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Seahorses 海馬 Part 7

原文地址:AO3


Summary:噹噹!Steve終於意識到某事...


第七部分


Steve帶著Junior在水族館開門前二十分鐘就抵達了,希望能夠錯開人潮,然而水族館前面的廣場早已擠滿了等候的人群。有幾十組帶著幼童和嬰兒車的家庭。他們應該都有同樣的想法:盡可能的讓孩子們多參觀一些。大多數的家庭只對他們自己感興趣,沒有人注意到Steve和Junior,更別提認出他是誰了。

當大門開啟,有一大堆人排隊等著要租借水族館提供的後背式嬰兒背帶,Steve大步穿過熙攘的人群。他之前就在網路上詳細閱讀過水族館的規定 - 這裡不允許娃娃車進入。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 反正他也不喜歡把Junior放進這些公用背帶的念頭。他不是偏執狂,但一想到有那麼多小孩都用過這些背帶,上頭一定爬滿細菌他就受不了。所以他昨天出門買了一個嬰兒背帶,讓他可以小傢伙背在胸前。他喜歡用這樣的方式背著Junior,當他累了的時候,Steve可以把他轉過來面對自己,讓他睡在他胸前。

起初,Junior並沒有注意到魚。他睜著圓滾滾的大眼好奇地觀察人群,但當Steve停在澳大利亞區巨大的水族箱前面時,海龜們引起Junior的好奇 - 那些有著長而彎曲脖子的奇怪生物。他開始揮舞雙臂,高興地咯咯笑。

“對不起,小傢伙,但你不能養牠們。”

Junior發出沮喪地尖叫,胖胖的小拳頭搥在玻璃上。

Steve輕輕抓住他的手。“嘿,輕一點,動物們不喜歡這樣。”那之後,Steve小心地保持與每個水族箱之間的距離。

對Junior來說一切都是那麽迷人有趣:不僅是動物,水族箱中遍佈的假岩石、懸掛其上的珊瑚、海草都很有意思。Steve注視Junior的時間比看魚和海龜長多了,但他也覺得很愉快。

他們站在短吻鱷的水族箱面前 - 還是長吻鱷?Steve沒法透過人群看清標牌 - 此時附近有個嬰兒開始哭泣,Steve望向他左側,看到一個父親慢慢蹲下,讓他的妻子可以把背後正在哭鬧的寶寶從背帶中抱出來。

Steve突然感到孤單。在他周圍的遊客都是一組組的家庭:母親和父親在一起同心協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照顧他們的孩子,確保他們的安全。並不是說如果Junior開始哭泣的話他自己無法處理,也不是貪圖方便,而是知道有人能夠始終如一地在那裡幫忙照護,那感覺令人安慰。當然,Steve有Bucky的支持,不管怎樣,他知道他永遠可以指望Bucky,但事實上是,他已經倚靠Bucky太多了。如果Steve已婚擁有家庭,那將完全不同,會有人能與他共同分擔親職、與他一起做決定,而不是半被迫的來幫忙,儘管在這件事情上,Bucky都表現得很主動。

Junior發出一個不爽的聲音,在背帶裡扭動,還蹬了蹬他胖胖的小短腿。他很煩躁不耐,而,誰又能責怪他呢?因為他的視線全都被深藍色的嬰兒背帶擋住啦!澳大利亞展區擠滿了人群,Steve決定從裡抽身,等之後人少一點時,他們還可以再回來觀賞其餘的展品。

即使他們擺脫了擁擠的人潮,Junior還是抱怨不休,所以Steve把他從背帶中抓出來,用一隻手臂環著他。空蕩的背帶懸在他胸前,讓他覺得有點蠢,但如果拿在手上更麻煩,所以他決定置之不理。

他們進入一塊頗為黑暗的區域,裡頭豎立了很多根從地板一直頂到天花板的透明管子,管子裡頭充滿了水,散發著詭異的藍光。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團氣泡從其中一根管子冉冉上升,伴隨著咕嚕嚕的水聲。Junior朝管子的方向揮舞雙臂,他的身體突然往前傾斜,Steve趕緊抓住他,以免他掉下去。

“你想去看泡泡嗎?”

當他們足夠接近時,Junior伸出手,用手掌拍擊管子。Steve沒有阻止,Junior應該不至於打破管子,而且裡頭沒有動物會被驚擾。當一個巨大的氣泡從Junior眼前飄過,他笑了,發自肺腑的愉快笑聲,然後再次砰砰拍著管子。當第二個泡泡出現時,他發出一個快樂的尖叫聲。Steve摸出手機,趕在下一個泡泡通過之前設置好相機,用視頻捕捉Junior興奮歡樂的笑聲。

儘管他們是來這裡看魚,卻花了這麼多時間在這裡看泡泡似乎有點奇怪,然而Junior很開心,所以他們在那兒整整站了十分鐘,讓Junior敲打著管子,瘋狂咯咯笑,Steve試著將整個過程拍下來,儘管拍起來效果不太好,因為實在是太暗了,而且因為Junior不停晃動,他實在沒法穩住手裡的手機,但,至少聲音很清晰 - Junior在每次泡泡經過時捧腹大笑的聲音以及喜悅的尖叫聲。

Steve想過把視頻發給Bucky,然而最後還是把手機塞回口袋裡。他不想成為那些認為每個人都有興趣觀看自家孩子視頻或照片的家長之一。

下一個展廳裡有一座巨大的開放式水族箱,遊客可以沿著環形走道低頭欣賞裡頭繽紛的珊瑚礁。Steve特別喜歡龐大的魔鬼魟,牠們展翼游水的姿態看起來像是在優雅地飛行。他的目光轉向Junior看他有什麼反應,但他甚至沒有低頭看水。

“看,小傢伙,裡頭的珊瑚就像你房間裡的壁畫喔。”

但Junior沒在注意Steve。他正在凝視他旁邊的一個小女孩,她坐在一個跟他們很像的背帶裡頭。她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大大的深色眼睛被不可思議的濃密長睫包圍,她的頭髮中分拉到她頭部的兩側,捲成兩個蓬鬆的小球。這髮型似乎迷住了Junior,他歪斜身體偏離Steve胸前試著去抓住其中一個髮捲,就好像那是一顆可以玩的球。

“哇啊,”Steve輕輕地把Junior的手指從小女孩的頭髮上鬆開。“我們不要抓,好吧,小傢伙?”Steve抬起頭,露出歉意的微笑。“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係,嬰兒總是 - ”那個男人愣住了,嘴巴開開。“你是 - 你是.....”他拼命眨眼。“隊長 - ”

“今天我只是爸爸,”Steve趕緊說,打斷他要說的話。

“當然!嗯,當然咯,抱歉抱歉。”那個人難以置信地搖搖頭。“哇,我聽說你領養了一個孩子,但我...我以為那不過是小報傳言。”

“不,是真的。”Steve一直忽略那些媒體關注他決定領養的報導,但僅僅是想到這個,也讓他進入了防衛狀態。那個男人仍然在微笑,Steve意識到他只是試著保持友善。

Junior快樂地和小女孩聊天,發出一串無意義的嘰呱聲,並向她伸出手。她讓他抓住手,但仍謹慎地望著他。(譯者:這麼小就會泡妞了...真的跟Bucky混太久哦!)

“我們也是領養。”

Steve頗為驚訝,因為這個人說 ‘我們’,然而他看起來是單獨帶著女孩,但當他舉起左手靠在女孩的肚子上時,Steve看到他無名指上的金色婚戒。他感到一陣愚蠢的失落,雖然他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要和另一個養父母做朋友。

“所以...你感覺怎麼樣?”那傢伙問。

Steve自嘲地笑了笑。“這是我做過最困難的事情。”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意思。但這是值得的。”他慈愛地撫摸著小女孩的黑色捲髮。“這真的是很值得。”

“她多大了?”

“差不多15個月了。你的呢?”

“今天滿五個月”。

“嘿!你很厲害耶!像這樣的郊遊,全部都你自己來?我們一直到她六個月大,都還覺得有空去淋浴一下簡直是奇蹟,更不用說出門啦!”

這傢伙可能有點誇張,不過他很高興這個人試著讓Steve覺得自己做得很好。

“你真的不需要自我介紹,”那個男人打趣道。“但這個小傢伙叫什麼名字呢?”

“J-”Steve卡住了,承認他兒子還沒有自己的名字簡直太尷尬了,他們到現在都還一直叫他Junior。“James,”他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這是James。”(譯者:哇哈哈!謎底揭曉~)

“這是Chloe,我是Daniel。”

Steve伸出手與對方握手。“很高興認識你。”

“是什麼絆住了你爸呢?”Daniel說,再次摸摸Chloe的頭髮。“他會嘔死錯過見到美國隊長的機會。”

爸爸?當另一個男人走過來時,Steve才恍然大悟。來人溫柔地握住小女孩的腳踝,然後輕輕地在Daniel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我有點想你啦。”新加入的傢伙說。“也許我們不應該在星期六來。”

Daniel沒有回答,反而笑了起來。

他的丈夫微皺眉頭,噴出一點笑音。“怎麼啦?”

“我們認識了一些新朋友。”Daniel往Steve的方向點了點頭。“這是Steve和他的兒子James。Steve,這是Eddie。”

Eddie轉身,他已經伸出手準備握手。當他看到Steve時,他僵住了,他的下巴掉了下來。一陣紅潮從他的脖子衝到他的髮際線。“哦!我 - ”

他抓住Steve的手,熱情地上下搖動,仍舊滿臉通紅。“哇!哇喔!我真是不敢相信!我是個大粉絲,很大的粉絲 - 我的意思是,我很佩服你所做的一切 - 你為我們國家所做的一切。”

Steve感謝他,並試著把他的手拉開,但Eddie仍抓著他的手上下搖。

“哇~Steve Rogers!本尊耶!”

Eddie的眼睛往下掃過Steve的身體,Steve在Eddie崇拜的目光突然變得帶著私人的讚賞時感到有些尷尬。他瞥了一眼還在微笑的Daniel,他似乎真的很開心,並不嫉妒Eddie展露出對Steve身體的一點興趣。

突然,Eddie總算意識到他還握著Steve的手,趕緊鬆開把手收回去。“對不起!我只是...你知道,從我是孩子時就是粉絲了。”他原本開始消退的臉紅又再度洶湧而上,他轉向Daniel。“我只是,嗯...想帶Chloe去...看章魚...對...章魚。”他努力想把Chloe從背帶上解脫出來,但是她卡的很緊,Daniel不得不解開它,讓Eddie可以把她拉到懷裡。“我們會在...嗯...就...嗯...就在那邊。”

Daniel竊笑, “抱歉。我剛剛應該先警告你的。Eddie從小就對你很著迷。他曾經告訴我,他是因為閱讀他父親的美國隊長漫畫,才意識到他是同性戀,雖然我覺得他只是在開玩笑。”

Steve自己也臉紅了,不過他並不真的介意這個插曲。等一開始的尷尬過去,Eddie就像Daniel一樣友好,那天上午接下來的時間,Steve和Junior都和他們一塊看展覽。Steve甚至同意和他們一道吃午飯,這是個明智之舉,因為這讓Junior願意乖乖坐在Chloe身邊的高腳椅裡。Eddie看著孩子們,由Steve和Daniel去買午餐,他們把好幾個托盤堆疊在一起把食物帶回用餐桌。Junior愛死了Chloe,全程開心地對她嘰呱著嬰兒語。

有好幾次,Steve的注意力因為瞥見那一對伴侶的親密動作而從水族箱上被轉移。Eddie在Daniel的耳邊低語,Daniel露出淘氣的微笑做回應;在一個特別黑暗的角落裡偷偷的一個吻 - 儘管這並不是那麼浪漫的環境,旁邊是一個小水族箱,裡頭裝滿了詭異、有如幽靈的盲眼深海魚。

Steve曾一度以為他們的關係會讓他感到不舒服,儘管他們沒有做任何不恰當的舉動。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只是像一對好朋友那樣行事,差不多就像Steve和Bucky那樣,真的。相反的,他只感到與稍早相同的孤獨感,當他看著周圍那些甜蜜的家庭 - 這讓他充滿渴望。他從來都搞不定情感關係,有了一個孩子之後,要經營一段關係只會更加困難。

他們在大約三點鐘的時候互道再見,因為Chloe開始鬧脾氣。“她沒法在背帶裡睡覺,”Daniel解釋說。“但是,只要汽車一開動,她馬上就會睡著。”

Junior還是興致勃勃,雖然他也沒有小睡,所以Steve帶他回去看珊瑚礁。遇到Daniel,Eddie和Chloe分散了Steve和Junior的注意力,所以他們其實沒怎麼欣賞展覽。

要讓Junior注意他們底下的水池花了Steve一點時間,因為他習慣去看他旁邊那些設置在牆裡的水族箱,但一等他終於發現底下巨大的水池,他就完全沈醉其中。當他看到一隻巨大的海龜時 - 光是它的外殼就有三英尺 - 他變得特別興奮,Steve不得不堅定地抓著他,他才沒有一跟斗翻過欄杆掉進水裡。

當海龜直接在他們正前方游泳時,Steve注意到它的左翼腳蹼缺了一塊。他找到一段解釋說牠是被從一個嚴重的傷害事件中救出,因為牠的腳蹼需要被截肢,所以他們不能將牠放回野外。“牠也沒有因此放慢速度,不是嗎?”Steve對Junior說。“就像Bucky一樣。”Junior抬起頭看著Steve,露出可愛的笑容,就好像他認得Bucky的名字。

在他們離開之前,Steve帶著Junior走進禮品店。門口有一個大木箱,裡面裝著許多鮮豔的毛絨動物。Steve注意到一隻約六英寸長的海馬。早上他們在一個水族箱裡看到了海馬,但Junior的反應令人失望,牠們一直藏在海草中,而Steve意識到牠們的偽裝對Junior來說實在太好了,Junior根本看不到牠們。不過他可不會錯過色彩繽紛的絨毛玩具。

Steve原本只是想把它展示給Junior看,但他的眼睛和嘴巴都因為期待而大開,胖胖的雙手直伸。當Steve把玩具遞給他,他抓住玩偶,閉上眼睛,然後把它一下子塞進嘴裡,一臉陶醉地啃咬著。這下子,就算Junior並沒有真的很喜歡,Steve覺得自己也不得不把它買下啦!因為海馬的整個頭都被寶寶的口水洗禮過了。

在回到車上之前,Steve一路都抓著海馬的尾巴,以免它掉落在骯髒的地板或人行道上,但是Junior的手指一點都沒鬆動,他緊抓著海馬沒讓它掉下來。在他被安穩地放進汽車座椅綁好之後,Steve試著從Junior手中輕輕拉出海馬,用一個現在最受歡迎的彩色磨牙圈取代。

所有的書上都說不要讓嬰兒咀嚼毛絨動物上的眼珠,因為萬一小孩把縫線咬斷,他們可能會窒息。但Junior放出一個高頻的大叫,把磨牙圈推開,雙手朝著海馬揮舞。猶豫片刻後,Steve好好的檢查過海馬臉上的黑色塑料眼球。它們似乎縫得很牢,所以他放鬆了,把玩具還回去。Junior開心地尖叫一聲,再次咬住海馬的鼻子,津津有味地咀嚼著,然後給了Steve一個微笑。

“我們必須持續檢查,以確保它的眼睛不會被你咬掉,好吧?伙計?”

Junior馬上就安靜下來了。Steve在等待紅燈轉綠時從車內後視鏡看著他。他睡著了,海馬的臉還塞在嘴裡。他不時動一動嘴,像含著奶嘴一樣吸吮著。

當他們還在城市裡的時候,Steve得專注於開車和避免掉進坑洞。如果Junior因為過大的震動被吵醒,那麼他可能會一路哭回家,那可不是一段愉快的旅程。而一等Steve把他們帶上高速公路,他就開始走神。

這絕對是美好的一天,但不知怎的,Steve隱約覺得不滿足。他嫉妒他看到的那些家庭,特別是Daniel,Eddie和Chloe。也許下次他會邀Bucky一道來,他是家庭的一員。Steve原本是想邀他的 - 他們原本可以在這週稍早,Bucky休假的時候就來,而不是等到他執行任務才自己帶著Junior來 - 但Steve不想讓Bucky覺得有壓力,休假時還得參與跟Junior出門的活動。

也許現在是考慮再次約會的時候了,儘管這個念頭讓Steve大聲哼了一聲。如果他和Bucky變成一對搞不好還更容易點。Junior本來就很喜歡Bucky,Steve自己也是,很明顯的 - 即使不是那種喜歡。Steve在心裡默默自嘲。他無法想像自己像Daniel和Eddie那樣親吻Bucky。

但突然間,Steve正在想像它。而且不是他在Daniel和Eddie之間看到的那種單純、充滿愛意的吻 - 而是來真的。

Bucky的嘴唇,他強壯的身體。

Steve前面的車子突然停住,迫使Steve緊急剎車。他趕緊看向後視鏡,確認他身後的卡車也停下了,然後再確認Junior沒有被吵醒。

一等交通危機過去,他腦海裡再度浮現一幅震撼人心的生動影像。

這些見鬼的念頭是哪裡來的?

更令人驚訝的是,Steve不得不伸手下去調整他的牛仔褲褲襠。

他把那些影像全部從腦海中推開。那只是受到影響的關係,就是那樣。因為他看到Daniel和Eddie,在一起,那麼快樂,那影響了Steve,造成他的思路往奇怪的方向而去。自他與Sharon分手,他就沒有想過性,更不用說從Junior出生之後,無數次的半夜起床和無休止的洗衣 - 他所有的一切都繞著Junior打轉,Steve甚至沒有精力進行任何形式的發洩。但是現在,事情正在上軌道 - Junior晚上睡得很好,白天也很規律,顯然,Steve的性慾自有其想法。

Steve告訴自己,這沒什麼大不了。Junior經過這漫長的一天,即使他在車上小睡過,今晚仍然會很快就寢。晚餐後,Steve就會幫Junior洗澡,讓他早點上床睡覺。然後他就可以洗個長~長的熱水淋浴...解決這個問題。

前面的車子仍然沒有移動。Steve拿出手機查看地圖,刻意忽略當他把手塞進口袋裡時,牛仔褲緊緊扯住了他半硬的傢伙。在295路段發生了一個意外事故。他可以下高速公路改走一般平路,但這花的時間可能會比等待的時間還要長。他知道他應該改走95號道路,但是他更喜歡老路,有天橋和其他更人性化的設計。95號道路有五到六個車道,總是有一些白痴把車子開到每小時85英里。(譯者:時速將近140公里...)

Steve嘆了口氣。他不記得今晚Bucky確切的回家時間,也許他應該傳個訊息讓他知道他們在交通堵塞?但是,光是想到Bucky,Steve就忍不住臉紅心跳。

這太可笑,簡直瘋了!一個人怎麼能突然覺得他最好的朋友很辣呢!?更別說他們早就認識對方一輩子。

無論如何,Steve都可以暫時放心,因為眼前緩慢的行車速度,意味著他在面對Bucky之前有很長的時間可以讓自己恢復正常。


TBC.

-----------

譯者:水族館真是適合闔家出遊之地...然後...真不容易...我只能說隊隊是 真.持盾 

评论(32)
热度(52)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