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亂亂聊-800粉之模擬人生冬盾ABO-冬盾篇

前言:

抱歉這次800粉的冬盾ABO產得有點慢,我發誓我有在玩 - 真的!只是三次元纏身實在難啊😅

往下拉之前有三點事項請注意:

1.圖多請注意流量

2.忘記or還沒看過前情的人麻煩點這兒先看一下背景設定呦!

3.比起來這一對會比較...呃...暴力色情?有一點D/S,樓主也是冒著生命危險?貼圖的拜託不要舉報我🤣


好啦!以下,請享用~

- - - - - - - - - -


模擬人生冬盾ABO-冬盾篇


除卻雙親遇害的不幸以外,Cap的人生一直都很順遂,25歲訓練完畢順利進入洛杉磯警局,如願分配到自己家所在的小區,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守護家人。



身為駱馬地區最帥氣的Omega巡警,人見人愛的Cap卻暗戀著局裡有名的冰山Alpha - Winter。



Cap訓練結業進入警局時,Winter已經是局裡以破案率奇高聞名的資深警員。不幸的是,他的粗魯更為有名,屢屢在追捕犯人時造成許多財務損害,更別說如雪片的民眾投訴,是讓局長一天到晚追著寫報告的頭痛人物。



Cap非常欣賞酷勁十足的Winter,儘管這傢伙總是一副不理人的樣子,仍無損他心中的景仰。



正所謂O追A隔層紗,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的Cap頻頻示好,Winter也不禁心猿意馬。



一次警隊聚會之後,在互有意思與酒意簇擁下兩人發生了關係。



就在兩人曖昧不明之際,駱馬地區爆發了校園槍殺案,身為當值巡邏警員的Cap首當其衝,差點被槍手所傷,被槍法精準的Winter上前救下 - 槍手因此被Winter一槍爆頭 - 好死不死這個槍手是史密斯參議員的女兒 - 又是寫不完的報告。


然而Winter還是因功升職為警探,也因此更加認真辦案。



此時,因槍傷休公傷假在家休養的Cap發現原來Winter家就住在對門,趁機以祝賀升職以及感謝Winter的解救為由約Winter到夜店慶祝。



酒酣耳熱之際兩人又勾起心思,一番眉來眼去後兩人偷偷摸到洗手間。

W:你的傷還好嗎?

C:還好,只是手臂擦傷,不礙事的。



又一陣翻雲覆雨。



然而Cap心知肚明這只是性,如果要進一步發展兩人的關係還有待努力,但當Cap傷癒歸隊後,才知道Winter被FBI挖角即將轉調,Cap找到Winter向他表明心意,然而Winter卻告訴他自己現階段不適合談感情。



W:我不適合你,Rogers,找個好人吧!




之後Cap就沒了Winter的消息,傳聞他到歐洲去執行特別任務,整整兩年都沒人見過他。這期間Cap也交往過好幾個Alpha,甚至試著與Beta女性交往,然而都無疾而終,Cap始終對那個氣息冷淡,若即若離的Winter念念不忘。他萬萬沒有料到能有機會與Winter再續前緣 - 與Barnes家大哥交好的自家兄長Nomad說Winter回家了。

Nomad:聽說受了傷,Wolf說他整個人都變了,你自己要小心,別栽太深。



儘管大哥苦口婆心,但心上人近在呎尺,Cap完全顧不了其他,沒想到Winter卻躲在家不想見人,為了見Winter,Cap下班後就傻傻的等在Barnes家外頭,結果在長椅上睡著了。



W:你是笨蛋嗎?Rogers。(怎麼有這麼傻的人?嘆氣...)



Winter在過去兩年到俄羅斯黑幫做臥底,然而在最後要收網時被識破身份關了一個月,當組長Hill率隊救出他時,他被綁在實驗台上,左手臂沒了,渾身是傷,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氣。回國後Winter的酷勁變成了陰沈,左手臂變成了義肢,噪音會引發狂躁,半夜會被惡夢驚醒,他只想將自己封閉起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再怎麼躲也躲不過這個不知恐懼為何物,認準就往前衝的金髮傻Omega,看著Cap熟睡的臉龐,Winter一直陰沉的表情也不禁柔和了。



醒來後的Cap厚著臉皮又去敲門,Barnes家的大哥卻說Winter去跑步了,知道Winter終於出門Cap很是高興,回家洗漱後Cap決定到公園走走碰運氣,竟然真的讓他遇到了Winter - 這個總是冷得像冬天的男人出乎意料地正在跟狗玩!



也許是狗兒讓他放下了心防,Winter沒有拒絕Cap的靠近,Cap卻不知Winter是因為被早晨Cap甜蜜的睡顏打動了心。

W:躺在那做什麼,你又犯傻了。

C:只要你願意跟我說話,犯點傻又有什麼關係。



不知道是不是重遇Cap觸動了Winter的嗅覺記憶,當天晚上Winer夜半夢遊時就跑到Rogers家的院子去了,Cap心疼不已。



Cap把他帶回自家哄他睡覺,之後Cap三不五時就會在自家窗台下撿到Winter - 這個受過傷的Alpha本能地尋求心中熟悉的Omega的安慰。一次次同床而眠,兩人卻始終沒有發生任何曖昧,就只是相偎。



Winter因為夜晚睡得好,白天也顯得精神,有Cap與公園遇到的狗狗陪伴,漸漸的打開心房,兩人還帶著狗狗一塊出遊。

C:你不打算給牠取個名字嗎?

W:牠有名字啊!



C:是什麼?我怎麼不知道。

W:就“Dog”啊!



C:哎呦沒人這樣的,你認真點。

W:我他媽認真的很。



C:我知道啦!不然就叫“Dodge”好啦!

W:你高興就好。



C:別理你的臭主人,乖Dodge,來我幫你洗澡。



看著Cap美好的側顏,Winter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儘管沒有實際親密,但這樣溫情脈脈的交往也讓Cap感到無比幸福。就在兩人逐漸安於這樣的關係時,Cap的熱潮來臨了 - Winter剛好就在他床上,然而棕髮Alpha竟然不為所動,在金髮Omega的哀求下才用手指跟舌頭幫他渡過。




清醒後的Cap難堪又疑惑,因為每次Winter與他一起過夜之後,隔天的晨勃可是好大一包。Cap在Barnes家找到正在瘋狂健身洩恨的Winter,兩人一番爭執。



面對始終不肯坦承的Winter,Cap氣得哭了。



Winter不敵Cap的眼淚終於吐實,說他在九頭蛇的反覆折磨與實驗下已經失去了正常功能,現在唯一能讓他興奮的就只有暴力控制與變態色情,要Cap離他越遠越好。

W:對不起,你想要的我沒辦法給你。耽誤你是我的錯,你走吧!不要再管我了。



C:原來是這樣,你也太小看我了Barnes,等著瞧。



看著Cap離去的決絕背影,Winter感覺自己似乎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兩週後,Cap帶Winter到自己的房間,示意他跟自己上樓 - Cap房間有道樓梯通往閣樓,Winter一直沒有上去過。

Winter做夢也沒想到這小小的閣樓暗藏玄機,滿滿的都是各種重口味玩具、SM道具,整片鏡面牆壁,房間中央甚至還有根鋼管。



Cap走到鋼管前擺了個風騷的姿勢。



彷彿第一次看到他,Winter瞪大鋼藍色的眼眸驚異地審視著Cap。

W:你....Cap...你為什麼要這樣?



Cap藍綠色的眼眸透著挑逗,緩緩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底下純白色的蕾絲內衣。

C:因為你根本不認識我,我本來就喜歡這個。



面對金髮碧眼美人大跳火辣辣的鋼管舞,Winter興奮得難以自己,終於忍不住嚕起管來。



C:來吧!主人,你在等什麼?

W:你承受不了我的。

C:I can do this all day。



那雙眼飽含不服輸的意志,Winter看得出他是認真的,而現在也不容他喊停了。Alpha怒吼一聲撲了上去。



W:God!感覺真好,你真他媽柔軟。

C:嗯 - - 跟你說過我能行 - -  



W:你現在是什麼顏色?

C:綠色!綠色!用力 - - - 



Winter的身心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他不知道自己以前是瞎了眼還是怎的,放著這麼個淫蕩的Omega在身邊打轉那麼久。

W:你這Slut,別想我會放你走。

C:放馬過來啊!Big Stick,難道我怕你嗎?



恭喜這一對狗男男終於過著性福快樂的日子。


- - - - - - - - 

啊哈哈!撒花!!

這一對真是挑戰我的極限....下一對會正常點....爬走....


评论(44)
热度(72)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