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Season of all things四季更迭(ABO夏日(上)

原文地址:AO3 

Summary:天氣漸漸炎熱,Alpha面臨一個穿著短褲露出翹臀美腿的Omega誘惑。(我原本想要放你隊的翹臀照,不過...咳...你們自行想像好了...)


第二章 夏日(上)

  

夏日的炎熱濕黏開始到來。炙熱的空氣凝結在人行道上,整個小鎮像被捂在毯子裡面一樣悶熱不堪。後花園裡的草地變得乾枯焦黃,因為Bucky沒有多餘的錢去澆灌它們。但至少Steve幫大黃和覆盆子的灌木澆足了水,並已從中獲得一些收成。他暗自規劃著明年要種植的作物,找空擋先清理蔬菜園子,馬鈴薯和胡蘿蔔是一定要種的,也許秋天的時候可以先種些蕪菁、節瓜和南瓜。

 

他喜歡明年他還在這裡的想法,種植的連續性以及迎接季節的輪轉。他母親的小矮人還坐在後門廊的樓梯上,象徵某種提醒和羈絆。小矮人能融入這裡讓Steve心存感激,他喜歡看著老屋在他周圍逐漸的變化,新漆的氣味和打磨地板的聲音。對了,還有全新的樓梯,現在當他們上下樓時不必再煩惱那些吱吱作響的噪音啦!他也喜歡Bucky所有有關牆壁該漆什麼顏色的問題,以及他是否喜歡磨好的地板,還是清漆是否應該加顏色等等,這讓他有種房子有部分是屬於他的錯覺。

 

之後有幾個星期浴室故障了,他們必須把熱水裝進桶子,用毛巾和肥皂洗澡,Steve其實不是很介意 - 雖然天氣很熱,但之前在Omega寄宿屋時,那邊的浴室也沒豪華到哪去。Bucky不斷道歉,並提議幫他支付去鎮上享受好的Omega浴。Steve當然堅決拒絕,而那只是更滋長了Bucky的內疚。

  

三天後,當Steve回家時,Dum-Dum的小貨車停在房子前面。他和Bucky正從貨車上搬下一個巨大的爪腳浴缸。當他在路上看到Steve,Dum-Dum興奮揮手,幾乎把浴缸就那樣靠在Bucky身上,引發對方爆出一連串詛咒。

 

“從一家要搬去松林社區的房子裡搬來的,我一開始就想到了Bucky!”

 

松林社區是鎮外西側一個新開發的獨立的社區,有社區大門跟守衛的那種。Steve之前在第三間Omega寄宿屋時,曾聽過幾個在那邊擔任管家跟保姆的女孩們談過這個地方,她們提到這裡的語氣,就像這社區是由黃金和鑽石打造而成的,她們還提到期盼能得到工作處某個Alpha的注意,所以在上班前都會特別精心打扮。

  

浴缸看起來完好如新,只在底部有一點點小刮痕,可能是從貨車上搬下來時或是在搬過來的路上刮到的。他們把它放在房子前的草坪上,Dum-Dum看起來像個驕傲的母親。

  

“他們還打算把它扔掉!”

  

然後,他開朗地大笑著,嘴唇伸展,鬍子翹起。Dum-Dum是Steve遇過最友善的Alpha,雖然有點吵鬧跟大嗓門,不過絕對是值得尊重的人物。他自己爬進浴缸,試圖向街坊鄰居展示它的大小,而Bucky在旁拼命試著把他拖出去。

  

“臭中士,不懂欣賞我給你帶來的任何東西!”

 

在Bucky的怒視下,Dum-Dum終於心不甘情不願地爬出來,嘟著嘴一臉受傷,不過嘴角仍掛著笑意。Steve走進房子,將前門的兩道大門敞開,幫助Bucky和Dum-Dum將浴缸搬上樓梯。幾乎全新的浴缸讓Steve不禁驚嘆人們的浪費。

  

Bucky還需要兩天時間連接水管並安裝鍋爐 - 另一個Dum-Dum的禮物,Steve不得不好奇他都是從哪弄來這些傢俱。Bucky絕口不提一個星期前出現在飯廳,現在已經安裝好的整套漂亮餐廳傢俱。Steve知道Dum-Dum有一間傢俱店,由他和他的家人經營,但他一直覺得他給Bucky帶來的一切物品似乎都過分奢華了,感覺有些玩意可能不是從那麼合法的管道取得。

 

但夜裡Steve第一次沉入那座巨型浴缸之後,他決定不要過問Dum-Dum任何的餽贈 - 他會很樂意接受它們的。一些Steve從未見過的看起來很高級的香皂和一瓶洗髮水也默默出現在浴室,他非常愉快地使用了它們,洗掉過去幾週以來所有的污垢和汗水。他一直泡在浴缸裡,直到水已冷卻,他的手指都起皺才依依不捨起身。

  

在他內心最隱密的那一小塊,他開始把這個地方當成家,某個屬於他的地方,可以建立生活的地方。他知道這樣想很傻,純粹是作白日夢,但他一點也不想停止。

 

*******

  

他終於完成客廳地板的打磨,以及牆壁的油漆。Steve為牆壁挑選了蛋殼白色,Bucky想像牆上掛著Steve大幅作品展示的樣子。唯一剩下要做的是清潔和修理八角窗上的玻璃窗格,其中有些玻璃在前任屋主的疏於維護下都已經不見了。

 

有任務能讓他分心、專注在別的事物上是很好的。

  

6月底時,Steve身上有了微妙的轉變,非常微小,比如他站立的姿勢,手臂環抱自己的樣子。Bucky試圖忽略它,不要去注意 - 不要去注意Steve傾身靠在任何平面上時他背部曲線的變化、不要去注意他緊緊包裹在長褲底下挺翹的渾圓臀部。


然後是 - 短褲。Steve穿著它們出現在房子周圍,有時在後花園裡。它們是輕薄短小的藍色牛仔褲,幾乎蓋不住他豐滿的臀部。天氣熱得像烤爐,所以Bucky不能怪他這樣穿,但他確實想要為此責怪Steve - 為了那線條迷人的翹臀和結實、肉感的大腿 - 那些突然出現在Bucky目光下的金色肌膚都在挑戰他的底線。

 

他開始早出晚歸,卻又忍不住在吃午餐時從包裹三明治的防油紙中攫取Steve的氣味。更糟糕的是,Steve喜歡在他待在家裡工作時花時間陪他,斜倚在門邊或放置工具和油漆罐、蓋了防水布的桌子旁,閒聊有關家裡一切都開始好起來,還有他那天的工作如何等等之類的瑣事。有時他會給Bucky帶來屋子佈置或建構花園的小草圖,Bucky把它們全部收進櫃子最上層的抽屜裡,展開壓在沉重的筆記本下面。

 

Bucky花了快一個星期才習慣Steve的現況。他表現得不是很明顯,只是在休憩的時候靠在廚房櫃檯或者門廊欄杆上時,他的背部會拱成漂亮的弧形,臀部撅起就像等待天神擷取的祭品,但他從來沒有注意過Bucky看他的眼神,Bucky不禁好奇,如果Steve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他是否還會如此漫不經心地做出這些動作。

  

他的氣味也改變了,現在更像是秋季成熟的果園,香氣馥郁、令人沈醉。

  

Bucky什麼也沒做,假裝他什麼也沒看到,克制自己不要去想像把Steve壓在廚房櫃檯上,把手伸進小短褲,愛手無那彈性十足的臀肉,用大拇指手安著甜蜜的入口,直到他溼透著請求更多。

  

他不是那種看到漂亮Omega走過就會失去理智的Alpha,至少他努力不要那樣。他不想讓Steve覺得他只注意Steve的第二性別,不想讓他覺得對Bucky而言他只是個Omega。因為他珍視他們緩慢建構的友誼。令他自己驚訝的是,他喜歡和另一個人一起生活,分享飯菜和談論一天的經歷。那些多數人習以為常的平凡的時刻對他而言都是很珍貴的。

  

有Steve陪伴,他不再感到孤單寂寞。

  

然而...他的朋友們只會火上加油。

  

六月的最後一天,Morita從弗雷斯諾長途跋涉去拜訪親戚,就在附近的小鎮上。等他終於設法擺脫了龐大的家族親戚和責任的糾纏,他們就約好在城鎮邊緣的一家酒吧相聚。Morita預計會停留幾個星期,所有這些人都聚集在一起,是個難得的機會,咆哮突擊隊再次聚首 - 僅管只剩下他們 - Falsworth和Denier離世的沈重陰影永遠揮之不去。

 

當Bucky到達時,Gabe和Morita坐的桌子上已經堆滿了啤酒杯。他並沒有遲到,但也許其他人都到得早。他們懶洋洋地向他揮手。Dum-Dum躲在他身後不遠處,當酒保將Bucky的啤酒拿給他時,Dum-Dum猛地從吧台旁冒出來狠拍了下Bucky的肩膀,他勉強穩住才沒把飲料滴到自己鞋子上,在他們走回座位時Bucky給了Dum-Dum一個臭臉。

  

“所以,Barnes幫自己找了個Omega。”

 

啤酒泡沫已經灑的他滿鬍子都是,Bucky只能絕望地搖搖頭,滑入桌子旁的椅子,面對此起彼落的“恭喜”和“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Bucky把臉埋進手掌心。Dum-Dum繼續高談闊論,完全無視他朋友的痛苦。

  

“漂亮的人兒,金髮、碧藍的大眼睛,身材結實,像磚砌房子一樣堅固。”

  

Bucky低咆,從掩著臉的雙手底下咕噥抗議。他試圖一遍又一遍地告訴Dum-Dum,但它似乎並沒有穿過他硬梆梆的腦殼。

  

“他不是我的Omega,他只是租了我的備用房間。”

  

“一個沒被標記的Omeag和你一起生活?在你家?就只有你們兩個??”

  

Morita的聲音帶著不贊同與相當程度的震驚。他來自一個非常傳統的日美家庭。在Bucky試著為自己辯解之前,Dum-Dum再次跳起來。

  

“Barnes一直在為他把房子修整得美輪美奐。我正在等待綁定的好消息,已經跟你那個紅頭髮的朋友打賭啦!”

  

以上帝之名詛咒Nat!Bucky甚至不想知道她到底涉入多少。

  

“老天啊!Dum-Dum,Steve對我來說太好了。拜託!不要再跟Natasha一塊瞎起鬨,那對任何人來說都不好。”

  

Dum-Dum只是大力拍著他的胸口,笑得像個無賴。

  

“只要你和Steve在感恩節之前完成綁定,我的錢包就可以進帳一筆啦!”

  

“哦!去他媽的,你夠了,Dum-Dum。”

  

他任由後續停不下來的取笑戲弄在頭頂盤旋,幾杯啤酒下肚後他們鬧得更起勁了。他知道他們是好意,但他堅拒其他突擊隊員們見見Steve的要求 - 可以想見讓他們見面不會有什麼好事噠。

  

然而,他早該知道咆哮突擊隊員們總是會得到他們想要的。

  


*******

 

 

7月1日,Steve回到家裡,發現Natasha在他家廚房,而Bucky臉上露出了被背叛的神色。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的生日是在7月4日?”

 

Natasha只顧著在一旁偷笑,這個叛徒,Steve可以感到紅潮衝上臉頰。

 

“這不是那麼重要...”

 

“Steve!那是你的生日!”

 

Bucky發出哀嚎,裝出一副受傷的樣子。他們駁回他所有的論點,不由分說地開始為他計畫7月4日的生日派對,並將他趕出廚房,因為他們希望派對的細節是個驚喜。

 

Dum-Dum在第二天過來,在花園裡用原先蓋壁爐剩下的磚頭設置一個燒烤爐。他們用幾塊大石鋪在底下作為基石,然後在一個舊木桶裡混合水泥。

  

Steve躲在後門的陰涼處看著他們,門廊傾斜的屋簷很好的隱藏了他的身形。

  

Alpha們爭論著該如何搭建磚塊才對,然後像一對孩子般互相推搡。這整件事甜蜜美好得令人心痛,Steve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想 - 除了他母親以外,從來沒有人幫他辦過生日趴,所以他也一直讓自己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但他們讓他感覺這很重要,好像他是什麼受重視的人物那樣,這個想法讓他心臟緊縮,無所適從。

 

一完成燒烤爐,Bucky就拿出啤酒,他們拍打彼此的後背,互相恭維對方建造物品的能力。當Steve走進後花園,兩人像一對驕傲的父母那樣看著燒烤爐。

 

“Steve!Steve!快看!Bucky把烤爐蓋好了!如何?可以接受嗎?你有沒有興奮得快昏倒?”

  

“呃...是啊!看起來真的很棒。”

 

Bucky尷尬得像是吞了一顆檸檬,在Dum-Dum得意洋洋的笑容下不安地挪動雙腳。



TBC.


评论(34)
热度(71)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