”

Bucky點點頭。“可以。”

“哪裡受傷?”Rogers看起來掌控了局面,他很鎮定。

媽的,Bucky覺得自己快要凍僵了。他希望他穿著他那件溫暖的夾克。這就是當你不穿著適當的保暖衣物時會發生的鳥事。

“Bucky,你哪裡受傷?”Steve追問。

“嗯,”Bucky在他試圖坐起身時縮了縮。“嗷噢。”他把右手移到胸口,放在沒受傷的那一邊。更多的噪音、更多的腳步聲。他還聽到一些...呃...那是警笛聲嗎?

“發生什麼事了?”Bucky耳語,Steve抬頭張望。

現在所有的聲音都混雜在一起,混淆了Bucky,而他的胸膛該死的痛。他的皮膚在灼燒。他能感覺到。他的一邊身側就像著火那樣的痛。

“噢,”他倒吸一口氣,感到手臂下疼得厲害。

有隻手在他的脖子上,還有幾隻手指抓住他的。於是他繼續說。

“Steve,”他嘶嘶。“Steve,我想我被槍擊了。”

Steve那雙藍眼睛轉回他身上。“嘿,是的,我也這麼認為,伙計。撐住,好嗎?Teddy叫了救護車。我已經可以聽到他們了。”

“Steve,Steve,”Bucky試圖拉他,但他的手被卡住了,舉不起來。“灌木叢那邊有人。在車裡。”

“沒錯,我看到他了,Buck,”Steve靠近。“我搞定他了。”

“真的嗎?”Bucky喘息著,又一波痛感衝擊他身側。“該死,嗷。”

“哦,耶穌啊,”Steve喃喃,眼睛緊鎖著Bucky。

“他們來了!”另一個聲音喊道。還有誰在這裡?

“Barnes!”然後Clint Barton的臉出現了,就像一個奇蹟那樣。為什麼他會在這?

“Rogers!他是不是 - ”

“嘿,大喊是不會有幫助的,”Steve嘶聲道。然後他又看向Bucky。“嘿,Buck,嘿 - 沒事了,醫務人員就要到了。”

“他媽的,那是 - ”Clint驚喘,Bucky納悶是什麼把他嚇成這樣。

除了Clint以外,Teddy也在那裡。他的眼睛睜得很大,佈滿恐懼。“那裡 - 那裡有很多血 - ”

“很痛,”Bucky艱難地呼吸,痛縮了一下。

Steve的眼睛看起來柔軟,而且很近,如此的近。“我知道,我知道。我很抱歉這很痛。我們會幫你解決的。”Bucky感覺到他緊握的手傳遞著堅定不移的力量。他也感到一陣痛楚的浪潮席捲,他閉上了眼睛。

自始自終那隻手都沒有放開他。


TBC.

- - - - - - - 

譯者:哦喔!結果Barnes還是逃脫不了受傷的命運..^^:::


评论(16)
热度(55)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