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AU】He is not my Boyfriend 假戲真做 C5


Summary:兩人各懷心事。


[]Chapter 5[]


史蒂夫醒了個大早,旁邊那個褐髮男子還在沈睡,緊貼著他散發暖洋洋的溫度。

今天已經是耶誕節前一天,這幾日他們基本上都在遊山玩水,比爾城堡是愛爾蘭最大的私人城堡莊園之一,整個莊園有150多公頃,由建築、湖泊、河流、農場、樹林、菜園、果園、花園和開滿鮮花的草地組成,光是莊園本身就夠他們逛的了。

他們漫步在古堡的法式花園,去果園採摘新鮮的草莓,到溫室欣賞群芳盛開的嬌豔,在清澈的溪流旁垂釣。巴基惦記著史蒂夫說過的小鹿跟馬兒,於是在管家蘇利文的安排下,兩位‘少爺’穿著正式的騎馬裝,英姿颯爽地騎馬帶著狗狗們穿越樹林到伯爵的獵場,(巴基沒有胡吹,他真的會騎馬。)但這裡的獵場並沒有使用,而是放任青草茂生,他們在綠草如茵的小丘上野餐,眺望森林邊際隱約出現的群鹿蹤跡,一直玩到伯爵夫人派人來喚才回去。

昨天天公不作美,一早就飄著綿綿細雨,正好他們這幾天下來也有些累了,便做些室內的活動,一整個上午兩人安靜地待在壁爐邊,一人佔據一張單人椅享受寧靜的閱讀,下午他們在古堡參觀歷代收藏的名畫、古董,由對藝術史所知甚詳的史蒂夫充當介紹員,之後他們經過琴房,早上巴基聽到伯爵的孫女在練習就已經在手癢,彈著琴的巴基份外有種出塵的氣質,讓史蒂夫越發目眩神迷。

昨晚他做夢了,這幾日放任自己沈浸在巴基醉人的陪伴下,遠颺的心緒終於發酵,睜開眼就看到自己夢中男主角放大的俊顏,這對史蒂夫已經很脆弱的心臟著實考驗。

抹了把臉,史蒂夫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他得冷靜一下醒醒腦,輕手輕腳地下床,離開暖烘烘的被窩接觸到冰冷的空氣讓他縮了下身子,壁爐已經燃盡,抓起擱在床邊的披毯裹住肩頭,他掀開落地窗簾一角往外瞄了下,天色尚早,遠處朦朧的光線穿透灰色的雲朵灑在田野間,雖沒有出太陽,但雨總算是停了,陰天也不錯,冷涼的戶外空氣適合思考。

快速洗漱換上保暖的運動長褲與上衣,史蒂夫決定出門跑一跑。

耳機裡,卡林・史考特娓娓低嘆Dancing on my own的無奈,已經跑了半個小時的史蒂夫,站在莊園最高處,俯視比爾古堡整個領地,心思跟著歌曲回到四年前,這裡是他當初在此小住時最常來的地方,那時他剛剛結束一場身心受創的戀情,母親放心不下他,死活硬凹他放下手邊預備要開展的業務,到這裡來讓她盯著他療情傷,事實證明他需要這樣的自我沈澱。

閉上眼,歌詞裡訴說著站在一隅看著愛人親吻別的女孩那心碎的瞬間,即使時隔多年,他仍能記起那蝕骨的痛,之後他每一次談戀愛都份外小心,不再輕易敞開心懷,儘管這幾年陸陸續續仍有過不少情人,他卻始終沒有再付出過真心,他是真的怕了 - 

那麼詹姆斯・巴基・巴恩斯呢?

這種久違的悸動到底所為何來,史蒂夫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相信一見鐘情,相信命中注定的傻氣男孩了,然而巴基侵佔他心房的速度太快,這感覺如此強烈,讓他無力抵擋。

我該拿你怎麼辦?

冷冽的寒風捲走了一聲低微的嘆息。




巴基醒來的時候下意識搜尋那抹金色的身影,然而身旁涼透的床被顯示對方早已起床多時,他挪動身體將臉埋進史蒂夫睡過的枕頭,深深吸進那人的氣息,幾次呼吸後,巴基才發現自己在做什麼。幹,我這是怎麼了?


假如你把那個金髮大胸追到手,我就保證讓克林特上台脫褲子。


追到手不代表就要滾上床啊!巴基原本打算只要讓史蒂夫開口願意當他的男朋友就行,但現在...

這一切已經從假意追求變成情不自禁的挑逗,巴基驚恐的發現事情正在脫離他的掌控,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情感在他心底落下了種子,逐漸生根發芽。這一切都是做戲,巴恩斯,你可別真的陷下去啊!

但是當愛情來的時候,又豈是凡夫俗子能夠抵擋?




「如果你睡覺前跟起床時都想著這個人那代表什麼?」

「巴恩斯?你他X的,現在是凌晨兩點!」

「這裏已經早上了 - 反正妳又還沒睡,」

「你見鬼的又知道了!?」

「那不是重點,妳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

「去死啦!」紅髮女郎憤憤地掛了電話把自己埋回枕頭。

手機被她丟到一旁的同時又響了起來。&%#$@你個巴恩斯...

「我覺得我完了。」電話那頭的男性聲音聽起來可憐兮兮。

「你到底在說什麼?」

「小娜妳有真正對一個人動心過嗎?」

「你這...我當然有,不然你以為巴頓那是玩玩嗎?」娜塔莎有些沒好氣,等等 - 她終於睜開了眼睛。

「詹姆斯,你是說你愛上那個金髮甜心了嗎!?」

愛這個字打得他心神亂顫,不不,事情沒這麼嚴重吧!?

「不 - 我是說心動!動心!說愛這也太早了!不 - 應該...沒有吧...」尾音整個弱下去,說得很沒把握。

一個從沒真正墜入過愛河的直男愛上了一個男人 - 上帝保佑還好那傢伙是個彎的。娜塔莎揉了揉額角,覺得頭有點疼。

「好吧,你現在想怎樣?」

「我想親他。」

那你就去親啊!見鬼了。娜塔莎簡直是用吼的把這句話說出來。

「但是我是直的!!」

「詹姆斯・巴恩斯!當你會盯著他的屁股,只要他出現你就會心律不整,一想到他滿腦子只有黃色廢料的時候你就已經不是直的了!」

彷彿被她一連串的戳破現實嚇到,電話那頭靜默了半晌才發出一聲低喘,「喔我的老天 - 」

「喔是啊老天,」嘖!男人!娜塔莎翻了個白眼開始逼問,「你說你會想親他,是親他的嘴嗎?會想看他的裸體嗎?會想要摸他那一根嗎?會想要鑽洞還是被鑽嗎?」

「停停停 - - 」巴基大喊,「這太快了,拜託我現在是新手上路啊啊不要超速!」好吧他承認很想吻他,那紅嫩的唇瓣!哦!然後史蒂夫抱起來手感超好的,牽起來感覺也很對,看著他巴基心裡就會忍不住蠢蠢欲動,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有生以來第一次,巴基覺得自己向來聰明的腦袋瓜一點用也沒有。

小娜的建議是,去睡覺大哥,在巴基抗議說我已經睡醒了改口成那你就去洗個澡!吹個冷風醒醒神!然後別糾結對方有沒有那一根,是不是跟你一樣早上得刮鬍子,順其自然,如果你想吻他就去吻,心會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至於後面超速的部分可以慢慢來,反正看起來金髮甜心也不是那種急著上床的類型 - 你不是說他跟前任交往兩個月都沒嘿咻嗎?所以你就不用先擔心這些啦!

好吧,巴基不得不說那塔莎說得有道理。

看了看窗外大亮的天色,他在想史蒂夫大概先吃早餐去了,該死,他今天真的睡遲了。

快速沖了澡,巴基套上浴袍在重新燃起的壁爐邊擦乾頭髮,一時犯起了煙癮,關好落地窗,巴基還記得史蒂夫說過他對煙味不感冒,站在陽台邊角,把煙圈吐進早晨清爽的空氣中。沈浸在自己的思緒,再加上落地窗的隔音效果太好,他沒聽到史蒂夫進門的呼喚,更沒聽到浴室嘩啦啦的淋浴聲。

也許他根本就不要管那個賭約。

儘管一開始對史蒂夫擺出瘋狂放電的姿態是為了兌現賭約內容沒錯,但他認真了,腦海裡浮現史蒂夫的臉龐,那雙湛藍的眸子,每當他害羞的時候就掩下來的纖長眼睫,開懷大笑起來爽朗如晴空,抿嘴微笑的時候又像是純潔的馬蹄蓮。

他的一顰一笑都牽動著巴基的心,現在他只想見到史蒂夫。

把煙蒂捻熄在玻璃杯中,拍了拍自己打散周身的煙味,打定主意後覺得自己再次充滿活力的巴基轉身推開落地窗步入室內,下一秒他就被撞倒在地,然後因為後腦嗑在地板上眼冒金星,等他意識過來時身上壓著一個活色生香的 - 他是說,呃,熱呼呼滑溜溜的 - 

「史蒂夫!?」




巴基到哪去了?床鋪是睡過的凌亂痕跡,浴室還有些微的水氣,壁爐被重新弄旺,但史蒂夫哪兒也沒看到人。聳聳肩,脫下汗濕的衣物,打開花灑站到水線下,史蒂夫舒服地呻吟一聲,等他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幾乎燙人的熱水把淋浴間弄得熱氣蒸騰,(對,他就是喜歡洗很熱的熱水澡。)準備要走出浴室時才發現自己忘了拿大浴巾。

真是的,巴基昨晚洗澡的時候就把大浴巾都用光了 - 這人今早幹嘛還洗呢?連最後一件浴袍都不見蹤影,一定是被他拿走了。

打開門探出頭張望了一下確定套間裡仍然只有他自己,史蒂夫拎著小毛巾遮住重點部位就往大衣櫃跑,還不忘回頭張望門口是不是可能會有人突然進來。

慌慌張張沒看前方的結果就是他迎面撞上了一堵肉牆。

「巴基!?」

手忙腳亂地想要爬起來,卻發現自己手上只有一小條遮羞布時史蒂夫當機立斷矇住了身下人的眼睛。卻猛地意識到自己的屁股上抵著某種熟悉的柱狀體。

老天 - 不 - 他這是坐在哪啊?



TBC.
- - - - - -
對對對我日更了快誇我!
然後這個裸身撞一起(雖然只有史蒂夫裸)是2009年的電影愛情限時簽的梗 - 也是一部假戲真做的愛情電影cc

评论(46)
热度(75)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