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Season of all things四季更迭(ABO)秋日(下)

Summary:Steve遇到一個美麗的Alpha,Bucky想要為他高興,卻忍不住熊熊妒火。


第三章 秋日(下)


早上從房子走到車廠花了他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令人討厭的下雨天,但對初秋寒涼的早晨來說,今天早上並不算太糟糕。他試著藉由冷冽的早晨空氣和喝下熱呼呼的咖啡讓自己清醒。

他向已經在辦公室裡的Darcy頷首,她透窗戶向他揮手,但Bucky沒力氣去回應她友好的問候。

他沒進去工作室,而先繞道往後面的倉庫走去。通常沒人會過來這裡,但他總覺得他需要檢查檢查以確保一切都沒問題,Tony有時會好奇,喜歡到處東翻西挖。

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堆防水布蓋著什麼,Bucky沿著邊緣拉起,輕輕把防水布從他的寶貝上掀開。防水布下面是一台損壞的很嚴重的*印地安841摩托車。Tony想要以廢料的形式賣出,他認為這台舊不拉機的古董軍用車沒什麼值得修復的價值。Tony就是這樣,沈溺一切嶄新閃亮的玩意。Bucky在一個四下無人的夜晚從廢料場堆得像山一樣的零件中把它偷了出來。

*印地安841:美軍在二戰時期請Indian車廠開發適用於戰爭的摩托車。(但輸給BMW設計的哈雷戴維森WLA - 美隊在隊一裡面騎的車。)

他會在週末用自己的鑰匙進入店裡,修理古董摩托車,但目前修復它的進度有點被房子的裝修所耽擱。他把在其他工作中得到的相關部件或多餘零件偷偷收起來。將它們一起放在防水布下,等著有空時再度回到修復摩托車的工作。

他帶著歉意輕輕拍了拍燃油箱一側的星星符號,因為在過去幾個月他都忽視了她,然後轉頭前往主工作室。

當他注意到車子左側出現一雙啵亮的全黑雕花牛津鞋時,他已經在美麗的1950年雪佛蘭貝爾艾爾下工作了半小時。

Tony不經常到店裡,他住在松林社區。在那裡最大的房子裡 - 它屬於他父親Howard,但Tony通常是唯一居住在那裡的人,Howard忙碌的公司業務讓他整年大部分的時間都不在鎮裡。

Bucky總覺得,車廠對Tony而言比較像是閒暇時的興趣,而不是正經工作。既使是對Bucky來說,這反覆出現的想氵去也頗為討厭,誰會出錢給自己手高個車廠只是為了興趣呢。

他不情願地把自己從車底挪出來。Tony正往下看著他,下巴翹向一邊。他的山羊鬍修剪的整整齊齊,服貼在嘴唇周圍。

“耶穌啊!Barnes,那苦情的Alpha的氣味會嚇跑所有的客戶。”

“x你媽的,Stark”。

他擰緊扳手,但Bucky仍然試著放鬆他的壓迫感。畢竟這是他的老闆。Tony隔著上衣按著心臟,假裝受傷。

“你傷了我的小心肝,Barnes,這是跟你雇主說話應有的態度嗎?”

“這是跟你最好的技工說話應有的態度嗎?”

Bucky回嘴。他的脾氣一整天都瀕臨引發,應該說整個星期都這樣,如果他對自己夠誠實,其實從那天晚上開始就是這樣。

“你是這裡最好的技工的原因只因為我不在這裡工作。”

“不想髒了你潔白柔軟的小手嗎?”

“好吧,你到底是怎樣?Barnes?這他媽的關你屁事?”

Bucky撇過頭瞪著貝爾艾爾深凹在輪胎裡的輪圈,但Tony還沒完,他的聲音中突然真的隱涵著憤怒。

“已經兩個月了,你一直像個混帳那樣對待大家。甚至Darcy都開始怕你了,而她原本超喜歡你的好嗎?”

Darcy在過去幾天比平常更安靜一些,當Bucky早上上班的時候,躲在接待處的辦公桌後面對他微笑,那笑容是那麼微弱,Bucky幾乎沒有注意到。

他不回應,也不看Tony,只是在手上轉動著扳手。Bucky超恨Tony如此接近事實。

“我們都能從你身上聞到他,你知道。那個多氵十的小果園。”

Bucky從工作滑板車上彈起來,滑板車刷地滑開並撞上牆壁。他對著Tony的臉咆哮,Tony僵立在原處,拒絕被嚇倒。

“閉上你的嘴,Stark。”

“這不就是你如此易怒的原因?那個和你住在一起的甜蜜Omega?”

Bucky想揍他,想要打碎那張有錢公子哥兒臭臉,他不懂生活的艱苦,為了每分每毫拼命的工作,都還不一定能吃飽穿暖。

“不准你這樣談論他!”

Tony從他身邊溜開,並沒有明顯地退縮,而是繞著車子走。

“看在老天爺的份上,沒必要渾身都是刺,我只是想要談談。”

“不,不要。”

他呼吸滾燙得猶如肺部著火,憤怒的火焰在皮膚下燃燒。Bucky知道這情緒並不是真的因為Tony、或Darcy、或任何一個車廠的人。全都是對Bucky自己,因為他見鬼的愚蠢而且無可救藥地愛上了Steve,因為他無法克制自己的情感,而禾刂用機會佔有了他。他並不比那些在街頭轉角對每個經過的可愛Omega出聲猥褻的Alpha好到哪裡去。

他不確定Tony是否從他臉上看到一切,他希望不要,但Tony臉上的表情軟化了。

“只要停止嚇唬客戶和Darcy。無論你家裡發生什麼事,搞定它就是了,Barnes。”

在Bucky回答之前,Tony轉過身,走出了工作室。

Bucky鑽回貝爾艾爾下面,黑圌暗的底盤下感覺是世上最安全又隱密的地方。

 

* * *

 

與地毯商的會議進行得並不順利。他們喜歡他的作品,然而對他的第二性別頗有微詞。可惡,這種事一再發生。Steve把他的皮革郵差包環抱在胸前,就像面盾牌,就像他的工作可以將自己的另一面隱蔽起來。

他走到十字路口,此時,幾乎像是電影的場景 - 一輛車疾駛而來,一個漂亮的女孩正走在斑馬線上穿越馬路,但那輛車並沒有減速。

Steve大喊著衝上前去同時暗自祈禱雙方能及時避開傷害性的碰撞。在一團混亂之中他的手上始終拿著檔案夾,他的作品灑了出來,紙張在整個街道翻飛。那女人在他們跑離斑馬線抵達安全處時全程緊抓著他的身側,呼吸緊張急促。但在幾秒鐘之內,她如大夢初醒,然後開始對著遠處的汽車尾燈大喊大叫。

她穿著寬管的深藍長褲,實用的短風衣下穿著紅襯衫,與她的指甲和口紅非常相襯。

Steve開始沿著街邊收拾他的工作畫紙,一些紙張掉落在地上時沾濕了。她在結束對那台已經看不見蹤影的車子的怒吼之後,轉回來協助他,將收集起來的紙張聚攏在她精心護理過的手中,夾在她鮮亮的紅指甲之間。

她的Alpha氣味聞起來令人愉快,揉和了忍冬的香氣和強烈的金屬氣息,幾乎像血。她的臉上洋溢著笑容,令人疑惑的是,她如獲至寶地抓著Steve的作品,不但沒有遞回給他,反而伸出自己的手與Steve握手。她握手的力道堅定紮實。

“佩吉·卡特,謝謝你的英勇救援。”

“史蒂夫·羅傑斯,舉手之勞,女士。”

她低頭看著手中的圖畫,慢慢翻著畫紙,依次看著每張畫作,Steve有種自己正在被評論的錯覺,並努力壓抑那股坐立不安。當她終於開口,她的聲音很穩定,帶著隱含暗示的微笑。

“讓我請你喝杯咖啡做為感謝如何?”

Steve有瞬間的猶豫,沿著街道看了一下餐廳熟悉的標誌。和一個陌生的Alpha一道出現在那邊肯定會惹起一些流言蜚語。

管他的,他又不是有什麼名聲需要維護,所以他點頭,Peggy對他綻露一朵美麗動人的微笑。

他們並肩走進餐廳,Angie幫他們在後面安排了一個雅座,在Peggy走過去時一臉好奇地看著她。

Peggy點了咖啡加乃油,和一份培根番茄三明治。

“哦!多迷人的口音,妳初到鎮裡嗎?”

Peggy勾了勾嘴角,從眼睫毛下看著Angie。

“只是路過。”

“噢,那真是太可惜啦!英國妞。”

Steve幫自己點了黑咖啡和雞肉沙拉三明治。Angie扭著月要轉回她的櫃檯去幫他們下單。

他們喝著咖啡,結果Peggy也在廣告業工作。她在這個鎮往南一百英里遠的城市裡有一間小小的廣告代辦處。她這幾個星期都在會見客戶,穿梭在各個城鎮間。她每隔幾個月就得進行類似的商務旅行。

她仍然抓著Steve的作品。

“它們真的很棒。”

Steve可以感覺自己正在臉紅,他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後頸。

“謝謝,但不是很多地方想僱Omega來畫他們的廣告。”

Peggy抬起頭來嚴正地注視他,嘴唇緊抿、皺起眉頭。

“那些公司在我看來全都是在古月說八道,愚蠢的商務經營。怎麼能忽略一個好的作品,就只是因為它是由Omega製成的?”

她不滿地彈了一下舌頭,然後向Steve微笑,她的手指徘徊在他們面前的頁面上。

Angie帶著他們的三明治過來,然後傾靠在桌子邊看著圖畫。

“哇喔!Steve,你之前都沒秀過這些!它們真是精細別緻。“

Steve對她微笑。Angie一直那麼牙尖嘴利,但她並不會刻意為之;至少不會對那些不值得她那麼做的人。她輕輕敲了敲桌面,在回到櫃台前向Peggy眨了眨眼:

“享受妳的三明治吧!英國妞。”

他們埋頭對付各自的三明治,Steve趁Peggy專心吃東西的時候偷偷觀察她。她毫無疑問地非常美麗,大大的棕眼和長長的眼睫。與大多數Alpha不同,她的臉龐柔和,嘴角微彎的曲線友善溫暖。所以Steve鼓起勇氣問道:

“妳想不想出去約會?”

“約會?”

她對他的問題似乎有點吃驚,但Steve鍥而不捨。

“是的,約會。跟我。”

似乎有點被他的話噎到,Peggy安靜了很久,Steve開始覺得自己問了個笨問題。她一定是從他臉上看出了他的想法,她眼睛周圍的線條軟化了。

“Steve,我以為你已經綁定了?你聞起來像是綁定的。”

他之前沒有注意過。雖然Alpha們對他通常不太上心,但過去幾個月以來,Alpha們對他視而不見的程度就好像他在所有的Alpha面前隱形了一樣。雖然說每個人綁定的咬痕不一定都是可見的。

“不,不是那樣,我只是和一個Alpha一起生活。我們只是室友。”

“你確定嗎?”

這次輪到Steve安靜了很久,他無言盯著桌子上的廉價桌布,手指玩著糖罐。

“我不知道。”

Peggy露出溫暖、瞭然的笑;就好像她知道他有什麼樣的感覺,就好像她一直在那裡,明瞭Steve內心深處的情感。她再次觸手莫畫作,指甲輕輕掃過它們。

“這不是一個約會,但我確實有個提議給你 - 來為我工作,為我的代辦處工作。”

“搬去城裡嗎?”

離開Bucky的想氵去讓他心痛,即使他知道他們沒有未來可言,但Peggy搖搖頭。

“你不必搬過來,你還是可以住在這裡。我會透過郵寄的方式給你佣金支票。你有電話嗎?”

“不,但臨街的Henderson夫人她家有。我有需要的時候可以使用她家的電話。”

他們就各項細目達成一致,然後Peggy從筆記本上撕下一張紙,擬出他的僱傭合約和他的第一筆佣金的細節。等她四天後返回辦公室,正式的打印副本就會被發送給他。

他們在餐廳外面互相微笑和握手。

“那麼,朋友?”

她笑容加深了,原本鮮豔的口紅在稍早吃三明治時被蹭掉了不少。

“朋友和同事”。

就在她走開之前,Peggy回頭對他說。

“Steve,你說你沒有綁定,但是當你談到要離開這個城市時,你看起來就像有人即將失去一切。”

 

* * *

 

Steve帶著滿身陌生Alpha的氣味回到家裡。忍冬和拉絲鋼鐵的味道。對他而言異常刺鼻,這是一個對手的挑戰,對他的挑釁,但是Bucky忽略它,試圖為Steve開心。

一個星期之後,Henderson夫人那邊有人打電話找Steve,之後便成了例行的每週一次,他會消失20分鐘去講電話,回來時總是面帶微笑,然後一頭扎進他的工作室好幾個小時都不出現。

Bucky為Steve高興。他值得比滿懷嫉妒與苦澀的Bucky更好的人,Bucky拼命說服自己。

即將到來的萬聖節造成了適當的分心。Dum-Dum除了這個事就不談論別的,他已經計劃了好幾個星期的萬聖節派對 - 收集和建造愚蠢的道具同時將倉庫妝點妥當。

Bucky忙著幫忙建造酒吧。然而,在10月的最後幾個星期,車廠突然變得忙碌異常,他不得不做更多的工作。Bucky懷疑,可能是因為寒冷的天氣和司機們沒有想到鎮上的道路在這個季節有多容易結冰。

他現在正坐在酒吧裡,啜飲他今晚第二杯啤酒。這是一個很不錯的酒吧,節慶過後要把它拆掉真是太可惜了。雕刻的南瓜從櫃檯兩端對著他咧嘴微笑。

倉庫是一個很棒的想法。這兒氣氛詭異,有些陰森,而且遠離鎮上任何一間房子,音樂和喧鬧聲不會打擾任何人。牆上的小燈增添了令人不寒而慄的氛圍,還有許多暗暗的角落。這與介紹性質的舞會截然不同,從湧入的人群就可以看得出來。

Bucky確實為了今晚做了一點努力,他扮成蘇洛,戴著黑牛仔帽和一個臨時充數的面具。

Natasha裝扮成一隻貓,頭上戴著黑色的貓耳朵,臉上還畫著鬍鬚。Clint則穿著一套奇怪的小丑服裝。奇怪或令人毛骨圌悚然,二選一,但Bucky認為,他可能需要更多的啤酒來幫助他下決定。

Dum-Dum是一個實在不怎麼樣的鬼魂,裹在一張挖了兩個黑洞的純白床單裡。他試圖在酒吧周圍漂浮遊走,但他龐大的身軀讓他看起來完全沒有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 更像是一個笨拙的雪人,而不是一個可怕的幽靈。有鑒於Dum-Dum是派對主辦人,他宣稱所有參加者的服裝都要通過他的檢驗,不過沒人把他的話當真。

Tony穿著一套花哨的小禮服,正在對每個人耍混。Bucky甚至不知道是誰邀他參加派對的,但,Tony一直都有個天賦,他總是有辦氵去趣知道所有派對的舉辦地點跟時間,以及它們是否值得他參加。至少,他認為這個派對值得他紆尊降貴華麗出場。

他在發現Steve出現在入口處,當他和一個穿著鮮紅晚禮服、頭上戴著女巫尖帽的黑髮女人打招呼時,他把他的骨架面具推到頭頂。她攀著他的二頭肌湊上前在他的兩邊臉頰各親了一下。

Bucky轉回身體看著他的啤酒,感覺Natasha尖銳的目光燒灼著他的頸背,但他堅決不轉身。

他藉由觀察Angie分散苦悶的思緒,她剛到酒吧,靠在Bucky旁邊的吧檯,正和Sharon揮手打招呼,Sharon免費幫他們主持吧檯,條件是當天晚上所有沒喝完的酒都讓她帶走。Angie仍然是一身餐廳製服,Bucky懷疑這就是她的萬聖節服裝,或者她八成是下班後沒空換裝直接過來的。

兩個Omega聊的火熱朝天,完全忽略他,Sharon一邊幫Angie製作雞尾調酒。Bucky老覺得Sharon不太待見他 - 從他坐下來開始,她看著他的眼神就寫滿嫌惡。

他覺得Steve在他抵達酒吧之前是獨自前來的,他以往都是如此。Steve的氣味比他自己的更深刻地蝕印在他的腦海裡。

然而這一次他不是一個人。黑頭髮的Alpha跟他在一起,Bucky認得那股忍冬花的氣息,在那每週一次的電話開始前出現在Steve身上的氣味。她的手輕放在他的肘部,Bucky可以看出她隱含的力量,她領著Steve走到吧檯,站在Angie旁邊。

“Bucky,這是Peggy·Carter。”

她睨了Steve一眼表示“我知道啦”,那表情讓Bucky怒火暗燃,但他還是握住她伸出的手,畢竟,沒有必要失禮。

“很高興見到你。”

“妳也是。”

她的英文口音迷人,身上的禮服完美地貼合在她曲線玲瓏的身體。Bucky可以感覺她打量的眼神,感覺她清楚他的想望並看透他半心半意的萬聖節裝扮。Sharon對他們兩個人微笑,調了一杯伏特加馬丁尼給Peggy,一杯白蘭地側車給Steve。

Peggy啜飲她的馬丁尼,然後在她的玻璃杯邊緣微笑,內斂但勝券在握的Alpha。這使得Bucky比憎恨任何人更討厭她。他轉向Steve,他正把脫下的面具放在吧檯上。Bucky的手自動自發地找到了他的腰窩 - 就像本能。

“想跳舞嗎,Steve?”

“現在還不想,Bucky,或許晚一點。”

他可以感覺到Steve在他掌下移動,慢慢把身體挪開。他努力遮掩被拒絕的傷害,把滿腔苦澀都吃進肚子,轉向Angie。

“妳呢?Angie,想去舞池轉轉?”

“嗯,我不介意去轉轉!”

她露出淘氣的微笑,牽起Bucky的手。他領著Angie滑進舞池,堅決不回頭看吧檯。當他們跳舞時,Angie在他掌下舒緩而配合,她泡泡糖般的香氣並不讓人討厭。

他們跳完一首曲子,準備要開始下一首時:

“你介意我切入嗎?”

Peggy迷人的英國腔傳來,她保養得當的手伸向Angie,Peggy讓Angie輕鬆地環抱著她,她倆甩開Bucky和Steve滑進舞池深處,留下他們倆並肩站在那發愣。

Bucky試圖牽起Steve的手,但他轉身離開了舞池,讓Bucky獨自站在一對對跳舞的伴侶之間。

他在舞池外面趕上史蒂夫。

“見鬼的你到底怎麼了?”

“我怎麼了?!”

“對!我們只是交換舞伴而已。”

“嗯!我不想跟你跳舞。”

那感覺像是被穿腸而過,如此突然又痛苦萬分地錐心之痛。

“為什麼?”

“因為你想和我一起跳舞的唯一原因就是把我踢給別的Alpha。”

Steve的嗓音充滿苦痛,Bucky只覺地面瞬間從他的腳下被拿走了。他竟然讓Steve這樣覺得,覺得他既廉價又不被渴圌望。

“不!Steve,不!事情不是那樣的。”

“是的,就是那樣。而且,你知道嗎!我不需要你的幫忙,我自己可以得到!”

Steve最後給了他一個怨恨的眼神,然後如一陣狂風般跑走。那字句喚醒了Bucky記憶中的那個夜晚,同樣的話現在竟然有如此不同的意義。

Steve並沒有跑遠,他穿越離開擁擠的人群,更深入倉庫,走進燈光昏暗、迴盪著咯咯笑聲和呻口今聲的陰影處。

Bucky一把抓圌住他的手臂,粗暴地把Steve抵到牆上。他已經完全失控於Alpha的本能。他們現在也處於陰影中,兩束光之間。他可以聽到Steve不穩定的呼吸,嗅到他令人著迷的蘋果花香和他想要隱瞞的情潮。

“我不想讓你和別的Alpha一起走。”

Bucky用自己的身體抵著Steve,即使Steve比他高,Bucky也輕易地把他擠在牆上。他摘掉愚蠢的蘇洛牛仔帽,把它扔進他們身後的黑暗。

他可以感覺到Steve的手握成拳緊緊抵著襯衫布料,使他無氵去更貼近。

“你是我的。我的。”

他囓咬著Steve喉嚨間敏敢的皮膚,用牙齒摩手察著氣味腺體。一陣令人著迷的甜美的蘋果酒氣息,直衝他的鼻子和嘴巴。他把肌膚咬起啣在牙齒之間,在每個人都能看到的明顯處用力口允出口勿痕。

“Bucky,Please。”

Steve正在顫抖。他的手指纏圌著Bucky的襯衫,指尖充滿渴圌望與需要。

“ Alpha,拜託。”

那盈滿渴圌求的嗚口因讓Bucky低咆出聲,他把手延著後背塞進Steve褲子裡,潛入股間。手安壓那緊密的小圌洞,指尖鑽進細緻的皺褶中發現那兒已經又溼又滑。但他不想在這裡做,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Steve只屬於他;那令人發暈的、被引發的熱潮氣息只是為了Bucky。

他無視Steve抗議般的哀鳴把手指抽離,緊抓著他的手,半抱半扶著把Steve從倉庫拖走,沒有停下來道再見。

他們穿過黑暗的街道回家,他們的房子被許多南瓜燈和蠟燭點亮,走路時他們不停互相磨蹭手腕上的腺體。



TBC.



评论(24)
热度(66)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