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Practical Magic 魔力真愛 番外-我心屬於你

本來就有計畫要寫魔力的番外,但一直遲遲無法下筆,感謝@冥冥咩 點梗,沒想到這次碼起來順到不行,不到兩天就寫了六千字,這篇番外補完了正文沒講齊的劇情,希望大家喜歡😘

注意:狗血風,錘基串場。

---------------------

番外-我心屬於你


「我認得那傢伙。」深色頭髮的男人咕噥。


總是帶著笑意的喵喵嘴現正兇狠地撕咬著白胖的圓麵包,好像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你喜歡他。」

喵喵嘴抿成一條直線吐出結論。

Steve略帶無奈地回頭,將煮好的藥茶推過去,James...現在可以叫他Bucky...Bucky低頭嗅了嗅,然後皺了皺高挺的鼻子。

七月,盛夏,金黃色的陽光熱辣地親吻著大地,萬里無雲的晴空映著深藍色的海面,海崕上,被一片深深淺淺綠色植物包圍的魔法之屋門窗大開,海風夾帶著樹葉的氣息捲走了悶熱,頭頂上的吊扇盡職地旋轉放送涼風,細小的嗡嗡聲伴隨飄揚在空氣中Norah Jones慵懶的歌聲,在週六的午後,一切是那麼舒適。

如果眼前藥味濃郁的茶湯可以換成咖啡那會更好 - 笨蛋才會在夏天感冒 - Bucky再次對冒著熱氣的藥茶皺起眉頭,抗拒不了對面那雙盛滿期待的藍綠色狗狗眼,Bucky吹了吹茶湯,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小口,嗯...還好,味道沒有像他想像中那麼古怪,甚至還有一絲甘甜餘韻留在喉間,撫平了喉頭搔癢的感覺。

吃了一個星期的感冒藥,Bucky不想再碰那些讓人頭暈的小藥丸,帶著感冒尾巴在週末假日來到他親親小男友身邊,金髮小人兒堅持要他試試家傳的治咳藥茶。

Bucky抬眼對Steve挑了挑眉毛,嘴角翹起,然後帶著壯士斷腕的氣勢一口氣將整杯藥茶灌進肚子,乾脆的舉止讓對面單手支著臉蛋的金髮男子露出滿意地笑容。

「真乖,等一下給你糖糖。」

褐髮男子哼哼一聲表示不置可否,Steve收起桌上喝完的空杯,轉身放進洗手槽沖洗乾淨後放到一邊晾乾,一回身就撞進一堵肉牆,纖瘦的身軀落入強壯的懷抱,啊!這走路不出聲的傢伙,Steve被擠在流理台邊,臉頰貼在強健的男人胸肌上,屬於Bucky那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雙手下意識放在身前人精壯的腰間。

「糖呢?」

頭頂上飄來男人低沉的問句。

金髮青年輕笑一聲,扭動著想要掙脫,「好啦!在那邊的櫃子,我去拿...」

「不用,我找到了...」

修長的手指抬起金髮男子精巧的下巴,Bucky的嘴準確的吻上Steve豐潤的紅唇,先是輕輕貼住,溫柔地擠壓,然後將那豐滿的下唇含進口中吸吮,最後用牙齒輕輕啃了一下才放開。

Bucky眼神晶亮地看著他,舔了舔自己豔紅的唇瓣,一副意猶未竟的模樣。

「好吃...」

他就是喜歡看那白皙臉蛋染上紅暈的樣子,配上那雙藍眼睛假裝嗔怒的模樣,可愛死了 - 真可惜 - Bucky想著,不能把舌頭伸進那甜蜜的小嘴,他可不想把感冒傳染給他。

「好了...」Steve推了推他的男朋友,他是很喜歡跟他親親抱抱,不過,這種天氣抱久了會熱啦!

「不放!」深色頭髮的男人耍起了無賴,扒著戀人就是不放手。

苦惱的嘆了一口氣,Steve認命地窩在那具暖烘烘的身軀前,好唄!兩週不見,他確實也想念這個身體。

惡靈那件事已經過了兩個多月,他們也在一起兩個多月了,Bucky仍住在波士頓,遠距離戀愛讓他們沒辦法天天見面,倆人維持一星期見一次面的頻率,恢復記憶的Bucky好像要把過去分開的十年一次補足似的,只要有空就傳訊息,每晚視訊煲電話粥,每個週末開兩小時的車程到紐波特住三晚 - 咳!是住在鎮裡自家那棟老公寓,Steve經不起一再被調侃,而他自己也不想去擠在那一屋子阿姨姊妹小姑娘堆裡面 - 老天啊!那真是有夠吵的!他想不通Clint怎麼受得了。

「很吵?不會啊!我家有七個兄弟姊妹,吃晚餐的時候還有叔叔一家人跟爺爺奶奶還有都會到,那才叫吵。」家裡世代經營牧場的Clint摸摸下巴表示這樣的人口量在中西部動輒十幾二十人的大家庭中完全是小Case。

跟Natasha已經正式在一起的Clint常常跟他一塊併車回來,那傢伙倒是在Rogers家的女人堆裡過得如魚得水 - 自他從堪薩斯的老家弄了一匹迷你馬送給Natasha之後就獲得了那一大家子的歡心,尤其是兩個小姑娘,每次都黏著Barton叔叔長叔叔短的,他唯一搞不定的只有那隻黑不溜秋的個性大貓。

Bucky自己早就跟Steve的守護獸Sam和解了,巨型倉鴞獲得褐髮男子贈送象徵友誼的大胖活田鼠兩隻,滿意極了,當場就吞進肚子表示接受求和。Steve表示那一陣子適逢倉鴞的繁殖期,Sam每晚至少要吃掉七隻老鼠,還要給窩裡正在長身體的寶寶找食物,Bucky帶來的"補品"簡直正合心意,一人一鳥自此盡釋前嫌,Bucky每回來總要去Steve的工作室跟Sam打招呼,丟幾隻鼠輩欣賞大倉鴞撲抓活吞老鼠的絕技才肯罷休。

「你真是喪心病狂。」看著男友倚在小屋窗台,對著月色下自家守護獸飛撲獵物的英姿嘖嘖讚嘆的模樣,Steve翻了個白眼搖搖頭。

「喂喂...誰像你都不餵寵物的。」Bucky表示他是愛屋及烏,完全不肯承認自己根本為那隻威風凜凜的漂亮大鳥著迷。

「Sam不是寵物,牠是...唔唔...」欲解釋的話語直接被熱烈的擁吻打斷,然後他就像那幾隻田鼠,被褐髮男人一口吞掉,吃乾抹淨連骨頭都沒剩。

Bucky絕對不會讓Steve知道他每次到魔法之屋第一件事就是拖著他去工作小屋看Sam,主要目的根本是為了把金髮男子撲倒 - 沒辦法,大屋裡人太多,Steve臉皮太薄,(牆壁也很薄),他連三壘都不讓他上 - 這個寶貝很清楚自己忍不住呻吟聲。

總之,他們打的火熱,非常火熱,每週末二天三夜的小聚都要想盡辦法抵死纏綿的那種火熱,如果不是大屋裡到處都是人,Steve相信Bucky會在每個平面上操他 - 至少在Barnes家的老公寓是這樣。

上週Bucky因為一件失蹤案沒能過來,兩週沒見更是小別勝新婚,昨晚Steve直接在Bucky的公寓過夜,Bucky雖然顧慮著感冒病毒沒把舌頭伸進他嘴裡,但卻伸進了別的地方,想到昨夜的瘋狂,那個過度使用的地方還有些隱隱作痛,思及此Steve克制不住又紅了臉。

孩子們正在放暑假,一家大小女巫出門暑訓去了 - 是的,這是Rogers家的傳統,每年七八月份Sebastian會暫時歇業,Rogers家的巫師們會到佛蒙特州的綠山進行為期兩個月的秘密訓練 - Clints那個瘋狂的傢伙竟然跟著去了,說要去給她們當廚子,讓兩位年長的女巫笑得合不攏嘴,直呼Natasha找到好對象,只差沒有把戒指直接套上Clint的手指 - 當然,Natasha不會任他亂來,所以事實上他只跟了一週,然後就乖乖回去上班了。

Steve沒有去,Bucky可樂了,表示他們有整整兩個月可以單獨相處,深色頭髮的男人已經盤算好要怎麼在大屋的每一處好好享用他的金髮愛人啦!

但這如意算盤硬生生地落空了,因為客從遠方來,奧斯陸一對相異其趣的兄弟遠道而來,為了考察,同時協助Steve掌握他日益增長的能力,這對兄弟的哥哥 - 索爾.奧丁森,曾經在十年前出現過,就在Steve封印Bucky的那個夏天。

當Bucky的禁制咒解除,Steve原本豐沛的巫力也回流了,Steve至今還無法習慣那種充盈全身的感覺,傳統上,追隨超級女巫的七傳人有各自的專長,分別是︰
*操控火焰、元神出竅、隔空取物、心靈控制、移形換影、占卜預言、起死回生。

Steve專屬的能力是元神出竅,這大概也解釋了為什麼之前他跟Sharon能夠做靈應,還有那次Bucky為何能聽到他的呼喚,而當時他只有一成的巫力,現在,照索爾的說法,他能夠直接將自己的神魂映射到遠處,並作出實體行為 - 等他完全掌控的時候 - 也就是說他還需要練習,奧丁森兄弟就是來幫他做這個"特訓"的,事實上這件事只需要索爾出面,他的弟弟 - 洛基 - 99%是來湊熱鬧。

他們就借住在Rogers家,Bucky剛跟索爾打過照面,男人特有的領域意識立刻警覺起來,這留著金色長捲髮的傢伙 - 又高又壯像座山一樣,長得帥還穿著背心盡顯完美肌肉,簡直太危險 - 而他家的Steve笑得一臉羞澀的樣子也讓Bucky非~~常在意,褐髮男子深切的感受到危機四伏。

「你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Stevie。」抱著愛人的手緊了緊。

「嗯?什麼?」沈浸在戀人有力懷抱中的Steve有些恍神。

「那個奧丁森,他以前就出現過,你喜歡他對不對?」

「...你...你還記得多少?」有些小心翼翼,Steve仰頭稍微拉開兩人的距離,迎向Bucky略為沈鬱的視線。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Bucky...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只是來幫我...」

「Steve,」Bucky鬆開手,後退兩步靠在中島,「我全部都記得,當初,就是因為他我們才會吵架。」灰藍色的大眼閃著暴風雨的前兆,Steve的心揪了起來。

這真是剪不斷理還亂,看著眼前即將發作的男人,Steve發現自己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在他們瘋狂相戀的這兩個多月,他完全沒有想到要跟Bucky把當初導致他們分開的事情解釋清楚,他早該做的,至少在他知道奧丁森兄弟要過來的那一刻就該提的,但他滿腦子只想著奔入Bucky的懷抱。

別再搞砸了!Rogers!嚴厲地命令自己,Steve咽了咽口水。

萬幸,現在的情況比當初好多了,那時後他不能對Bucky坦承家族的秘密,所以要怎麼解釋索爾的身分跟出現在他身邊的目的變得困難,而當時他們都太年輕,太衝動,才會造成不可收拾的誤會 - 呃...或許索爾當時的舉動也要負一點責任。

Steve舉起手,「Bucky...」他深吸一口氣,「你冷靜一點聽我說,他只是來指導我運用巫力的,你知道我身上發生的事,我必須要學習如何控制這些能力,當初也是這樣的,因為我們在滿十八歲的時候會完全覺醒,我...長老他們那時候已經知道我可能就是七傳人之一,所以才會叫索爾先過來...」

「我看見了,那時候。」Bucky打斷Steve的話。

「什...什麼?」Steve擰起眉頭。

「你們在接吻,他抱著你。」深色頭髮男人像是講出了什麼髒話一樣用手掌抹了一把嘴唇然後咬住下唇,眼光移開看向別處,這件事埋在他心底十年,始終揮之不去。

金髮男子白皙的臉龐刷地變得慘白,「不...」那是他最不願回想的事。

「他要你跟他走,而你有在考慮,不是嗎?現在呢?你的能力恢復了,是不是你就要去跟著那個什麼超級女巫,再一次離開我?是不是?」

「不不...我不會走的,我...」

「我愛你,Steve,我愛你,十年前我就愛上你,我記得...我懇求過你不要離開我,但你還是那樣做了,讓我們分開整整十年,我知道你害怕,我也害怕,但是...這顆心已不屬於我,不管你要或不要它都不會停止愛你...這對你有任何意義嗎?你愛我嗎?」

「我...」他說不出口,只能無助地點頭,天知道他愛的發狂,但他仍然害怕,在願之力還沒有施行之前,Steve恐懼他的坦誠會對Bucky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你知道我的...Bucky,拜託...」

「不,我不知道,你總是不說出來,或者你只是喜歡我的身體跟技巧?」

嬰兒藍的大眼湧上的傷心欲絕與淚光刺傷了他。

「不要!不是那樣的!不要那樣說,不要把我們之間的事說的那樣...」不堪,那是愛的證明、是最美的結合,並不只是...「那不只是性而已,你知道的!求你,我...我真的...我們說好的!等秋季,等山茱萸花開的時候我就能施展願之力,到時候我會每天說,真的!說一千遍、一萬遍,說到我們都白髮蒼蒼,一起閉上雙眼...好不好?Bucky?」

金髮男子撲在褐髮男人身上,雙手抓住他的上臂,睜著淚眼矇矓的藍色眼瞳懇切地凝視他,神情是那麼真切,Bucky濃眉扭成麻花,不發一語。

對方久久不做回應,Steve一顆心直往下沉,「你...你剛剛的問題我都能解釋,其實我早就應該告訴你的,我只是...」貪戀與你相處的每時每刻,不願意浪費一分一秒去做其他無謂的解說,但是我知道錯了,戀人的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很多事情不說明只會造成反效果,誤會不會自己消失,只會像雪球越滾越大,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就會生根發芽,不拔除只會越長越茂密,最後造成無法挽回的局面。

「是的,我喜歡索爾,」Steve拉住想要轉身的Bucky,「那只是朋友間的欣賞,我羨慕他的能力跟健康的身體,你知道我以前有多麼病弱,我...我想要跟他一樣,就...就能夠配得上你...在陽光下的你...」Steve蔚藍的大眼盈滿苦痛,指甲掐進Bucky上臂肌肉,「即使是現在...我還是...」他舉起手,纖細的手指撫上俊挺的面龐,「你不知道...我始終不懂你為何會愛我...你那麼好...我...」潔白的牙齒咬住顫抖的下唇,一滴清淚滾落。

「Steve!」Bucky大受震動,原本落在身側的修長大手握上那骨感的肩頭。

金髮男子閉上雙眼,任眼淚橫流,濡濕的濃密長睫抖動著,幾次深呼吸後才睜開眼,目光落在心上人曾受過傷的左肩。

「洛基,他的能力是心靈控制,那時候,索爾被他操控了,所以才會...我...我有掙扎的...只是我...我掙不開...」思及往事,被強迫卻無力掙脫的憤怒與羞恥湧上心頭,眼淚更是唰唰而下,胸膛起伏,全身顫抖。

「後來你來找我,一開頭就質問我...而我也在氣頭上,不是對你,是氣我自己,所以才會口不擇言...那之後的事你都知道了...」

Steve移回目光,盛滿情緒的雙眼看進對方因為震驚與憤怒而大睜的鋼藍色瞳眸。Bucky做夢也沒有想到,真相竟然如此傷人,想到Steve無助地在別的男人懷中掙扎,褐髮男人不禁怒火中燒,而自己毫無所覺,不但沒有給他一絲安慰,還不斷逼問...

「不要說了!Steve,不要說了,我...」

一把將人拉入懷中,Bucky展臂圈緊這個讓人又愛又疼的金髮小子,Steve說的每一個字都在撕裂他,心痛無以復加。

「對不起...我不該瞞著你,我...我真的沒有要離開,不管是那時候,還是現在,我也沒有別人,只有你,一直都只有你,不僅是身體而已,我心屬於你。」

溢出一聲嘆息,Bucky總算知道他錯的有多離譜,難怪Steve說不出口,難怪Steve一點也不想提起當年的事,不管是承認自卑的情緒還是坦白被強吻強抱的經歷,對傲骨天生的Steve來說都不是容易的事。

Bucky抱著Steve久久說不出話。

「Buck?」

Bucky仰頭看著天花板,深呼吸平復情緒,幾秒之後才低頭看向Steve。

「我相信你,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我誤會你了。」Steve小臉上綻放的希望神采幾乎讓他睜不開眼,「但是,」Steve瞬間聳起的眉頭跟哀怨的小狗狗眼神差點讓他說不下去,堅持住!Barnes!

他還是有一絲疑慮,褐髮男子對自己苦笑,Bucky.Barnes什麼時候也變得如此小裏小氣的?只要是關於Steve的一切他都變得不像自己,他知道因為下咒這件事在自己心底留下了陰影,他始終無法肯定Steve對他的情感,這樣狂熱的偏執與患得患失有時候也令他害怕,如果Steve不回應他,或者移情別戀,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

「你今天的樣子...」褐髮男子臉色微撚,「我是說...你幹嘛一臉嬌羞地看著奧丁森?」而且那個金髮壯漢回看Steve的眼神曖昧到...他媽的他不窩火才有鬼。

Bucky一臉正經,眉頭緊蹙的表情就像是等一下Steve的回答是什麼關鍵證詞一樣,但是漲到耳尖的深紅色表示他也知道這個問題怎麼看都完全是在吃醋,很大一缸醋。

Steve的眼睛跟嘴巴一起張大了,這吃的是哪門子的飛醋?他哪裡有嬌羞過來著??哦!等等!意識到自己在某個時刻確實有過那樣的情緒,紅潮再次撲上臉蛋。

「哦!天啊!那是...」他還特別等Bucky去上洗手間才跟索爾提問的,結果還是被這傢伙給看去了,討厭的FBI,Steve雙肩下塌,嘆了一口氣把臉埋進Bucky厚實的胸肌。

「我的能力,元神出竅,索爾的意思是...練到最後可以達到實體化的效果...我...我只是在問他可不可以...」陡然弱下去的尾音讓人聽不真切後續的句子。

「什麼?可不可以什麼?」

Bucky想要讓Steve抬起臉來,但他收緊了環在身前男人勁瘦腰部的雙臂,死貼著就是不肯抬頭。

幾秒後胸前才傳出悶悶的聲音,「你看到的時候我正在問他實體化的元神可以做愛嗎?」問這種問題當然會臉紅,索爾當然會一臉玩味。

他媽的老天!Bucky濃眉挑高到要飛進頭髮裡了,「你...你是說...」這小子!如果可以,也就是說日後他在波士頓不用再孤枕難眠?可以夜夜抱美?太過美好的想像讓Bucky一陣頭暈目眩。

「所以,可以嗎?」

「...可以。」

緊緊抱在一起的兩人同時呼吸急促起來,都有點情難自己。

「哦!Stevie!Sugar...我...」胸臆間翻湧的情潮淹沒了一顆為愛所困的心,他的金髮小人兒在盡自已最大的努力對他表達愛意 - 僅管他說不出口 - 但現在那些已經不重要了,他的人是屬於他的,心也是,這一次,Bucky非常肯定。

「Marry me,Baby doll,我愛你勝過這世上一切,我要你戴上我的戒指,做我的男人,讓我也做你的男人,Baby,Marry me。」

「Buck...你不必這樣...我...我不會走的,」Steve仰頭看著Bucky,水洗過的藍綠色大眼閃著光芒,你回到我身邊,還愛著我,我夫復何求,「你還不懂嗎?我不會再那麼做,那幾乎殺了我...Bucky...」溫柔的目光在戀人英俊的面孔上巡梭,「我不會再離開你,永遠不。」

「我知道,」Bucky微彎的嘴角捲起一抹溫和的笑意,「我不是想用戒指綁住你 - 嗯...或許有一點啦!」褐髮男子眯眼歪頭聳了聳肩,「我是說...Stevie,我是認真的,為什麼不呢?我愛了你那麼久,我知道你也愛我,我要我們彼此相屬,我們可以先訂婚,等秋天你的願之力施行完畢直接舉行婚禮,然後我要帶你去歐洲度蜜月,我知道你想去波蘭的庫肯霍夫鬱金香公園很久了...」那雙灰藍色的星辰大海蕩漾著款款深情,低柔的嗓音誘哄著,「說好,Baby doll,說好。」

胸腔脹滿喜悅的泡泡,金髮青年臉上綻開的笑容能讓玫瑰失色,「God!」這是他的男人,他的愛人,正在向他求婚,「Yes!你這人...Hekate啊!...Yes!Yes!我願意,一千億個願意。」

今天的心情簡直像乘坐過山車一下直上雲霄,一會兒墜入谷底,Steve吃吃笑了起來,突然領會到什麼叫做愛情的傻瓜,是啊!他們就是一對傻瓜,但,是一對幸福的傻瓜。


*********


一個星期後,奧丁森兄弟揮別美國,回到他們的家鄉,深色頭髮的修長男子推拒不了金髮愛人的求歡,在他們的King size大床上熱烈地滾了整夜。

隔天清晨,兩人同時被下體不舒服的感覺弄醒,一個是屁眼紅腫、內裏又麻又癢,另一個是一柱擎天腫脹非常一碰就痛。

「你昨晚用的潤滑劑!!!」

「...........」

「...........」

「Barnesssss!!!」


**********


「你怎麼知道他們是...?我以為他們是兄弟...」

「FBI,Baby,沒什麼能瞞得過我們。」褐髮男子得意地露齒一笑,舉起手懶洋洋地梳理胸前那顆金毛。

「那樣會不會太狠?」金髮男子從未婚夫頸窩處仰起臉蛋,朦朧的藍綠色大眼還漾著事後的一抹性感,微啞的嗓音透著慵懶氣息,先前那件事是洛基的惡作劇,他們是道過歉的。

「沒有人能欺負了我們家Steive還能全身而退的,沒有人。」

既使超過十年也一樣,對吧!Sam?

窗外盤據在枝頭享用田鼠肉的大倉鴞發出一聲讚同的啼叫。


END.


---------------

*七傳人的能力取材自美國恐怖故事-女巫集會
---------------


咳!寫完啦哈哈哈哈!
魔力真愛終於也有番外,維持了本人的一貫風格呵呵~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寫這一對忍不住就會往狗血寫去...越來越歪了...
然後阿咩我對不住妳(猛虎落地式,)吧唧沒為了忘記史蒂薇而懺悔,也沒寫肉...不過有酸爽吧!?有咩!?


评论(9)
热度(27)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