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These Streets verse 街頭風雲(又名:巡警找麻煩)第五部(上)

愛心提示:時間上第五部是接著第三部之後,忘記的夥伴們建議走傳送門去回憶一下^^。

原文地址:AO3

翻譯地址:

lof傳送門:第一部(上)第一部(下)第三部(上)第三部(下)第四部(I)第四部(2)第四部(3)第四部(4)


第五部 Snitches Get Stitches 告密者死(上)

Summary:Bucky最近比較煩。他現在問題纏身 - 身邊那些混帳朋友們的過度關心讓他不爽,那個有著一張能言善道小嘴的辣警老是佔據他的思緒更讓他情緒暴躁。然後事情越演越烈,等他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深陷下去脫不開身啦!

(這整部皆為Bucky視角)

正文:


“你確定果綠色不是個更好的主意?”

Bucky從他蹲著的地上抬起頭,他正在把調好的油漆從罐子裡倒進油漆滾盤。America沒有看他,她站在樓梯高處,專注地揮動手上的油漆刷。

“妳現在才說?”他抱怨地回答。

她聳聳肩。“我也不知道欸,這灰藍色是還不錯啦!只是覺得要是用果綠色可能會更好看。”

“別跟他說那些,”Kate大聲哼哼,帶著一個裝滿飲料的托盤走進房間。她把托盤放在一個塑料箱子裡。“茶和咖啡,”她說。Bucky注意到,這個“托盤”是個舊相框 - 她一定是從他清出去不要的垃圾堆裡挖出來的 - 這些孩子,真是會過日子。

“為什麼不跟他說?”America說,在她高高站著的梯子頂端半轉過身,油漆刷還停在高處。“我只是問問。”

Kate嘆了口氣,“因為在我們已經完成房子一半的油漆之後,妳不能再隨便換顏色了啦!此外,看看妳幹的好事,”她往Bucky的方向揮揮手。

America對他眨了眨眼睛。無論她在Bucky臉上看到了什麼,都讓她的嘴巴抿成一條線。

Bucky正死皺著眉頭。“妳覺得我們該改成綠色?”

“呃,不,不,”America說,小心地爬下長梯。“我只是,呃,突發奇想,你知道我的腦袋是怎麼運作...”

Kate拿起一杯咖啡遞給Bucky。“來吧,不要理她。喝你的咖啡。”

他接過馬克杯,看著兩個女孩像一對輕盈的鳥兒那樣歡快地湊在起,她們把手上的油漆刷子小心的放在一旁,然後盤腿並肩坐在堆滿了雜七雜八工具的塑膠布上。

Bucky打量了一下房間。America油漆牆角的技巧越來越好,這也讓他的活計輕鬆許多。今天結束的時候他們就可望完成全部的工作。天花板和牆壁的修補工作都做得挺不錯。像這一類的事總會讓他覺得很有成就感。但開心果綠色?認真的?也許…

Kate和America兩人嬉鬧著,像在什麼露營營地那樣啜著她們的咖啡。Bucky從他的馬克杯邊緣偷眼瞄著。她們倆很可愛,是很棒的呃...二人組合?一對搭擋??隨便啦!反正就是那類的。話說回來,他仍然不肯定自己對她們的看法是否正確。也許是時候多注意一下她們。他還不確定她們是否一直在一起,也許他忽略了什麼新的信息。

Teddy Altman出現在走廊底端,金髮上黏著點點白色油漆。“我聞到咖啡味,”他說。

他的另一半出現在不遠處。僱用這些孩子來幫忙是個明智的選擇。他們在幾個星期之內,在冬季真正開始之前就已經做好了裝卸工作。二月的氣溫對運送木材和用品的工作來說實在太過於寒冷。

他們只剩下這個房間要油漆,然後Bucky就可以宣告這一切粉刷工作都完成。

“嘿,不要在這留下油漆印子!”Kate大聲說。

Billy Kaplan低頭看了看自己破舊的靴子。在他身後的木頭地板上留下了一串白色腳印。他立即抬起頭看著Bucky。

啊,是的,那熟悉的驚恐表情。

有時Bucky都已經忘記了那些。

“我會....我會擦乾淨的,”Billy輕聲囁嚅著,隨即把靴子脫下。“抱歉。”

Bucky抿了一口咖啡,確保他的眉間凝成一條明顯的皺紋。這確實加強了威嚇效果。(譯者:這故意皺眉嚇小孩是哪齣...)


 


“我本可以自己做這件事的,”Clint怒氣沖沖地把裝滿泥土的袋子搬進他幾乎塞爆的舊車庫裡。

“我知道,”Natasha翻了個白眼。“但你自己一個會花太多時間,霜凍已經開始,我不想讓這些東西凍結。”

“它在這還是會結凍,”Clint把手上那一袋扔在泥土袋小堆上。

Bucky又堆上兩個袋子。他擦了擦手,掃視著堆起來的二十多個泥土袋。“這價格不錯,”他低聲說。他對Natasha勾唇笑了笑:“妳眼光總是很好。”

她聳了聳肩,“嘿,當你發現好買賣總得大膽一試。”

“即使妳得等到五月份才會開始搞那個花園?”Clint問。

“耐心,我的小蝗蟲,”Natasha走到他身旁,踮起腳輕啄他的鼻尖。“我寧可提早幾個月準備,省得到時後得付全額去買泥土。”

Bucky看著這兩個傢伙秀恩愛。

Clint搔著自己的腮邊抱怨,“為什麼我是蝗蟲?”



 


“嘿,Barnes。”

Bucky從他正在吃的果醬三明治裡抬起頭。他的老闆 - Delaney走了過來,手裡拿著一份新的工作訂單。“你搞得定機車嗎?”

Bucky蹙眉,沒停下他慢條斯理的咀嚼。

“我們接到一張要求修理一台老哈雷的訂單, ”Delaney抓了抓自己下巴上已然泛灰的鬍子,“但Marco跟他的女朋友還在新奧爾良。他是我們廠裡負責處理自行車的傢伙,你知道嗎?”

Bucky嚥下了三明治,然後把它放下。

他伸手,“讓我看看這張單子。”

Delaney把訂單遞過去。

Bucky仔細閱讀訂單要求的各項細節。這可是個不小的工程。他抬頭看著他的老闆,“客戶願意為這全部付賬?”

Delaney輕笑道:“沒錯。我覺得他會很痛快的付錢,看起來他對我們車廠挺滿意的。”

Bucky想吃完他剩下的午餐。他一天大概就只有這短短十分鐘能安靜地坐下來享受一下。“我可以處理機車。不過我得先看看它。”

Delaney吐氣,“嗯,我想也只能這樣,”他說,拿回訂單。“我會讓他明天早上把她帶過來。一早。你可以早點來?”

再度咬下一大口他的三明治,Bucky只哼了哼作為回答。


 


“你當真?”Bucky站在清晨稀薄的陽光中瞪著眼前的傢伙。“你當真的嗎?”

“嘿,Barnes,給點尊重。他可是付錢的客戶,”Delaney用他蒲扇般的大手一點也不留勁地啪啪拍著Bucky的背。“認識Rogers警官吧?”

Steve.該死的.Rogers正在微笑,穿著他那身蠢到家的警察制服 - 傻不溜丟的警察帽、警察夾克上還有可笑的茸茸羊毛領 - 露出他那侷促不安的靦腆笑容。(譯者:為什麼總覺得Bucky的眼神帶著某種濾鏡....)

“呃,謝謝你們提早開門,我才能在上班前把機車送過來。”Rogers輕聲說。“嗯,我在想你是不是方便告訴我預計要怎麼修這台機車 - 也許,最後再報價一次?”

“當然,當然,”Delaney點頭,他語氣中的熱切讓Bucky在腦海中再次確認那張訂單的金額。

“午飯後我就會把最後報價傳過去。”

“太好了,”Rogers點點頭。“麻煩你。”

他嘴上應著Delaney,目光卻直勾勾看著Bucky,Bucky能從那雙藍得要命的眼睛看到...那露骨的...不管哪是啥...反正....

“過來一下,警官, ”Bucky抓住Rogers的手肘,推著他走。

“嘿 - ”Rogers抱怨,當Bucky把他拉到冷得要死的室外氣溫中,初升旭日金黃色的光芒照耀著冬日藍灰色的天空。

“他媽的你在搞啥鬼?”走進停車場大約十五英尺左右時Bucky從齒縫迸出句子。從這裡他能很清楚的看到Rogers的伙計、同事還是其他什麼的,反正就是個金髮的卷毛小子,在裝載哈雷的卡車旁晃來晃去。

“什麼啥鬼?”Rogers反問,一邊用力抽回手肘。

“你啥時開始有摩托車的?”Bucky追問。

“一個星期前,我在一場該死的警察拍賣會上買了它,行嗎?Barnes先生, ”Rogers突然變得一副氣惱不已的模樣。真他媽好極了。

“所以呢?你 ‘剛好發現’ 這台需要修理的機車,現在你把這台車送過來這裡,我就那麼剛好得修理它?”

Rogers瞪著他,“那又怎樣?Bucky,我只是想把機車修好。我想說Delaney這是鎮裡最好的修車廠。”

“ 而我碰巧在那裡工作?”Bucky雙手交叉緊摟在胸前。

Rogers的嘴唇抿成一條直線,“又不是因為你的關係!”

“不是嗎?”Bucky沖回去。

眼角餘光瞥見的動靜讓他轉臉望了過去。Delaney正在幫忙把哈雷從卡車後車廂卸下。那台老東西又破又舊,鏽跡斑斑。

“耶穌,我沒必要把它送過來這裡,”Rogers氣得咬緊牙根。“而該死的你也不用接這件差事!”

“你不能就這樣出現在這裡,並期待 - ”Bucky猛地住嘴,意識到自己句中的未盡之意。

“期待什麼?”Rogers回嘴。“我沒有期待任何事。我只不過想把我的機車修好!”

他們像兩頭發怒的公牛那樣瞪著彼此。

“我可以把這筆生意帶去別的地方做,”Rogers尖刻地說,挺直身體,下巴高傲地抬起。

Bucky咬住下唇,再次瞟了Delaney一眼,然後看向Rogers。

“不行,不能在我老闆覺得你的現金即將入袋的現在。”

“很好,去你的,”Rogers舉起雙手,瞪大眼睛,滿臉怒氣。“反正不管我怎樣做你他媽的都不會滿意。”他發恨似的扯了扯警帽帽簷,然後推開Bucky走回他的菜鳥同事身邊。

“來吧,Danny,”Bucky聽到他提高音量。“Delaney先生的員工會全權負責。”

“我們確實,”Delaney的笑容明朗,然後往後退幾步讓Steve可以走回卡車副駕駛座這一側。

“我很快就會把報價傳送給你,警官。”

那個年輕小子,Danny,向他們點了點頭然後鑽進駕駛座,Delaney揮手示意Bucky過來幫忙推哈雷。

他倆合力把它從大開的修車廠大門推進車廠,然後停進剩下為數不多的修理空位。

“真該死,他可沒對這台老傢伙的車齡開玩笑,”Delaney咕噥著。“這可要費好一番功夫了,Barnes。”

Bucky聳聳肩,假裝忽略卡車急駛離開停車場的聲音。這輛機車可真是一攤破銅爛鐵。他慢慢地繞著機車打量,內心仍然餘怒未消。

“你,呃,還是跟條子過不去?”Delaney說。他會注意他有前科這件事並不罕見。

Bucky抬頭掃了他一眼問,“什麼?”

Delaney聳了一下他寬厚的肩膀,“剛剛那樣看起來可不太妙。除非以你的標準來看那只算 ‘普通的互動’。”

Bucky用鼻子噴出一縷氣。“那真的沒有什麼。”

“是啊,好吧,”Delaney搖搖頭。“你最好別惹惱他,Barnes。他就是那種死咬不放的類型,一但被他盯上就沒完沒了。”


“我說過我沒有 - ”

“不要去跟那該死的條子瞎攪和(mess up)。”Delaney的神情緊繃嚴肅。“我只能在你不幹蠢事的時候照看你。你要是一時衝動讓自己沾上麻煩,把他惹火,到時候你就得隨時提防背後了。”

Bucky瞪著他。這老傢伙以為他有那麼蠢嗎?“沒有問題,”他粗聲回應。

Delaney瞇起眼看了他好一會,搖了搖頭。“那可是你的項上人頭,不是我的,小子。”

Bucky目視他的老闆晃著走了。

剩他獨自盯著他眼前的哈雷機車,自言自語道,“我到底該拿這玩意怎麼辦?”


 



“別跟我瞎扯蛋,Lang,要我說幾次?”Clint在黑暗中抱怨。

Bucky坐在Clint那台貨卡的後車廂邊,抽了一口煙。天氣冷得要命,而他們三個還都待在凍死人的戶外車道上,就因為Scott又在發神經 - 再一次。

“好吧,不,聽著,”Scott平舉手掌。“我知道這聽起來很糟糕。”

“沒錯,聽起來見鬼的糟,”Clint嘶聲道。“只要有人發現你在那間房子裡,你就死定了。”

“我出來了嘛!”Scott翻了個白眼。“這又不是我第一次闖空門,牛仔們。Luis在那裡幫我望風好吧。”

“我投不信任票,”Bucky粗聲說,暗地希望自己有戴手套。稍晚肯定會有一場大雪。戒菸的另一個好原因,真的。

“Luis超讚的!”Scott叫道。“他看著我的背後呢!”

“噢是嗎!?那你這麼晚還把我們緊急叫出來是幹嘛?你闖進一個有錢大佬的房子,卻又什麼都沒偷到,現在到底是怎樣?”

“呃......”Scott揉了揉他的脖子。“那之後咧...我碰到某人...你知道...”

“那之後?在哪裡?”Bucky皺起了眉頭,希望往後十年他可別還得應付這一切。

“我在Gentry那間酒吧 - ”

“玫瑰和皇冠?”Clint補充說。

“對對對,就是那間,”Scott點頭如搗蒜。“而這個女人,這個,這個美~到不行的女人,這個就像女王降臨的女人,就這樣走過來,直接開始跟我調情!我耶!”

Bucky和Clint不約而同互相看了一眼。

“好那......”Clint說。

“聽著,我知道你們在想啥,”Scott大聲地說,“但是,這就像命中注定。她非常聰明,真的很酷,超級火辣而且...呃,那個... ”

“哦,上帝啊,哪樣?”Clint沒好氣的問。

Scott清了清嗓子,“她,呃,她父親有間房子。”

“房子?什麼房子?“Bucky疑惑地皺起眉頭。

“就那間......我那個呃...”Scott吞吞吐吐地說。

“就你去偷的那間,我操。”Clint直截了當地說,雙臂交叉抱胸。

“不好意思,”Scott嘟囔,“那叫意圖入室盜竊。我半樣東西都沒拿。”

Bucky盯著Scott。“所以.....你......想幹嘛?”

Scott咬著唇,“我想打電話給她,約她出來。”

“你他媽真的瘋了?“Clint大叫。“如果他們在找你呢?”

“他們沒有!”Scott哀嚎,“我猜。”

“哦,我的天哪,”Bucky抬手揉了揉臉。“你為了這蠢問題把我在這冷爆的夜晚拖出來。”

“顯然我需要幫助!我該約她嗎?我是不是能告訴她 - ”

“不!”Bucky和Clint同時大喊。

“閉上你那張狗嘴,離她遠一點,再也不要進入那一塊地區,你個蠢貨,”Clint壓低聲音嘶聲說。

“但是她太漂亮了......”Scott可憐兮兮地嗚咽起來。

“兄弟,”Bucky撣開香菸,從卡車後車廂滑下,把地上的煙蒂用靴子前端捻熄。“你不能。她太接近麻煩核心了。更何況這才發生幾天而已,條子可能正在找你。”

“我沒有觸動任何警報,”Scott辯解。

“那不重要,”Bucky說,“假如條子發現任何該死的線索指向你,然後又抓到你跟她混在一起?你就死定了。還記得你的案底嗎?刑事上的那一項?”

Scott愁眉苦臉,揉著眼睛,又嘆了口氣。然後他看向Bucky,期待似地揚起眉頭。

“你能得到消息,不是嗎?”

Bucky瞇起眼睛,“啥?”

“你可以問那個警察...那個叫什麼的?”

“Rogers?”Clint跟Bucky同步皺起眉頭。“怎麼?”

Scott胡亂揮了揮手,“哎呦,就你啊...他好像對你挺好的不是嗎?他對你的態度可沒像對我那麼嚴厲。”

“那是因為Barnes去年沒被條子逮捕三次!”Clint一針見血。“不管怎樣,你最好是罩子放亮點,別再自找麻煩了啦!”

Bucky交疊雙臂抱在胸前,狠盯著Scott像要把他瞪出一個洞。

Scott亂蹬著腳,“不會啦,我知道的,”他仍試圖掙扎,“但是,我是想說,他對你很友善。你不能打探一點闖空門案件的信息嗎?也許他會願意告訴你咩。”

“你頭殼壞去了嗎?”Bucky有點被惹毛了。他不喜歡話題突然扯到他身上,一點也不。“條子絕壁不可能信任我。”

“是沒錯,但...Rogers可能會?”Scott一面說著一面縮了縮。

“你以為Rogers和我是好哥們死黨還是什麼之類的嗎?”Bucky沉下臉,惡狠狠地質問。內心深處,他的胃隨著緊張的情緒捲縮。

“不是,”Scott也有點惱了,“但也許 - ”

“他可能根本沒配到那一件案件好吧!”Clint說著邊翻了個白眼。“別傻了。”

Scott萎靡在地。

“聽著,”Clint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保持低調一陣子,避避風頭,好嗎?別告訴任何人任何事。然後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再去闖空門了!”

“咧!”Scott做了個鬼臉。顯然對兄弟們給他的建議感到失望。

“還有,別去約那個女人,”Bucky補充,這讓Scott皺起了眉頭。“我知道這是你把我們叫出來的主要目的。但就是不要。你暸了沒?”

Scott低聲咕噥抱怨,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

“好小夥,”Clint說。


 


“他鐵定會打給她,”第二天早上Clint肯定。

“沒錯,”Bucky嘆息著附議,在他的門廊外啜著熱咖啡。

“他媽的,”Clint賭咒。




 


這台蠢到家的摩托車該死的是一團廢鐵。Bucky得想辦法從各種見鬼的地方下訂新的零件。閃閃發光的新零件裝在嚴重掉漆的哈雷車身上看起來超級詭異。

“你還在除這些舊漆?”Wade問,他俯身探看Bucky正在做的工作。這傢伙年紀很輕,而且非常碎嘴。

Bucky穿著法蘭絨襯衫,從水泥地的小零件堆中抬起頭。“沒錯,”他咕噥。

“哇噢,”Wade讚嘆,“你花了很多心力。”

對啦,沒錯,他有,但處理機車仍然不是他的專長。Bucky做了大量的谷歌搜索,甚至為了Rogers這台愚蠢的舊型號去翻查舊的機車手冊。

“Marco啥時會回來?”Bucky抱怨。

Wade用舌頭發出惱人的彈舌聲。“我也不知。再一週,也許?”

“哼,”Bucky哼了一聲,彎腰繼續手上枯燥乏味的工作。


TBC.

- - - - - - 

譯者:死咬不放這個原文A dog with a bone實在很有意思,沒錯啦巴恩斯同學你就是那根骨頭,逃不掉了2333。


评论(16)
热度(70)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