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半AU / ABO】jamais vu 陌生的愛人 part1

授翻【冬盾半AU / ABO】jamais vu 陌生的愛人 part1

原文:AO3

昨天被某件事情給氣到,化憤怒為力量決定衝這篇啦!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原作Claudia_flies就是之前我翻過的四季更迭的作者咩!難怪那麼辣XD。(作者之前就把全部作品的翻譯授權都給我了哈哈哈)


Summary

他們聚集在頂層的機密會議室,因為Tony想要組織一個與復仇者搭配的特戰小隊,Steve承認他的看法很有道理,畢竟復仇者們並不擅長秘密行動。他只是...不喜歡它。


正文:

從冰層解凍出來之後,Steve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讓自己免於為己身的慾望感到羞恥,接受它們,並最終擁抱它們。


過去,他沒有太多機會能跟任何人討論這個隱私的事情。原先的他疾病纏身,血清之後他變得太過強大,不管哪一種身體狀況都不是讓人感興趣的Omega。他在一個極為保守的天主教家庭中長大,他的母親每晚都會檢查,確定他的手規規矩矩地放在被子上頭,更別說他早年的幾次熱潮全程都是在他母親的監視下渡過(譯者:禁止手X!?好嚴格呃...)。並不是擔心有誰在覬覦他,只是...就是規矩...而這讓他無論是在當時,或是在母親離世之後,都嚴格地遵守這些教條。


所以啦,購買“那種”玩具感覺非~常罪惡,甚至讓他覺得是個錯誤。在它寄到之後,整整一週他都沒去碰那個外觀平平無奇的棕色盒子,直到好奇心壓倒了他。接下來就是一連串從小心翼翼到充滿創意的嘗試,總而言之到最後,Steve不禁納悶自己到底為什麼要等那麼久。


他晃動臀部往下推,讓玩具慢慢撐開他。這是他最喜歡的部分。他的身體緩緩打開,熱情地接納整根棒狀物到兩顆球形底部,它帶來令人滿足的充實感。


即使是現在,這也不是任何人想與美國隊長做的事,即使他們知道他是個Omega也一樣。


Peggy曾經是...好吧,她可是Peggy。她是那麼與眾不同。那時他們必須保守秘密 - 隱瞞他的真實性徵。但,他們曾經討論這個 - 談到之後會怎樣 - 在整個戰爭結束,當九頭蛇都被消滅,他不需要再戰鬥之後。他們可以一起擁有一間小屋,也許在英國的薩默塞特或美國布魯克林,亦或者任何地方都行,然後添幾個孩子。Steve喜歡這些想法。想像他變得豐滿、腹部鼓脹,原本為了打仗而生的軀體能成就其他更有意義的目的。


他再次滾動臀部,頸子後仰,將頭部陷進柔軟的絨枕,他放任自己因為玩具在體內移動造成的快感呻吟出聲。想著Peggy的雙手和她展顏而笑的紅唇。


如今,沒人知道這件事,相關的記載被嚴格保密,事實就這樣埋沒在歷史之中。神盾局也樂於維持表象,為了政策,也為了社會大眾對歷史的看法。Steve隨他們去,他還能怎樣呢?他孤身一人,迷失在新世紀,除了同意別無他法。


現在,所有那些圍繞著他跟神盾局的虛假城牆都已崩壞,墜毀在波托馬克河底。終於甩掉這一切!Steve暗自慶幸。當他不斷扭動,持續搖擺臀部,用玩具一次次操著自己,他的腳趾在被子底下蜷縮。


現在知情的只有復仇者們,Tony,Natasha,Thor,Bruce,Clint。他們都毫無意見地接受了它。在他與Tony談到他成長過程中,Howard總是說Steve是Alpha巔峰時代的代表時,Tony聲稱他老爹根本是“頭殼壞去”。Steve始終納悶,好奇Howard怎能懷抱對這虛假謊言的信念如此之久。


當高氵朝席捲,他捲曲身軀,將膝蓋抱在胸前,想像 - 假裝那兒有人抱著他,照顧著他。Steve讓自己沈溺其中 - 這些幻想不會傷害任何人,尤其是他自己。當他蜷縮在暖和柔軟的被子和枕頭之間,他把玩具繼續留在體內,讓身體緊緊包裹住那偽裝的結。


他發現現代人不太關心這個。從Steve生活的年代以來,氣味遮蓋劑和抑製劑經歷過很長時間的發展,當神盾局為他血清加強過的身體找到合適的配方之後,更加沒有人會質疑他的第二性別。就這樣渡過一兩年後,Steve也不再去思考它了。他把曾經的夢想 - 在薩默塞特或布魯克林組織一個溫暖小窩 - 擺到一旁。那已經不是他有機會擁有的東西。


他把臉頰壓進枕頭,擋住光線。擠壓體內的玩具,讓偽裝的液體填滿他,擁抱這暫時的滿足。


至少,這是他能擁有的。


* * *

 

他們聚集在頂層的機密會議室,因為Tony想要組織一個與復仇者搭配的特戰小隊,Steve承認他的看法很有道理,畢竟復仇者們並不擅長秘密行動。Natasha和Clint無庸置疑是高手,Steve自己也不會太差,但,說真的,他們的臉孔辨識度都太高了。在錯誤的時間與地點,一個手機攝像頭足以搞砸任何任務,Steve能理解。


他只是...不喜歡它。


他曾與神盾局的特戰隊合作過,必須與那些粗魯自大的Alpha們爭奪領導權,他不得不假裝在乎,強迫自己融入。他不想再次在任務中裝模作樣,不想參與到眼下的計畫中。


“Hill有些很不錯的人選,”Tony興致勃勃,將六份人事資料檔案拉到屏幕上。“這些傢伙都經過嚴格篩選,保證是皇家出品,完全效忠神盾的純種貨。絕對不參一絲九頭蛇雜質!”


Steve交叉雙臂抱在胸前,瞪著眼前這些候選人。他們都是Alpha,當然啦!想也是。


“我們應該跟他們逐一會談,”坐在角落的Clint表示。“Hernandez堅強可靠,Barnes也是。幾年前我跟他們兩個一起出過幾次任務。”


“去年Barnes不是都被丟在候補嗎?”Natasha質疑,瞇起雙眼看著屏幕。


Steve也在看著。Barnes的照片是直接使用軍方拍攝的檔案照,頭髮削得很短,雙眼直視前方。就像這個新世紀所有討厭的Alpha那樣吸引人。


“沒錯,”Clint點頭。“沒記錯的話,他之前被俘虜,被迫接受了某種實驗。回來後他們就不再讓他參與外勤任務了。真是可恥,這傢伙是個很棒的狙擊手。”


這樣的評價,來自Clint,意味著Barnes是世界級的頂尖人才。


Steve仍然不喜歡這個主意,但一通抱怨之後他還是得向隊員們讓步。


“我想,跟他們談談沒有什麼壞處。”


Tony興高采烈地擊掌,隨即用對講機呼叫Maria。

 

* * *

 

Maria和Natasha負責面試,所有的應徵者都表現出足夠的企圖心以及極佳的配合度,以求加入復仇者,或者,符合Stark工業的期望也不錯,這可是每個人薪水的直接來源地呢!


Steve從會議室上方隱蔽的監視台觀看。


Hernandez很好,就像Clint說的那樣,堅實可靠。Steve能看得出他沒有任何口是心非。他擁有Steve在神盾局期間開始欣賞的專業軍事態度。他能辨識出那些上前線只是為了增加軍階的傢伙們,他們只是為了加官晉爵,但Hernandez是個尊重生命的人,這樣的特質如金子般珍貴。至少,從過往到現代,這種信念是始終不變的東西。


接下來的兩位候選人都沒有通過面試。Johnson在面試間裡開了幾個笑話,他大概以為只有Alpha們會聽到,這讓他立刻被判出局。Steve和Tony難得沒有爭執就達成統一意見。Aliers想要謀求的是一份內勤工作,所以Maria幫他另找出路,在國務院的幾個聯繫人可能可以幫得上忙。


Barnes看起來完全跟照片不同。他的頭髮很長,當他進來時,他的頭髮整齊地往後梳成一個小馬尾紮在腦後。當他在門口與Natasha和Maria握手時,Steve發現他的左手完全由金屬製成。他能清楚看到坐在他身旁Tony眼中閃爍的光芒,Steve的胃不安的下沉,Tony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的。


他是對的。Barnes和Hernandez都選入了特戰隊,另外還有一個叫做Lindel的年輕Alpha - Maria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什麼潛力。Steve還不太肯定這幾個人,不過他很快就會有機會測試他們的能力。


至少,Barnes是真的很不錯。既專業又嚴肅,但Steve能感覺得出他急於回到第一線的衝動。Natasha大概猜到Tony的想法,所以她把測試那條金屬手臂列為加入的條件之一。Barnes似乎並不情願,但能夠加入戰鬥任務的承諾讓他同意接受Tony的檢查。


只要能夠回到戰鬥中,他八成會同意任何條件。他就像Steve曾經那樣的不顧一切,而這個聯想讓他感到不舒服。

 

* * *

 

並不是說他不喜歡Barnes。只是,那個接觸到他肌膚的男人不知為何讓他心旌動搖,這讓他浮躁不安,魯莽行事。


Natasha命令他退出訓練,因為他把這個Alpha整個人擲過房間,摔在健身房牆壁上,力道強勁到在水泥牆面留下凹痕。Seve感覺糟糕透頂,他想去道歉並把Barnes扶起來,但Natasha嚴厲的表情讓他轉身,直接走向淋浴間。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Steve知道他應該能控制得更好。他應該很清楚要如何和其他沒有被增強的士兵對打。


他不想承認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在害怕,是恐懼造成了他的過激反應。對Barnes莫名的擔憂與警惕。深色頭髮的男人什麼都沒做,他始終彬彬有禮,保持適當的距離,顯然清楚接收到Steve拒人千里的冷淡舉止的信息。


Steve知道對方一定莫名其妙。他痛恨自己無法克制的衝動,討厭自己沒辦法假裝跟Barnes,Hernandez和Lindel一樣;他不像Clint,Pepper甚至Bruce。他應該要成為所有單位都期待的,值得信賴的可靠領導。


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的行為,他既不像Tony,天才科學家無窮的信心源於他的財富和天份;他也不像Natasha,她有辦法輕鬆地融入任何一種情境。她隨意改變身份的方式就像換衣服那樣自然。


Tony已經提出異議,指責他迄今沒有與新組建的複仇者特戰隊們合作過,Steve幾乎就要同意了。只是,在經歷過這些日子的狀況後,先讓他們與Clint或Natasha一起出任務似乎是個更好的主意,僅管Steve是不會跟Tony承認任何事的。


當Steve試著在腦海重建早先的對戰景象時,他讓淋浴的水流沖刷過他的肩膀。他回想每一個動作,每一次阻擋、踢打和出拳,然後那關鍵的一刻來了。他的身體在水下繃緊,就像他正在為那一刻重新做好準備。


Barnes抓住他的大腿後側;他的手掌邊緣陷入Steve臀部圓弧的曲線,他的手指頭就落在Steve的雙腿之間。他們正在近身格鬥,而Barnes努力搶得優勢,老實說,如果今天跟他扭打成一團的是個Alpha,那麼他的手滑到哪裡都不會有事。


Steve恨死自己的身體反應。他應該能夠克制的。


Natasha很聰明。她一直等到Steve洗完澡,吃過晚飯並在接近就寢時間時,她才施施然帶著一瓶濃郁的俄羅斯茶和一小罐果醬出現在他的公寓裡。


Steve最近剛開始這個嗜好,所以他讓她進門,跟著她到廚房,等她煮水,把杯子從櫃子裡拿出來。


直到他們坐在櫃檯旁享用各自的茶 - Natasha的又濃又甜,Steve喜歡淡茶,只加一點點果醬 - 時她才開口。


“也許是時候讓更多團隊成員知道真相了。”


這只是一個建議,他知道,但Steve還是感到緊張,他搖搖頭。這對Natasha,甚至是Tony來說都不算什麼。但,他們看起來不像Steve那樣 - 不像Steve那麼像個Alpha。他們的身體並沒有囂張地向外界宣稱他們實際上不是的存在,而神盾局在最初幾個星期裡向他講述的關於現今社會有些觀點仍然保守的教訓,現在仍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


“這有可能成為安全風險,你不知道新人會如何反應。我們需要穩定的上對下關係。至少就目前來說。”他最後下結論。


Natasha啜飲著茶,點了點頭。


“我知道,只是,你得想一想。這是我們最終必須跨越的鴻溝。”


“那會是一場鬧劇,”Steve咕噥,低頭喝著自己的茶,Natasha笑了。


“嗯,這一切不都是嗎?我們都還是倖存下來了。”


Steve也笑了,至少他的幽默感回來了一點。如果他們都能克服Tony的預熱惡作劇,那麼也許這也不是太糟糕。


不到一個月,Steve就對這樂觀的想法感到後悔了。



TBC.

 


评论(37)
热度(93)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