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Wingman最佳助攻C6-1

原文:AO3


Summary:說好暫停約會讓巴基療傷,詹芽兩人相處的時間一下子多了起來...


Chapter 6-1


第二天早上,當巴基溜進廚房時,史蒂夫已經從他們最喜歡的麵包店裡打包了甜甜圈,還喝了一整杯咖啡。

當昨天夜裡,巴基哭累了在他懷裡睡著,史蒂夫一整夜都醒著,祈求一種兩全其美的方式,能幫巴基找到值得愛的人,同時他能繼續留在巴基的世界裡。但,這不是天使干預的工作方式,所以他貪婪地享受巴基蜷縮在他身邊的每分鐘,他一直陪他躺在床上,直到日初東升。他不想讓巴基醒來時感到難堪或尷尬,所以,在巴基醒轉之前,他悄悄溜下床,搶先為他們準備早餐。

他的室友看起來除了尷尬還是尷尬,他揉著他的後頸,避開史蒂夫的眼睛。史蒂夫心生羨慕,因為他看起來還是那麼可愛,即使他胡亂扎成小揪的頭髮溼答答地,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濕而且皺成一團,臉上掛著悲傷的表情。當史蒂夫爬下床的時候,他看起來像個整晚被貓不停把頭髮舔成奇怪形狀的十二歲男孩,而巴基那樣實在太可愛讓你想把他推回床上,讓他保持在那裡。

腦海縈繞這樣的想法讓史蒂夫也感到有點尷尬,所以啦!現在他們倆處於同樣的窘境。他藉著拿起甜甜圈盒掩飾自己的不安,然後將把它遞到巴基面前。

“早餐?你可以選香草豆或布魯克林黑巧克力口味,或任何一個正方形的,但是如果你想要香蕉山核桃,那麼你必須先和我打一架。”

巴基看起來對這樣打散彆扭氣氛的方式感激萬分,並拿走一個花生果醬填充的甜甜圈,然後回頭幫自己弄咖啡。史蒂夫把剩下的盒子拿到廚房的桌子上,一邊抓住餐巾和自己的咖啡。

巴基緩緩走到他對面的座位上,啜了一口咖啡之後終於抬眼看著史蒂夫的眼睛。 

“昨天晚上不好意思,我通常不會那樣的...那個...不是有意要那樣跟你倒垃圾...”

他看起來比之前更加尷尬,隨即補充,

“還有,絕對不是故意整夜佔用你的床,真的對不起。”

假如巴基不記得史蒂夫整晚都在抱著他,史蒂夫不會告訴他這件事讓他感到更糟糕,但其它事情則必須予以糾正。

“可惡,這裡最不應該道歉的人就是你,巴克,所有發生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應該知道他有酗酒的問題,我只想著讓你回到這個任務裡,我把你們倆湊做堆卻沒有花足夠的時間注意他。”

他絕對無法再短時間內原諒自己。

“我很抱歉,我搞砸了一切而受傷的卻是你。”

Bucky搖了搖頭,又到了另一個甜甜圈。

 “布洛克搞砸了,我爸搞砸了,而你,你試著幫助我,當事情變得很糟糕,你讓我倒在你身上哭泣。”

他露齒一笑,然後補充,

“這是真正的友誼,讓另一個人把鼻涕抹在身上。”

這感覺很好,聽到巴基稱他們為朋友。

“我有個問題。”

巴基的表情轉為嚴肅凝重。
 
“這有什麼期限嗎?我是說 - 這整個丘比特的任務?”

哦!老兄啊!史蒂夫希望他不是在要求某種保證期限 - 期望史蒂夫在特定時間內完成這個配對的任務。因為...即使有張候選人名單可以讓他做參考配對,顯然幫巴基找到這個完美人選比史蒂夫預期的更加困難。

 “不,這需要時間...需要多久就多久,我猜,我們得一直嘗試,直到我們找到對的那個。”

巴基點了點頭。

“好,總之,基本上你得停留在這裡,要一直到整件事情完成,對不對?如果你沒有找到合適我的對象,你不能離開。”

史蒂夫眨眼,巴基的重點是什麼?

 “當你的任務完成後會發生什麼?”

史蒂夫咽了咽口水,試圖把他自己的矛盾情感都吞進肚子,只專注於回答巴基的問題。

 “嗯,沒錯,我會在這裡,直到我們為你找到對的人。但不要急,一旦你和你的另一半都發現自己墜入愛河 - 不用告訴任何人,只要你察覺自己心意的那一刻 - 我就會被召回,然後我可以成為守護天使。”

巴基看起來一頭霧水。

“等等,你不會一直是丘比特?”

史蒂夫搖頭解釋。

 “並不,這基本上是一個訓練任務,有16個天使分類,要成為守護天使,我必須先通過全部的訓練,我已經完成其他所有的訓練,所以只要我完成丘比特任務,我可以要求守護天使的職務。”

巴基對於關於天使訓練和史蒂夫的經歷提出了各種問題。

“嗯,我猜到目前為止,我最好的成績是作為一個繆思或死亡天使。”

他向巴基解釋,在他活著的人生當中,他是一名藝術學生,而因為自身經歷,他非常理解對死亡的恐懼,與此同時,他的思緒飛速運轉,他很樂意回答任何事情,特別是此時巴基的心情好像因分散注意力而放鬆,但同時他也想把他們的話題引導回先前的提問 - 巴基為什麼想知道完成這個任務需要多長時間?巴基可能也因為想到史蒂夫會離開而覺得傷心?

終於,好奇心獲得滿足,巴基將問題拉回正軌。

 “所以...你是不是...急著完成任務?好成為守護天使?”

“也不盡然,我是說,將近一整個世紀以來,我都在為此工作,而我會繼續這樣直到永恆,所以相較之下,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的時間實在算不了什麼。”

史蒂夫對自己的回答感到驚訝。當他開始做這項任務時,他對於要花幾天作丘比特感到沮喪,但現在,他願意推遲幾年再完成任務,也許甚至是幾十年。

巴基點點頭,盯著他的咖啡杯。

 “如果...這樣是不是很自私,如果我要求你...就...緩一緩?暫時...就先不要幫我找對象?”

他抬頭看著史蒂夫,那瞬間,史蒂夫呼吸困難,幾乎無法回應 - 巴基這麼希望他不要走嗎?

 “我不能再這樣做,至少短時間內,史蒂夫。我知道,這一切讓我變得懦弱、裹足不前 - 我陷入一段很糟糕的關係,而我準備放棄了。 ”

巴基躺回椅子上,嘆了口氣。

 “在我失去家人之後,我有點覺得我大概註定孤獨一生,不是嗎?那就像被老天爺打上一個他媽的超大記號 - 別激動,不是針對你 - 但,你在這裡,所以,我知道那不是真的。”

揉揉眼睛,巴基似乎對自己和現狀同時感到沮喪。

 “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認真過,我總是在事情變得更深入之前喊停,但是我真的很努力試著跟布洛克在一起,也許我也可以獲得那種 -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結局 - 所以我讓他進來,我開始真的關心他,然而...昨晚真是糟糕透頂,史蒂夫。”

他深吸了一口氣,將視線對上了史蒂夫的。

 “我知道這很糟糕,我很討人厭,我也痛恨這樣要求,讓你離開你一直在做的工作,但是...就...我們可不可以稍等一會?就暫停一陣子?因為我現在真的沒辦法再繼續。”

再一次,史蒂夫想哭。

對他們倆而言,他看過巴基漫不經心的交友狀況,隨心所欲的情感關係,但,即使清楚他的家庭背景,史蒂夫卻沒有認真看待他的朋友害怕對任何人付出關心、害怕失去的心境。他是如此盲目,而巴基是如此勇敢,甚至接受史蒂夫匆忙湊對的約會。現在這個傢伙認為自己需要時間重新振作才能再度上陣是很自私?老天啊!

“巴基...當然可以...說真的,這一切的重點都在於讓你快樂,而不是要強迫把你推進一段你沒準備好的關係。我會繼續檢視下一個配對 - 相信我,我不會再讓你跟一個沒被我徹頭徹尾了解過的對象會面,與此同時,我也不會再向你介紹另一個配對 - 除非你告訴我你準備好了。”

要說起來,史蒂夫才是自私的那一個,因為,他竟然對巴基想要暫停的理由與想跟史蒂夫待在一塊無關而感到失望;然而,值得高興的是,巴基給了他更多時間,他可以避開完成任務再久一些。

巴基的微笑點亮了廚房。

 “謝啦!夥計,這可真讓人鬆了好大一口氣。我只需要幾個星期,大概,就可以準備好。”

笑容在他臉上綻開,他補充說,

“得先來一些該死的睡眠,我覺得我可以整個禮拜都窩在床上,可能都還補不回來。”

他喝完了咖啡,把杯子拿到水槽裡沖洗乾淨。

 “我在想,也許我可以撥點時間休息一下,我剛完成了一些大工程,手頭上其他的工作也可以推遲一下結案期限,也許現在是時候花幾個小時在屋頂露台上,想跟我一塊建造甲板嗎?”

史蒂夫的想像中,沒有什麼會比跟巴基一塊在公寓里消磨幾個星期更好的了。

 “我加入,但是如果我貢獻勞力,我想我的租金應該打折。” 

巴基大笑,承諾他們會談判一個公平的交易,然後宣布他要去自己的床上再好好睡幾個小時。

喝掉自己的咖啡,史蒂夫仍覺得有些暈眩。巴基似乎並不因為跟布洛克之間的混亂而責怪他。史蒂夫至少可以在這間美麗的布魯克林公寓里和他擁有過的最好的朋友再住幾個禮拜。他甚至不需要對不專注於使命感到內疚;巴基明確要求他暫停一段時間。那天早晨簡直不能更完美,假如他能吃到他的香蕉山核桃甜甜圈就更好了 -史蒂夫後知後覺地發現甜甜圈早就被他的室友吃光,盒子裡只剩下一點麵包屑啦!


************


“史蒂夫,把那個錘子丟給我,好嗎?”

史蒂夫不相信自己的準頭,所以他抓起那個在他身旁的工具,直接拿過去交給巴基,然後小心的移動腳步把自己的水壺從他們掛在屋頂上的冰水冷卻器中取出來。他們已經在這兒花了一個星期,他可以看到巴基預想的模樣開始成形。

巴基四通八達的人脈網在此時派上了用場,這傢伙簡直該死的迷人又可愛 - 他讓人將木頭棧板跟人工草皮弄上露台,而不用靠他們自己將這些東西搬上五層樓。不過這並不代表沒有大量的工作等著他們去完成,史蒂夫錘擊,鋸切,測量和磨砂,直到他的眼睛都快要變成鬥雞眼啦!但巴基希望能趕在7月4日的國慶派對以前將屋頂露台全部完工,而史蒂夫希望...嗯...巴基的期望就是他的期望。

六月份的紐約能把人烤乾,尤其是在陽光下做體力勞動。史蒂夫抓起巴基的水瓶,重新裝滿它,托在手裡穩妥的交給他,但當巴基惡作劇地抓住他的腳踝,史蒂夫不得不跳開結果直接把水倒在他頭上。

 “別這樣,巴基!在這種氣溫下保持涼爽很重要,我要確保你不會中暑,你得隨時補充足夠的水份。”

史蒂夫自己不會生病,但他仍然能感到令人不舒適的炎熱,他知道巴基一定也感覺得到。

渾身滴著水,巴基放棄了他正在甲板上的敲打跟修剪,然後站起來像條狗一樣全身抖動著嘗試甩乾。

 “相當確定補充水分意味著水應該喝進體內,你這小混球。”

他笑著說。史蒂夫自己的笑聲卡在喉嚨裡,因為巴基把他的濕T恤從身上剝了下來,試著用乾的部分擦掉臉上的水珠。儘管他懷疑他能在紙上捕捉那純粹的男性魅力,但他仍讓史蒂夫渴望此時手上能有炭筆和素描本。在午後金黃燦爛的陽光下,巴基看起來比任何一個博物館希望擁有的雕像或繪畫更俊美無倫。

“那麼下一步呢?現在甲板看起來幾乎完成了。”

史蒂夫喜歡看巴基工作的樣子,他端詳整個空間的方式,規劃著應該變成怎麼樣。

“嗯,明天會有人來安裝底層和草坪 - 正確的拉緊和固定是必須的 - 他們的人會比我們兩個人多,所以我們可以去搭建涼棚,安裝燈光等等,然後,大部分的傢俱跟椅子那些東西都必須從那些該死的樓梯搬上來。”

巴基從地上拿起他空掉的水瓶,自己重新裝滿,然後倒在史蒂夫旁邊的一把椅子上,大口喝水。

“相當確定那些傢伙沒法在4號之前裝好槌球柱,但,管他呢~我們還有另一個勞動節派對,到時候再來用吧!”

史蒂夫想相信到時候他還會在,但現在離九月還很久。儘管他信守諾言沒再向巴基介紹任何人,但他一直在仔細檢查他名單上的潛在候選人。任何時刻,只要巴基決定他準備好回到遊戲中,史蒂夫必須要準備好一個完美無缺的對象給他。他不能冒險讓自己陷入在這多待三個多月的幻想。

“巴基,你還真的找到有人可以幫你做出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槌球,就這麼想贏?”

巴基笑了起來。

“沒錯,我想你是對的,我就是這麼貪心。”

他蓋上水瓶蓋,把它扔到一片陰涼處,後抓起錘子,跪下來完成修剪。

而史蒂夫,盯著巴基曬成棕褐色的光滑背肌,在敲打釘子的時候起伏的樣子,感覺貪心不足的人是他自己,但他把腦中的浮想拋到一邊,拾起他的水瓶,重新投入工作。


**********


雖然史蒂夫曾經觀察過,他的室友幾乎沒時間待在家裡,但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裡,他似乎把工作之餘的每一分鐘都拿來與史蒂夫一起消磨在在公寓裡。這簡直幸福得令人發暈 - 大部份時候是。

“史蒂夫。”

“幹嘛?”

“你的電子遊戲他媽的玩得爛透了,你根本沒認真挑戰。”

“咬我,當我活著的時候,電子遊戲根本不存在。”

“對啦對啦!我敢打賭你不得不在雪地裡爬著去上學,搞屁!你又撲街了!你在我的團隊裡時我應該弄個殘障加成,就像高爾夫差點系統那樣。”

“咬.我.啊!”

“如你所願,我的朋友,只要你願意,我會讓你愛死這個。”

史蒂夫不知道如何回應,因為他看過巴基在床上的樣子,有點懷疑他可能是對的。


*********


把一個巨大的藍色花盆放在定位,巴基忽然提問。

“你為什麼會想成為守護天使呢?是因為那就...代表最好的嗎?”

通常他們會一邊工作,一邊談論所有愚蠢的東西 - 電影,運動,或兩個男人湊在一起時會談論的任何事情。但有時,巴基會掩不住好奇問起史蒂夫關於天使的事。

“不是那樣的,我是說,它不算是升職或之類的,但,技術上來說,我的意思是,那對我來說是有點像啦...所有其他分類的職務,都很...嗯...固定,不是嗎?你試圖幫助某人一個確切的項目 - 找到真正的愛啦~準備接受死亡啦之類的,但守護天使不一樣,他在人們陷入混亂的時候幫助他們回到正軌,或在人們感到迷失的時候幫助他們找到存在的意義。具體來說,就像幫助一個不懂如何讀地圖的人搞懂方向。”

史蒂夫從來沒有向任何人解釋過,為什麼他這麼想要成為一名守護天使。

“守護天使,他們可以幫助那些精神有疾病的人,或處理可怕的損失,甚至在生死攸關的情況下,天使的選擇可能改變世界的路線。”

他聳聳肩。

“我不知道,也許其中一部分原因只是因為我不符合自動通過條件,而每當有人告訴我我不能做某事時,我就會變得像驢子那樣頑固。”

巴基笑了起來,

“你?固執的像頭驢?不可能。”

他把大花盆挪動幾英寸,瞪著它,好像它正以某種方式冒犯他。

“你要怎麼符合自動通過?有些人可以就這樣跳過所有的訓練?”

點頭,史蒂夫拖來一袋盆栽專用土壤。

“是的,如果你為別人放棄你的生命,你會得到這個選擇...*要嘛不走,不然就收兩百~”

*Do not pass go, do not collect two hundred dollars. 大富翁遊戲裡機會牌上的短語。

他把一些泥土倒進花盆裡,但巴基又把花盆挪了挪,史蒂夫發誓這個花盆絕對又回到最剛開始的位置。

“如果我更健康點,我會應召入伍,去打二次大戰,也許最終能獲得直達的機會,但,我是在醫院的病床上死亡,所以我花了幾十年時間才走到這一步...你弄好了沒啊?我可以把土都倒進去了嗎?”

似乎迷失在思緒中,巴基點了點頭,然後幫史蒂夫把沉重的培養土倒進花盆。 

“所以...每個人死後都會成為天使嗎?”

哦哦!那就是這個談話的目的。史蒂夫一度想停下手邊的事,給他的朋友一個擁抱,但最後他決定還是像巴基想要的那樣隨意閒聊就好。

“不,並不總是,基本上,每個好人都可以選擇通過天使訓練,或去天堂。”

他希望他能有管道獲悉巴基的妹妹和母親的去向。但至少他可以給他一些保證。

“無論哪種方式,他們都會選擇會讓他們感到最幸福的那一個,能使他們心靈安寧的那一個。”

巴基很安靜,雙眼緊盯著花盆,就像裡面有所有的答案一樣。然後他點了點頭,好像解決了什麼一直困擾著他的事,並且雙手一拍。

“這個花盆?我很確定它得放在在甲板的另一端。”

史蒂夫呻吟著把空袋子扔給他的朋友。

“你就不能行行好,在我們把這該死的玩意裝滿土之前做好決定?”



TBC.

譯者語:巴基哥哥你果然有設計師特有的強迫症23333

评论(17)
热度(38)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