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翻【冬盾】Blinded 未見初冬 C7(下)

  

完工!Ya!請 @Joyce嚶嚶 ლ(╹ε╹ლ) 同學趕快努力第八章吧嘿嘿~ 

傳送門:第一章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下)  第六章(上)  第六章(下)  第七章(上)


第七章 暴風雨前的寧靜(下)

Summary:史蒂夫與他的“守護者”進行了更為開放的對話,並更加暸解了他的背景。他也終於開始意識到,某些顯而易見的東西,事實上就在他眼前。


正文:


“好吧,我想我可以透露一點我倆之間的關係給你知道,我懷疑她會介意,也或許她介意,不過現在我也懶得管。”當他注意到史蒂夫揚起的眉毛時,詹姆士衝口說到。

當這動作沒有伴隨著其下總是富含情感的嬰兒藍眼眸,感覺真是說不出的奇怪。

“很久以前,我曾經被派去訓練黑寡婦,娜塔莎是其中一員,她那時大概是...十四或十五歲左右。”

“等等......她只是個孩子?”

“一個少女,但...你說得沒錯,大部分寡婦實習生確實只是孩子。”

現在他的語氣充斥著內疚與憤怒。“戰鬥策略、如何使用各種不同的武器、狙擊技能,我教授所有相關的東西,告訴你,在她們眼中,我是一個非常可怕的老師,她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的成功或失敗都會引發其他人的情緒反應,儘管我所做的只是在她們失敗的時候要她們再做一次。”

詹姆士緩緩地嘆了一口氣,又把頭靠在床上。

“他們要求這些孩子......要她們跟我對戰。”

那...聽起來很可怕,史蒂夫捫心自問。他完全可以理解他語氣中的羞恥和苦澀。

“你能想像得出那種戰鬥結果,她們不是捲著骨折的身體倒地哀嚎,就也差不了多少。”

“而.....娜塔莎?”

“她是.....不一樣的,也許因為她是年紀最大的,她做得非常好,我的擁有者要求我給她特訓,一對一的。”

詹姆士的語調變得更加溫和,史蒂夫幾乎能想見他臉上泛出的笑意。

“她的學習能力真是他媽的出色,即使在我亂糟糟的腦海裡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後......就在我們執行她的第一次任務的時候,我記不清那該死的任務內容到底是什麼,總之,她應該狙擊某個老傢伙。”

史蒂夫保持安靜;他下意識知道娜塔莎的過去有某些黑暗面,然而這是他沒有料到的。

“那傢伙帶著他的孫子們,那些可憐的小傢伙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的爺爺被一顆子彈打穿大腦然後應聲倒地,當她回到會合點的時候,她崩潰了。”

詹姆士發出一聲緩慢的嘆息,臉上的笑容變得憂傷。

“她完全沒有意識到我已經在那裡了,就那樣在她的導師面前放聲痛哭,身為一個黑寡婦,這是個相當愚蠢的舉動。”

“你做了什麼?”

詹姆士再次搔抓胖奇的耳朵,低頭看著賴在他膝蓋上的貓咪。

“嗯.....通常在這種情況下,她們的訓練官會把她們叫出去教訓,差不多是揍一頓那樣,當她意識到我在那裡的時候,她大概也預期會從我那兒得到一頓好打,我不怪她會那麼想。

“但是......你沒有?”

“不,我沒有,我不確定是不是因為我比以往離開冷凍狀態更久,總之我的人性有點回來,所以我只是...擦去她的眼淚,並告訴她,她幹得很好。”

史蒂夫繼續沈默。在詹姆士描述的環境中,那樣溫柔的舉動對一個飽受驚嚇、情緒激動的青少年來說肯定意義重大。

“你可以想像,她只能用那雙又大又綠的眼睛瞪著我,對這個冬日戰士竟然會如此親切感到不知所措。”

詹姆士輕輕笑了笑,那笑聲仍待著一絲惆悵。

“那之後......她被指派跟我搭配一起出更多任務,仍然是為了訓練,然而他們在每次任務之間都會把我 ‘擦除’ 。”

史蒂夫覺得他的心臟不舒服地絞緊。他明白 ‘擦除’ 意味著什麼。

“可是呢.....我也不知道原因出在哪裡,我沒有真的完全忘記她,每次我回來,我總是對這個紅頭髮的孩子有模糊的印象。對她,我總是下意識地偏袒,我想她真的很感激這個,所以,顯然,她對我產生了某種迷戀。”

詹姆士輕笑了一聲。

史蒂夫不確定對這段話該做何反應,所以他選擇問別的。

“可能是他們的系統故障了嗎?”

詹姆士聳聳肩,哼了一聲,然後摩挲小娜的腦袋瓜,母貓還在蹭他,窩在牠心愛主人的腿上發出心滿意足的愉悅咕嚕聲。

“鬼才知道,我猜大概是因為那段時間他們沒有把我丟去冷凍,我的大腦有更多的時間自癒,而且每次恢復都變得更快。”史蒂夫不知該作何評論。他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所以,就是這樣,我們一起完成了一些任務,當然,你知道...實際上是她在動手,我從旁指導。”

詹姆士的語氣更加沉靜,史蒂夫再次捏捏他的肩膀。

“後來,他們認為她學得夠多了,所以我就被塞回去冷凍,娜塔莎對那很是沮喪,我還記得他們把我拖走時,她臉上的表情。”

他的語調變得柔軟,史蒂夫覺得有些心疼,如果詹姆士真的是唯一一個對她好的人,難怪她會為他的離開而感到不安。

“嗯...結果這不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大概過了五、六年吧,他們再次要我回去跟她一起出任務,這次是作為搭擋,而不是導師。

“你是否...”

詹姆士搖頭。

“這次沒有,時間已經過去太久,但她記得我,我那時超納悶她為什麼對我那麼好,當時別人對我的態度都是害怕或敵視。

“然後...發生了什麼事?”

“任務失敗,我們被神盾俘虜,他們本來應該把我們兩個都就地格殺,但是裡頭有個傢伙 - 你隊裡那個會射箭的 - 對娜塔莎的技能大加稱讚,並且建議他們招募她,她顯然堅持要他們做對我一樣的處置;那個時候我根本不懂她的堅持從何而來,儘管我確實對她好意的背景原因有種直覺,總之那都已經從我的記憶中消失了。”

“他們是怎麼回應的?”

“嗯,當然他們對此非常懷疑,但你知道,你的女孩也在那;沒錯,那時她已經退休,而且八十幾歲了,不過她的狀況仍然相當不錯,弗瑞把囚禁我的訊息透漏給她,而她顯然知道一些關於我的事。”

史蒂夫揚起眉毛。

“當她看到我的臉......她告訴弗瑞我是......我曾是他們的一員,並要求弗瑞不要殺我,我告訴你,從來沒見過一個老太太的瞪眼那麼有殺傷力。”

史蒂夫輕笑,他能想像得出佩姬即使在那樣的年紀也充滿活力。

“在那當下,我壓根搞不清楚狀況,但是.....我對卡特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當他的腦袋反應過來詹姆士這句話的意思時,史蒂夫的思緒停頓了下來。

“你...你現在是在說...你之前就認識她?”

詹姆士靜默了幾秒,然後歪嘴哧笑,確保史蒂夫能聽到他聲音中的消遣意味,因為金髮的傢伙看不到他臉上的捉狹。

“你吃醋?” 

史蒂夫感到臉蛋有點發熱,他猛烈地搖頭。“我只是想知道你從哪知道她的。”

深色頭髮的男人嘆了一口氣,沒有回答,很明顯,他不想談論這個。

“無論如何,多虧有她 - 還有,顯然有某個初出茅廬的幹員,從某些舊短片跟照片裡認出了我 - 總之,我被允許活下去。”他暫停說話,撫摸著他的貓,並和牠們玩鬧了一會兒。

“實際上,是我們兩個人把整個神盾局從腐敗重新導回正軌;作為投誠的其中部分條件,娜塔莎與他們分享了她知道的資訊,結果證明她知道許多臥底在神盾裡頭的名字,另外,當我的記憶又重新變得可用,我也提供了一些信息給他們。”

“那......九頭蛇沒有試圖把你們兩個弄回去?”

“他們當然有,頭先兩年我都在東躲西藏,事實上跑遍了全世界,你看,我離開了被囚禁的境地 - 雖然我覺得他們是故意讓我走的 - 事實證明沒錯,當弗瑞在我羅馬尼亞的躲藏處現身時他承認了,他們其實一直在注意我,他們是有意放我走的,因為他們覺得,如果我繼續待在神盾,被九頭蛇抓回去的機會很大。

“那一定嚇到你了。”

“天殺的沒錯,然後弗瑞告訴我,他那有份差事,我幫他做一些秘密任務,相對的他會確保九頭蛇遠離我。”

“這些事到底是何時發生的?”

詹姆士抬頭往上看,在腦海裡計算了一下當時的年月。

“應該是...2006年吧我想,我大概是2004年左右出來的,神盾是那年抓到我跟娜特,直到2008年我才回到美國;弗瑞需要我照看史塔克那小子。”聽到這裡,史蒂夫的眼睛瞠地睜大。

“所以東尼就是這樣認識你的。”

“沒錯,差不多就是那樣。我住在華盛頓,那讓我有點緊張,因為那裡有很多九頭蛇潛藏,鑑於神盾的總部就在那,不過呢.....我想我還是挺走運的,又或者弗瑞守住了他的承諾。”男人聳了聳肩,然後在胖奇舔舐他的臉時咯咯地笑了起來。

“我猜,你就是那時遇到山姆的。”

“是的,弗瑞後來情商他做我的心理治療師,因為我們相處的很好,你知道,能老是對我耍混帳而不被我打得滿地找牙的,這種人可不多。”

史蒂夫忍俊不住,這聽起來真的很山姆好吧。

“我懂了...這解釋了很多事情。”

“你覺得我幹嘛告訴你這些?”

史蒂夫露出靦腆的微笑,揉揉自己的腦袋。

然後,他的氣場變得柔軟。

“謝謝你跟我分享這些,真的。”

棕髮男人只是聳聳肩,發出一聲模糊的哼哼,然後把胖奇攔腰抓起,貓咪揮舞爪子一掌拍在他的眼睛上,讓男人痛哼詛咒一聲,只好把小公貓再次放下。

“是說.....你真的很幸運他們找不到你,因為九頭蛇在神盾實在滲透得很深。”

“你知道....太多九頭蛇潛伏,所以我被俘虜這件事只有很少數人知道,包括巴頓、弗瑞、佩姬,還有那個...我想應該叫考森的特工。”

史蒂夫輕輕點頭。他從經驗中知道,這些人是真正能託付信賴的人。

“我的意思是,史塔克發現了事實真相,所以有兩次我得照看他的小命。後來,在他看穿了神盾的虛偽並且把整個神盾的墮落公開於世之後,他找到了所有與我有關的檔案。”

“沒錯,他確實是趁那次洛基在大搞破壞的時候黑進了他們的系統.....嗯...我也聽到了消息,然後,當那個孩子出現在我面前向我確認他父母的死亡時,整件事就更確定了。”

詹姆士的語氣再次變得寂靜,參雜著罪惡感。史蒂夫完全能理解。

“他做了什麼?”

“嗯...他並沒有我想像中那樣狂怒,他的原話大概是這樣:當你連續看了好幾個小時的酷刑紀錄片,要對這個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傢伙保持恨意實在很難,即使對我來說也是;再加上,每次你都及時出現拯救我的屁股,這讓事情變得更困難,所以,可以請你做點混帳事好讓我有充分理由可以恨死你嗎?”

史蒂夫不確定他現在應該笑還是被嚇壞;這段話很有東尼的風格 - 他是故意這麼說的,然而....整個話題和事件背景實在讓人覺得很糟心。

“你怎麼跟他說?”

棕髮男子沈默了一下,一邊撫摸著小娜一邊整理思緒。

“我說...我不在乎他要不要殺我,我只覺得很難過,因為我的錯(fault)造成一個史塔克的殞落(falls)。”

“......他是怎麼回應的?”

“叫我一個詩人,然後我們不得不繼續收拾一些蠢貨,因為那時我正在一個九頭蛇的基地裡頭進行摧毀任務,當我們完成時,他讓我自由離開,甚至沒有試著去找出我的行蹤。”

史蒂夫只能搖搖頭,無法對此作出任何評論。他們在那坐了一會兒,詹姆士仍然靠著史蒂夫,和他的貓咪們蜷在一起。金髮男人試著消化他剛剛得到的新信息。他仍然處於相當震驚的狀態,不過,這些信息確實讓史蒂夫對他的情況,以及整個幕後的真相有了更深入的暸解。同時也讓他警覺到他對與自己共事的人實在所知甚少。

“所以......史塔克對我並沒有懷抱深仇大恨,但他仍然在想辦法處理整個事情,所以我也不能說他喜歡我。總之,這很複雜。”

詹姆士輕聲下結論,然後帶著無奈的笑容嘆了口氣。好一陣子,他倆就靜靜地坐在昏暗的房間裡。

“我需要一個新的床頭櫃。”

史蒂夫轉頭面向對方,揚起一邊眉毛想表達自己的困惑 - 當他的眼睛整個被遮起來,說真的很難看得出他的表情。

然後他開始大笑,笑得無法遏抑。這整個對話內容都讓他神經緊繃,所以當詹姆士突然冒出一句完全風馬牛不相干的評論,這著實緩解了他的緊張。史蒂夫只顧著笑,笑到肚子發疼,詹姆士全程注視著他,臉上掛著淺笑。貓咪們也盯著史蒂夫,牠們顯然覺得莫名其妙。

“對不起,我只是...”好一會兒,史蒂夫才免強止住笑嘟嚷著。他很高興現在眼淚不會再讓雙眼感到疼痛,因為他笑得眼角滲淚,都沾濕了繃帶。

“我喜歡你的笑聲,比我從那些嚴肅的新聞短片裡頭聽到的好多了。”

詹姆士正經八百地評論,史蒂夫覺得臉上有點發燒。這也讓他的思緒登時跳回他現在所面臨的現實問題。

然而,有鑒於他才剛剛爆出一堆內幕給他,史蒂夫懷疑這個人準備再次開啟嚴肅的對話。

“我覺得......我們應該清理一下這個爛攤子?也許...給你來杯茶?打賭你現在比我更需要它啦!”

片刻的沈默之後,詹姆士下意識地微微點頭,儘管他知道史蒂夫看不見。

“沒錯。”




 
那天晚上,史蒂夫又做夢了。

然而這一次的並不算是惡夢。


 
夢裡頭仍然是巴奇,但他不是史蒂夫這些年來一直夢見的充滿敵意的夢魘。

他就是...他自己。

同一間小酒館,就是史蒂夫曾試圖用酒精淹沒自己悲傷的那一間,他就斜倚在吧檯旁。

“你看起來像糟糕透頂(like shit)。”他評論,語氣異常溫暖,更像是他自己的聲音。

“已經過了好久,巴克;那麼多個月,那麼多年。”

“你從冰裡出去的時間只有四年左右喔。”巴奇淺笑著指出,然後用他以往在布魯克林時那種,閒散、招搖的萬人迷步伐走向史蒂夫,棕髮男人一屁股滑坐在史蒂夫面前的椅子上。

“感覺像過了好幾十年,我覺得老了,或許真的歲月不饒人啊。”

“唔...畢竟,你已經九十歲啦。”巴奇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拿起他們之間的酒瓶幫自己斟了一杯酒。

這感覺如此...詭異,看到巴奇這麼的...是他自己,在經過這麼多年夢中的他對史蒂夫都是氣恨怨憤之後。

“我只是......我覺得孤單,我猜。我有朋友,但是......我一點也不了解他們,我......”

巴奇一口氣喝乾玻璃杯裡的酒,把它放回桌面,然後定定地看著史蒂夫。

“別再為過去哭泣了,史蒂夫,你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這次他的語調溫柔萬分,沒有惡意也沒有怨恨。

“我知道,我只是...最近我一直在想你。”巴奇靜默不言,只是用柔和的目光凝視著他。

“我......我甚至無法形容那時的感覺,當你....當你摔落懸崕。我回到這裡,哭了好幾個小時,直到我再也承受不住,就連佩姬......就連當她離開....我也沒有哭成那樣,至少我覺得沒有。”

“總是那麼多愁善感,不是嗎?羅傑斯?”巴奇哼了一聲,也給他斟了一些酒。

“我猜是吧,這是真的,我太依戀人了。”

“也許,但另一方面,在乎身邊的人也不是什麼壞事。”

史蒂夫嘆口氣,喝了一些酒。他嚐不出什麼味道,可能因為這是一場夢。

然後他注意到,在整個過程中巴奇一直在靜靜地觀察他。

這讓史蒂夫感到些許忸怩,他抬起頭用疑問的目光看向他的老夥計。

“史蒂薇......你不該把眼淚浪費在我身上,我不值得那麼多。”

“不要跟我胡說八道,巴恩斯!你是....你是那個最主要的原因....讓我能有機會.....去做所有這些事情...讓我能有機會用自己的力量去...保護其他人。”

“他們選擇你去承擔大任,是因為你這個人,還有你那金子般的心,羅傑斯,又不是我叫他們去的。”

“但是你讓我活下來....活著讓他們找到我。”

巴奇沒有說話,再次低頭喝酒。他臉上有一點鬍渣,頭髮也亂糟糟的,他那樣子讓史蒂夫想起他在左拉的實驗室裡看到他時的模樣,唯一不同的是,他穿著他平時執行任務的那件藍色外套。

“巴奇......我......我想現在說這個可能已經毫無意義,但我...我還是想告訴你。”史蒂夫感到自己的聲音變得嘶啞,眼淚又開始不受控制想要奪眶。

緩緩地,巴奇將目光從玻璃杯往上移向他,他沒有抬頭。

“史蒂夫......我知道,我想...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我們都心知肚明。”

“可是...我從來沒有......”

巴奇再次飲酒,突然,史蒂夫意識到,他沒有再重新裝滿酒杯,儘管一開始他就已經一口喝了見底。顯然這就是夢的特別之處。

“史蒂夫,你不必告訴我,我只是一個過去的鬼魂,告訴他。”

“誰?”

深色頭髮的男子帶著寵溺的微笑搖了搖頭,然後看進史蒂夫的眼睛。

“他,史蒂夫,來吧,你知道答案的,你是個頑固的小笨蛋,但你並不愚蠢。”

金髮男人困惑地搖頭,巴奇在說什麼?棕髮男人傾身靠近,伸手抓著史蒂夫擱在桌面的手。

“ 我沒有死,傻瓜,你知道的。”

巴奇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地看著他。

“那個你叫他詹姆士的傢伙......就是我。”

史蒂夫眨眼,突然意識到抓著他的那隻手是金屬的。

史蒂夫抬起頭定睛看過去,坐在他對面的人不再是巴奇,而是詹姆士。除此之外,他還是巴奇。

他的面具已經除去,史蒂夫現在可以看清其下的臉孔。

這毫無疑問的,就是巴奇

他仍然用尖銳的眼光看著史蒂夫,抓著他的那隻手用力捏了捏。

“我不會主動透露這件事的,羅傑斯,你得做那個揭開一切的人。”

突然,一陣強風吹過這座建築物,史蒂夫被捲入寒冷的風雪之中。他看到的最後一個景象就是,巴奇站在酒館裡,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他。


TBC.

- - - - - - - - - 

譯者:最後那整段我是哇啊啊啊叫著翻完的!!!

溫柔的Bucky哥哥好撩!然後...他就是我!!!喔啊!!

评论(20)
热度(85)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