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AU】He is not my Boyfriend 假戲真做 C7


Summary:「讓我來,我會讓你很舒服的。」史蒂夫的指尖一路往下滑。


[]Chapter 7[]


「難怪你那天看起來一臉驚恐。」

「我沒有驚恐,只是有點...嗯...文化衝擊?」

史蒂夫低笑,文化衝擊?虧他想得出來。

「那現在呢?看到搖晃的男人的屁股對你來說還是很...衝擊?」

「事實上,」巴基瞇起眼,「我發現某人穿著性感小褲的屁股對我的老二真的衝擊挺大的。」

那才不算性感小褲 - 史蒂夫在內心偷偷反駁,但,就讓巴基先這樣認為好了,他對一個男人能擁有多少種花樣的內褲似乎沒有任何概念,對巴基來說,內褲不外乎就是像拳擊短褲或平角褲那樣的玩意,緊身的子彈內褲對他而言就算得上性感了。

反正,來日方長,他會有機會教他認識那些精緻的玩意的。

那天巴基向他坦白之後,有一陣子史蒂夫其實頗為不安,然而巴基用行動證明自己對他是認真的,讓史蒂夫漸漸釋懷,畢竟,一個人改變性向並不算少見,之前巴基可能就是沒遇上那個打開他這一面的男人 - 自己是他各方面意義上的第一個男人讓史蒂夫不免有些自得 - 話說回來,跟“直男”交往對他來說也是全新的經驗。

他們之間的相處很快就變得像相熟的老朋友那樣充滿默契,不同的是他們會擁抱接吻愛撫,巴基對他的屁股特別有興趣 - 這是個好的現象 - 他們還在摸索,在兩人都能接受的範圍內可能的親熱,他不急著走到那最後一步,巴基也在逐漸適應,一致的步調讓兩人都覺得這段戀情分外舒適。

當他第一次不小心在巴基家過夜之後,巴基就把鑰匙給了他,讓他下班後直接去巴基家洗澡吃飯,與老吃速食微波食品的巴基相比,史蒂夫的手藝可以算得上大師級 - 其實他懷疑巴基是為了回家有熱騰騰的晚餐等他所以才老是叫他去用巴基的廚房 - 他確實也喜歡去巴基那兒洗澡,跟他自己的公寓比起來,巴基住的地方雖然比較小,但淋浴設備卻是出乎意料的豪華。

史蒂夫拿到鑰匙的時候有點猶豫,感覺這樣是不是太快了些,但巴基堅稱這不算什麼,(你又不留下來過夜,)對啦,他們只不過是一起吃飯一起窩在電視機前面交纏雙腳當沙發馬鈴薯,史蒂夫還是回自己的地方睡覺,只是每一次離開巴基變得越來越難。




「你認真的嗎?」下巴一揚,洛基比了比站在店門外一邊等巴基一邊欣賞咖啡店外擺設的金髮高個子。

「再認真不過。」

洛基揚起一邊眉毛,「好吧,」把結帳找的零錢塞進巴基手裡,聳聳肩表示隨你高興,「你啥時要巴頓脫褲子跟我講一聲,就當這次你讓我全贏的禮好了。」

「你當真贏了?你們到底是賭什麼啊?」

「那你就別管了,」

「你們賭的對象可是我欸。」

「沒錯,所以更不能讓你知道內容。你只要知道我贏了就行。」

「我感覺應該收點彩頭。」巴基咧嘴一笑,眼角仍追著那個金色的身影,戀愛中人獨有的粉色氣息一覽無遺。

「所以我說讓你決定巴頓脫褲子的時間地點,不過他最近有個攝影專題去蘇門答臘了,大概要下個月以後才回來,你再看看吧!好了,別在這放送噁心光波,滾滾滾。」高挑的黑髮男子一臉嫌惡地對他擺擺手,表示不送。

在洛基明示暗示之下,(巴恩斯,你已經回來快兩個月了,還活著就給我滾過來。)巴基有點不太情願地約史蒂夫到Arsgard吃早午餐,就當作約會好了,他默默想,之後他們說好要去史蒂夫家看他的電影收藏,巴基還沒去過呢!想到能夠一窺史蒂夫的住所不知為何有種莫名的興奮,巴基絕對沒有在計算他們已經交往兩個月了這件事,絕對沒有。

「好了?」

「好啦!走吧!」

自動自發牽起金髮男子的手,兩人沿著街道悠閒地晃著,史蒂夫家離Arsgard有點距離,他們得先做一段地鐵再走路過去。

「你常來這兒嗎?」

「嗯 - 基本週末都會來吧,你知道,東西好吃又不貴的地方在紐約也不好找。」

「那是因為他給你打八折吧 - 」

「嗯哼 - 認識老闆總是有點好處的。」

握著手撓了撓對方的手心,換來那人揚起的嘴角與藍眼睛似嗔似笑的一瞥,冬日暖陽下,史蒂夫白淨臉龐散發的甜蜜光芒讓他移不開眼,幹,巴基覺得自己心悸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了。

「你為什麼這麼可愛?嗯?說,」

摟著對方勁瘦的腰肢把他拉進,巴基涎著臉湊上前做勢要咬。

史蒂夫嘻笑一聲推開了褐髮男子了臉,掙脫他的手臂往前逃跑,敏捷的動作宛若狡兔,一溜煙鑽進了地鐵站。

「再跟我說一次這個賭約的事情。」

這個時段地鐵上的乘客不多,他們很快找到位置坐下,史蒂夫低頭把玩巴基修長的手指,突然問到。

巴基心底警鐘一響,「呃...就我昨天跟你說的那樣...」

當他告訴史蒂夫週末要介紹他跟巴基的一些朋友們見面時,史蒂夫顯得既高興又有點緊張,在提到洛基時,巴基突然覺得應該要告訴史蒂夫賭約的事情。

最初他選擇不說,是因為擔心史蒂夫懷疑他追求他的誠心,現在,他們交往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也足夠他認知到史蒂夫理智寬厚又善惡分明的個性 - 他是那種如果孩子砍斷櫻桃樹向他承認,還會誇讚孩子的那種類型 - 不是說他沒有缺點,也許偶爾會有點彆扭,但在巴基眼裡那只是一種變相的撒嬌,總之,巴基認為是時候跟史蒂夫坦白去Asgard的真正原因。

果然,史蒂夫並沒有生氣,還調侃他交的朋友不是拿他做賭注就是把他亂推坑。話說回來,巴頓這次倒是推得好,掉進史蒂夫這個坑裡巴基可是開心得很。

史蒂夫抬眼,「所以你真的沒有因為這個賭注得到任何好處?」

「沒有,真的,拜託,史蒂夫,這可不是大學兄弟會那種跟女孩打砲的賭約,我連詳細的賭注內容都不知道 - 」巴基舉起空著的一隻手表示無辜,「不過,」他歪過頭嘴角捲起,「洛基剛剛讓我決定巴頓脫褲子的時間地點 - 如果你覺得著算好處的話。」

「哼嗯 - 」那雙藍眼睛轉了轉,「情人節那時Barrage會舉行素人GoGoBoy比賽...」

「噗 - 不是吧 - 你說真的?」巴基哧一聲笑出來,「這個主意好,你真壞啊寶貝 - 」

「哼 - 沒有你們壞。」

好吧,他想錯了,自己假裝同志去追他這件事大概會被史蒂夫記上一輩子,不過,那又怎樣呢,人還是他的,嘻嘻。




變故往往出現在人最沒有防備的時候。

「史蒂夫?」

就在他們出了地鐵站,差一個拐角就要到史蒂夫住的地方時,一個有著深棕色頭髮,深色眼珠,中等身材的男人叫住了他們。

「哇!不敢相信,真的是你,」男人語氣熱情,但巴基怎麼聽怎麼不舒服。

對方上前握住史蒂夫的手肘,完全無視巴基的存在。

「朗姆洛。」史蒂夫的聲音聽起來冷淡又緊繃,同時掙開了那人的手。「你有什麼事?」

「別這樣,打個招呼而已嘛,忘了我們以往的美好嗎?金髮美人。」男人輕挑的語氣讓巴基心頭火起。

「沒什麼好說的,失陪。」扯著巴基,史蒂夫冷著臉閃過那個男人舉步就走。

儘管史蒂夫腳下迅捷如飛,巴基還是聽到那男人喊的那些一些污辱性的言語,他能感覺史蒂夫牽著自己的手勁大得讓人生疼,但他只是更用力握回去。

史蒂夫回頭看他,藍眼裡藏不住的情感讓巴基想要撫去他的傷痛。

站在史蒂夫家門口,他鬆開巴基的手,掏出鑰匙開門。

望著他的寬肩細腰的背影,巴基還是沒忍住,「那個人是誰?」

金髮男子的動作停滯了下,「我的,前任。」

「我可以讓他為他講的那些鬼話付出代價。」關上門,巴基在史蒂夫身後沉聲說道。他是認真的,單單他對史蒂夫說的那句婊子他就應該打得他滿地找牙。

史蒂夫的肩頸緊繃起來。

「史蒂夫,沒關係的。」 輕輕撫著金髮男子優美的肩膀線條,巴基收起了火氣,史蒂夫的情緒比他自己的更加需要安撫,「假如你想說,我永遠都在這裡。」

史蒂夫靜默了很久,才轉身看他,表情平靜,「想來點奶油曲奇嗎?」

這是不想再說這件事的意思,巴基懂的,每個人都有那麼點不想觸及的過往,沒有關係,他可以等。

「配杯摩卡更好,別忘了我是書店兼職咖啡店老闆。」

「是賣咖啡的書店老闆。」




這天晚上巴基沒有離開。

*初體驗*



懷抱著史蒂夫暖烘烘的身體,一手有一下沒一下輕撫著史蒂夫裸露的肩背,巴基從沒覺得夜晚如此安逸,彷彿這就是一切,這就是最適合他的歸屬。

「我畢業那年認識的,朗姆洛。」

枕著巴基胸膛的史蒂夫突然說。往下瞄了一眼那顆金色頭顱,巴基沒有應聲,手上撫摸的動作沒停。

「那時我還很年經,他是我任職那間診所的資深醫師,你知道,剛開始是有點照顧後進那樣的情誼,然後我也不知道怎麼就陷下去了,他很懂得生活,也很會寵人,你知道那種成熟男人的招數,但我們一直沒有公開,他說辦公室戀情最好別讓大家知道免得尷尬,我也傻傻地就一直這樣。」

史蒂夫平靜的男中音在一點昏黃的室內中迴響,巴基等著,等著他繼續說後續的故事。

「他是個控制慾很強的人,我們...他教了我很多那方面的事。」

撫摸著史蒂夫肩背的手停頓了一下。

「你不喜歡。」肯定句,巴基大概知道史蒂夫指的是什麼。

「我不喜歡,」史蒂夫仰頭,看著他。「但我那時候不知道。」

所以那傢伙以愛之名強迫史蒂夫做他不喜歡的事情,想要撕碎什麼的怒意在巴基體內升起。

就像所有愛情裡的傻瓜遭遇的那樣,他被騙了,初出社會的男孩耗費了三年青春在一個已婚男人身上。

「他老婆找到我住的地方,說我是破壞人家家庭的第三者,婊子什麼的都還算好聽的,」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史蒂夫嘆了口氣,「那時我就要分手,但朗姆洛不是那種輕易放手的人,總之鬧得很難看,最後我就離職,也搬了家,換掉手機號碼。山姆是我大學的同學,剛好那時他問我要不要一起自己開業,我答應了,所以才有了現在的診所。」

突然間一切都說得通了,他說過幾年前他到愛爾蘭小住了半年,他為什麼訂下了二不規則。他早該知道的,那是曾經受過嚴重感情創傷的人才會有的保護自己的機制。

「那都過去了。」環緊他,巴基鄭重地說,「我不會讓他再傷害你。」

漾起迷濛的微笑,史蒂夫起身湊向前吻了吻他,「好,我讓你保護,氣嘟嘟的騎士。」

「我哪裡氣嘟嘟。」說著,巴基不太高興地噘起了嘴。

把被逗笑的史蒂夫抓回懷裡,翻滾著壓住,親了又親,巴基俯視著仍在吃吃笑的金髮男子,他無法想像有人會想要傷害這個如同太陽一般明媚爽朗的男子。

愛上他都來不及了。

是的,

這個想法危險地擊中了巴基。



TBC.




一個場外(我忍不住一定要把這個附在後頭。)

他們已經約會了七個星期,眼看兩個月就快要過了,巴基開始煩惱起來,他們之前好幾次擦槍走火,史蒂夫曾經暗示過...

史蒂夫:因為那...我很久沒做了所以會比較緊一些(羞),用手測量你太大了(羞)你得...你得先用手指,你知道的...

巴基:不!我不知道啊啊啊啊啊!

巴基的內心是崩潰的,在女人堆中總是很吃得開的調情聖手巴恩斯在史蒂夫的翹臀這踢到了鐵板,想要表現得很厲害卻又不得要領,面對心目中的男神,想到他領教過那麼多其他人的老二,相較之下對男人沒經驗的自己簡直遜到爆。

緊急尋求閨蜜意見。

N:拜託,大胸愛你愛得死去活來,別裝逼了趕緊上了,難道你對手指進去那裡有障礙嗎?

B:不是有障礙啦我只是,不是說那有什麼前列腺才會很爽的嗎我搞不清楚在哪裡。

N:老兄,難道要我示範給你看嗎?找個Gay片看一看!男人那裡又不難找,就是一個小小的突起...他很緊?沒關係多用點潤滑劑,就算你真的很遜也沒關係,你那根大丁丁秀出來大胸就腿軟了好吧!

用大丁丁征服他用大丁丁征服他用大丁丁征服他…巴基滿腦子的征服畫面

B:等等!妳為什麼會這麼清楚?說得好像妳幹過這事一樣?

呃...娜塔莎移開了眼神...

克林特!!想通了的巴基張口結舌!這女人太可怕了!

「那也沒什麼大不了,都什麼年代了,下巴闔上去,蒼蠅要飛進去了。」紅髮女子滿不在乎的聳聳肩。「口風給我看緊點,要是克林特回來跟哭的話我知道要去哪找你。哼哼。」

巴基舉起了手表示投降。

結果你們知道的,巴基的手指沒派上用場,大胸自己解決了這個問題。

- - - - - - -

哈哈!突然就開車,驚不驚喜?!XD


评论(47)
热度(75)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