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Wingman最佳助攻(詹芽AU)C3

原文:AO3


Summary:山姆登場~某人露出馬腳


Chapter 3


這就對啦!史蒂夫感覺挺好,不,是非常好!關於巴基和山姆之間的走向。這是他們第三次約會囉!史蒂夫希望這次能將整件事搞定。他們在健身房相遇,感謝史蒂夫安排山姆在巴基最喜歡的鍛鍊場所贏得免費使用一個月的權限。

在花了一個早晨互相競爭,看誰能在跑步機上跑得更快(山姆),誰可以在躺臥推舉舉起更多重量(巴基),誰可以做更多的引體向上(平手),兩人互相自我介紹,結束時一塊去喝了冰沙。幾天後又進行了一次午餐約會,事情看起來進行得頗為順利,儘管事實上,山姆和巴基似乎都把對方心性中最愚蠢的的那一面競爭心態激發出來。無論如何,這對他們起效用了,因為他們已經進行到了第三次...晚餐約會。史蒂夫覺得這次安排非常完美,快速瞥了一眼,他暗地為自己喝了聲采。

巴基提到要約山姆吃晚餐,史蒂夫早已準備好了一個不錯的餐廳建議,僅距離他們公寓幾英里。他對不動聲色地對服務生的訂位預約紀錄做了點調整,現在兩位男士坐在一個隱秘的戶外露台上,氣氛完美又浪漫。爬滿葡萄藤的磚牆,燭光,小噴泉和雨林風格的盆栽,讓山姆和巴基就像處於兩人世界。當然,一個盡責的天使觀察者,必須確定這個英俊的混蛋不會再次搞砸。如果巴基在任何事情上都要爭強好勝,那就破壞了一個完全可以接受的配對,就算要史蒂夫整晚和他們一起坐在臥室裡,他也要防止這種情況發生。

搖搖頭甩去腦中浮起的景象,史蒂夫專注於手頭的任務。他們點好飲料 - 山姆的葡萄酒,巴基的冰茶,還有一個開胃菜用於分享,他們似乎滿足於就這樣坐著聊天。史蒂夫很高興看到他們是在傍晚出門,並不急著結束晚餐。儘管他希望這次約會的最終,山姆會跟巴基一塊回家,但上次整晚聽著隔壁臥室巴基發出的性感呻吟對史蒂夫來說真的超級尷尬,他既不期待這個部分,卻又忍不住醉心於那美妙的聲音。

巴基已經把他的調情魅力值開到最大。他一直在全神貫注的對待山姆 - 緩慢地勾唇微笑,若有似無的接觸,從不可思議的長睫毛下傳遞足以殺人的性感注視。史蒂夫無法想像被巴基如此專心關注的感覺,但他肯定山姆絕對無法抗拒。庭院中搖曳的燭光美化使得他們之間愚蠢的競爭變得像是某種詼諧的調笑、某種狂熱的挑逗。

“不會吧!洋基隊?拜託哦!人人都討厭洋基隊!你該敬紐約大都會一杯才對。”史蒂夫嘆了口氣,不,即使是燭光也沒法讓這些傢伙不令人生氣,芝麻蒜皮的小事他們都能爭論,雖說有時吵吵嘴是挺有趣的 - 辯論運動、或者剖析最喜歡的電影 - 但是不知何故山姆和巴基有辦法將每一個討論的議題都變成論戰,他光聽他倆吵嘴就覺得累,對史蒂夫而言,紐約的棒球早在道奇隊離開布魯克林的那一刻就已經劃下句點,幸運的是,服務生選擇在那一刻送上他們點的菜,打斷了有關棒球的爭辯。史蒂夫如釋重負地嘆了一口氣。

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在結束使命這事的心情上有點矛盾。當然,最初是有點挫折感 - 他從沒為那件任務如此全情投入過。除此此外,他欣喜若狂,終於有資格擔任守護天使的角色。然而,同時他也非常享受作為巴基室友的生活;如果他們有機會在史蒂夫生前相遇,史蒂夫肯定他們會成為好友。看著山姆因為巴基說的話而哈哈大笑,史蒂夫羨慕極了。他從來沒有機會與一個對他感興趣的有魅力的男人共進浪漫晚餐。作為一個天使,這樣的經歷也絕對不會出現在他的未來裡。他不得不承認,他內心的一小部分多麽希望他才是那個坐在巴基身邊的人,他才是那個期待晚安吻的人 - 也許更多 - 從那引人犯罪的雙唇。但,那不是他的使命。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史蒂夫猛地回過神來,因為這兩個傢伙又來了。見鬼的這次又要辯論什麼啊? - 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足球與美式足球? - 山姆和巴基似乎非常享受與對方的唇槍舌劍;拌嘴實際上對他們來說就像在玩遊戲一樣。

“巴克,毫無疑問,神奇女俠可以完敗女超人好唄!甚至不用流一滴汗。”山姆啪的一聲重重拍了桌面一下,加強他的論點,嚇到了剛剛放下開胃菜的服務生。“其中一個原因是,她們一個是女人,另一個只是女孩。”如果史蒂夫現在是實體模式,他會一頭撞在牆上。兩個成年男子熱烈辯論...漫畫超級英雄?

巴基瞪大雙眼,“神奇女俠不過是靠裝備而已,拿走套索,神力手鐲,頭飾,她就玩完了!一但沒有那些玩具,卡拉可以輕易摧毀戴安娜。”他把注意力轉移到他們的食物上,擺明對話到此為止。史蒂夫也希望如此,因為他真的希望他們再次相互交流性感的凝視,而不是將所有的激情撲在流行文化上。

山姆固執的程度跟巴基一樣糟糕,表示他不會放棄討論,除非他獲得最終勝利。“認真的?認真的?!?!黛安娜公主經歷最好的訓練,她比女超人多了好幾世紀的戰鬥經驗!她是亞馬遜族最強的戰士,還是個傑出的戰略家,而且她與超人跟蝙蝠俠並肩作戰多年,卡拉有什麼? - 熱視線?冰寒吐息?”他沈著地進行全面分析來支持自己的論點。“沒有一場競賽不需要戰鬥經驗和訓練,更別說,只要弄一點氪石來就可以把女超人踢出遊戲!女超人不過是超人的弱化版,更何況,既使是超人也無法擊敗神奇女俠。”這次輪到山姆表示“觀點闡述完畢,討論到此為止。”

“他媽的門,兒,都,沒有。”巴基的嗓音帶著激動地顫抖,史蒂夫開始擔心這已經超出了他們一般友好的辯論水平。“卡拉·佐·艾爾基本上是殺不死的,你至少要搞一次核爆炸才有辦法讓她倒下,神奇女俠所能做的最佳期待只不過能讓她暫時脫身。然後,你猜猜怎樣?”哦,狗屎,狗屎,雙倍的狗屎 - 巴基已經站起來,然後從口袋拿出錢包。

“卡拉所擁有的一切都來自她自身。把神奇女俠放進冰裡幾十年,讓女超人趕上她的訓練和戰鬥經驗 - 女超人贏,拿走那些花哨的武器裝備?女超人贏。”他在桌子上扔了幾張鈔票。這事不應該發生!但史蒂夫無力阻止。巴基從籃子裡拿起一個麵包棒,用它朝山姆點了點,就像一個教授在講課。

“你把這兩個人在一個平等的競賽環境中相互競爭 - 同等的培訓,一樣的裝備,只依靠自己的天賦才能 - 女超人每次都會贏,每一次。而我不想再花多一秒鐘跟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在一起。”仍然拿著麵包棒,史蒂夫驚恐地看著巴基就這樣昂然走出餐廳。

山姆看起來就跟史蒂夫一樣震驚。他們一直處得很好,簡直是一拍即合,他確信山姆就是巴基的那個人。他的任務將會完成,他終於能朝真正有用的天使職責邁進,而不是這些丘比特玩意兒。但就不!巴基為了這什麼超級英雄的事情生氣,然後甩手而去,就為了他媽的卡通人物而毀了他的潛在配對。

史蒂夫的震驚瞬間轉為憤怒。他已經工作了好幾個星期,試圖為巴基找到合適的人,而這個混蛋在五分鐘內摧毀了全部心血 - 他甚至不需要五分鐘。與此同時,真正需要史蒂夫天賦的人們 - 真正需要守護天使的幫助去解決生活困難的人們 - 都只能一邊等去,因為史蒂夫被卡在這兒!眼巴巴地看著巴基搞砸一個個約會!

等到史蒂夫想起他該回公寓時,他還因為憤怒和沮喪的情緒而顫抖。他待在餐廳平復剛剛那件事對他的衝擊,時間長到巴基已經回到家,正攤平在沙發上,他的手臂擱在眼睛上,彷彿有個糟糕夜晚的人是他。史蒂夫一點兒也不同情他,這次不,他衝口而出,“所以,你的約會怎麼樣?”

巴基坐起身,一臉吃驚,但史蒂夫沒給他機會找藉口抱怨。“讓我猜猜,你和一個相當不錯的傢伙一起出去吃晚飯,一個驚人的,吸引人的,聰明的,有趣的人,一個你告訴我你真的很喜歡的人。然後,不知怎麼搞的,你總是能找到方法壞事,你發現一些愚蠢的原因所以你決定毀掉一切,把他推開,沒錯,你總是在最後一刻反敗為勝。恭喜!你有機會愛上你的手,對啊!去吧!不!我完全不需要這些人!”(譯者註:史蒂薇已經氣到語無倫次了...)這愚蠢的任務已經讓史蒂夫達到極限,愚蠢的使命,愚蠢的室友 - 這個不知道好運就坐在他腿上的傢伙。

巴基震驚地睜大眼睛。“史蒂夫,你幹嘛要關心我的感情生活?你怎麼搞的就...就這樣出現在客廳?像一個他媽的鬼?還有...搞屁啊你...你有翅膀?”


**********


史蒂夫完蛋了,他真的真的各方面意義上的完蛋了,他不應該暴露他天使的身份,尤其是對他的任務本身 - 除非是在最糟糕的情況下。但現在並沒有,而,他從來沒有違反規則過。這個事實只讓他更加憤怒 - 巴基實在讓他太沮喪,他完全忘記要使用門,忘了在實體型態時必須保持他翅膀隱形。但,現在要藏什麼都已經太晚了。

“因為我是你的丘比特!你個蠢貨!我已經花了好幾個星期試圖幫你找到正確的人!我安排一切,讓你能遇見那些跟你相配的人,從中找到你的真愛,這樣我就可以完成這個任務,然後見鬼的離開這裡!而今天晚上,你又搞砸了!再一次!所以,沒錯!我忘了隱藏我的翅膀。至少我不是那個從可能是你的真愛的人身邊一怒而去的笨蛋!”

巴基對於整個天使事件出乎意料的接受度良好,史蒂夫聽說有人暈倒,尖叫,或是因為發現世上真的有天使而緊張不已。相反地,巴基把注意力全部集中於史蒂夫的使命。

“我不需要有人幫忙找到"真愛"好唄...”他嘟唸著,語帶不屑,甚至在說這個兩個字時做出引號手勢,“沒有它我也過的很好,就算我想要好了,我也不需要一個天使來幫我。”他看起來憤怒多於驚訝,但史蒂夫不為所動 - 如果在場誰有生氣的權利,那肯定不是巴基。

“哦!真的?邱比特天使只會分配給那些迫切想要真正的、浪漫的愛情但卻無法靠自己找到的人,統御天使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你最深切的渴望,所以你盡可以否認所有你想要的東西,事實是,如果你擁有童話般幸福美滿的生活,那我就不會在這裡。所以,你可以自欺欺人,但我還是會站在這個房間裡,因為你孤身一人、絕望地乞求愛。我想你也無法否認,因為你不能用你並不渴望愛來解釋 - 為什麼你的生活中沒有任何真實、真正的人與你有所連結。你得停止假裝你喜歡這樣,停止假裝因為你的生活充滿熟人所以不需要更深層的關係。”巴基滿臉震驚,然後轉為受傷,史蒂夫意識到他太過頭了。他的使命是幫助這個人,他應該給予關心,而且不是沮喪並憤怒地抨擊他。

“可惡,巴基,我很抱歉。”他把翅膀霧化,好坐在沙發上,他的室友身邊,這是他的朋友啊!

“我不是有意要這麼刻薄,對不起,今天晚上我真的很沮喪...我真的,全心想要幫你找到那個對的人,可是,如果你連試都不試一下,如果你一直這樣把他們往外推,我不可能成功。”鑑於他已經原形畢露,史蒂夫認為他乾脆把話攤開來說。

“我得找到那個對你有意義的人,直到你愛上某人,同時這個人也愛上你之前,你跟我都得在一起。你是我的使命,這就是我在這裡唯一的原因。我擅長我的工作,我善於幫助人,但我覺得你在抗拒這一切。你今晚為了一個卡通英雄人物跟山姆鬧翻。”

史蒂夫搖搖頭,不幸的是,這段配對沒救了;無論這段談話結果如何,山姆已經退出。原本山姆驚呆了所以靜靜在位置上待了一陣子,或許期望巴基可能會回心轉意,但當服務生送上主菜時,一切變得尷尬無比,因為當她過來的同時還附上外帶盒 - 讓山姆可以把食物打包回家,因為據說他的約會對象生病了 - 山姆理所當然感到憤怒。他絕沒可能有第二次機會。

“先是漫畫人物,然後是卡通。”巴基嘆了口氣,看來疲倦不堪,他從桌子上拿起鑰匙,把拇指放在五彩繽紛的“S”鑰匙圈上。史蒂夫剛剛還以為巴基是超人的粉絲,但顯然這個鑰匙圈是代表女超人。不過,這兩個英雄都不是今晚巴基這樣對待山姆的合理藉口。

“她曾是麗貝卡的最愛。”

噢...哦!媽的。水落石出,史蒂夫曾從他的檔案中了解巴基的背景。當然,巴基不知道,所以他轉向史蒂夫並解釋。

“我妹妹,我們都還是孩子的時候,她就超愛女超人,曾經說過她長大後要成為她。這小妞連續三年萬聖節要求我扮成超人,這樣當我們去要糖的時候,我們的服裝會匹配。我們曾經爭論過誰更厲害,但萬聖節時,我們會暫時休戰並組隊。”巴基把頭放回沙發椅背閉上眼,緊緊抓著鑰匙圈。

“我不知道為什麼,女超人身上的某些特質跟她很吻合。然後在我高中時,她生病了,我把她的鑰匙圈 - 氪星的符號當作希望的象徵,你知道嗎?因為在我失去她之後,我沒有什麼能留作紀念的。麗貝卡總是把這個戴在她身上,說當她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她會握著它,問自己如果她是女超人的話他會怎麼做。”巴基悲傷的笑了笑,史蒂夫為之心碎。(譯者註:嗚嗚...我也心碎了)

“我想女超人應該不會為了一個虛構的腳色就把約會對象丟在餐廳吧!嗯...我就是這樣一個渾蛋。”

史蒂夫張開手掌放在巴基肩膀傳達支持。“是啊!你是有那麼一點,但我知道原因了。”

 他怎麼會不那樣做?山姆不會知道他擊中巴基最痛的傷心事,但史蒂夫明白為什麼這會如此痛苦。麗貝卡一直是巴基最喜歡的人,她的死亡引發了一系列改變巴基一生的事件。在回顧他的檔案後,史蒂夫承認他很驚訝,無論巴基表現的如何開心,友善,一副已經調整好心情的樣子。但顯然地,這巨大的傷痛一直在他心中,只是表面上看不出來。史蒂夫想踢自己,竟然忽略這麼重要的事。

“樂觀地來看,你跟山姆最後還是不成的,現在發現他是個認為神奇女俠比女超人更棒的傢伙,總比等到你們要計劃婚禮時才發現得好,對吧!”

那句話讓史蒂夫如願以償聽到巴基的笑聲,然後巴基坐起身,彷彿真正看到他。“哦!我的老天爺啊!你在那裡!你...你在那裡!看到那個爛攤子!你怎麼...?等等,你的翅膀跑哪去了?”史蒂夫是個天使的事實終於擊中巴基,顯然他的反應是掩飾不住的好奇心。

史蒂夫在這一點上已經沒有什麼可損失啦!所以他站起來,讓他的翅膀現形。“取決任務需要,我可以是完全有形的,或者我可以變得飄渺。”他瞬間消失,留巴基張口結舌地瞪著他原本站的地方。嗯...其實他還在啦!只是巴基看不見他。“或者,我可以部分現形,保持翅膀隱藏。” 史蒂夫現影,再次看起來像個男人。

巴基眨眨眼,發了一會愣,然後出乎史蒂夫意料,他開始狂笑。“一個丘比特,你是一個丘比特,老天啊!你的紋身終於有意義啦!我一直以為你在拉斯維加斯喝醉了,或者輸掉什麼賭注之類的。”

當史蒂夫坐回沙發,他克制不住紅了臉。每個天使都會標上他們職務的象徵,只要他在這個任務中,他的職務就是浪漫愛情。所以他的左肩上有一個小小的心形紋身,巴基在屋頂上曬日光浴的時候一定注意到了。他迫不及待想成為一名守護天使,用盾牌換掉愚蠢的愛心符號。 

“這個...只要我還在這個任務中,我就是會被標記為一個丘比特好唄。”

他幾乎可以看到巴基腦內的齒輪正在運轉 - 當他開始思考史蒂夫使命的含義。“你是為什麼我最近有這麼多巧遇的原因嗎?我的意思是說,雖然我從來不用煩惱約會的事情,可是...!”他靈光一閃。“那個曲棍球運動員!哇靠!我的上帝啊!那是你,你是用魔法箭還是什麼東西射他嗎?”

“不!我們不能強迫人類墜入愛河,我只是創造適當的情境,讓你能與跟你合適的人相遇,盡量避免障礙。之後,還是得靠你們兩個讓整件事起效用。”他揚起眉毛。“或者因為性愛太棒而拒絕對方”。史蒂夫對那個曲棍球員沒能成事還是耿耿於懷。

現在輪到巴基揚起眉毛。“那時你也在看哈?我可以隱形先生?”

史蒂夫無法決定巴基是否生氣或只是好奇。但他搖搖頭。“並沒有,我是一個天使,不是偷窺狂。而且我在這裡是為了幫助你找到真正的愛,而不僅僅是一夜情。一夜情的話你根本不需要我的幫助。”史蒂夫說的大部分是真的 - 他只是偷瞄了一會下下。事實上,他聽到的比看到的多多啦!

“真愛,恩哼?所以你會在這裡,因為有人決定我迫切需要真愛?深入地?有人決定我真的有機會得到真愛?”現在巴基看起來陷入沉思。

“我總覺得我大概會獨身一輩子,但你說我一直在自欺欺人。”他看著史蒂夫尋求確認,史蒂夫點了點頭。

“這是你的正事嗎?你真的在這裡,為我找一個適合的對象?你認為這真的會發生 - 這整個所謂的真愛劇情?”

史蒂夫再次點頭,巴基坐直身體,看起來很堅定 - 幾乎閃爍著希望的光芒,夾雜一絲興奮。“好!我加入,讓我們來做吧!我不會再胡說八道,告訴我我需要做什麼,找到屬於我的那個人,史蒂夫。”

這正是史蒂夫所需要的;巴基的合作可以消彌所有的分歧,他的使命終將達成。所以他不明白為什麼,當他與巴基握手慶賀雙方達成共識,他卻覺得有點傷心


TBC.

--------

譯者註:

做了幾十年天使竟然這麼沉不住氣!?注定栽在你冬手裡~XD


评论(14)
热度(39)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