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AU】He is not my Boyfriend 假戲真做 C8(完)


Summary:我不想放開,除非你看著我的眼睛說你討厭我了,否則我要握著這隻手,直到天荒地老。


[]Chapter 8[]


正文:


「哦見鬼了,你是誰!?」

這原本應該是個美好的早晨,應該要由輕柔的音樂與甜蜜的吻最好再來點咖啡香來喚醒,而不是被高分貝的尖叫灌破耳膜。

史帝夫翻過身,抬手遮住突然打在臉上的陽光,眨眨眼睛,一時間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 他應該是在巴基的地方沒錯 - 昨晚他們慶祝交往三個月,巴基留他下來過夜,他們喝了點酒,胡鬧到很晚,這人自從嘗過滋味之後對史蒂夫彷彿上了癮一般,只要逮到機會就纏著他不放。下意識收縮了一下那處,史蒂夫隱約還能感覺巴基埋在裡頭的餘韻。

尖銳刺耳的女聲仍在持續。

史蒂夫將被子拉上胸前,警惕的看著眼前的女人,金色長捲髮,高挑的身材包裹著合身的洋裝,姣好的臉龐畫著精緻的彩妝,看得出來是精心打扮過。然而應該是漂亮的一張臉蛋此刻卻是怒意不平。

「你這人是怎麼回事?老天啊快把衣服穿起來!詹姆斯在哪裡?我真不敢相信!」女人雙手抱胸瞪視著他,言語間透著不滿。

「不好意思,你是哪位?」坐起身,史蒂夫視線搜尋著昨晚亂丟的衣物。

「我?!我是詹姆斯的女朋友!你又是誰啊?」

什 - 

彎身撈起就掉在他床邊的內褲,史蒂夫的眉頭整個都揪緊了。

「我是他的男朋友。」最初的驚訝過後,史蒂夫顯得格外冷靜。

「什麼?詹姆斯才沒 - 」金髮女子瞪大了雙眼,隨即一臉恍然,「哦 - 我知道了,你就是那個不要臉的基佬 - 」

「女士,請你說話放尊重點。」

「幹嘛?就是個被操屁股的,還怕人說?」

史蒂夫心頭一股怒意升起,手指揪緊了床單。

「我知道你,不就是因為一個賭注詹姆斯才免強配合演那齣假男友的戲嘛,他都告訴我了,跟你上床也不過是好奇,」金髮女子揮揮塗滿鮮紅蔻丹的手指。

看對方並無迴避之意,史蒂夫逕自在被子下套上了內褲,一邊反駁,「不,巴基說你們早就分手了。」

「分手?那只是因為我去日本派駐半年,所以才同意他在紐約的時候寂寞可以找人玩玩,你還不懂嗎?你只是個替代品,玩男人總是比玩女人方便嘛,反正你們這些人不都到處跟人上床?」女人語氣不屑,「不過我這正牌女友回來就用不著你了,詹姆斯就是人太善良不好意思直說,你就識趣點自己滾,別搞得大家難看。」

「…妳...」女子咄咄逼人的言詞煞有其事,心思飛轉,史蒂夫相信巴基不會騙他的 - 應該 - 僅管此刻與多年前朗姆洛的妻子上門質問那一幕如此雷同。「我不相信妳,我等巴基回來看他怎麼說。」

「等他?他現在不在這裡就是最好的證明,他根本不想再見你!你要證明是吧?喏...」女子伸出左手,亮出無名指上明晃晃的祖母綠寶石戒指。「知道這是什麼嗎?巴恩斯家傳的結婚戒指,我去日本前詹姆斯就給我了,不信你看...」她指著隔開客廳與臥室的大書櫃上擺放的巴基與家人的合影 - 其中一張巴基與他祖母的合照。

照片中巴恩斯老太太手上真的就帶著這個戒指。

女子說完之後似乎在史蒂夫瞬間蒼白的臉色上看到了想要的效果,便走去客廳,給他空間穿上衣服。拿著巴基與巴恩斯老太太合影的相片站在書櫃前,盯著老太太手上那顆頗有年代的祖母綠寶石戒指,一顆心直往下沉。

手指輕撫過那褐髮男子燦爛的笑顏,他曾經感受到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嗎?兩人相擁交融時那種神魂震顫的歸屬感都只是他的錯覺嗎?這些日子以來,給他的微笑,看著他時眼裡的喜愛之情都只是做戲嗎?

閉上眼,昨晚巴基擁著他欲言又止的神情浮現眼前。

看著那雙海波蕩漾的灰藍眼眸,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巴基會說出他一直想要的 - 是的,他變得貪心了,他渴望更深層的情感,他希望巴基能夠愛他 - 但是巴基什麼都沒有說。

省省吧你!只會勾引男人的婊子,不過是他一時方便的玩物。

曾幾何時,

要求一份屬於自己的真心竟是奢望,

第三者!

宛如蛛網上掙扎的蝶,他始終擺脫不了插足他人感情的命運,這是多麽可笑。

他想要的一直很簡單,不過一份純淨無雜質的愛而已。

卻如此困難。

如此困難。

也許那欲言又止的話語其實只是說不出口的分手,也許在他知道巴基原本是直男時就該預料到這樣的結局。

其實他一直在等,內心深處,在這份甜蜜戀情的背後,他一直在等,什麼時候美夢就會破碎。

將相框輕輕放回原處。

史蒂夫從自己的包包裡找出巴基先前給他的大門鎖匙,冰涼的金屬脫離他的手心落在床頭櫃上的清脆聲響是心碎落地的聲音,他該走了。




巴基快要瘋了。

他哪兒都找不到史蒂夫。

那個金髮男子就像隨風而逝的泡沫消失在他的生活。

「我真的不知道他去哪裡。」黑皮膚的男子語氣嚴肅。

「山姆,拜託,已經四天了,你們都不會擔心嗎!?」抓過自己亂糟糟的頭髮,巴基幾乎要從那雙黑色的眼珠裡頭看到一絲同情。

嘆了一口氣,山姆坐在辦公桌後揉著眉心,「聽著,他是大人了,我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幹嘛,」

「請告訴我他有跟你通電話。」看著那雙誠摯的灰藍色眼睛,山姆發現他很難相信史蒂夫告訴他的話。

沒錯,剛開始他也很生氣,史蒂夫只留下一句巴基已經有未婚妻,他要休假兩週然後就人間蒸發,這實在不像平常的他,山姆只能假設史蒂夫這次失戀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嚴重,導致他要避開所有人的關心獨自療傷。當這個褐髮男子一臉頹喪地出現在診所時,山姆第一個念頭是一拳揍歪那張帥臉。但他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的清白時山姆猶豫了。

「他沒有,」山姆搖頭。

巴基把臉埋進手心,「沒有誰,任何人,有可能知道他去哪裡嗎?」

或許,山姆躊躇著,其實他大概知道誰可能知道羅傑斯的下落。

「好吧...」

無視褐髮男子臉上綻放的希望光芒,山姆沉下臉用最嚴厲的語調說,「不要讓我後悔告訴你,你這混蛋敢再傷他的心我就...」

「絕對不會。」瞪著那張認真又急切的臉,山姆終於提示他去問羅斯伯爵夫人。

「史蒂夫跟他媽媽很親,他絕對不會讓他母親連續多天沒有他的消息的。」

巴基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這麼蠢過。

莎拉出乎意料的冷靜,當他以為他會面臨質詢或者是拒絕,但對方卻平靜的聽他解釋完整個來龍去脈。

「詹姆斯,那孩子受過傷害,外表上雖然看不出來,但其實他的內心並不相信自己能得到...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電話那頭的女子嘆了口氣。「你愛他嗎?」

長島那兒有間伯爵買給她的度假小屋,每當伯爵夫妻去美國的時候就是住在那裡,莎拉表示史蒂夫那兒也有一份鑰匙。

地址我可以給你,但...我希望你知道,假如你愛他,就坦白告訴他,讓他知道他值得,告訴他你願意為他受傷,既使你也害怕。


他不知道伯爵夫人如何能從他在電話裡的一句,「是的,我愛他。」聽出那麼多。

當那天晚上他擁著史蒂夫,輕吻他圓潤的肩頭,聽他說著前些天遇到的奇怪客戶,凝視他嘴角揚起的笑靨,巴基的心緒浪潮澎湃,某種洶湧的情感狂熱地奔流過全身,那一刻,他知道他愛上了這個男人,這個看似堅強,內心卻柔軟無比的美麗男子。

他該告訴他的,但他害怕說出來或許會破壞了現有的一切。

當他帶著餐點,打算跟史蒂夫一起享用床上早餐,好悠閒地消磨整個週末早晨,卻發現前女友朵莉絲大咧咧的橫躺在沙發上,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而與他共度一夜良宵的親親男友則不見蹤影,他就知道要糟。

巴基不打女人,打女人的男人都是畜生,但那一刻他感覺自己化身禽獸都願意,但是他還是忍住了。

面對不曾見過的暴怒的巴恩斯,朵莉絲哭花了妝,交出了之前沒有歸還的鑰匙,承認自己一直想復合,從貝卡那邊知道巴基竟真的跟男人交往之後非常不甘心,所以才想出這個謊騙了史蒂夫,那顆祖母綠戒指也是她花言巧語從已經有些老人癡呆的巴恩斯奶奶那邊騙來的,巴基當然二話不說一起收了回去。

「但你一直喜歡女人!!」朵莉絲一邊交出戒指,一邊仍然不死心地哭喊。

巴基反手一拳垂在大門上,巨大的爆裂聲鎮住了哭泣中的女人,「我警告妳,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史蒂夫如果有個什麼...」起伏的胸膛與額角浮起的青筋顯示了男人的情緒瀕臨爆點,他咬牙嘶聲吐出最後的威脅,「妳最好祈禱他沒事,否則我會讓妳後悔認識我。」




初春時節並非弄潮的旺季,諾大的白色沙灘上只有一個孤單的身影獨自坐在岸邊,眺望日出彩霞。

海濤聲填滿了寂寥的空氣,偶爾傳來的幾聲海鷗啼叫提醒著他這世界仍然在運轉。

今天是第五天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是等待心痛的結束,還是等待一個遙不可及的希望。




隱約的沙沙聲隨著海風呼嘯過他耳邊。

「陰影終究會過去,就連黑暗也會消失,嶄新的一天將會來臨,太陽也會散發更明亮的光芒*。」

那人說完之後就不再出聲。良久,史蒂夫終於回頭。

詹姆斯・巴基・巴恩斯,茂盛的鬍子幾乎遮住他大半張臉,總是神采飛揚的大眼帶著血絲,濃重的黑眼圈與蒼白的臉色讓那本就頗具東歐氣息的臉龐更加像是羅馬尼亞來的吸血鬼。

但他並沒有隨著初升的光芒化為塵埃,這真的是巴基,一臉憔悴眼神卻熾熱無比。

似乎為情受折磨的人並不只是自己,然而這情字已傷得他無力再繼續,史蒂夫心中一痛。

巴基剛剛對他念的是魔戒電影裡的台詞,是魔戒持有者佛羅多想要放棄時,山姆鼓勵佛羅多要堅持下去的話。巴基的意思是要他不要放棄嗎?但他已經失去了信念,就像被陰影折磨許久的佛羅多。

「但我能抱著什麼信念,巴基?」

別再用那樣的眼神看我,不要。史蒂夫垂下了眼簾。




開了一夜的車,巴基終於在破曉時分抵達伯爵位在海濱的度假小屋,當他看到史蒂夫的車子時心臟簡直要跳破胸膛,但史蒂夫並沒有在屋子裡頭。

寬闊的海灘一望無際,站在小屋的門廊前,巴基瘋狂地望向四周,希冀能找到他心心念念的人,終於在第一道曙光破開雲層時,足夠明亮的光線讓他發現了遠處那個小小的身影。

他瘦了,一向光潔的下巴也冒出了點點青髭,被風吹拂的金髮凌亂地垂在額前,遮住了他清澈的藍眼睛。

巴基心底難過得想捶死自己,他第一次愛上了一個人,卻讓他回想起最不堪的過去,再次把他深深傷害。

「我應該要告訴你,這世界上一定存在著愛,而那值得我們奮戰。」朝史蒂夫走了兩步,巴基看著那人垂下了眼睛,「但我其實要說的是,史蒂夫,請你看著我,」巴基單膝跪在他面前,耐心地等著那個金髮男子抬眼看向他。

「我已經愛上你了,你在我懷裡的時光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我只想要這樣抱著你,一直下去,我不能...我...這幾天找不到你我真的要瘋了...我不能沒有你。」他伸手,握住史蒂夫的手。「我不想放開,除非你看著我的眼睛說你討厭我了,否則我要握著這隻手,直到天荒地老。」

「史蒂夫,請你相信我的愛,讓我和你一起,為了我們的未來奮戰。」

史蒂夫只是凝視著他。

巴基從褲子口袋掏出手機,放出一段錄音。沒錯,把朵莉絲趕出門之前,他錄下了她的“口供”。

眨著眼,史蒂夫整張臉突然紅了起來,彷彿意識到自己因為他人蓄意的欺騙與挑弄搞出這樣失蹤數天的陣仗有些太過丟人。

「我是不是很白癡。」將臉埋進膝蓋,金髮男子語音挫敗。

「不,不,親愛的,你只是...你只是缺乏一點信心,」改坐在他身旁,巴基展開臂膀將史蒂夫環入懷中,終於,他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

「對不起。」悶悶不樂的聲音從那顆亂糟糟的金髮底下傳出。

「我也要跟你抱歉,我沒想到朵莉絲會做出這麼偏激的事情,我已經收回了她偷藏的鑰匙跟偷來的戒指,也警告過她,她不會再來煩我們了,我保證。」

金髮男子仍然埋著頭。

「嘿 - 」抱著他晃了晃,巴基輕聲說,「沒關係的,只要以後別再讓我這樣著急了,好不好?」

他總算肯抬起頭,一雙紅通通的藍眼睛顯得更是無辜,巴基看得更是心頭一軟。

「以後不會了。」

「你保證?」

「我保證。」咬咬唇,他又追加了一次對不起。

「但我更想聽到另一句話。」

拂過他柔軟的瀏海,巴基的手指滑過他的額角,沿著耳廓往下捧起他的臉,讓那雙藍眼與他對視。

史蒂夫緩緩眨眼。

巴基灼熱的目光掃視他的臉龐,慢慢往前,輕啄了一下他的唇,巴基讓他們額頭相抵,深情地凝視他。

「我愛你,說你也愛我。」

那雙映照著旭日金芒的晴空色眼瞳含著盈盈水光。

他笑了。

「我也愛你。」

巴基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




END.


*魔戒電影台詞:In the end, it's only a passing thing, this shadow, even darkness must pass. A new day will come. And when the sun shines, it will shine out the clearer.




一個場外:

七月四日晚上十點Barrage吧檯熱鬧非凡。

酒保:讓我們歡迎今天的GOGOBOY!注意!今天有位特別的朋友要與我們一起同樂,就是有固定女性伴侶的“直男”克林特!請大家拿出最大的熱情好好招待他的第一次!

台下歡聲雷動。

克林特:老子虧大了。但小娜笑得很開心,嗚嗚。

音樂催落!

兩旁專業的GOGOBOY俐落地幫克林特撕掉穿在外頭的表演用長褲,露出裡頭閃閃發亮的亮片小褲。

觀眾:搖咧搖咧!!GOGOGO!

史蒂夫:跳得還不錯啊!

巴基:屁股沒你的好看。搖頭。

史蒂夫:不好意思,我那是萬中選一。

巴基:操起來也是萬中選一的爽。

娜塔莎:不,巴頓的屁股也很好操。

一眾男人噤聲。

克林特今晚仍舊只有躺平的份。

- - - - - - 

Ya!哈哈哈哈我寫完了!嗯?感覺好像少了什麼?大概得等掉落的番外吧hhhh

评论(56)
热度(88)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