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Seahorses 海馬


原文地址:AO3



這是我第一篇兩人沒有實際XX(只有互擼)的翻譯,要翻之前我其實有點糾結...但...這文真的太有愛了...Bucky好疼Steve啊!兩人帶娃的樣子萌的!每次看都讓我會心微笑(捂胸口),要找到合口味的文不容易啊!然後不管,我就要冠冬盾的名(不要來跟我吵這個)

原文三萬多字,中文大概會翻到五萬左右,因為原作沒有分章,我預計每五千字左右更一次,歡迎大家跟我一起來享受這段溫馨甜蜜的老冰棍育兒之旅~呵呵。


Summary:
Bucky接下了美國隊長的稱號,Steve覺得總算是時候組織一個家庭了。當Steve跟Bucky宣布他打算領養一個嬰兒時,Bucky實在不知道自己該做何感想。他當然希望Steve快樂,但他也很擔心這會影響到他們的友情。然而當Steve真的成為一個爸爸,Bucky無可避免地愛上了那個可愛的小嬰兒。或許Steve終於會因此從不同的角度看待Bucky。

警告:一開頭有盾13,但沒幾句話兩人就分手了。


第一部分


Steve得想清楚該怎麼告訴Bucky,他告訴自己他還在考慮,但,事實上,他早就下了決心 - 他要收養一個嬰兒。

他甚至沒有意識到這是他真正想要的,直到他向Sharon提出打算組織一個家庭的想法 - 某天夜晚他們在Sharon的住處一起清理晚餐的盤子時 - 而,她明顯退縮了。

“我還沒準備好,”

她用一個明顯有些畏懼的笑容說道。

“不,當然不,”

Steve試著讓她放寬心。

“我們甚至都還沒論及婚嫁。我只是正在思考這方面的事。”

但Sharon每一塊肌肉都繃得緊緊的並沒有放鬆,一點點都沒有。

Steve走近,把手摟在她身上。

“有這麼可怕嗎?”

她吐出一個沮喪的噓聲。

“你知道這個工作要休產假有多難?我旅行得如此頻繁。這樣對你來說不公平。”

“公平?我不在乎公不公平。”

“從何時起?”

“我只是覺得我喜歡能更常回家這樣的想法。”

Steve擁抱著她,但感覺懷裡的人更緊繃了,他不禁一陣困惑。

“在四十年代,很少有男人和他們的孩子一塊待在家裡,但我想我會喜歡的。”

“人們通常會假設女人在事務安排上會有優先順序,一旦有孩子,家庭就必須是第一優先。“

Steve沒有回話。難道不是嗎?一旦你有孩子,你的家人難道不應該擺在第一位?他沒有爭辯,但他的沉默就足以代表一切。

“我現在需要關注我的事業,”她說。

“Peggy就做到了兩頭顧全。”

當他講到第二個單詞時就知道自己犯了大錯。他知道對Sharon來說,Peggy一直是榜樣,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偶像,可以理解的是,Sharon絕對會反感他剛剛說的話。她的整個生活始終籠罩在她阿姨的陰影下,而Steve基本上完全清楚這對她有多艱難。更何況,對女性而言,既使是當今社會,要兼顧工作和家庭仍然是很讓人兩難的。

這次談話的結果並沒有隨著Sharon的不悅落幕,只是一切結束的開始。他道歉、他解釋,但他也無法責怪她對Steve的言論耿耿於懷。

即使在他們分手之後,Steve也無法將那次對話甩脫腦海 - 他想要一個孩子,也許不止一個,來個他專屬的嬰兒潮似乎不錯。那就是一般人在做的事情,不是嗎?一旦戰爭結束,他們就想安定下來,過上安穩正常的生活。現在,Steve覺得自己終於完成戰鬥使命,他也把盾牌交給了Bucky,是時候弄清楚什麼是普通、正常人的生活啦。

但是,即使經過幾個月的考慮,在網上進行大量研究之後,Steve也不知道該如何將這個消息告訴Bucky。他對Steve想要讓一個嬰兒進駐他們公寓會怎麼想?一個會在半夜哭泣的寶寶。更別說所有嬰兒相關的事物會充斥在這個地方:玩具和嬰兒車和嬰兒座椅。還有還有,臭的要命的尿布怎麼樣?

這需要很多耐心跟包容,而Steve最不想的就是Bucky會因此搬出去。

在所有的紛擾之後,他們倆目前都在一個很舒適的狀態:Steve得以從第一線退休,而Bucky有了人生目標 - 他作為美國隊長的工作似乎有效的幫助他與過去的自己取得和解,而且他做的真的很好。Steve喜歡Bucky回到身邊。他們就像戰前那樣分享一間公寓,他們每個人有各自的臥室 - Steve還有一個工作室 - 最重要的是,他們從來不用擔心房租問題。這感覺就像家裡一樣,就像他們前半生在布魯克林共居的冰冷潮濕的小房子。如果Bucky對Steve的計劃不感冒...這可能不會改變Steve關於收養的想法,但肯定會讓他停下來好好考慮很長一段時間。

Steve耐心等待,等到Bucky在一個心情很好的狀態時才提出這件事。他剛從一個看起來很累人但圓滿達成的任務中回到家,當他淋浴時,Steve微波了一些馬鈴薯,烤了幾條牛肋排。當他們吃完飯,Bucky坐在餐桌旁,喝著最後幾口啤酒,Steve才啟口。

“我想要領養一個嬰兒。”

Bucky瞪著Steve,一眨不眨。就像等著Steve再多些些什麼一樣,Bucky的目光滑向一旁。他拿起他的啤酒瓶,身體往後靠在椅背,然後抬起雙腿放在對面的座位上。但他並沒有真的放鬆。

“我以為...你和Sharon分手了,”

Bucky慢慢地說。

“我們分了,是我自己要的。”

Bucky的緊繃的姿態緩解了一點,當Steve回想起來,這其實有點奇怪。畢竟,想要自己一個人做這件事比找個伴侶一起做更加瘋狂。

“我一直在想這件事。”

Bucky點了點頭。

“我做了一大堆研究。這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有很多困難要克服,甚至可能需要好幾年... ”

“少來,你以為他們會讓你等那麼久?只要你亮出名號告訴他們美國隊長想要一個孩子,我敢打賭,他們會立刻讓你排到最前面。”

“我知道會那樣,Bucky。但我不想在那些長久等待的人們之前插隊。那不公平,此外,我不再是美國隊長了。”

Bucky翻了翻眼球,但沒有爭辯。

“我現在在尋求非官方的收養 - 開放式的收養路徑”。

“那是什麼?”

“你去私人機構,他們會為你安排。幫你跟一個已經懷孕的母親配對。她得到一個挑選誰得到她孩子的機會,假如雙方都覺得沒問題的話,她可以與收養家庭有一些接觸。我想我可以給她發發電子郵件之類的,也許每年寄幾次照片。如果以後等孩子大了些,想要和母親見面,我也會知道對方是誰。”

Bucky再次點頭。

“這還得要一段時間。我有很多的研究要做。我甚至還沒有想好我要選哪間機構,之後我也確定會有成千上萬的文書工作得處理。”

他們沒有針對這件事情再作討論,而Bucky在接下來的時間都很安靜。

當Bucky回房睡覺,Steve一度考慮拿出筆記本電腦,先搞清楚自己想要打電話給哪一間服務機構 - 他想先把範圍縮小到三間,然後一個個打電話去,再從與對方通話的感覺來決定 - 但,眼下他沒有心情。

Bucky的沉默讓他質疑這是否真的是個好主意。他又知道該怎樣撫養孩子?只有他自己做領養對孩子是否公平?這就像他剝奪了孩子擁有母親的權利。其實他之前就想過,然後設法說服了自己,擁有雙親這種念頭已經過時了,現在社會有太多太多的單親家庭。他自己的母親就是這樣,Steve自己一定也能行。認為他做不來這件事實在是很愚蠢的想法。

Steve決定明早第一件事情就是確認他的收養機構名單,然後在每日例行的晨跑時間,他會下定決心要打電話給哪一間。確定計畫之後讓他感覺放鬆了些,足以放下這件一直盤橫在心頭的事情一會兒,他帶著一本書躺上床渡過晚間接下來的時光。
 




完成任務之後從歐洲飛回家得經過一段不短的長途飛行。Bucky已經在昆士戰鬥機機尾的一個凹處舒適的坐定,打算就這樣安靜地渡過整個航程,但是Natasha走到他身旁,把他的腿擠到一邊然後坐下。

“沈浸在你的小思緒裡面,Cap?”

“以現今通貨膨脹的速度,一美分可買不到什麼(這裡有個雙關語penny的打趣)。還有,不要叫我Cap。”

“我知道你認為這綽號永遠屬於Steve,但他確實把這個頭銜交給你了,你知道的。我是說,你甚至穿著制服。即使你不讓我們這樣叫.......噢!得了吧!快說。”

他調整姿勢稍微做挺一些,讓Natasha更舒服地擠在他身邊。

“我不知道我是否被允許告訴任何人。”

“我嘴很嚴。”

嗯哼,他知道這是真的。此外,他知道他脫不了身的,整個航程她一定會把他煩得不行,直到他告訴她為止。

“Steve打算收養一個孩子。”

她的眼睛瞪大了。當Steve告訴他這件事時,他的表情看起來八成就像她現在那麼驚訝。

“哇哦。”

“我知道。”

“所以...問題在哪?你不喜歡孩子?”

“不是那樣的。”

她懷疑地望著他,他瞥了她一眼。

“我想我只是擔心,一旦他忙於一個孩子,他不會再想讓我待在身邊。也許,我應該搬出去。”

“那是你要的嗎?”

“當然不是。但,也許Steve會想要我搬出去。“

“老實說,你覺得在Steve用盡一切力氣讓你回到他身邊之後,他會就這樣把你擺衣邊去嗎?我覺得如果你搬出去,他會崩潰的。他當然會尊重你的決定,但我知道他會很傷心。”

不知怎的這讓他暗自雀躍,但他仍然聳聳肩,低聲道:

“大概吧。”

她突然一臉評估地打量他。

“你有沒有想過約會,Barnes?”

他驚訝地轉過臉。

“這跟我們剛剛講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也許你分心關注別的事。我知道很多對你有興趣的女孩。你很性感。”

他不舒服的扭動了下身體,“不用,謝了。”

“那...男人呢?”

“什麼?”

Bucky環顧四周,確保Clint和Wanda沒注意這裡。

Natasha嘆了口氣。

“所以,就只對Steve?”

他瞇起眼睛看著她。

“妳這想法哪來的?”

他用上最驚訝的口氣說道。她笑了,完蛋,他知道他剛剛給了她想要聽到的一切。
他深吸一口氣暗自詛咒。

“聽著,”他說,“那不重要,因為他從來沒有對我表現出任何興趣。這個事實貫穿了我整個人生,而我會繼續這樣生活。我還沒準備好為了找樂子去跟一串人約會 - 我厭倦這個,我在戰前就一直這麼做。”

“你不想嘗試繼續前進嗎?”

“我不認為我可以,Nat,我試過了。我不得不處理愚蠢地愛上我最好的朋友這樣痛苦的情緒。相信我,我從很久以前就在應付這個了。”

她給了他一個同情的表情,他恨死了。他回給她一個狡猾的笑容。

“更何況,T'Challa給我新作的這隻手還不錯用的。” (譯者:巴基哥哥開黃腔啦!感謝 @冥冥咩 解惑!)

她皺了皺鼻子,然後笑了起來,能噁心到Natalia Romanova可不是件容易的一件事。
 



包裹在一天下午稍晚時送達,Steve一拿到立刻就把它打開。令人驚奇的是,現在有那麼多育嬰、養孩子的書籍,他在網上品評了很長時間,然後挑了幾十本最受歡迎的書。這是或許無法取代實際經驗,但他認為他總得從某個地方開始準備。

當他打開第一本書的封面,他立刻意識到這本書對他現在的狀況而言很明顯的太早了 - 他還不需要煩惱麻煩的兩歲小鬼,謝謝。但即使是專門講新生兒的書籍也是很令人傷腦筋。看起來有這麼多事情可能會出錯 - 餵養問題、睡眠問題、行為問題。這些還只是你能掌控的事情,更別說其他不可抗力,如長牙,腸絞痛和發燒。

Steve趴在椅子上,盯著成堆攤開在廚房櫃檯上的書。也許把這些都讀完不是個好主意。當他了解他可能會遇到什麼狀況,他不禁自問,也許他真的只是在自找麻煩。這不像作戰任務,他可以預見每一個可能的變化,並為每種狀況預設備份計劃。也許乾脆不做準備會更好些。

當他仍然來回掃視著書本們,克制自己繼續閱讀另一場嬰兒災難時,他聽到前門關上的聲響。

“是你嗎,Bucky?”

Bucky出現在廚房門口。“嘿。”

“你今天比較早啊。”

他的製服被泥土覆蓋。他一定在門外就把靴子脫掉了,但就連襪子看起來也很髒,不過任務肯定很順利,因為他臉上帶著微笑,雙眼落在Steve面前像小山的書堆上。

“做一點研究?”

“是的,我想這應該可以讓我更好的進入狀況。”

Bucky一邊肩膀聳了一下。

“你會沒事的,你有好的本能。“

“或許吧。”

其實Steve不太確定。有太多他不懂的事。他內心的一部分很想談論它,但現在他對需要耗費Bucky的耐心來討論相關的話題時都很小心。雖然他沒有對Steve決定領養這件事有什麼意見,那也不代表他喜歡一直談論這件事,儘管這幾乎已經拿走Steve的全部注意力。

“來吧!放鬆一下。”

Bucky搖了搖Steve的肩膀。

“家庭作業時間結束啦!來點披薩或其他好吃的吧!接下來三天不用上工,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是嗎?”

“你打電話點餐,選部電影。我淋浴一下馬上出來。”

Bucky沒等他回答就消失在客廳。

他很高興能暫時把他的腦袋拖離這些書本 - 尤其是那些談到父母親可能會不小心傷到孩子的可怕章節。這並不是說領養孩子這件事就此被他拋諸腦後,只是,Bucky在這兒,這讓他感覺像吃了定心丸,不那麼憂心了。

他們在看“侏羅紀公園”時解決了一些比薩,然後Steve把髒盤子和空比薩盒拿去廚房,而Bucky無聲無息地轉了台。當Steve回到座位時,Bucky正在看一部有關珊瑚礁的自然景觀影片。

“我以為家庭作業時間已經結束了,”Steve取笑。

“閉嘴。這很有趣,“Bucky回嘴,目光一動不動。“而且你還敢說,一天到晚看紀錄片的那個人是你吧!。”

“好啦!挪過去點行嗎?”Steve說,用膝蓋輕輕擠了擠Bucky的腿。“沙發都被你佔滿了。”

Bucky扮了個鬼臉一個臉,然後調整了姿勢,但他仍然佔據了沙發的三分之二以上,所以當Steve把自己的雙腿抬到沙發椅墊上時,他用一隻腳猛踢了一下Bucky的臀部。Bucky大笑,但不為所動。

這部自然生態影片的旁白,沒有採取一般紀錄片用的那種單調低沉的語音,而是充滿對生活在珊瑚礁生物的熱情:

海馬有許多適應技巧來幫助他們生存,比如他們優秀的視力,每隻眼睛都可以獨立工作,對於牠們這種獨自獵捕,並每天需要吃上三十到五十次的生物來說,這是非常有用的技能。它們的主食是小型甲殼類動物,比如蝦子。

海馬柔韌的尾巴能讓它緊纏住植物,以避免被強大的洋流沖走。這是特別有幫助的,因為海馬不是一個強大的游泳者,牠只能依靠背鰭單獨推動讓牠游過水流。

當Steve感覺有些睏倦,他往身後的靠墊滑下身體,讓他的肩膀更舒適地靠著。這意味著他的雙腿進一步侵入Bucky的空間,但是Bucky仍然佔據大半沙發。

海馬俱有改變其偽裝外觀的顯著能力。請看,牠為了配合環境而快速改變顏色。目前已知的是,海馬會變成明亮的紅色來偽裝成浮動的碎片。公海馬和母海馬在漫長的求偶儀式中都會經常改變色彩。

Bucky笑了起來,“哇喔!那就像你一樣,在你漫長的求愛儀式中變成明亮的紅色。”

Steve試圖踢Bucky來報復這句話,但現在他倆的雙腿根本是糾纏在一起,因為他們都放鬆身體,把自己更埋進沙發,要把一隻腳掙脫出來似乎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也許海馬最不尋常的適應環境機制是 - 海馬是世上唯一一種男性懷孕的生物。女性將她的卵存放在男性的育兒袋裡,發育中的小海馬將從中獲得所需的一切 - 包含氧氣到食物。

“那就像你一樣!你是隻海馬!”Bucky笑著說。“你是個海馬爸爸,太讚啦!”

然後,這個可愛的父親會生下五十到一百隻小寶寶,這還是體型比較小的海馬,有些比較大型的海馬最多能產下一千五百隻寶寶。

屏幕上顯示一條海馬的視頻,從肚子裡的一個凸起噴出一小堆小寶寶。這是驚人的,同時也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敬畏。

妊娠時間從幾周到一個月不等,生產時間長達十二小時。

“哇,”Bucky盯著電視。“至少你不必做那個。”

即使這比喻並不是完全準確,但也讓他鬆了一口氣 - 當看著疲憊的海馬爸爸漂移下來落在水箱底部等待恢復 - Steve很高興Bucky做了這樣的聯想。這意味著他也在想著寶寶這件事,他已經接受將會發生的事。事實上,當他用這件事嘲笑Steve,表示他會跟他在同一條船上 - 支持他 - 至少比他願意表現出來得要多。


TBC.

评论(32)
热度(87)
  1. 撒尿柔丸carolchang 转载了此图片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