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These Streets verse 街頭風雲(又名:巡警找麻煩)第四部 (第三部分)

原文地址:AO3

翻譯地址:AO3中文

lof傳送門:第一部(上)第一部(下)第三部(上)第三部(下)第四部(I)第四部(2)第四部(3)第四部(4)


第四部 Way Back When 回到最初(第三部分)

Summary:事情真相逐漸浮上檯面,Rogers警官要如何揪出幕後黑手?


正文:


事情再次發生。

“他沒能挺過來,”Sam垂著頭低聲說。

“可惡,”Steve吐氣。

他們再次失去了與神秘毒品H的受害者交談的機會。從化學分析中獲得的信息,整個警隊現在都意識到這個看似無害的小玩意殺傷力驚人。越來越多的人因此死亡,通報用藥過量跟病危被送往醫院的案件也越來越多。

Steve闖入Ross隊長的辦公室。(譯者:Excuse me? Ross? 我討厭這角色,皺眉。)

Steve並不是唯一注意到舊木材場就是整個事件起源地的人。

這種純度如此高的藥物,必須在高科技設備上生產。Foster博士,他們的天才科學家下了定論,她非常肯定。

“這不會留下丁點能追蹤的痕跡,”她在地區簡報會上語帶敬畏地說。“我們唯一能建議你們團隊的,是留意氣味和粉末。它不能直接吸食,也不能透過針管注射。吸毒者不知被誰教導可以把H跟血液混合,然後放在紙裡捲起來,點燃後像吸煙那樣抽它的煙霧。”

這聽起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所以我們也要注意身上有傷口的,他們會為了取血自殘?”那時Steve求證。

“沒錯,”Foster博士點點頭,“你這想法是對的。”

“為什麼是血?”Sam問。

Foster博士嘆了口氣:“我們只能假設那是因為血液是最方便又能快速取得的可吸入液體,但老實說,一般水也能很好地作用。我們發現使用者都出現肌膚乾燥、崩毀,並混有血跡,這很奇怪。”

所以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出於沒人知道的原因,有人發現了使用方法然後開始抽這個。也許只是為了讓這些原本就沈溺毒癮、對免費藥物來者不拒的人對這種藥慢慢上癮。

沒錯,它是免費的。

這是最令人不安的部分。沒有人知道誰在發送這個,只知道如果你想要的話,它是免費的,完全不用支付任何東西。然而,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這正是眼下Steve腦袋瓜裡頭翻滾的字眼。

這種高純度、高價錢的藥物,被隱藏於暗處的不知名人士無償送給那些毫不知情的流浪漢、窮人,很明顯是別有用心。

“這是最後一次,Rogers,”Ross隊長怒吼,“不准再提重啟注射屋計畫的事情!”

“但是,長官,”Steve爭辯,“這效果會比 - ”

“滾出我的辦公室,”Ross雙手放在辦公桌上,氣得臉紅脖子粗。“你手上有實質任務,給我去做你該做的。”

“很好哈哈,還真是有效,”Sam挖苦,對Steve會立刻被趕出辦公室早有心理準備。他已經習慣Steve跟隊長之間你來我往的常態。

“這是 - ”Steve大聲嘆氣,“預防勝於治療!有那麼難懂嗎!?我們可以安排專業的醫務人員常駐,也可以有效減低死亡率!”

“我不是說這個不好,”Sam安撫,“但是把隊長惹火了對你不會有任何好處。”

“哼,也許他應該更仔細聽別人怎麼說,”Steve仍然怒氣沖沖,像一陣風暴那樣往前衝。

Sam搖搖頭。“老兄,你真的會比他更勝任那個職位。”

Steve嗤之以鼻,“Sam,不,老天,你必須停止這樣說。”

他繞過一個轉角,進入他們的辦公區。他猛地煞住腳步 - 某人正坐在他的椅子上。

“怎麼 - ?”Sam煞車不及一頭撞到他後背。

“嗨,”America Chavez向他們揮了揮手,這妞大喇喇地把腳翹在Steve的辦公桌上。“接待處說我可以在這裡等。”

Steve眨了眨眼,然後靠近了些,慢慢地。

“嗨,America,”他用上最平和冷靜的聲調,就像他正在和一頭容易受驚嚇的小馬說話那樣。“我能為妳做什麼?”

她皺了皺眉,然後放下腳。“聽著,這鬼主意不是我出的。反正就是,我這出了點狀況,如果沒有條子出面,我什麼也做不了。”

Steve靠得更近些。Sam趕緊去拿他的筆記本。

“發生什麼事?”他問。

她咬咬嘴唇。“我超不愛跟豬警(pigs*)說話,”她直言不諱。

*Cops、Pigs都是美國人對警察不尊重的稱呼,仇警在貧困地區更為嚴重。


“嘴巴放乾淨點,”Sam心平氣和地說,就像這個詞對他來說已經習以為常。

她不高興地撇撇嘴,“好吧,聽著,記得D'Oroso太太嗎?”

Steve點了點頭。

“她得到一些信息,為你。我昨天才剛聽說的,我們 - 我的意思是,我決定你應該要知道。”

“知道什麼?”Steve追問。

他拉過來一把椅子,椅腳拖過廉價的塑膠地板發出刺耳的噪音。

很顯然,America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她說她知道,那些藥物,她是從...某個傢伙手裡拿到的。”

“很好,”Steve點點頭。“是她認識的人嗎?”

“對啦,當然,老兄,”America嘆了口氣,“她又不傻。”

Steve微微一笑。“好吧。能告訴我是誰嗎?”

“不,”她直截了當地拒絕,“但我可以告訴你它是從哪裡來的。”

Steve眨了眨眼。唔,這樣反而更好。

“新百利建築工地有很多貨在進出,”她仔細斟酌言詞。

Steve知道她在說的是哪個工地。目前還只挖了大洞,尚未開始建築。那兒是用來囤積物料,以及讓卡車和挖土機停放的地方。“好的。”

她慢慢地點頭,眼睛緊盯著他的臉。“那有不少人在工作,看起來他們並不清楚他們在卸的是什麼貨。總之那些絕不是三夾板,我很肯定。”

Sam在Steve身後異常沈默。他們都為她正吐露的信息屏氣凝神。

“你確定?”他簡單問。

她聳聳肩。

接著她突然站起身。

“妳為什麼要告訴我們,America?”Steve說,也跟著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地保持一段距離。

“因為,”她頓了一下,皺起眉頭,“你說這裡的人正瀕臨死亡,但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你得找出原因,好嗎?D'Oroso夫人在做過戒癮之後仍然沒有好轉。她之前的狀況就很差,但現在更糟。她從沒傷害過任何人。而有一伙人正在做這些壞事。我們得阻止他們。不能讓那些傢伙就這樣拿窮人開刀。我們也有權利;我們不是任人宰割的狗。”

Steve和Sam一時都沉默了。

“妳說得對,”Steve說。“百分之百正確”

“謝謝妳過來告訴我們,”Sam補充。

Sam拿出他的名片遞過去。“如果妳需要我們,可以打電話。我在背面也留了他的號碼。”

她瞪著他們倆。

“我可不是在留言。”

Steve點點頭表示理解。“我們同時需要一個合法的監護人。”

“嗯,”Sam環顧四周,“我都沒看到妳母親在哪裡。”

她把那視為她該離開的信號,於是她拍拍屁股跑了,當然,沒忘記從Sam的手裡把名片抽走。


 


“她講到一個重點,”Steve把文件夾放到Sam的辦公桌上。

“什麼?”Sam粗聲說。

“那些毒品。America說它們針對窮人。看看這些文件,毫無疑問,她是對的。”

Sam把文件拉過來打開。

他說:“這些都是發展項目的城市法規方案。” 他瞥了一眼Steve。“哼嗯,我開始討厭你那副樣子。”

“她是對的!”Steve怒吼。“看!Pierce公司申請了一整套許可證來建造,對不對?”

“沒錯......”Sam點了點頭。

“同時有很多其他投資人在這裡做投資。而這些與Pierce有直接關係的投資人也同時用他作為開發者。”

“好吧,”Sam繼續往下看,“但這又不違法。”

“是的,但注意這裡,幾乎所有的投資項目都是“都市更新”。看第72頁的投資者報告。他們把錢轉移到這裡。”

Sam快速往後翻。

他掃視過頁面。“Hydra ...”他大聲唸出來。他猛地抬頭,瞪大雙眼。“狗屎。你是認真的?”

“Hydra製藥總部位於北京。標準處方藥的大量生產者。所有要素都聚齊了,對吧?”

“是的,而這個...”Sam的眼睛越瞪越大,因為他正在想通事實真相。“那些藥片上的標記,那個像蛇的符號。”

“Hydra,一隻多頭蛇,”Steve點點頭。

Sam大聲嘲笑。“你是認真的嗎?他們真的有那麼笨嗎?”

“還是有那麼自大?”Steve補充。

“媽的,”Sam嘆了口氣,“所以,Pierce插足一家製藥廠,同時作為一個開發商。他到底想幹嘛?”

“仔細想想America說過的。他試圖擺脫窮人、病人、老人。”

“為什麼?”Sam問。

“因為如果居民不搬走或者不賣,他就沒法取得那些要開發的土地。”

“木材堆場,”Sam倒吸一口氣。

“還有火車軌道那邊的地,”Steve補充。

“哦,我們得走了,”Sam說,跳了起來。




 
“都是你的錯!該死的!”Natasha一拳揮過來,差點把Steve的下巴打歪。

“嘿,嘿!”Sam趕緊介入,讓她後退保持距離。“小姐,拜託,冷靜點。”

“Natasha,”Steve說。“這是怎麼回事?”

當他們到達建築工地時,Clint Baton正被押進警車後座。

“我向上帝發誓,Rogers,”Natasha嘶聲說,“你搞錯家了。你不能不逮捕沒有犯法的人!無緣無故!”

“嘿,嘿,”Steve提高音量,“我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那為什麼Clint被戴上手銬?他為什麼被捕?”

Steve完全一頭霧水。

“我......不知道......”他轉過身。

Rand警員一邊招手一邊向他小跑過來。

“見鬼的到底怎麼回事?”Steve氣急敗壞地問。

他和Sam才剛到工地現場,而這裡的情況已經完全失控。

“呃,嫌疑人被發現持有A級管制藥物,長官,”Danny急忙回答。他舉起一個證物袋。

“我的老天爺,”Sam在Steve身後倒抽一口氣。“這可不是小香囊。”

不,那不是。這印有Hydra符號的藥片 - 足足有兩磅那麼多 - 毫無疑問就是毒品



 
 
“這不歸我們管轄,Rogers,”Sam嘆了一口氣。“你不能干涉。”

“全都是胡說八道!”Steve大力一掌拍在方向盤上。“我們得把Clint弄出來。”

“你瘋了嗎?”Sam說。“不,我們要做的是搞清楚他是怎麼攪和進這堆爛攤子裡的。”

“他被設計了,他身上有標籤,”Steve說。

“也許是,”Sam點點頭。“也許不是。”

“Sam,”Steve轉身面對他的搭檔。“Clint Barton絕對不會這樣做。”

“為什麼不會?”Sam問。“他以前就因為吸食大麻被捕。”

“大麻不是 - 媽的!”

Steve把鑰匙插進鑰匙孔,然後啟動引勤。

“好吧,伙計,”Sam冷靜地說,“我們要去哪裡?”

“我們得進入那個建築工地,”Steve咆哮道。

“我們不行,你明知道的,”Sam說。

“我們不行,”Steve打檔入前進檔,把車子從停車格駛離。“但我知道誰可以。”


 

 
“嘿!”街上有一個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嘿!你們臭條子不能來這裡,你們不被允許!”

一群青少年正尾隨在他們後方。

Steve轉過身正面迎視他們。

“嘿,有人知道我可以在哪裡找到James Barnes嗎”

三名青少年擋在他面前,毫不客氣地瞪著他。“幹嘛?也想用不實指控逮捕他?”其中一名男孩嘶聲說。

“你們不受歡迎,”另一個男孩冷冷地說。

“聽著,我們在這裡是想幫忙,”Sam冷靜地說。“我們需要找到Barnes。”

“哼,我們才不會告訴你,”留著一頭黑色長髮的女孩怒氣沖沖地說。“告密者會得到報應。”

旁邊那個瘦長的男孩翻了個白眼說:“那是在監獄裡,妳白痴喔。”

“不,不是!”她大叫。“只要是叛徒都會。”

“條子不算叛徒,他們又不跟我們同一邊!”

他們兩個爭執起來,Steve和Sam只好在旁乾瞪眼。

他們正站在另一個建築工地外面,尋找能進入的方法。

“拜託,伙計們,”Steve懇求道,“我們也想幫Clint,好嗎?但是如果我們找不到Barnes,我們就沒法幫上忙。”

“為什麼?”一個沙啞的聲音穿過少年們喧鬧的爭吵聲。

Steve快速轉身,發現自己正和Bucky Barnes面對面。

“嘿!”Steve倒抽一口氣,一部分是因為喜悅,一部分是因為荷爾蒙不足。“你今天在這裡上工!”

Sam斜斜了他一眼。

Bucky穿著一件髒兮兮的T卹和牛仔褲,頭上戴著一頂亮黃色的工地用安全帽。這副裝扮完全符合Steve對建築工人的想像。

“你想要幹嘛?”Bucky臉色陰沈。

“我們,呃,我們需要你幫忙,”Steve說。

Bucky皺起眉頭。

“他們把Clint抓走了!”其中一個男孩大喊,Sam噓聲制止他。

Bucky看著Steve,眼神銳利。“什麼?”

“我們正試圖幫助他,”Steve嘆氣。

青少年們爭相報告Clint的困境,說實話,Steve不覺得那會有什麼幫助。

所以Steve把Bucky拉到一旁,讓Sam去應付他們。

“聽著,”Steve說,“我們已經得到訊息,知道這種藥物的始作俑者以及事情的來龍去脈。”

Bucky看著他眨了眨眼。真該死,Steve才猛然驚覺,難道...難道作為Pierce的上游承包商,Bucky也參與其中?也許這就是Pierce高度重視Bucky的原因?

“主謀是Pierce嗎?”Bucky一點質疑都沒有,直截了當地問道。

Steve猛眨眼,有點吃驚,然後不由自主地點頭 - 完全克制不了自己。(譯者:欸欸,警察可以這樣透露嫌犯是誰嗎...一一:)

“可惡,”Bucky挫敗地揉臉。他的指關節粗糙乾燥,沾滿塵土。“真該死。”

“怎麼了?”Steve低聲問,完全沒有被Bucky濃密的黑睫以及有點破皮的粉色嘴唇所吸引。(譯者:Rogers警官!我要吹哨子了!)

“我.....唉..”Bucky嘆了口氣,一邊揉著嘴唇一邊說。“我真希望不是他。”

“為什麼?”Steve問。

“因為,”Bucky憤憤地說,“他正在建設更新這個小鎮。帶來活計、工作。建造新的家園。”

Steve神色無奈。“沒錯,明面上是這樣,但他卻暗地裡分發毒品,這混蛋。我只需要證據來證明這個。”

Bucky盯著他,眼神無比犀利。“你到底打算怎麼做?他們已經栽贓在Barton身上了。他也為Pierce工作,你知道的。”

接著他陷入某種沈思。

“我不知道,Rogers,”Bucky哼哼,後退一步。“你就這樣走進來,告訴我這些就要我幫忙。我可沒那麼信任你。”

“是的,我明白,但是 - ”

“但是什麼?我加入,幫你們找到證據,然後呢?要是我被抓到呢?沒門。你得離開。”

他揮手示意他快走。

“不是,但 - ”Steve仍想爭取。

“沒有搜索票,就不能進去,”Bucky堅定地說,雙臂交叉。“警官。”

Steve擰眉,然後退後。他知道他只是在浪費時間。“好吧。我懂了。”




 
第二天一早。

“握漕,”Steve長長的呻吟了一聲。

“沒錯,”Sam站在他旁邊說。

“他們一點時間也不浪費,對吧?”Rand警員在Steve另一側感嘆。

Steve只能乾瞪眼。

眼前每一台巡邏警車都被塗滿了亮光漆。

他和Sam的巡邏車狀況最糟,很顯然,這兒的居民們確實有在注意警察和他們開的車。

車身的每一寸都被噴上橘色的豬跟飛舞的老二,每一寸,甚至連擋風玻璃也都沒放過。

“哇,”Sam搖頭。“我只能說,!”



 
 
“所以他被保釋了,”Sam說。“我假設這就是你跑得像腳底抹油的原因?”
“抱歉!我馬上回來!”Steve喊,人已經衝出警局大門的半路上。


 

 
“你不能來這裡,”America雙臂叉腰站在那,堵在Barton家的前廊上。

“聽著,America,”Steve開口。“我開著一台塗滿老二的警車來這裡 - 我相信你們絕對跟這事一點關係也沒有,總之,我有很要緊的事要找他。”

“不,”她大聲說。“我信了你,你這爛人。你是最糟糕的,就像其他人一樣。你得離開。”

“America,”Steve身後傳來一個低柔的聲音。他轉身。

“Barnes?”Steve眨眼。

“別去吵Clint,”Bucky說。他向Steve招手。“跟我來。”

即使他努力過,Steve也沒法對他說不。

“嘿!”America抗議地大叫。

Bucky轉身,對她做了一個“拉上拉鏈”的閉嘴手勢。

所以Steve就這樣乖乖跟在男人後頭走下人行道。他們沿著步道往後走,穿過馬路,停在Barnes老家門前。這間房子看起來灰撲撲的、油漆褪盡,搖搖欲墜,但Steve很容易就能認出來。

“進去,趕快,”Bucky粗聲說。

房子裡頭毫無生氣,陰沉沉地,這兒絕對需要多注入一點人氣。

“好吧,”Bucky冷靜地關上前門。“聽著,我跟Barton談過了。”

“是嗎?”Steve急切地說。

Bucky舉起手示意他稍安勿躁。“他說他被捕的理由是因為嗑嗨了。他的老闆看到他正在搖頭晃腦 - 發作之類的。所以他們就報警了。”

Steve有點萎。“然後?”

“然而他說他根本沒有嗑嗨。他一整天都在工作,前一天晚上睡著的時候吃了一點安眠藥而已。他不管有沒有在工地上班都會慣性遲到,所以我相信這一點。”

Steve耐住性子等著,因為他知道Bucky正要講到重點。

“這就是為什麼那天他有點不靈光。但他提到有一點很奇怪,他的老闆把他叫出去,就好像有意在尋找什麼一樣。”Bucky嚼著下唇,就跟他小學時打棒球時一模一樣 - 他一緊張就會這樣。

“所以,”Bucky的呼吸很粗重,“沒錯,我知道他有在種大麻那一些的。他們利用他來轉移工地的注意力。尤其是他又有前科。”

Steve皺起眉頭。“是的,不,我會確保那不會成為他的致命點。”

“Rogers,你沒法保證的,”Bucky粗魯地打斷他,帶著怒意。“你不能因為你拿了個破徽章,就搞英雄主義那一套。”

“我沒有,”Steve繼續冷靜回應。“相信我。”

Bucky定定看了他一會兒。“不管怎麼說,”他轉過身,走到物品堆到要滿出來的大廳壁櫥旁。“我昨晚在那塊工地有工作。”

Steve的呼吸卡住了,絕對不是因為Bucky背對他彎下腰的關係 - 他挖出一大堆袋子和大衣。

他手上拿著一支很舊的iPhone。“這個。”

Steve呆愣地看著。

“我把手機設置了錄影,裝在那工地我們裝卸貨的地方。”Bucky低聲說。“我們準備要鋪設地板,所以進了成噸的硬木地板。不過,有人完全無視禁止進入的警告,跑進去裡頭拿了一些好東西。告訴我這可以作為匿名證據嗎?”

Steve的眼睛瞪得像銅鈴。

“我靠,你是認真嗎?”  他對著Bucky拼命眨眼。“你可能會被抓包。”

Bucky聳聳肩,“我覺得不會那麼倒霉。再說,你也有可能是在說謊。”

“這個視頻......可以證明我沒亂說?”

“諸如此類的,”Bucky笑得像隻偷了腥的貓。





“這可是高保真的證據,好傢伙!”Sam興奮大喊。

“是的!”Steve朝空中揮拳,在視頻第五次循環播放時。

“很好,”Ross隊長哼了一聲。“準備好逮捕令。你會需要它。”





TBC.

- - - - - - - 

譯者:準備破案啦!接著就是慶祝式....你們懂的(眨眼)


评论(12)
热度(68)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