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AU】He is not my Boyfriend 假戲真做 C4


Summary:來自公爵夫人莎拉的驚喜。


[]Chapter 4[]


行李箱們排排躺著在輸送帶上旋轉。

「你這是都裝了啥?」巴基看著史蒂夫超大的行李箱嘖了聲。

史蒂夫奇怪地看了巴基一眼,掃過他整整比自己小一號的行李箱,有些遲疑地回答道,「嗯...筆電、給伯爵一家的禮物、換洗衣物、全套正裝...」

「什麼正裝?」

「子夜彌撒要穿的正式服裝啊!」史蒂夫睜大眼,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有傳簡訊跟你說...你,你沒帶嗎?」

只見巴基一臉痞痞地笑著說,「有啦有啦!別緊張。」

這人...史蒂夫橫了他一眼,決定不要告訴他自己還帶了整組的護膚用具,他有預感,這傢伙一定沒啥好話。哼!等他因為愛爾蘭的天氣皮膚不適應的時候再哭去吧,看他理不理會。




比爾古堡距離都柏林機場大約一小時的車程,帕森斯家安排的司機早已在接機區等著伯爵夫人的兒子與他的朋友。

深色的加長型禮車讓巴基嘖嘖稱奇,豪華的內裝更是讓他揚起眉毛。

「靠,你沒說這趟有這種待遇!」

史蒂夫抿嘴一笑,「別期待太多,只有往返機場有禮車接送,其他時候你都得騎驢子。」

「沒開玩笑,我以為至少有馬?」

「我怕你應付不來。」

巴基瞇起眼,「別擔心,閣下,相信我的騎術,絕對能夠‘處理’。」

這話怎麼聽怎麼有調情的嫌疑,嚥嚥口水,史蒂夫決定把話題轉移到窗外疾馳而過的景色上。

海洋溫帶氣候的愛爾蘭,經年溫度宜人,儘管是十二月末,白天氣溫仍然有七度以上,一般人印象中這是個長下雨的國家,事實上只有西北部較常下雨,都柏林地區通常是陰天,陽光不時會從雲層中露出臉來透氣,偶有的雨雲也很快就會被大風吹走,所以在這裡與其撐傘,不如穿風衣戴帽子來得實際。

窗外連綿的綠地與樹林應著蒼茫的天色看起來很是壯觀,白色紀念碑豎立其中。

「這是哪裡?」巴基靠了過來,肩頭與他的輕輕相貼,讓史蒂夫的思緒有一瞬間的不集中。

要習慣要習慣,史蒂夫在心底默念。

「鳳凰公園,全歐洲最大的公園之一。」放任褐髮男子又捉住了他的手,史蒂夫轉頭看向窗外盡力克制自己的臉紅,「看到後面那些樹林了嗎?」他指指遠處由山毛櫸、樺樹、白蠟樹組成的森林,此刻這些樹木都只剩光禿禿的枝椏,看起來是一片深深淺淺的棕色,一路綿延到天邊。「樹林的另一頭就是比爾古堡。」

「哇喔 - 看起來,很大。」

「沒錯,這裡以前是愛爾蘭的皇家獵場,現在是免費的國家公園,所以裡頭有很多鹿群喔!」講到鹿的時候史蒂夫忍不住加重了語音,刻意瞄了巴基一眼。

「怎麼,你有騎著你的馬追著小鹿們跑?」

「不,我們不能那樣做,不過,確實偶爾會有鹿群穿過森林跑道古堡的領地去,牠們非 - 常 - 可愛。不過秋天交配季的時候會比較有野性。」

「怎麼,你被攻擊過嗎?」

「嗯 - 類似啦!」

「打擾了鹿鹿們的好事?」

巴基捉狹的語氣讓史蒂夫輕笑出聲,「不是啦~我想那應算...嗯...誤入了決鬥現場。」

「可以想像羅傑斯先生落荒而逃的樣子。」

「才沒有~~」史蒂夫輕輕打了他一下,換來巴基吃吃的竊笑。

「我以為你只有耶誕假期才會來這裡?」

「啊 - 是的,不過,我母親嫁來這裡那一年,我在這裡住了小半年,夏末一直住到隔年一月,嗯,那之後我才回紐約跟山姆合開了診所。」至於來這裡小住的真正原因,不是什麼好回憶,史蒂夫默默的吞進了肚子裡。

隨著他們的談話,車子已經繞過公園,駛入比爾古堡的領地,被森林與綠地包圍著的古堡展開在他們眼前。哥特風格的古堡暗灰色的外牆有1/4被深綠色的爬藤植物佔據,古色古香之外又增添一分神秘感。

「哇噢 - - - 」巴基的稱讚聲讓史蒂夫想起自己第一次來到這裡時心底那種驚嘆的感覺,「你在這個地方住了半年,喔 - 嗯 - 這真是壯麗。」

「嗯 - 這裡的夏季會更美,你現在看到那些爬藤大多是月季,屆時會開粉色跟紅色的花。不過我個人更喜歡秋天的景色。」

「唔,我想我現在看到的景色就已經夠美了。」

史蒂夫側過頭,有點被這麼近的距離嚇了一跳,巴基的俊顏近在咫尺,只要再往前傾一些就會親到他的臉頰,再意會他剛剛說的話,史蒂夫不禁覺得面上有些冒熱氣。




莎拉・羅傑斯・帕森斯,現任的羅斯伯爵夫人,看到兒子帶著伴侶來訪,簡直開心得飛起,加上巴基滿嘴的甜言蜜語,史蒂夫覺得母親像是迎接春天到來的百靈鳥,只差一點就要開口唱起歌來了,這樣欺騙母親的感情讓史蒂夫內心深切地感到不安,卻也只能任由事態發展。

「這是古堡裡最好的客房,」伯爵夫人笑容滿面地推開客房華麗的雙扇門,邊指揮男僕將行李箱推進房間邊看向史蒂夫,「親愛的,之前你自己來的時候住的是給單身客人的房間,所以你沒住過這兒,」接著她朝裝潢精緻,寬敞舒適的臥室揮了揮手,一臉期待地看著眼前兩個同樣高挑的青年,「如何?」

「這裏 - 媽 - 我 - 」史蒂夫舌頭打結,他知道這個房間,根本不是客房啊!這是比爾古堡專門給新婚夫婦準備的蜜月套房!!

「太棒了!哇噢 - 」巴基在套房的小客廳轉了一圈,非常捧場地吹了個口哨,大加讚美起來,「這比我在紐約的公寓還要大間!!簡直完美!太感謝了伯爵夫人。」

「請叫我莎拉。」

「太感謝妳了,我是說,莎拉,妳跟史蒂夫一樣都是天使。」

演過頭了,史蒂夫斜眼看著巴基殷勤地握住自家母親的手大放電波,莎拉一副飄飄欲仙的模樣。

趁巴基去參觀浴室 - ‘嘿!看這個!雙人洗臉檯耶!’ 巴基在裡頭對他們喊 - 史蒂夫把母親拉到一旁,「媽 - 我跟你說要幫他另外安排客房的 - 怎麼 - 」

「哦~史蒂維寶貝,別害羞,」莎拉捧著兒子的雙頰揶揄,「我知道年輕人,熱戀期嘛!肯定是捨不得分開的,」眨著與他如出一轍的碧藍大眼,莎拉表示巴基是她看過最英俊坦率的青年啦!還對兒子擠了擠眼睛要他好好把握。

「你該看看他凝視你的眼神,哦!真是甜蜜極了,你們兩真是可愛的一對,等不及要在晚宴看你們倆跳舞了~」

「什 - 蛤?晚宴?」

「晚宴啊!哦!我沒跟你說嗎?沒關係,你現在知道了,現在時間還早,你們先休息一下,等會午餐好了蘇利文會搖鈴 - 你還記得蘇利文吧?伯特先生退休了之後就由他接任管家 - 」

「等等等等,」好不容易中斷莎拉的絮絮叨叨,史蒂夫趕緊提問,「我不懂,為什麼會有晚宴?」

古堡這幾年一直都只有羅斯伯爵跟現任伯爵夫人莎拉居住,羅斯伯爵與過世的前妻生了一子兩女,兩個女兒都嫁得遠,而伯爵的長子繼承了家傳的植物研究,帶著老婆孩子長年都在南美一帶追尋稀有的熱帶植物,今年難得伯爵的一子兩女都攜家帶眷回來過節,加上史蒂夫跟巴基,伯爵決定趁機會熱鬧熱鬧。

吃午餐的時候莎拉告訴他們已經安排好了下午的行程 - 他倆得去市區老店kingsman試穿今晚的晚宴服 - 莎拉打定主意要讓這一對情侶帥氣登場。

「但是我自己有帶啊?」這尾音他自己聽著都嫌無力。

「噢親愛的,那可是正式晚宴服,不一樣啊!好吧,這就是你們的耶誕禮物啦!快告訴媽媽你喜歡?」

看著母親閃著期盼的藍眼睛,史蒂夫發現自己說不出拒絕的話 - 這家傳的狗狗眼果然威力強大。

「好吧,我承認這有點難到我了。」對著鏡子挺直身體拉了拉外套下擺,巴基朝史蒂夫皺起眉,「我是說,如果是這種舞...」他做了個扭動肩膀往後月球漫步的動作,「的話當然沒問題,但...愛爾蘭貴族跳的舞是哪種?華爾滋?狐步舞?」

「看來有人要放棄領舞權囉!」

「是啊是啊,你就笑吧!」

事實證明巴基真是多想了,用過豐盛的晚餐之後,歡樂的氣氛下他們跳的是大堆頭的方塊舞、吉格舞,這常見的舞步難不倒他們,配著手風琴、小提琴歡快的音符,巴基誇張的肢體讓史蒂夫頻頻笑場。當小提琴轉換曲調為更熱烈的利爾舞曲時,整間屋子不管大人還是小孩不約而同地跳起了愛爾蘭傳統的踢踏舞,史蒂夫和巴基同時表示甘拜下風退到場外休息,伯爵本人親自下場將晚宴的氣氛推到了最高。

「老兄,這位伯爵可真是厲害,你說他幾歲?七十?」巴基舉起裝著波本酒的玻璃杯朝舞池中大秀舞技的老人家嘖嘖讚嘆,「這舞太有意思了,你怎地沒學?」

褐髮男子隨興地倚在吧檯邊,因為先前盡情的舞動額角浮著一層薄汗,他脫去了外套,黑色領結塞在口袋,襯衫領口解開兩顆扣子,袖子挽到了手肘,豪邁地放送滿滿的男性賀爾蒙。

史蒂夫看著他,視線不尤自主地落在領口露出的小麥色肌膚上。

「嗯,」眨眨眼,史蒂夫硬是將目光拔開,「什麼?」隨便找了個理由掩飾自己的心不在焉,史蒂夫用尿遁來逃避巴基進一步的追問。

用冷水拍了拍臉,史蒂夫看著鏡子,不知道是酒精的關係還是什麼,鏡中的金髮男子臉蛋紅撲撲的,眼神水潤晶亮,豐滿的唇瓣被自己咬的嫣紅,他看起來既興奮又開心 - 他是真的很開心 - 如果忽略整晚他跟巴基的肢體接觸總讓他心頭亂跳。將髮絲往後撥,史蒂夫告訴自己要鎮定,再回到舞廳,音樂已經換成悠揚的緩慢曲調,大家都散下來休息喝飲料,舞池中只有幾對伴侶隨著樂曲在緩緩搖晃。

巴基拿著雞尾酒正跟莎拉聊得起勁,那個人彷彿會發光似的,史蒂夫越過人群一眼就看到他,他回頭,眼神對上史蒂夫時迸出愉悅的神采,莎拉掂起腳對巴基耳語了什麼,他勾起微笑,把雞尾酒空杯放到一旁,邁著長腿朝史蒂夫走來。

「嘿 - gorgeous。」

一隻溫暖的大手攬住他的小腰。

「嗨 - yourself。」

史蒂夫把手輕輕擱巴基的大臂,順從地讓那人環抱著他的腰,領著他慢慢滑入舞池。

巴基淡淡的古龍水與男人氣息包圍著他,被那雙宛若深潭的灰藍眼眸盯著讓史蒂夫忍不住有些緊張。

「以為你說你不會跳舞。」

「那是跟其他人,」巴基挑起一邊眉毛歪了下頭,「跟你,」他富含深意地凝視他,「我的手腳有自我意志。」

「油嘴滑舌。」

「對你有用嗎?」

史蒂夫眨眨眼垂下了眼睫,沒回話,只是抿嘴含笑,露出一邊可愛的酒窩。

巴基傾身靠近他,低沈的聲音滑過他的耳畔,「你母親在看著我們,你說我們需要熱情點嗎?」

低喘一聲,再熱情點 - 

老天啊!達西,看看妳給我招來了什麼大麻煩


TBC.

- - - - - -

嗯嗯嗯嗯嗯基本上就是一路撩下去:p


评论(35)
热度(95)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