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AU】Sugar and Paint蜜糖與油彩C7&C8

Summary:史蒂夫想嘗試的是啥米捏~最後變成...交心又交身的兩章!
第七章完整閱讀建議走AO3

*先跟大家抱歉,這次更新隔的比較久,整整十天被感冒襲擊,有空的時間都被我拿來睡覺了,終於,病毒退散!之後應該可以正常更新啦!同樣沒有Beta!歡迎抓蟲!


第七章:讓我感覺脆弱


史蒂夫想要嘗試一些事情導致了巴基腹部朝下趴在床上,背部舒展,史蒂夫神奇有力的雙手正在按摩他的肩膀。

自從手臂那件事之後,巴基很久沒感受過這麼舒服又備受寵愛的感覺。史蒂夫的手指陷進了巴基的肌肉,把糾結的地方揉開,褐髮男子陷入了一種朦朧飄渺、神思恍惚的痛苦之中,那感覺如此美好,他完全不想停下。就在他覺得事情不會再更好時,史蒂夫開始哼唱一些很耳熟的旋律,但是巴基在沈入更深處時候完全不能思考。

“如果你不停下,我馬上就要睡著了,”巴基發出模糊不清的咕噥,史蒂夫輕輕地笑了起來,嘴唇輕貼在巴基的脖子後面,讓他幾乎呻吟出聲。

“沒關係的,巴克,”史蒂夫對著他的皮膚低語,他感覺一陣雞皮疙瘩爬上肌膚。 “我會幫你蓋好被子再回家。”

“不,留下來!”巴基很快說,他腦海裡的迷霧在想到史蒂夫離去時變得一片漆黑。他不在乎這樣似乎有點太粘人。

“你確定嗎?”史蒂夫的聲音抱著一絲緊張和不確定。

“拜託。”

史蒂夫覺得長久以來那股自我懷疑的情緒在巴基的聲音中煙消雲散。“好的,”他低聲說,再次吻他。 “好,我會留下來的。”

巴基腦中朦朧地響起一個快樂、滿足的聲音,然後他就任由霧氣淹沒了他的意識。

感覺上似乎過了好個幾小時,他感到背上傳來若有似無的觸感,輕柔的啄吻以及手指無意識的在他背上勾勒著圖案。他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模糊的噪音,在背上那股觸感消失時抱怨地咕噥。他聽到史蒂夫咯咯笑了起來,然後把手指放回原處,繼續摩搓著他的肌膚。

“我以為你陷入昏迷或之類的,”史蒂夫笑著說。 “感覺不錯吧?”

“簡直無與倫比,”巴基回答,出人意料地認真。 “謝謝。”

“能幫到我最好的傢伙,任何事都行。” 話就這麼輕易地溜出口。巴基露出一抹傻笑。

“最好的傢伙,嗯?”

“閉嘴啦!”史蒂夫嘟囔,巴基不必看他也知道他臉紅了。

“你知道,我可以就這樣抱著你直到永遠,” 當他恢復知覺,並察覺身體某些部位的需求,巴基開始覺得有些不舒服。 “但是,我需要...去用一下廁所。”

***百分百被屏蔽的滾床單***走
圖鏈



----------------


第八章:在走廊裡吻我


史蒂夫不知道什麼喚醒了他,但是當他在黑暗中眨了眨眼,他看著周圍的混亂,試圖弄清楚他在哪裡,直到他看到一個隱約的黑色身影坐在他身邊的床上,長腿曲起靠在胸前,下巴放在膝蓋上。

“巴基?”史蒂夫柔聲呼喚。那個身影猛地一晃,閃著光的眼睛迅速轉向他。

“是的,我沒睡覺吧?是嗎?“巴基的聲音很低沈,帶著濃厚的睡意。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睡著的。”

史蒂夫伸出手,手指纏上巴基的手腕。他發現身體不再黏黏的,意識到巴基一定是在某個時候清理了他們。 “巴基,你為什麼不睡覺?”

“嗯...我不會冒著做噩夢的風險把你吵醒,”巴基輕聲說,一手穿過史蒂夫的頭髮揉著他,金髮小人兒轉動臉龐用鼻子親暱地蹭著他的手心。

“沒關係的,”史蒂夫回答,拉拉他仍然握著的手腕。 “我不介意,來睡吧?好嗎?”

巴基發現自己只是半心半意地掙扎一下,就順從地在史蒂夫身旁躺下。


“沒關係的,”史蒂夫再次重申,然後在他身邊捲曲起來,一條腿塞進巴基腿間,頭枕在他胸前。

史蒂夫下一次醒來,他聞到了鬆餅的香氣。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坐起來再次嗅聞空氣中的氣味。他從地板上抓起並套上他的拳擊短褲,然後沿著那股吸引人的食物香氣往前走,他在廚房裡發現了巴基,只穿著睡褲,一邊哼著走調的旋律一邊等著爐子上的鬆餅煎好,史蒂夫掂起腳尖伸出胳膊摟住巴基,胸部緊緊抵著後者的背肌,他可以看到背部肌膚上的暗紅抓痕。他立刻臉紅,用一種歉意的姿態將唇瓣印在那痕跡上。

“早安啊!”巴基轉過身來,環抱著史蒂夫,將他攬進一個深深的擁抱。

史蒂夫低柔地哼了一聲,把臉埋進巴基頸間。 “早餐?”

“沒錯,”巴基露齒一笑。 “餓了沒?”

史蒂夫的肚子在正確的時刻發出咕嚕的叫聲,讓巴基笑了起來。“你可以用浴室水槽下的新牙刷梳洗一下,等你出來時早餐就好啦!”

史蒂夫安靜了一會兒,然後緊緊摟住了巴基。 “你有睡著嗎?巴克?”

巴基撫摸金髮青年睡得一團亂的金髮,在那上面印下溫柔的吻。 “是的,寶貝,我有睡著。”

“好,”史蒂夫打了個哈欠,大力地在巴基的頸彎柔擦自己的臉龐,讓對方大笑出聲。最後史蒂夫終於放開手,一邊慢吞吞地往浴室走一邊揉眼試圖清醒。

他用發現的預備牙刷刷了牙,洗乾淨臉並穿好襯衫,然後返回廚房。巴基已經完成食物的擺盤,而且將善後都清理好了,當他向史蒂夫遞去一盤裝滿了大量糖漿的鬆餅,“草莓!”史蒂夫的小臉瞬間被點亮,困倦一掃而空。

巴基笑了起來“沒錯,”他把他們帶到餐桌旁,這是一個小桌,在廚房的角落,有兩把椅子。 “吃吧 - 吃完我得去上班了。”

史蒂夫才吃不到一半,巴基就已經解決了他的食物,起身把盤子放入水槽,親了親史蒂夫的額頭,告訴他他得去準備上班然後消失在浴室裡。

當史蒂夫吃完早餐,他想到山姆八成不記得要吃飯 - 因為上帝知道 - 他絕對不會記得的,在他的報告即將到期的前一刻。巴基還在洗澡,他清理了盤子,拿起他寫的半滿的記事本,撕下其中一張,寫好留言之後離開。

當巴基淋浴完畢,穿著整齊出來時,他發現了一張圖畫 - 上頭有個很像他的裸體傢伙(搞笑的巨大老二除外)躺在紙上對他眨眼,紙張最邊角還有一個小小的史蒂夫的臉,雙眼冒著愛心。

對不起,我得回去幫山姆弄早餐,以免他精疲力竭然後餓死。回來時給我發短信。

-史蒂夫 <3


巴基整天都無法停止發自內心的微笑。


*****


大約兩週後,史蒂夫緊張不安地參加了巴恩斯家的晚餐聚會(雖然他沒有什麼可以緊張的 - “我告訴過你,他們會愛死你的,蜜糖,”巴基這麼說。)想當然,巴基開始試圖談論史蒂夫的家庭 - 而那是史蒂夫絕對不想討論的話題。

“你放假會回老家嗎?史蒂薇?”或是“你的家人會喜歡我嗎?史蒂夫?”

史蒂夫通常會聳聳肩忽悠那些問題,或者轉變話題。但這次,他們在科尼島慶祝他們的第二個月紀念日之後回程的路上。時值深夜,他們開著跟山姆借來的卡車,巴基駕駛。這是美好的一天,史蒂夫靠在車窗上,手伸出窗外,感受著流動而過的空氣。他們沈浸在舒適的沉默中 - 直到巴基開口。

“史蒂夫?”

史蒂夫快速看向巴基,原本放鬆的心情立刻嚴肅起來。因為他從來不叫他“史蒂夫”,除非是真的很嚴重的事情,巴基通常叫他“蜜糖”或“史蒂薇”,有時甚至是“洋娃娃”,但從來不會叫他“史蒂夫”。

“怎麼了,巴克?”

史蒂夫認為巴基剛剛無聲的說出自己的名字,然後黑髮男子就嘆了一口氣。 “你為我感到羞恥嗎?”他終於問道,他的眼睛盯著路面。

史蒂夫幾乎為這個念頭笑出聲。“詹姆斯·巴恩斯!看起來你的幽默感跑去渡假了喔!”,他吃吃笑著,往後斜靠著車窗,雙腳溜到巴基的大腿上。

“史蒂夫。我很認真。”

“你為什麼會這樣想?”史蒂夫問道,他的眼睛依然閃著笑意。

“你為什麼不帶我去見你爸媽?”巴基冷不防拋出問題。 “為什麼你總不跟我談論他們?是為什麼,史蒂夫?”

笑意在金髮青年身上凝結,他慢慢從巴基的大腿上收回雙腳,把它們折疊在胸前,捲曲著身軀。

“史蒂薇,我不是有意 - ”當史蒂夫畏縮地避開他的碰觸,巴基擔心地低聲道歉。

“好,”史蒂夫終於說,他的聲音破碎,幾乎痛苦。 “從這裡再走三哩路。”

“史蒂薇,我...”

“只要再三哩路,巴克。”

他們再次開始沉默,但這次的圍繞他們的氛圍既沈重又壓迫,只有史蒂夫指示方向的聲音劃破冷凝的寂靜。當他喊停車,巴基在他的座位上冷靜下來,雙眼大睜,因為他正看著公墓的標誌 - 那大門似乎正在嘲笑他。當他聽到車門砰地關起的聲音時,他暗自詛咒自己是個笨蛋,然後轉過身看到史蒂夫已經站在車子外面,雙眼瞥向他。

“你說你想看我的父母,”史蒂夫苦澀地說。 “我們走吧。”

將排山倒海的內疚和遺憾吞進肚子,巴基下車,默默地跟著史蒂夫,穿過墓園,直到他們到達目的地,史蒂夫逕自在墳地石碑前單膝下跪,忽略了巴基。

莎拉·羅傑斯

慈愛的母親,妻子和朋友。

“幸福可以在最黑暗的地方找到”


“嗨,”史蒂夫靜靜地低語道,手指在墓石上抓了抓。 “對不起,我沒有帶玫瑰,沒料到今天會過來。”

當史蒂夫扯了扯巴基外套的下擺,他蹲下跪在史蒂夫身邊。 “不過我給妳帶來我的男朋友,”史蒂夫繼續說。 “我知道我以前告訴過你,他很棒 - 連山姆都同意喔 - 說我做得很好。“史蒂夫笑了起來,水氣朦朧。 “你會愛死他的。”

巴基纏住史蒂夫的手指,這次金髮青年沒有躲開,他感到很寬慰。 “嗨!羅傑斯太太,”巴基艱難地擠出聲音,他清了清嗓子。 “詹姆斯·巴恩斯在此為您服務,女士。很高興遇到您的兒子 - 他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我想...謝謝您...“他輕輕地把手放在墓碑上一會兒,然後小心的將史蒂夫摟進懷裡,非常緩慢地 - 給後者足夠的空間 - 如果他不想可以推開他。史蒂夫只是曲起身體窩進巴基懷中,當他輕聲啜泣時手指擰著深色頭髮男子的襯衫。

“癌症”,他終於低聲說,他的聲音很嘶啞。 “那時我17歲。我2歲的時候,我的父親就去世了,所以我真的不記得他,但是我媽媽......”

巴基抱著他倆輕輕搖晃,手指梳著史蒂夫的頭髮,將小個子緊摟在胸前。 “很抱歉,史蒂薇,”他低語,語音破碎。 “我很遺憾。”

“我想回家,”最終,在長長的沈默後,史蒂夫說,然後轉向莎拉的墳墓輕觸了一下,低聲道再見。 巴基緊隨著他,一塊站起來,保持史蒂夫還在他懷裡的姿勢。

“我們回家,把你舒適地裹進毯子裡,好嗎?”巴基柔聲低語,用嘴唇擦著史蒂夫的額頭。 “今晚留下好嗎?”

“好,”史蒂夫點了點頭,把臉埋進巴基的脖子。

“好的。”


TBC.

-----------------

譯者碎碎念:
原作在寫第七章時也面臨了一些挑戰:
1.她是第一次寫床戲
2.寫這章時正好遇上家族聚會 - 在她家,有一大群親戚的狀態下這小妞躲在筆電後面狂碼字,然後她老媽探頭進來調侃她最好不是在看小黃文什麼的,作者內心:我沒在看,我只是在寫XD。
太搞笑了,讓我想到之前"親愛的"那篇在連載時因為太多NC-17,每次男票一靠近我就會很緊張XD

评论(11)
热度(46)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