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Seahorses 海馬 Part6

原文地址:AO3


Summary:更多蠢萌日常ccc(兩人的相處可算非常夫妻了。)


第六部分


Bucky走進洗衣房時,Steve正在把洗好的衣服從洗衣機移到烘乾機。

“你訂了更多的書嗎?”Bucky在洗衣機上頭放下一個包裹。“這是給你的。”

“沒有,我還沒完成上一批的閱讀。”Steve設定好烘乾機的時間,然後拿起包裹。以它的大小來說,這挺重的。“我也好奇裡面是什麼。”

“我知道一個準不會錯的方式來搞清楚,”Bucky一邊說著一邊走出了洗衣房。

Steve跟著他回到廚房,把包裹放在櫥櫃上。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剪刀 - 從錯誤的抽屜裡,因為Bucky總習慣把它們隨手放 - Steve把包裝膠帶剪開。箱子裡面裝了好幾個扁平長方形的禮物,那精緻的包裝顯然是專業級的,最上層放了一個淡藍色的信封。

Bucky越過Steve的肩膀瞄了一眼。“誰寄來的?”

“我也不知道。”Steve拿起信封抽出卡片。它的正面是一張古典嬰兒鞋的照片,就是那種你會留訊息給自己的空白卡片。Steve立刻認出了Sharon的筆跡:我聽說你決定領養。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有多為你高興。你會是一個很棒的爸爸。

“所以...是誰?”

“Sharon”。

回應他的是一片寂靜,Steve轉身一看,Bucky已經離開了廚房。

Steve打開第一件禮物,裡面是一套非常柔軟的藍色睡衣。另外兩份禮物分別是兩本圖畫書。Steve翻開書本,裡頭的故事看起來都很甜美可愛,插圖也都很漂亮。看得出來Sharon很細心在準備這份禮物,但實際上,這只是更證明了Sharon對孩子的了解程度如何:Junior早就已經長超過那套睡衣的尺碼 - 他只有在最初幾星期塞得進新生兒尺寸的衣服 - 而,在他夠大到能看這些書還要等好幾年呢!當然,Steve自己在決定這樣做之前對孩子也沒有什麼真正的瞭解,所以...這並不代表她不認真。

在Junior從小睡醒來之前,Steve坐下來準備寫一張感謝函做回覆。但是當他坐在那張空白紙張面前時,他一點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她送這禮物是不是有什麼含義?她只是想恢復聯繫?還是後悔分手?Steve現在對除了他兒子以外的任何關係都不感興趣。他沒有時間專注於其他人,更何況,他確信Sharon並沒有改變主意 - 她的職業生涯對她很重要,那是她的選擇。

他決定公事公辦來寫這封信。畢竟,Sharon在她的小卡也沒有寫太多什麼。Steve會誠摯地感謝她為Junior提供的禮物,但他不會在裡頭留下任何私人的訊息。

但他完成的第一份草稿看起來就像是三年級學生寫的,如此僵硬而公式化。他把信紙揉成一團,扔到廢紙簍裡。當Bucky從走廊走進房間時,滿出廢紙簍的紙團們碰到Bucky的腿在彈到地板上。

Bucky揚起一邊眉毛,看著Steve。“寫作魂作祟?”

“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送Junior禮物,”Steve抱怨。“你認為她為什麼這樣做?”

“我怎麼會知道?”

“少來,你總是很清楚女人在想什麼。”

“哈。”Bucky走進書房,臀部倚在書桌的邊緣。“如果我曾經對女人暸若指掌,我也都已經忘光光啦!”

Steve嘆了口氣。“我只是搞不懂。”

“也許她就只是想送你東西。”Bucky聽起來有點著腦。“這不就是一般人在別人家有新生兒的時候做的事嗎?”

“是啊,但是這是什麼意義?她是想要復合嗎?”

“那是你要的嗎?”

“ 不,”Steve反駁的如此之快,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

“很好,”Bucky說。“那我猜她想怎樣都無所謂了。”

這讓Steve停頓下來思考了一下。“我想你是對的。”

“所以你可以給她寫一封措辭有禮的感謝函,就像你母親教你的那樣,然後把這件事丟一邊去。”

此刻,Bucky正在微笑,每當Steve對一些並不複雜的事想得太多然後開始鑽牛角尖時,他總是露出這種微笑。

“好吧,”Steve說。“這我做得到。”但當Steve拿起他的鋼筆,就聽到Junior叫喚的聲音。“我想...我晚點再來做好了。”

“我可以照顧他,如果你想要的話,”Bucky說。“你就可以完成你的信。”

“你不介意?”

Bucky瞪了Steve一眼。“這是我提議的。”

“好的,謝了,”Steve說。“非常感謝。”

Steve試圖把注意力放在他的信上面,但他的思考在發散。他不應該渴望與Sharon復合嗎?如果他們倆之間可行...但不,事實是,他們倆並不適合對方。Steve希望有一天能擁有一個真正的家庭 - 結婚,也許給Junior添個小妹妹,但那並不是Sharon想要的生活。

Bucky帶著Junior回到房間,他看起來好像很睏,正在用他圓滾滾的小拳頭笨拙地揉著眼睛。

“嘿!伙計,”Steve說著,然後從椅子上起身。“午覺睡得挺不錯?”他彎下腰吻了一下Junior的額頭。

“我以為你想寫你的信,”Bucky說。

“我稍後會做。”(譯者:只想跟老公和寶寶一起玩的Steve....)
 




Bucky今天在工作上有個漫長的一天,他正試著盡快把碗洗完,這樣他就可以攤平在沙發上,看一部搞笑電影或電視節目,然後早早上床睡覺。他把一個還滴著水的鐵鍋遞給Steve - 那是他們用來煮意大利麵醬的鍋子 - 然後開始刷洗過濾湯勺。Steve用擦碗毛巾擦乾鐵鍋,Bucky注意到他在看到鐵鍋左邊還殘留著橘色的醬汁時做皺了皺臉。

“我不覺得你這樣洗乾淨了。”

Bucky聳聳肩。

“可以再洗一次嗎?”Steve說。

“你不能用毛巾擦掉嗎?”Bucky說。

“呃,才不要,這樣很噁心。”

Bucky嘆氣。“好吧,不需要為這個歇斯底里。”他從Steve手上抓起鐵鍋,把它丟回水槽裡。

“我沒有歇斯底里。我只是不想要臟鍋。”

“那你為什麼不自己來洗?如果我洗得很差的話。”

“我從來沒有說過你洗得很差,Buck。”

“你最好是啦!”他從Steve手上扯過毛巾。Steve看起來像是要說些什麼,但改變了主意。然後他又張開嘴巴,停住,再次閉上嘴。(譯者:這舉動真的很像我想唸男票的時候...)

Bucky吐氣噴息, “又怎麼了?”

Steve皺眉,“你應該拿一條乾淨的毛巾。那一條已經很油膩了。”

當Bucky的內心天人交戰著到底要不要為此發火時,他們旁邊櫃檯上的嬰兒監視器發出了警報聲。這時Steve已經把他的手放進了肥皂水裡。“別擔心毛巾,”他說。“可以麻煩你去檢查一下Junior嗎?”

Bucky把毛巾隨手扔在地板上 - 反正髒了 - 顯然,他知道這會讓Steve著腦,然後走出廚房。對他來說,這絕對不是美好的一天。他決定不要看電視了,他應該直接上床睡覺,等他從Cap Junior身上得到一個甜蜜簡短的擁抱之後。

他走進嬰兒室看了一眼,隨即轉身直接走出去。他回到廚房。“呃...Steve...?”

Steve從他的擦洗中抬起頭。“怎麼啦?”

“那兒有...呃...啊…”

Steve嘆了口氣。“好吧,我等會就過去。”

“我覺得你最好現在就來。”

Steve把鐵鍋放回水槽,然後給了Bucky一個隱含火氣的瞪眼,不過他還是擦乾雙手,跟著Bucky回到Cap Junior的睡房。當他看到裡頭的混亂時,即使是Steve也猶豫了。“哦!我的老天爺啊!”

“是的,”Bucky說。

這是一個溫暖的夜晚,所以Steve只幫Cap Junior穿了一件T恤和尿布。不知怎的,他弄開尿布而且設法擺脫了它。糟糕的是,他拉肚子了。看起來他對此非常不高興。Steve走向前。“嘿,嘿,小傢伙,沒關係的。”他拍拍他的頭,然後回頭,用懇切祈求的狗狗眼神看著Bucky。

Bucky嘆氣,也走向前。“好啦...你需要什麼?”

Steve立刻進入狀況。“這裡,你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抬起來,我會拉著他的腿。然後我們把他帶到浴室。”Bucky按照指示進行,但忍不住做出嘔吐的模樣。“像你這樣的超級士兵不能處理一點嬰兒便便?”Steve調侃。

Bucky陰鬱地嘿嘿笑。“哈哈,是啊!一點。”他抓起Junior,盡可能讓寶寶遠離他的身體,他們笨拙地沿著大廳走到浴室。整個過程中Cap Junior不斷發出嘶聲裂肺的尖叫。

Bucky扶著他靠在浴盆旁邊,Steve拉過蓮蓬頭將水灑在他身上,然後開始進行Cap Junior今晚的第二次洗澡。一等他坐在溫暖的水池裡,他的哭聲就漸漸消失,當Steve用橡皮鴨子逗他的時候,他終於露出可愛的笑容。

Bucky離開讓他倆繼續,當他把床單等拿過來浴室丟在地上,他看著他腳邊那一堆床上用品。“我說...就別清洗了,我們直接把這堆東西丟了吧!”他提議。

Steve也看著被弄得髒兮兮的床單床墊,臉上露出思考的表情。Bucky知道他討厭浪費。他們以前從來不會把錢浪費在任何地方。最後,他同意把床單丟棄,但是認為保潔墊可以搶救。當Bucky彎腰挑揀床上用品時,他說 “讓我來吧!Bucky,”。他把Cap Junior從澡盆中抱出來,裹上大浴巾。“請你陪Junior坐一會兒,等我把床單鋪好?”

Bucky點點頭伸出手臂。他把他帶到客廳裡,窩進沙發。他沒有打開電視機,只是靜靜地坐著,Cap Junior很快就睡著了,胖嘟嘟的臉頰壓在Bucky胸前。Bucky盯著他。“你這小傢伙怎麼能搞出這麼一大團混亂呢??”他低聲說。Cap Junior的眼珠在眼皮底下轉著。Bucky把他暖呼呼、還帶著濕氣的小小的身體抱得更緊。至少,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擁抱。

Steve出現了,“他的床準備好啦。”Bucky點頭站起來,小心翼翼地不要弄醒他。他看著Steve把乾淨的尿布包在他身上 - 確認包得好好的 - 穿上新的睡衣。他把他放進小床,親了親他的額頭。“請,不要再這樣做囉!”他低喃,聲調中帶著明顯的笑意,然後他們靜靜地離開了房間。

Bucky幫忙把一些床上用品放進垃圾袋裡,在Steve開始清洗還能挽救的物品時把垃圾拿去丟。當他回來時,他靠在洗衣機旁,溢出一聲痛苦地呻吟。Steve瞟了他一眼,然後忍不住開始咯咯笑了起來。Bucky給了他一個萎彌不振的眼神。

“Steve,我還沒準備好要笑!”

Steve笑得更大聲了,Bucky也忍俊不住。他們笑了一陣,Steve好不容易冷靜下來,他認真地看著Bucky,那專注的眼神讓他不自在地挪動雙腳,轉頭盯著地面。

“謝謝你所有的幫忙,Bucky。我不知道誰能夠自己做這個事情。我不知道只有我自己的話我能不能做到。”

Bucky抬起頭。“你當然能行。你可以隨時隨地做任何你真正想做的事情。”但他也對所有的一切心存感激。

“不管怎樣,我很高興你在這裡。”Steve回答。

“我不敢相信在經歷過剛剛的屎事之後我還這麼說 - 我也很高興我在這裡。”
 





現在Cap Junior已經能夠自己坐著(譯者:差不多四個多月大。),Steve打算去Target買一把高腳椅給他用。Bucky跟著一道去了,橫豎他剛好休假,而且沒什麼別的事好做。然而,Steve花了很~長的時間決定哪張高腳椅最好,Bucky很快就對他決定跟來感到後悔。“呃,這很無聊欸,”他抱怨。他認為Cap Junior非常同意他說的話。Bucky把他從賣場推車附加的座椅裡抱起來。“來吧,老弟,讓我們找找看有沒有什麼好玩的。”他告訴Steve他們要去哪裡,Steve點點頭,仍然忙著檢視眼前陳列的各式高腳椅。

所以,Bucky和Cap Junior在滿是玩具的通道遊晃。他們發現一大堆可愛的動物玩偶,Bucky盤腿坐在地板,讓Cap Junior坐在他的膝上。當Steve終於找到他們時,他們正在玩毛絨玩具恐龍。“吼 - ”,Bucky做出怪聲,然後用一隻蓬鬆的雷克斯暴龍對Cap Junior搔癢。

Steve嘴角噙著笑意:“我從五十碼遠的地方就可以聽到他的笑聲。”他選的高腳椅盒子以一種尷尬的角度從推車前部伸出來,當他把車推向過道時,差點把幾個芭比娃娃從架子上打了下來。他把盒子豎直,小心翼翼地轉動推車。

“你有超級士兵聽力,”Bucky說。“他克制不住,我讓他很開心嘿嘿。”

就像要佐證Bucky的話一樣,Cap Junior放出一個高頻率的尖叫聲。Steve皺眉,“我們該走啦!”他傾身把Cap Junior從Bucky的膝蓋上抱起,把寶寶的身體轉過去檢查褲子背面是否有灰塵,然後拍了拍他的屁股。Bucky翻了個白眼,伸出手臂讓Steve抓住然後把他從地板上拉起來。

“不好意思,不過如果沒有帶上雷克斯先生,我想我們走不了,”Bucky調侃,“他找到一隻最像爸爸的玩具啦。”

Steve給了他一個諷刺的假笑。“把它放進推車吧!”他把Cap Junior放進推車附的寶寶椅,Bucky把柔軟的暴龍玩具擠在他旁邊。

當他們準備離開,Bucky被一個明亮的彩色盒子吸引,上頭寫的品名是 ‘動力沙’。“哇!看看這東西,”他說。Bucky發現像培樂多黏土這樣能刺激觸覺的東西和一些能緩解壓力的小物品對他的恢復非常有幫助。每當他與治療師會面時,她總會在桌上放很多類似的物品給他用。然而他以前從沒看過動力沙。

Steve轉身看看Bucky正在看什麼。“我不認為這個適合寶寶,他還不夠大,Bucky。”

“我知道,是我有點想要。”他把東西放回架子,覺得自己有點蠢,但Steve伸手阻止他。

Steve以一種溫柔得能沈進Bucky皮膚裡的方式向他微笑,讓他感到無比暖心。他希望這感覺不會反應在他的臉頰上。“把它放進車裡,”Steve說。

那天晚上,Steve請Bucky幫忙看著Cap Junior,讓他能出門來一趟迅速的短跑。Steve和Bucky花了很長一段時間組裝那張高腳椅,現在寶寶正高興地坐在上頭,靠在桌子旁目不轉睛地盯著Bucky,他正在打開動力沙。

他將內容物一股腦全倒在塑料托盤上,觀察動力沙從原本包裝的塊狀漸漸融散的樣子。他抓起一些沙子,讓它在手指之間流瀉,然後形成不規則的形狀。它柔軟而光滑,有時他只是需要這樣的東西來幫助他放鬆。事情現在已經好很多了。很多時候 - 特別是有Steve在他身邊的時候,他會感覺那個舊日的自己再度回歸,有時甚至好幾天都不會想到他過去在九頭蛇的日子。但有時候,他會毫無理由的焦躁不安,這時他就得找方法讓自己轉移注意力。

他看了一眼睜著滾圓的眼睛盯著他的Cap Junior。他伸直手臂,顯然也想打沙沙。“抱歉啦!伙計,如果我讓你玩這個,你可能會吃它,那我就麻煩大啦!”Cap Junior皺起眉頭,Bucky笑了笑。他抓起滿手沙子,擠壓著,然後讓它落在托盤上。他的指尖顫抖,看著沙子從金屬手指縫隙滑落。他最後再撥了撥沙子,然後抱起Cap Junior把他帶去客廳。

“啊,在這裡。”他坐進沙發,把寶寶放在他的腿上。拿起當天買的蓬鬆恐龍。Cap Junior的眼睛亮了起來,立刻開始咯咯發笑,當Bucky開始做出搞笑有趣的聲音並用玩具給他呵癢癢時,笑聲變得更響亮。他的笑聲富有傳染性,Bucky忍不住跟著咧嘴而笑。“你真是可愛爆了,”他說。“但是,可別告訴Steve我說過。”(譯者:這是要維持某種硬漢形象嗎?XD)
 




在戰前的閒暇生活,Bucky就喜歡音樂和跳舞,而最近,他受到現代音樂的強烈吸引。之前當他在羅馬尼亞的時候,他一直處於求生模式,像音樂這樣的嗜好並不重要。但是現在,他的生活已經穩定下來 - 儘管Steve突然有了一個小寶寶 - 他也記起了更多回憶,他再度對這一類的事情感興趣。

然而他實在是落後太多了,Sam很積極的推薦歌曲和樂手給他。Sam說,過去十年的音樂大多不怎麼樣,但是Bucky大量地聽取,有時他也會偏離Sam認為的好音樂。對他而言最有意思的是,現在有很多歌詞裡頭人們會直截了當地把事情唱出來,直白到令人不敢相信的地步。某晚,當他在清理晚飯後的殘餘,他很確定他正在聽的那首歌裡面唱的全部都是屁股屁股屁股。

不過旋律非常棒,他跟著哼唱並且搖擺,Cap Junior坐在他的高腳椅上饒富趣味地看著他,這時Steve走了進來,一臉驚恐地跑到寶寶身邊。他伸手把Cap Junior的耳朵摀住。“Bucky!!!”

“什麼?”他問,滿腹困惑。

“你不能在寶寶面前播放那種東西!”

Bucky噴笑,“Steve,就連你都幾乎聽不懂他們在唱什麼鬼好吧!我不覺得他會被一首關於屁股的歌曲永久傷害。”不過他還是從善如流地把音樂關掉。

Steve把手從Cap Junior的耳朵拿開,寶寶抬起頭看著他,Bucky打賭那可愛臉蛋上的表情絕對是指責。Steve伸手摸摸寶寶柔軟的頭毛。“可能吧...”他說,“你沒有什麼比較適合孩子聽的歌嗎?”

Bucky拿起手機,滾動他正在聽的播放列表。“我也不確定...我還沒有全部聽完這些...沒辦法確定這裡面是不是有關於性的。你知道,現代的流行音樂幾乎都會扯到呢!Steve。”

Steve再次摀住Cap Junior的耳朵。“噓 - ”

Bucky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我會請Sam幫忙弄一個適合寶寶聽的播放列表,行吧?”

Steve點了點頭。“謝謝。”

所以,三天後,當他再次在廚房洗碗,聽的就是新的播放列表。Steve把垃圾拿去樓下丟,Bucky知道每次他去倒垃圾時總是順便和老朋友Miller夫人閒話家常,所以Bucky抓住機會與Cap Junior找點樂子。他正在播放一首,Sam說是最近很熱門的一部兒童電影的主題曲,他真的很喜歡這首歌。他克制不了隨音樂搖擺的慾望。他抓著Cap Junior的手,揮舞著它們,讓它們隨節奏打拍子,他自己則隨著樂曲大聲唱歌。Cap Junior興奮地咯咯笑,Bucky開始表現得更搞笑。他在高腳椅周圍旋轉奔跑、跳舞、唱歌,並在經過寶寶面前時對他擠眉弄眼。(譯者:太歡樂啦!!!)

當他發現Steve站在門口,瞪大眼驚訝地看著他時,他停下腳步。

“我只是......”他試圖解釋。他知道他並沒有被抓到做什麼壞事,但這感覺就像是。然後Steve開始笑。他彎著身體,雙手落在膝蓋上,以Bucky從未見過的方式開懷大笑。Bucky通常不會臉紅 - 那是Steve的事情 - 但他確實感到一股暖意爬上他的後頸。他走回水槽。“知道嗎,這都是你的錯,Steve。如果你讓我繼續聽那些屁股歌曲,這事兒就不會發生。”

“我很高興我沒有,”Steve笑嘻嘻地說。他伸手戳了戳Bucky的背,然後轉身把Cap Junior從他的高腳椅上抱起來。“來吧,伙計,洗澡時間~”他把寶寶環抱在臂彎,抓起他一隻小手握在手中,就像在跳雙人舞一樣,從廚房這一頭搖晃到另一頭。

“你還是個可怕的舞者,”Bucky調侃。

Steve大笑,“而你還是很棒的。”

他抱著寶寶跑跳地穿過房間,Bucky在他身後皺眉。然而,Cap Junior的笑聲讓他忍不住勾起嘴角。他把音樂轉大聲,因為他真的很喜歡這首曲子,絕對不是他想讓寶寶在洗澡時也能享受音樂,絕對不是。


TBC.

--------

譯者:Bucky絕對可以從叔叔升格爸爸了!Junior根本愛死他了好吧!


评论(22)
热度(61)
  1. 撒尿柔丸carolchang 转载了此文字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