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AU】Sugar and Paint蜜糖與油彩C6

依舊沒有Beta,歡迎抓蟲~


第六章:隨之而下


幾週過去,山姆發現,當史蒂夫沒有見到巴基的日子,這傢伙就會整日狂躁,假若他回到家的時候是滿臉潮紅而且身上衣服皺成一團,他就會*四處散發彩虹和獨角獸的氣息,此時山姆會用任何方式趕緊離開現場。

*原文spewed rainbows and unicorns everywhere. 彩虹跟獨角獸都意指同,大概是指豆芽從巴基那邊回來時會散發幸福gay閃光,山姆不得不走避23333(感謝冥冥咩提供翻譯建議呦~)

最後,畫廊這次的展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功,尤其是那幅 - 長髮及肩,一隻貓捲縮在肩膀上的男人剪影,各種色彩繽紛播灑在他四周的畫,成功地在國際上獲得了關注。史蒂夫覺得他的生活不會比現在更完美。除了他一直等不到巴基正式要求他成為他的男朋友(或者他得自己去做這件事?),還有他們之間的性事。他們當然搞在一起了,絕對是,但每次史蒂夫試圖把他們的衣服都弄掉時,巴基總會巧妙地打斷他。

他們第三次正式的約會是在第二天,巴基想去一家新的意大利餐廳,而史蒂夫的衣櫃裡有一半的衣物都沾著油彩,另外一半的衣服不是可笑的拳擊短褲就是勉強能看的衣物,史蒂夫連看起來像巴基從街上的垃圾桶裡拿出來的東西都沒有。最後,山姆,決定他受夠了史蒂夫的暴躁,他的房間看起來像是被一場颶風襲捲過,山姆逼迫金髮小子穿上他之前穿過的黑色裝束(“但巴基已經看過了,山姆!”“閉上你的蠢嘴然後穿上它,史蒂夫!”),然後把他自己的束口短夾克借給他穿,外套鬆鬆地掛在史蒂夫的細瘦的骨架上,但與緊身的黑色牛仔褲一起形成了驚人視覺效果,史蒂夫的屁股看起來非常時尚。 山姆繼續把髮膠強加在史蒂夫頭上那堆瘋狂的乾草上,而後者一直不斷抱怨,直到他看著鏡子並閉嘴。

“好咯,”山姆沾沾自喜地笑著說。 “這次你可以得償所願的回家,不要再向我丟靠墊了吧!或者你知道,根本不回家也行噠!”

史蒂夫臉紅了,但沒有像他以往會做的那樣回嘴。山姆畢竟幫了他大忙。當門鈴響起,史蒂夫最後再瞄了鏡子一眼,然後就跳到前門,啪地把它打開。 巴基穿著一件清爽的白色襯衫和西裝外套,沒繫領帶而且上面兩顆扣子沒扣。他看起來毫無疑問英俊的令人迷醉。史蒂夫只想跳過這個約會,直接把他拖到臥室裡。

“你看起來很漂亮,”巴基咧嘴笑著,拿出一束紅玫瑰。

“你才好看要命好嗎!”史蒂夫微笑著接過玫瑰,踮著腳尖,抬起頭來吻了他一下。巴基欣然接受他的親吻,並在他們轉成深吻時伸手輕扶著史蒂夫的臉龐。

“準備好了嗎?”巴基問道,當他們終於分開,他把手伸向史蒂夫。

史蒂夫微笑著,手指纏住對方。 “沒錯。”

他們在前往餐廳的路上全程都牽著手,史蒂夫依偎在他身邊。因為他的陪伴,巴基並沒有像以往那樣去到陌生的公共場所感到不舒服。他們走進餐廳時,巴基的手一直摟著史蒂夫的腰,直到侍者將他們領到餐桌旁。他替史蒂夫拉出椅子,讓史蒂夫捲起一抹微笑,轉了轉眼珠。

“感謝您,先生,”史蒂夫一本正經地說。 “您是個完美的紳士。”

“這是我的榮幸,我的愛,”巴基彬彬有禮地回應,當他坐下來時俏皮的對史蒂夫眨了眨眼,讓後者忍不住笑了起來。

當他們完成了晚餐的點單,巴基伸手覆蓋史蒂夫放在桌面的手,將手指搭在他的手背上。史蒂夫因這觸摸輕顫了一下,當他聽到巴基呼喚,他抬起頭看向他。

“我不知道這會不會太早,”巴基開始說,他的表情既慎重又緊張。 “但是,史蒂夫,我真的很喜歡你。”

史蒂夫的內心完全融化了,他張嘴想要回應,但巴基捏了捏他的手。

“不,讓我說完。”史蒂夫點點頭,閉上嘴。 “當我的男朋友好嗎?”

最開始的短暫幾秒,史蒂夫沒有任何反應,巴基的心咻地涼下,但因為史蒂夫那偷了腥一般的笑容,讓他並沒有完全絕望。另一方面,史蒂夫正在努力壓抑自己,不要跳過桌面。

“好!”史蒂夫終於說,他的聲音帶著克制。他反握著巴基的手,“你還真是花了有夠久的時間。”

“閉嘴啦!小笨蛋。我很怕你會說不好唄。”

“混球,”史蒂夫回嘴,但他正在微笑。

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們一邊吃著美味的食物一邊不停互相戳來戳去。當食物送上來,他們不能再繼續握手,於是他們的腿自然地在桌子下面互相交纏。史蒂夫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儘管他在約會的尾聲時開始感到害羞。

“你想過來嗎?”在他們結帳並準備動身回家時,巴基問道。

“是...是啊!好的。”史蒂夫笑了。

“想看Netflix?”

*我想做的比“一起窩在家裡”更多一點,史蒂夫忍不住腹誹,為自己剛剛的想法瞬間臉紅。史蒂夫只是聳肩回應,巴基挑了挑眉毛。

*I wanna “chill” more. 這個Chill的含義很有意思,求更佳翻譯。


回程的路上他們陷入舒適的沉默。他們停在史蒂夫的家門口,讓他能去換上一些更舒服的衣物,史蒂夫用了他最快的速度,在山姆能張嘴說些什麼之前就趕緊烙跑。

當他們在沙發上捲著身體彼此交纏在一塊時,爆米花被遺忘在巴基的另一邊。史蒂夫心中七上八下,期待和沮喪兩種情緒古怪的混合在一起。他忍了半小時,才吐出放棄的嘆息,一把拽住巴基褪色T卹的前襟,把嘴唇靠近深色頭髮的男子,並觀察他的意願。 巴基壓下一開始的驚訝然後露出傻笑。要知道,史蒂夫可不是經常主動的。

“你想要什麼,蜜糖?”巴基無辜地問。他已經發現只要是跟性有關的事對史蒂夫來說都很難啟口 - 包括要求接吻。難得他採取如此熱情的行動,巴基可不會任他閉口不言讓那可愛的聲音躲在喉嚨裡。

史蒂夫從喉嚨深處發出了一個惱人的聲音,他雙唇半噘,給了他一記小狗狗眼,加強他表達抗議的效果。 巴基永遠沒辦法拒絕他那雙眼,不過,跟他相處的時間夠久的讓他學會,只要不去看那雙狗狗眼,而且想辦法讓史蒂夫分心,那麼巴基就能抵擋得住。

所以,他把手放在史蒂夫的大腿上,傾身靠近,直到嘴唇停在那纖長的頸子旁,又沒有真的碰觸到。他可以聽到史蒂夫急促的呼吸和狂跳的脈搏。

“我不能給你你想要的,如果你不把要求說出來,”巴基低語,感覺空氣中性感張力的火花正在噼啪作響。他收緊了抓在史蒂夫大腿的手指,得到對方一聲小小的哀鳴。

“吻-吻我?”史蒂夫勉強說出口,他的手緊緊地抓著巴基的T卹。

“任何你想要的,蜜糖,”巴基沈靜地說,傾身啄吻史蒂夫的臉頰,然後坐回沙發上看電影。史蒂夫僵住了一分鐘然後皺起眉頭。他轉過身去跨在巴基身上,有效地阻止了他的視線。 巴基的手自動捲上史蒂夫的小腿然後輕輕摩擦著金髮小子的雙腿。

“你擋住螢幕囉!蜜糖。”

“巴基!”史蒂夫憤憤不平地說。

“好啦!好啦!對不起咩,” 

(譯者語:怎麼這樣逗人家捏!巴基你太壞啦!XD)

巴基咧嘴笑著,往前吻上史蒂夫的唇瓣,但在史蒂夫將舌頭伸出來時又退開。當他看到史蒂夫小臉上迷惑的萌樣,忍不住偷笑,但很快,他再次回到了吻中,這一次,他們的舌頭激烈地交纏推擠爭奪主控權,激情一觸即發。巴基的手指插進史蒂夫的髮絲,史蒂夫緊緊地攀著巴基的肩膀。史蒂夫就要被這種感覺磨碎了,他溢出一聲窒息般的低吟。將手掌向下滑到巴基胸前,那讓後者低喘出聲,史蒂夫的手摸向巴基T恤的下擺,想要把它捲起來。和往常一樣,巴基的手阻止了他作亂的手,然後繼續吻他。

這一刻,他一生中曾有過的所有自我懷疑一起湧上,那感覺擊垮了史蒂夫。他以為巴基反對把他們之間的情事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正式確認關係。但是,如果巴基實際上不想要他呢?他覺得他不夠有吸引力嗎?史蒂夫從親吻中退了出來,當巴基傾身追逐他的嘴唇時,他偏過頭。

“蜜糖?”巴基問道,他的一隻手仍然抱著史蒂夫的頭,另一隻手握著他的手腕。

“你為什麼不......”史蒂夫舔了一下嘴唇,試著穩住自己。 “你不喜歡我嗎?”

“史蒂夫?你在說什麼呢?”巴基放開他的頭,拉緊他的另一隻手,擔心地看著史蒂夫眼底受傷的情緒。

“你不想做任何事情 - 比親熱更進一步的事,對嗎?”史蒂夫脫口而出。 “我不是......我不...我又不醜。” 史蒂夫小聲地說,他的肩膀蜷縮著,捲曲起自己,多年前那些惡霸嘲笑的話語在他耳邊響起。


“哦,寶貝,哦,史蒂夫,不!”巴基再次捧著他的臉,讓他抬起頭然後親了親他的額頭。 “不是你的關係,是我,我不想讓你看到......” 巴基嘆了口氣,隨後雙手滑落在身旁,再次嘆息。

“巴基?”史蒂夫深邃美麗的雙眼凝視著他。巴基笑了笑,但史蒂夫可以看出他的免強。

“我告訴過你,我以前待過軍隊,”巴基開始說,試圖聽起來很堅強,但他騙不過只慢慢點頭的史蒂夫。 “我是中士,那時我們有個任務,你知道嗎?它不應該有任何危險的,但我們沒有得到正確的情報...“他停下來深吸一口氣。史蒂夫慢慢地向挪動,把頭枕著巴基厚實的胸膛,輕輕用雙臂環著褐髮男子。 巴基摟著史蒂夫,把他拉近,渴望安慰。

“那有一顆土製炸彈。我試著把我的隊友們推開,但是 - “他痛苦地扯了扯嘴角。 “那天我們失去了兩個人,而我記得的下一件事就是在醫院裡醒來,我的整個身體左側都是繃帶。他們說我很幸運,他們沒有把我的手臂截肢。我應該知道的,我應該 - “

“巴基,”史蒂夫打斷了他,緊緊抱住他。這不是你的錯,他想說,但他知道這不是他能決定的。 “我很遺憾,”他低聲說。 “你太勇敢了。”

巴基只是把臉埋在史蒂夫的頭髮上,搖了搖頭。 “我不...我...”

“你是,巴基,”史蒂夫聲音中帶著堅定的不容置疑。 “你太勇敢了,我為你感到驕傲。”

巴基把他摟得更緊了,史蒂夫幾乎不能呼吸,但他並不介意。

“那真是太醜了,” 幾分鐘後,巴基低聲說。史蒂夫知道 - 他之前看到過,但那並沒有減輕巴基對他的吸引力。

“我能看嗎?”史蒂夫安靜地問。過了很長時間,巴基才點點頭,鬆開了握住史蒂夫的手,在史蒂夫溫柔地掀起他的T恤時配合的將手舉起。

他看向別處,等著先前他曾聽過無數次的評語或者更糟糕的 - 厭惡、容忍的微笑和“沒關係”,然後他們會將視線移開,避免去看他的疤痕。但史蒂夫...史蒂夫停了下來,俯身在那些醜陋的白色和怒張的紅色疤痕上印下輕吻。然後,他伸出舌尖舔舐最大的那個疤痕。

“史蒂夫!”巴基驚喘,雙手緊緊地抱在肩膀上。

“好的,對不起,這太超過,我會停止這樣做,”史蒂夫低聲說,他繼續將輕吻印在那些疤痕上,但這不是巴基的意思。他感到淚水在他的眼中聚集,這一次,當他低喃著史蒂夫的名字,嗓音中帶著寧靜和破碎的情緒。

史蒂夫抬起頭,手上仍然撫著那些疤痕;另一隻手輕觸巴基的下巴,迫使他抬起眼睛與他對視。 “嘿,你很漂亮,”史蒂夫說。 “全身都是,在我的生命裡,從來沒有見過比你更美好的男人了。”史蒂夫回以巴基一個水漾迷濛的微笑,就像獲得了某種勝利。

“它們還會痛嗎?”史蒂夫有些猶豫地提問,但當他垂下眼睛,他的視線被巴基精壯身體上其他的細節所吸引。這堅實的身材簡直像岩石那樣堅硬(史蒂夫很肯定,他用手檢查過啦!)。

“已經沒什麼感覺,”巴基回答,他的聲音現在聽起來很平穩。

隨著他心中突然燃起的念頭,他將心中原本飢渴的思緒推到一邊並行動起來。史蒂夫從沙發上站起,伸出手,將一臉迷茫的巴基往臥室拉。

“來吧!我想嘗試一些東西。”



TBC.

评论(14)
热度(50)
  1. hailstancarolchang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好看!!
© carolchang | Powered by LOFTER