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Wingman最佳助攻C5-1

原文:AO3


Summary:終於!巴基開始穩定約會了...

※警告:本節有叉冬以及BDSM暗示,雷者閃避!

特別感謝小天使@冥冥咩 協助指點!


Chapter 5-1


巴基需要一個棒呆的約會,馬上。在他們垂頭喪氣地回布魯克林的路上,史蒂夫盡力指出他們接近莎倫的所有方式都是絕對正確的 - 她對巴基的調情很感興趣,想再次遇見他。他們已經非常接近成功,他們只需要繼續努力,多加練習會讓一切變得更完美。他的策略被打了回票,因為巴基認為,如此萬全準備都還能被他搞砸,那他真的沒指望真正成功。出於不知名的原因,巴基相信他只能得到一段隨便的關係。唯一給他希望的,就是史蒂夫被派到他身邊的這件事。史蒂夫知道如果他讓巴基繼續消沉下去,連這些微的希望他都會失去。現在,是時候趕緊讓他的任務重新振作,但不能讓他感到任何急迫的壓力或其他之類的。

“巴基,拜託!走啦!出門~~”

他的室友沒精打采地攤在沙發上,跟淡綠色的美洲駝奈傑爾捲在一起,看著*HGTV頻道。其實,一屁股坐下跟他一起看電視這個想法頗為誘人。巴基看裝潢節目就像在人群擁擠的運動酒吧看籃球延長賽一樣惱人 - 最終他會對著屏幕大喊大叫,每當有人做了糟糕的決定時捂住眼睛,然後扔爆米花。(譯者語:好生活化的巴基2333)老實說,和巴基一塊看電視打發時間,比史蒂夫印象中幾十年前曾做過的更有趣。但是他們已經這樣做了三個晚上,如果他再不把巴基拖去社交,史蒂夫擔心可能他自己也會停止嘗試 - 只要停止思考任務並堅持一段時間,這太容易了。

*HGTV - Home & Garden TV 美國一個頻道,內容大半是如何裝潢設計住屋,一些人找房子的經驗等等。(還有人記得巴基是室內設計師嗎?難怪看裝潢節目會哇哇叫。)

“想都別想,史蒂夫,這個女人正在認真考慮要選第二間房子,如果她看不到第一間房產的潛力,那她鐵定瞎了眼 - 這整間房子都是用原木打造的欸!她只需要租一個打磨機。”

巴基老是被想要直接搬進一間不須整理就能入住房屋的人深深冒犯,通常史蒂夫會享受用話反譏他,他會指出第二間房子的積極面。相反地,他抓起遙控器,按下錄影鈕。

“這就是為什麼你有數位式頻錄影機的原因 - 你可以出門,和室友一起吃晚飯,晚點還是可以回來對她大喊大叫,我保證,她不會因此改變決定。”

他關掉電視機,站在屏幕前面,巴基意識到他是玩真的。

“去去,換衣服,你簡直像個原始人。”

巴基的回應是把美洲駝扔在他身上,史蒂夫立刻虛體化以免衣服被沾上綠色絨毛。他可以把那隻綠色填充物丟回沙發,但巴基已經溜下沙發往房間前進,所以史蒂夫決定採取比較高明的作法。至少目前是這樣。


***********


一個小時之後,他們坐在一個天氣暖和才開放、能欣賞到曼哈頓全景的屋頂露臺用餐區。他們在一張開放式的長桌訂了兩個位置,而價格貴得離譜,但史蒂夫不得不承認,他們正在分享的花式烤奶酪可能值得這個價值。他們一離開公寓,巴基整個人就好像活了過來,笑意盈盈地告訴史蒂夫一個又一個瘋狂客戶的故事。

有巴基坐在他對面,美味的食物,背景是迷人的市景,再加上落日晚霞的色調...好吧...它幾乎像個約會。這將是史蒂夫曾擁有過最棒的約會 - 唯一有過的約會 - 如果不是因為他之所以選擇這個時間到這間餐廳,其實都是要設計巴基跟另外一人的巧遇。

“嗨,史蒂夫?”

巴基講完了他的故事,然後示意他們的服務員幫他的杯子補充檸檬水,他看起來比史蒂夫這幾天所見到的更為放鬆。

“我要謝謝你今晚把我拖出門,這感覺很好。”

他揮揮手,指了指整個屋頂露臺,史蒂夫強壓下他編造藉口把巴基帶來這,內心湧出的罪惡感。

“當我因為某些事情而沮喪,我通常會爬回我的洞穴然後躲起來。單獨一人似乎更容易...或者...也許我只是習慣了。”

巴基自嘲一笑,帶著憂傷。當這個男子所想要的不過是一個擁抱,史蒂夫能做的只是強迫自己繼續坐在桌邊。

“有人讓我不再獨自孤單感覺真的很好。”

史蒂夫不得不強烈提醒自己,確保巴基不會孤單是他的使命,而他的目標是透過找到巴基的真愛來完成這個任務,而不是讓巴基繼續自怨自艾。

“沒問題,巴克。”

他試圖聽起來輕快自然,因為所有這一切都超出史蒂夫能處理的範圍,他只能繼續把焦點放在手頭的任務上。

“如果我沒有把你從沙發上弄下來,你很快就會和美洲駝說話啦!”

巴基哼笑一聲,某種張力流淌在史蒂夫周圍。他裝作不經意地四下張望 - 潛在的配對對象應該很快到了。嚴格說起來,史蒂夫不算跟巴基撒謊。他只是認為這樣可能會更好,因為巴基似乎相信他只值得某些隨便的關係,如果巴基遇到他的下一個對象,並且沒有意識到這個人在他的名單上;如果史蒂夫等到他們順利通過所有尷尬的步驟之後再告訴他事實,相對的壓力會比較小。如果事情不起效果,巴基不需要知道他錯過了另一場配對。所以史蒂夫的計劃是把巴基放在那位對象會出現的路上,看看會發生什麼。

用餐區開始湧入下班的人群,史蒂夫創造了一個寒冷的範圍,讓他們旁邊的座位保持無人狀態。恰好在此時,史蒂夫挑的那個傢伙與他的幾個同事一起走出電梯。那傢伙注意到史蒂夫和巴基身旁空蕩蕩的桌子 - 此時此處整個用餐區唯一空的座位 - 當他們足夠接近時,史蒂夫把這個區塊恢復為舒適的溫度。

史蒂夫只匆忙的研究了一下,他對這個傢伙並不像之前選的那些對象那麼瞭解,但在這個節骨眼上,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讓巴基回到社交遊戲中。當天下午他在這個男人的辦公室跟了他一會兒,當他聽到他們的小圈子計劃下班後出去喝一杯的時候,史蒂夫決定把握這次天上掉下來的機會。如果這傢伙不夠優,他們會繼續前進到下一個,只要巴基及時抽身,那根本就不會傷害他的信心。尤其是他不知道這是一場潛在配對的狀況下。

他不能做任何比保留一些空位更明顯的事情,否則巴基會意識到這是怎麼回事,所以史蒂夫不得不把一切都交給機率。或許,他想,機率其實挺高的。他看著這個潛在對象,在他們整團人坐進長桌另一端史蒂夫保留的空位時投射過來打量的目光 - 就像個女大學生 - 他的目光掠過史蒂夫,然後有如發射雷射光一樣把焦點放在巴基身上。他繞過桌子,巧妙地用手肘擠了擠他的同事示意對方讓開,於是他得到他想要的位置,他的興趣顯而易見。

“嗨,這裡空著嗎?” 

巴基瞥了一眼,顯然準備提出禮貌的回覆,但年長一些的男人沒等他回答就直接滑入座位。整個開放式座位的重點就在於能讓你多認識人,(史蒂夫討厭這點。),而巴基可是快速交朋友的專家。但是,當他迎視那人的眼睛時,他的話語似乎卡在他的喉嚨裡,史蒂夫可以看到巴基身上透出明晃晃的興趣。或許只是性,但是假如他們能繼續保持...嗯...你知道,畢竟他們是合適對方的,這個男人才會出現在名單上。也許先從性開始能讓巴基不那麼緊張,然後他們可以從這一點開始建立關係。

他們新加入的晚餐夥伴肯定注意到了巴基眼睛裡的興趣,以及他看起來有多慌張。隨著微笑變成一個自信的笑,他喃喃道:

“我假設這裡...可以坐囉...”

他瞥了一眼史蒂夫,給了他一個平淡的微笑,試著不著痕跡地確認他和巴基不是一對。這傢伙似乎從某處得到了他所需要的鼓勵,當他的目光回到巴基身上 - 巴基仍然不發一語 - 這傢伙的笑容放大了瓦數。 

“看來今晚會有個好時光,我是布洛克。”

巴基終於從他被迷住的狀態中脫身,他紅暈滿面地介紹自己。史蒂夫以前沒看過巴基臉紅;它鐵定是個好兆頭,對吧?但很快,布洛克的同事之一注意到了史蒂夫,他發現自己被迫與其他人真正進行社交,這樣他們就不會把布洛克的注意力從巴基那邊轉移。當服務生帶著史蒂夫的墨西哥捲餅和巴基的牛肉串出現時(史蒂夫或許不喜歡開放式的座位,但他喜歡現在用小盤子的趨勢。)在周圍此起彼落的互相介紹聲中,食物給了史蒂夫一個避免說話的藉口,他只需要在別人說話的時候點點頭。

史蒂夫瞥了桌子對面一眼。布洛克正滔滔不絕,而巴基不斷捧腹大笑,他的眼裡閃閃發光。事實上,每個人似乎都在享受美好時光 - 布洛克和他的朋友們正在互扔啤酒瓶和講故事,而巴基對布洛克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全神貫注。史蒂夫是在場唯一沒有感到任何樂趣的人。他覺得很淒慘,被隔絕在小圈圈之外,這些人都是華爾街的狂熱菁英,說話直接又充滿信心。在他成為天使之後首次,他覺得格格不入,痛苦地意識到自己的缺點。

但史蒂夫是否覺得開心幸福並不是今晚的重點,巴基才是...唔...他正在發光,與哈德森河上的夕陽相映成暉。史蒂夫的計劃比他原本期望的更加成功,布洛克把一隻手放在巴基的膝蓋上時,他猜想今晚他是否會再次透過牆壁聽見巴基的呻吟聲。

一切都朝正確的方向走。史蒂夫又吃了一口愚蠢的墨西哥捲餅,突然間捲餅嘗起來像木屑,他思考著該到哪裡買副耳塞。


************


當天晚上,史蒂夫因為巴基沒有回家而免於整晚聆聽巴基性興奮的叫喊。事實上,之後整週他幾乎每晚都去布洛克位於蘇活區的住處,當他出門與客戶會面時,他會在信差包裡放一套換洗衣物。史蒂夫幾乎遇不到他,也沒機會問問事情發展得如何,或是告訴他布洛克其實在他的名單上,或著 - 就只是跟他一起消磨時間。每次巴基只會花很短時間拿取他要穿的衣服,還有他客戶們需要的東西,然後再次匆匆出門。

當布洛克出差去香港,巴基終於發短信給史蒂夫,提議外帶晚餐回家。史蒂夫的心臟不由自主地在想到能跟他的室友花時間相處而興奮跳躍,但他說服自己那只是因為能確認任務狀況的自然反應。他們顯然還沒有墜入愛河,否則史蒂夫會被召回,但如果他們花了這麼多時間待在一起,照理說事情應該很順利。其實他可以自行檢查一下,但現在巴基知道史蒂夫是什麼,不通知巴基一聲就偷偷去觀察,這樣做感覺很侵犯隱私。此外,他真的、真的、真的不覺得他會想要看巴基和布洛克之間的性事。

按照巴基的指示,史蒂夫將蘇打水拿到屋頂露臺,剛在笨重的塑料小桌子上放好了盤子和餐巾,巴基就帶著一袋外賣出現了。他把袋子扔在桌子上,一把抓住史蒂夫來了個緊緊的擁抱,此時史蒂夫腦中縈繞的想法只剩 - 巴基聞起來棒透了,比食物更棒。

“史蒂夫!我覺得我好像一輩子沒看到你!我們要吃漢堡,喝飲料...”

巴基看了看史蒂夫帶來的 -

“橙汁奶油蘇打水!然後...我有超多事要告訴你。”

他把自己倒進塑料椅子,打開袋子拿出芝士漢堡和炸薯條。

“真是對不起,我這整週都沒出現,但布洛克...老兄...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被一個年長的傢伙給迷住!但他對我的吸引力簡直!他的情感非常強烈,但同時對所有事也很不認真,你懂?”

巴基暫停說話,咬了一口漢堡,也許他在等史蒂夫回應,但他沒有什麼可說的,所以他點了點頭。巴基似乎很開心、興奮、放鬆,看起來有點累。如果他和他的新男友分享一張床,他可能整個星期都沒好好睡覺。史蒂夫提醒自己,這是件好事,因為巴基與他的配對對象如此互相吸引。而他的工作就是讓事情順利進行,所以他鼓勵巴基繼續說話,史蒂夫挑起眉毛並回覆一個,“是哄?”

“我們每天晚上都在一起,一等他完成工作就在一起,那真是 - 我是說,我從來沒有花那麼多時間和別人在一起,你知道嗎?”

史蒂夫沒有指出,巴基曾經、真的、確實花了很多時間跟"他"在一起 - 他知道巴基是指在一段浪漫關係中,而不是友情。 

“但我們有說不完的話題,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並不總是單獨相處,我們經常和他的朋友們出去,因為這些金融家熱衷在酒吧經營他們的社交網絡,所以我們在那認識新朋友,長時間待著讓他喝幾杯飲料,打量別人和被打量,但,總之我們在一塊。”

巴基低頭看著他的盤子,拿起一根薯條沾了些番茄醬,自從史蒂夫認識他以來,第二次看到紅暈浮上他的臉頰。

“嗯...之後,我們會回到他的地方,那真是...他媽的驚人...就好像我從未有過性生活那樣...我是說...他掌控了一切而我...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能變成那樣...但我做到了...和他一起。可能是因為他年紀比較大經驗比較多?他推動我所有的界限,迫使我感受一切,即使我覺得我不能再忍受。”

巴基閉上眼,就像他迷失在那些思維裡。

“你有過這麼強烈的性嗎?幾乎想叫停的性?”

史蒂夫很高興巴基的眼睛是閉著的,所以他看不見史蒂夫正在臉紅。他很想說謊,但是有太多方式能結束這場談話,而他不想結束在他的謊言中,所以他決定坦承。

“我從來沒有過性生活。”

巴基倏地睜開眼,他的下巴在他能控制自己之前也掉了下來。

“等等,你從未...意思是...從來沒有!?甚至當你還活著的時候?”

史蒂夫能看到巴基腦內的齒輪飛速轉動。當他不小心洩漏身份那晚,他們討論了很多史蒂夫生活的細節,而巴基的大部分問題主要集中在天使而不是史蒂夫曾經活著的時候。

“你活在哪個年代?等等,你曾經是人,對吧?”

史蒂夫笑出聲,“當然,我曾經是人,在四十年代,當時的醫學並不是那麼好,而我的健康有很多問題,所以我死後同意轉化成無盡的存在,好讓我能幫助那個偷走薯條又放我跟一些沈悶傢伙待在一起的混蛋。”

巴基笑了起來,把一些炸薯條放到史蒂夫的盤子上。

“四十年代,所以你不可能和一個男人約會,甚至調情,而不用擔心你會遇到麻煩。”

他皺起眉頭,史蒂夫發現他不介意被同情,假若那來自巴基。

“那的確不是能安全跟同性約會的年代,但,即使我想嘗試,我也沒辦法,因為我太常生病,根本不可能遇到合適的對象,再然後,天使是不約會的。”

史蒂夫聳聳肩。他省略了很多事情沒提。因為一連串的健康問題,約會和性不過是他那張長長的"從未做過"清單中的一兩個項目而已,甚至排不上他最遺憾的前兩名 - 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無力參與;他從沒機會為“道奇隊”作為先發打擊一球。然而,巴基,一臉震驚。 

“史蒂夫~史蒂夫~那真是大錯特錯!我們得讓你嘗試一夜情。”

他眼底閃爍光芒,然後開起玩笑。

“你和我,就現在,在我骯髒的天井躺椅上,我會讓你體驗一切~~~”

史蒂夫笑了起來。他必須馬上抹去腦中浮現的畫面。

“哦哦!我不認為布洛克會欣賞這個。” 

巴基看起來有點吃驚,就像他突然忘記他正在跟另一個傢伙保持約會關係。

“此外,我已經看過很多次啦!那似乎並不值得我把食物放著冷掉哩~”

“不值得!?史蒂夫,老兄,我的好友,沒有漢堡比得上那個好唄!你不知道你錯過了什麼,無論你看到什麼都一定是很差勁的嘿咻。”

突然間,那些齒輪再次在巴基腦內轉起來。當史蒂夫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時,一切都太遲啦!

“史蒂夫,你看過誰做愛?”

他傾身靠近,把手肘放在桌子上。

“你給我的感覺不像是那種會看黃片的傢伙,但你又告訴過我,天使永遠不會濫用權力,偷窺名人或者其他什麼,你也...絕對不是那種破壞規矩的人,所以...是怎樣...”

史蒂夫可以看到事情喀噠到位那一刻,他紅著臉低頭看著桌子。 

“我想想...不算打破規則,或是濫用權力,如果...你是為了你的任務而做的呢?”

史蒂夫搖搖頭,不安的等待巴基將一切想通的那一刻。

“我的老天爺啊!你一直在看我的嘿休過程對不?”

終於來了,但巴基聽起來並不生氣,而更像是樂不可支,史蒂夫冒險瞥了一眼他的臉。

“你有!你完全有!!你已經知道我和布洛克之間的一切嗎?”

他聽起來還是好奇勝過其他情緒,不過,至少就這件事上史蒂夫可以問心無愧地否認。

“沒有好唄!我沒看過你們倆到底幹了啥好事。”史蒂夫抬頭直視巴基的眼睛。 

“自從被你發現身份,去確認你的狀況讓我覺得很奇怪。通常,關注我的任務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可是現在...”史蒂夫嚥了嚥口水,又看了他一眼。

“我不知道...感覺真的很像在偷窺。”

巴基笑得停不下來。 “沒錯沒錯,我打賭就是那樣,不過...如果你"現在"感覺很奇怪,那意味...在山姆那件事發生之前,你確實有在"關注"我哦!所以...你看我過跟誰呀?”

史蒂夫死命搖頭,他才不回答這個問題呢!但,巴基當然不會輕易放棄啦!

“那個曲棍球員!哦!老兄!打賭你一定有看我跟他那場!真該死!我也想看他在床上的樣子,不管他跟誰在一起!那傢伙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你很清楚不是嗎?哇!你的臉真的很紅欸!嘿嘿...這次你可不能否認了吧!?”

顯然史蒂夫沒必要回答 - 他爆紅的臉蛋已經說明一切。他拿起蘇打水,希望涼爽的飲料能幫助他的身體恢復正常溫度。史蒂夫隨即被一口飲料嗆住,當巴基用低沈誘人的口吻問他,

“所以...喜歡你看到的嗎?”


史蒂夫的視線與巴基的在半空相會,他發誓巴基不是在開玩笑,但...他必須是。那些挑逗的微笑跟眨眼...它必須是個笑話。而他感覺到的性感張力、空氣中瀰漫的濃郁吸引力,都必須只他的想像。

史蒂夫忽視掉那些暗示性的肢體語言,忽視掉他可能喜歡上注視巴基的可能性,而是帶著點自負的回答道。

“是啊當然!我都是為了自己才冒險跟踪那個曲棍球神,因為你又不想要他。”

巴基爆笑出聲,於是他們在次回到往常那樣的相處模式。不過,史蒂夫允許自己離開一會,去拿杯飲料,還有稍早他從餅乾店買回的餅乾。他需要幾分鐘,只需要幾分鐘讓自己平復一下。跟他性感的要命的室友談論性生活什麼的,讓他幾乎無法說服自己真的沒有錯過太多。


TBC.

*********
譯者語:這一段翻得我心好累...看著巴基認真跟別人好實在是...各種不爽,原來我潔癖?(想掀桌!哏!發誓以後不再翻這種有他人插足的文!)



评论(16)
热度(23)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