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Still into You(中)→


Bucky已經忘記該怎麼招呼客人了,如果Barnes太太知道他沒好好把家裡打掃乾淨,沒在桌上佈置點鮮花,甚至沒準備Barnes家傳的烤雞肉捲,搞不好會罰他去刷碗什麼的。不過,沒關係的,Steve可不是客人,嗯,絕對不是。

只是當Shuri通知他隊長的戰鬥機已經進入瓦坎達領空時,他還是難免有點緊張,當他知道Steve告訴T’Chlla他不好意思在皇宮打攪時,Bucky覺得更加緊張了 - 這表示Steve這次長達一個月的休息將會跟他住在一起。

Steve會休長假可是出乎Bucky意料之外。他們透過基莫由珠視訊了兩週,然後有一天Steve突然表示他們在俄羅斯的任務已經全部結束了,他跟Sam都迫不及待要離開冷到爆炸的俄羅斯鬼天氣,只有Natasha還有些依依不捨,改染成金髮的Nat心血來潮時會插嘴跟他聊上幾句,當然,這一對紅房子師徒用的是俄語,可真是挺懷舊的。

自從他開玩笑說就算只剩下右手還是能輕易拆掉那對鐵翼之後,Sam就不再那麼明目張膽地調侃他們,只不過每次出現在鏡頭前還是忍不住要酸溜一下,講真,Bucky並不是那麼小家子氣的人,打仗那時什麼腥羶笑料沒聽過,他只是希望Steve臉紅羞腦的表情讓他一個人欣賞就好,嗯,他真的一點也不小氣,真的。

礙於逃犯的身份,Steve的戰鬥機低調地停進瓦坎達藏在深山的基地,再轉乘地下運輸車來的皇宮,T’Chlla舉行了私人晚宴款待遠道歸來的秘密復仇者們 - 現在他們這麼自稱。

所以他是在晚宴上見得他,一個已經把被他取笑過的鬍子刮掉,打理乾淨,清爽得如同春日早晨的Steve - 跟他一樣穿著瓦坎達傳統服裝,有些彆扭的Steve。

Nakia很貼心地安排他們坐在一起。

他倆互相看著,同時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彷彿看著彼此世界對他們而言就足夠美好。

「看看我們,一對不合時宜的老傢伙。」

晚宴開始表演並且送上精美佳餚,氣氛輕鬆起來後,Bucky忍不住打趣。

「不 - 你穿起來挺好看的,配上那頭長髮跟鬍子,就像 - 嗯 - 你知道。」Steve雙手合十,擠眉弄眼地做出怪相。

耶穌 - 」Bucky扶額。

「對,沒錯 - 」Steve竊笑。

「不管怎麼說,這衣服穿脫是很方便的。」褐髮男人眨眨眼,露出一抹壞笑。

他滿意地收穫一枚雙頰嫣紅的Steve,可愛極了。

那紅色能夠往下會蔓延到哪裡呢?Bucky非常想知道答案。

答案是全身。

哦。

上帝。

這真是,對一個禁慾十幾年(?)的男人來說實在是太刺激了點。



Steve住進他在村落最邊角的小屋已經過了七天,他們像七十年前那樣開始了柏拉圖式的同居,Steve愉快地融入了Bucky重新建立的生活規律,沈浸在重拾默契與熟悉的氛圍裡,沒人想率先打破那份寧靜,但今晚是滿月,月圓之夜總是帶著某種神奇的力量,是時候了,他想。

兩個月前白牙(就是之前他救下的母狼)引著他意外發現一個座落在深山中的美麗小池 - 那夜同樣是滿月,莫名的思潮洶湧讓他睡不著,總是睡在床腳下的母狼也一直不安分的在室內繞圈,於是Bucky把牠放了出去,深灰色的母狼像被什麼吸引那樣瘋狂奔跑,Bucky追在牠身後,就著月光,仗著過人的夜視力以及體力,他一路翻山越嶺,最後還是失去了母狼的蹤影,就在Bucky有些氣餒想要放棄的時候,一對狼嚎在他不遠處響起,連綿不絕,激越悠揚,動人心魄。Bucky攀過最後一塊山岩, 一片中間鋪著淡淡霧氣池水的草地在他眼前展開,他抬首,草地後高聳的山壁上一對大狼互相舔舐著,看起來親密無比,他的母狼似乎找到了牠的伴侶。

母狼再看了他一眼,隨即與另一匹狼一起轉身甩著尾巴離去,不再留戀。也許這片小天地算是送給他的禮物?Bucky不確定,他問過村長,沒人知道他說的地方,基本上村人不會跑到那麼遠又不好走的地方去,重點是那片深山裡有些大型動物頗具危險性。好吧,所以他接受了牠的好意,把這清澈的泉水據為己有,令人驚喜的是,這可不是普通的泉水 - 是溫泉 - 所以才會籠罩著薄霧,那是溫熱的水蒸氣。溫泉對他老是酸痛的背肌簡直太有神效。

今晚他想帶Steve一道去,他知道他會喜歡的 - Steve跟他一樣老派,喜歡那種帶著神秘美感的浪漫場景 - 也許,那樣的氛圍下,他們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一對。

當他們解決晚餐,Bucky突然拿出兩個背包告訴Steve要帶他去個地方時,金髮男人只挑了挑眉就跟著他走。漸次轉深的夜空下,他們掠過長草中各式各樣生物好奇的眼光,安靜快速地穿越大草原,就像一對敏捷的獵豹。

進入森林時Steve有點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但仍然沒有提出異議,晚風拂過樹梢發出沙沙的聲響,與他們擠過濃密樹叢時發出的窸窣聲互相應和著。

「我開始覺得自己像半夜偷溜下床出門探險的彼得兔了。」終於從樹林裡穿出來時,Steve摘掉卡在頭髮上的小枝枒打趣道。

「是探險沒錯,準備好好跳個夠吧,小兔子。」Bucky對他眨眨眼,向聳立在他們眼前的山巖歪了歪頭。

他們在群石間攀爬跳躍,不停往上。偶爾Steve會停下查看Bucky的狀況,確認獨臂的他仍游刃有餘才繼續往上走。

抵達那天堂般的一隅時,碩大的月亮剛好從山脊上探出頭來,明亮的銀白色月輝映照著散發幽微霧氣的池塘,像一個含羞的少女,溫柔含情地展現她的翩翩風姿。

「上帝啊!這真是太美了。」微喘著氣,Steve誠心實意地發出讚嘆。

當他示意Steve觸摸池水,恰到好處的溫度讓金髮男子綻開驚喜的笑容。

「下去泡泡?」Bucky拉開包包,把毛毯在草地上鋪開,毛巾備在一旁。

「當然,」Steve卸下背包放在毛毯上,一邊踢開鞋子一邊對他故做不滿地皺眉,「不敢相信你現在才帶我來這裡!」

「耐心,親愛的,耐心是美德。」Bucky還想説幾句俏皮話來打趣,卻被Steve脫去上衣後裸露的上身引去了心神。

感應到Bucky露骨的目光,Steve忍不住稍微紅了臉,不確定地把手放在褲腰上,他瞄了褐髮男人一眼,最後還是轉過身背對他,一鼓作氣把內褲跟長褲一併脫下,然後飛也似地溜進了池子裡。

他整個身體都沒入水中,只露出一顆金色的後腦勺對著Bucky。

儘管如此,那寬肩窄腰圓臀,曲線窈窕的背影仍舊深深烙在Bucky的視網膜上,他開始有點後悔讓Steve先下水了。

這些天他們同吃同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蔓延在兩人之間,就是沒人捅破那層窗紙。照Sam的話來說,大概上世紀的人談起情啊愛的總是溫吞些,說不定讓你們倆傳傳情書還比較有效率些。

也許吧,不過,當時機成熟的時候總是會水到渠成。


溫。泉。野。戰


END???
- - - - - - - - -

嗯...為什麼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啊啊我上篇最前頭埋的Daddy梗以及小傢伙情結沒寫到啊!No~~)


评论(25)
热度(68)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