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Wingman最佳助攻C5-2

原文:AO3


Summary:巴基嘗試認真經營感情,但...


Chapter 5-2


當他們完成他們的晚餐,享受過美味無比的*Levain Bakery餅乾,史蒂夫再度把話題拉回布洛克身上。他覺得他足夠瞭解他的室友,能稍微預測他的反應,所以他把實情告訴了巴基 - 布洛克一直在那張名單上,他們並不是真的巧遇。正如他所預期的那樣,巴基並沒有生氣,看起來反而閃著小小的希望之光。

*Levain Bakery - 位於曼哈頓上西區,紐約最有名的餅乾店,有號稱世上最好吃的餅乾。

“我想我內心有一部分很期待,期待你在這裡幫我找到一個真正適合我的對象,一個能跟我維持長期關係的人,而且我感覺,如果這種一時勾搭沒有變成長期關係的話,你大概會讓我繼續前進,去找一個真正對的人。”

他們移動到磨損的舊躺椅上,巴基靜靜的說。他們盯著那些沒被城市燈光遮蔽的星星。

“其實,我忍不住想,如果你就放手隨事情發展,那...你是不是能繼續在這裡待一段時間,我可以和這傢伙玩玩,然後你也不用離開。”

史蒂夫吸了一口氣。他能說什麼 - 是的,這個提議對他而言很有誘惑力?就...無視他的職責一段時間,然後花更多時間跟巴基相處?但...那麼做就太自私,他幾乎無法否認自己深受這個想法吸引,更不用說巴基了。 

“不行...我只是...我想,你在知情的狀況下好像會有壓力,所以我改用這種比較自然的方式讓你們見面,你就不會一直想著他是你的配對對象然後壓力山大。”

他得確認,“你覺得...我的意思是,現在你知道他在你的名單上,你認為...你們倆能行嗎?”

很長一段時間巴基都沒有回話,史蒂夫幾乎要以為他睡著了。

 “說真的,我想像不出來 - 我想像不出來我跟任何人那麼親近的樣子,不只是他,就單純去愛一個人這樣的想法,對我來說都很難置信。但,你在這裡,所以,我想我應該真的想要這個。可能吧...如果布洛克在我的名單上,我想...我只需要相信這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並努力打開心扉讓他進來。“

史蒂夫希望,對於巴基來說,布洛克會是那個對的人。巴基所有要做的事情只是認真面對這個可能性,然後所有的事情就會水到渠成。但是對自己來說,他自私地妄想他會嘗試完整個清單都找不到適合巴基的人;他妄想著不知怎麼搞的,他沒法完成任務,然後永遠不會被召回。因為巴基是他曾經擁有過最好的朋友,而且他開始覺得要他離開巴基,簡直比當初要他離開人世還要困難。


************


幾週過去,巴基努力與史蒂夫一起共度更多時間,並在每次與布洛克出門時帶上他。儘管史蒂夫喜歡待在巴基身邊,但漸漸的,當巴基邀請他和布洛克的團隊一起出門時,他開始推辭。並不是他們有意為之,也不是說有誰曾經做過什麼事情讓史蒂夫覺得不受歡迎。但,不知怎麼著,它就是有點令人不舒服。布洛克的朋友們每天傍晚下班後總是去酒吧。巴基不喝酒,但喜歡社交,至少他很享受被人們包圍的氛圍。然而,史蒂夫討厭吵鬧和擁擠的人群,他不可避免地發現自己想要待在家裡,看本書也好。

如果他對自己夠誠實,史蒂夫就會承認,這個問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不喜歡布洛克看巴基的樣子。年長的男人看起來充滿佔有欲、控制力跟領域意識。他一直用手環著巴基,就像他正在確保他的男朋友不會走開。如果他抓到史蒂夫看著他們,他會把巴基拉進一個吻,以最公開的方式飢渴的索求。儘管如此,巴基似乎並不介意。史蒂夫知道他的疑慮可能與他自己對完成任務這件事越來越複雜的感覺相關。

不過,當巴基開始看起來越來越疲憊,史蒂夫不得不懷疑自己是否應該說些什麼。終於,巴基因為睡過頭而錯過與客戶的會議,史蒂夫知道他必須拋開自己混亂的思緒,嘗試幫忙解決問題。

“巴克?你還好嗎?”

他的室友在沙發上伸懶腰,把美洲駝當枕頭那樣壓在頭下面,剛結束一通電話 - 因為感冒所以沒辦法過去跟客戶見面的道歉電話 - 而他根本沒有感冒。

巴基呻吟,“我累爆了!史蒂夫,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 我比那些傢伙年輕十歲!可我沒辦法像他們那樣每天晚上都出門!我需要睡覺,我需要上健身房,還有,我需要在我自己的床上單獨睡幾晚。“

他頻繁地在布洛克那邊留宿,以至於史蒂夫基本上等於獨擁整間公寓。

“我不敢相信我正在說什麼,我的意思是,我們之間的性生活超讚,我也一直在努力 - 真的,真的很努力,試著 - 相信這一切就是我要的,打開心扉的這種可能性。可是,可惡!我只是想一個晚上不要嘿咻!”

“你看起來很累,或許這個週末只要待在家裡?告訴他你需要趕點工作進度?”

還有和我一起消磨時間,史蒂夫想,我們可以看HGTV,聊點書裡的東西。我不會耽誤你跟你男友的歡樂時光的。

他的室友轉過身來,把頭更深地埋進美洲駝綠色的毛皮裡。

“你可能是對的,布洛克覺得不高興 - 他總是想和我在一起。如果我不在那裡,他會很傷心,但是,老兄,我已經厭倦了酒吧,還有喝酒這件事。”

他睜開一隻眼,從鬆開的馬尾垂下的頭髮下看向史蒂夫。

“我可以接受人們在我身邊喝酒,我不做並不意味著別人不能,你懂嗎?但是,我想不出哪一次我們一起出去的時候布洛克是沒喝酒的。甚至當我們單獨再一起的時候他都還在喝 - 他總在晚餐時喝一杯葡萄酒,晚點還要來點威士忌,早餐要喝*血腥瑪麗或是含羞草調酒,這讓我覺得...他好像得靠不斷喝酒才能讓自己待在我身邊或者什麼的。”


*血腥瑪麗-一種以番茄與伏特加為基底的調酒;含羞草調酒-香檳加柳橙汁,據說非常適合早餐時喝。


巴基再次閉上眼睛,他錯過了史蒂夫擔心的表情。

“也許你該和他談談,就...試著告訴他你的想法。”

巴基看起來幾乎快要睡著了,但他喃喃著聽起來像是同意。史蒂夫不確定他在說什麼,但他確定此時一夜安眠比一場談話更加重要。他抓起一張柔軟的毯子,把它蓋在巴基身上,然後安靜地走進他自己的房間拿出一本書。不管他在這場任務還能停留多久,他都要盡可能多花點時間跟巴基待在一起,就算只是看著他睡覺也行。


********


史蒂夫還躺著,正在聆聽。他蜷縮在床上,在他房間裡的每一寸都有巴基的痕跡,他盯著窗外的天際線,讓自己的意識飄盪。

那天下午,當巴基在那張沙發上崩潰之後幾小時,他醒來,然後宣布他晚上要待在家裡,睡更多覺。但當他向他男友發表同樣的聲明時,布洛克施出甜言蜜語並哀求他,直到巴基同意過去他那邊。史蒂夫認為,也許這個傢伙可以對巴基的想法多一些尊重,但,如果他無法自拔地愛上巴基,或許他想要無時無刻待在巴基身邊。既然連史蒂夫也知道自己生氣的原因,是因為發現巴基不會待在家裡跟他消磨時間而感到失望,他不由自主地想,或許布洛克也有同樣的感覺。

他發誓他剛剛聽到前門關上的聲音,而他並沒有預料到巴基會回來。

安靜的敲門聲也是意料之外的。

“史蒂夫?你在嗎?”

巴基聽起來很沮喪,史蒂夫從床上跳下來打開門。

“巴克?怎麼...”

在走廊燈光柔和的光線下,巴基很明顯地正在哭。他的手臂環在自己身上,就像他試著克制情緒,試著把自己抱緊。史蒂夫無法抗拒,他伸出手,把巴基拉進一個擁抱,輕聲問道,

“你還好嗎?發生什麼事了?”

巴基只是搖著頭,開始真的哭起來,史蒂夫把他拉進房間,輕輕把他推到床邊。

“在這兒等著。”

他很快溜過客廳,從浴室裡拿出一盒紙巾並倒了一杯水。他發現巴基在他離開後倒進史蒂夫的床鋪,捲縮起來,哭得比他擦拭淚水還要快。

史蒂夫對自己感到憤怒;無論出了什麼問題,他都應該在那裡。他應該更密切地監視整件事情,但他退縮了,因為,對他而言,看巴基和布洛克在一起實在太痛苦了。而現在,不知何故,巴基受傷了。但史蒂夫現在在這兒,他不會再讓巴基失望。

“你能談談嗎?我可以幫忙嗎?”

他坐在床的另一邊,將紙巾遞給巴基。擦過臉,喝了點水之後,巴基點了點頭。他似乎平靜下來了,但仍搖搖欲墜,史蒂夫忍受著用手臂圍繞他的衝動。

巴基嘆了口氣,把頭放在史蒂夫的肩膀上。

“我問他,史蒂夫,當我到達那裡的時候,他正在準備晚餐,一邊煮東西一邊喝著葡萄酒。然後在我們吃飯的時候,更多酒...等用完飯我們清理完,我以為我們要睡覺了,但他又拿出威士忌。所以我就問他為什麼,如果他真的需要喝酒才能跟我在一起,然後我拜託他是不是可以不要這樣。”

巴基哽咽一聲,再次留下眼淚,史蒂夫知道這很糟糕。他遞給巴基更多的紙巾,幾分鐘後,他繼續說。

“他很生氣。”

巴基聽起來困惑挫折,又帶著無奈。

“非常、非常生氣。他告訴我,他是一個成年人,想喝什麼就喝什麼,與我沒有任何關係,完全不關我的事。他大發雷霆,然後...繼續喝他的酒...都是一樣的藉口,跟我爸用過的藉口一模一樣。”

史蒂夫閉上眼睛。他沒有忘記巴基的歷史,他只是...沒有把這些片段放在一起,拿來對應手頭的情況。

“我離開了,他不知道,或他只是不接受事實 - 我想我之前也是 - 但,他是一個酒鬼,史蒂夫,他並不是我在他身邊才喝酒,他是無時無刻都要喝,所以我離開了。”

史蒂夫知道基本狀況,但他收到的背景檔案只是 - 事實描述。這整件事裡最重要的是"感覺",只有巴基能幫他理解他的感覺。

“你不喝酒。”

他幫他起了頭,讓他能盡情傾吐或只是什麼都不說,一切都看他。

巴基搖頭。

“你知道我妹的事。”

史蒂夫哼了一聲表示同意;在巴基和山姆出去約會之後,他們曾經談過她一點。

“在她死後,我家變得越來越糟糕,真的很糟糕,我媽整日以淚洗面,但她還是拖著我去做心理治療,而我爸,他不相信心理治療這回事,所以,他用伏特加。”

巴基依偎在史蒂夫身上,他能想像舊日傷口被新傷撕開有多麼痛。

“六個月後,我父母出了車禍,我爸酒醉駕車,我媽沒挺過去,而我爸還活著,但那之後只是越喝越兇。”

他的聲音越來越柔軟,語速更慢,就像身體正逐漸在失去力氣。

“我搬到大學去了,從此再也沒有回去過。在那一切之後,我沒法待在那裡,看著他。我也不再喝酒,不過我還是能接受別人喝,這是我自己的問題,而不是他們的,你知道嗎?”

他抬頭看著史蒂夫,眼中的脆弱令人心碎。

“而...今晚跟之前不同,這就像回去跟我爸待在一起,我媽和我一直試著說服他停下來。布洛克就像他一樣,史蒂夫,我不知道我怎麼會忽略它,我猜我只是裝作不知道,我一直在努力讓他進入我的生活,你知道我以前不這樣做的。當你如此關心一個人,然後,你失去他們,那真的...太令人傷心,太痛苦了...我真的很努力試著跟他再一起,可現在...”

巴基再次放聲大哭,史蒂夫所能做的,就只是抓著他讓他們一起躺在床上,然後用盡力氣抱緊他。
 
“沒關係,巴克,說出來就好...我都懂。”

他懂,他真的懂。他甚至無法想像如果哪一天他失去巴基會有多痛 - 在他對他付出那麼多關心之後。但這事還沒有必要發生,所以他緊擁著他哭泣中的朋友,試著找出一種方式讓巴基感覺好一些,而不會讓自己被摧毀。


TBC.

-----------
譯者語:哇哇大哭...有沒有真相大白之感?巴基的過去造就了他無法對人付出真心,也很難讓別人真正進入他的內心跟生活,但其實他一直渴望愛與被愛,(所以史蒂夫才會被派給他)
最令我難過的是,他會對布洛克認真,其實都是因為史蒂夫的關係,因為天使認為他有被愛與愛人的機會,所以他就去努力了,可...還是受傷了...
之前說過第五章我原本不想翻的,但後半這段轉折至關重要,同時也很感動我,所以來來~大家一起痛~XD
(接下來六七章就可以安心吃糖啦~終於哦!開心~)

评论(8)
热度(29)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